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八章 风水轮流转

郭保宗都服软了,那三级天仙也没辙了,对方队伍里的高阶修者太多,他可以在自己的队伍里作威作福,但是放到这支队伍里,完全不够看。

他先将腿接好,服食了丸药,并且感谢郭上人的维护之情。

但是,他真的不想跪着归还那小灵仙的物资——丢不起那人。

这次是郭保宗不答应了:你刚才归还物资的时候,态度好一点,会有这事吗?

你要再这么着,陈太忠再找你麻烦,我可不管了。

说来说去,郭上人虽然脑袋也是一根筋,但多少是禁卫里出身的,而这被踩断腿的姬上人,是北域边陲军队里出来大的,做事一向简单粗暴,根本就不想那么多。

他听郭保宗如此说,心里有再多的不甘心,也只能忍着,说不得只能借着断了腿的理由,单腿跪着,献还了那灵仙的东西。

高阶灵仙注意到了他眼中的怨毒,但是那又如何?老子不在北域混的,他只是冷笑一声表示,“你只管算计我好了,老子自从来了幽冥界,就没打算回去!”

“我说要算计你了?”姬队长阴森森地发话,他怕陈太忠,却是一点都不怕眼前这位,不过同时,他也不敢承认自己有算计对方的心思,“不入天仙皆为蝼蚁,我会跟你计较吗?”

这话他不怕陈太忠听到,本就是风黄界的俗谚了。

陈太忠果然没有计较,他只是冷冷地出声,“在幽冥界,成战荒若是死了,我必杀你!”

你这也欺人太甚了吧?姬上人真的有点忍受不了,就在此刻,郭保宗出声了,“陈上人,这散修很可能死于阴兽之口。”

“那就是这厮陷害的,”陈太忠想都不想,很干脆地回答,“北域的杂碎,我忍你们很久了,别给我杀人的理由。”

“擅入人罪,你总得找到证据吧?”郭保宗气得笑了,“好吧,就算你不需要证据,可是,姬上人若有证据,证明他是无辜的呢?”

“他有证据算什么?我的话就是证据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而且,我陈某人杀人,又何须证据?我认为你该死,那你就是该死!”

“这也太霸道了吧?”郭保宗轻声嘀咕一句。

“霸道?呵呵,我再霸道,赶得上血沙侯郑家霸道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扭头看向那散修,“数目对不对?”

“对是对的,”高阶灵仙叹口气,犹豫一下,才惋惜地回答,“两块石甲……都有损耗。”

石甲这个东西,应用范围很广,大的可以用来做盾牌——不过这就太奢侈了,一般都是镶嵌或者熔炼到护具上。

但是在幽冥界,还有一种使用方式,就是临时绑定到护具上,用灵气激发的时候,自然会生出一层薄薄的阳气。

这是石甲在幽冥界独有的现象,因为这里的阴气实在是太重了,石甲的阳气被自然而然地引了出来。

阳气不算太旺盛,但是用来抵御阴气,是再好不过了,当然,若是阴兽不小心攻击到了石甲所在的部位,那么不但有阳气,石甲也会告诉它们,什么叫坚硬!

散修的两块石甲不算小,一块有网球大小,一块有兵乓球大小,都被人使用过了,难怪他生气——别人能用,他这个主人反倒不能用。

石甲的使用,是有损耗的,尤其内里的阳气,用一点就少一点,不过这损耗不太好衡量,所以他也有点犹豫,觉得拿这说事,合适不合适呢?

说吧,显得有点小家子气,可是不说的话,这口气真咽不下去。

新车被人拿走,还回来的时候已经跑了十来万公里,还有些划痕啥的……谁受得了?

“那就收使用费呗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还有,最近这次战斗,你没有石甲护身,导致战斗得异常艰难,服食丸药无数,再收丸药费……和精神损失费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灵仙明显有点心动了,他犹豫一下,才期期艾艾地发话,“陈上人您看,我收多少合适?”

“收三千上灵好了,”陈太忠给出个建议来,“收不到的话,我给你做主。”

其实他是不喜欢介入这种细节的,哪怕是在浩然派,他也只负责定调子,具体商谈的人,是南忘留或者毛贡楠——甚至可能是更低级别的人。

但是此时却不一样,散修被欺负得太惨了,见了体制中人就要矮三分,他若不开口,这位就不敢多要,岂不是让他白白出头一次?

姬上人闻言,忍不住抬头看向他,阴森森地发话,“三十极灵做赔偿……陈上人真的是要置我等北域修者于死地啊。”

那灵仙听到三千上灵的说法,头脑登时一震,心里正暗自欢喜,猛地听到如此说法,忍不住冷冷发话,“队伍中死去了不少修者,你此刻储物袋里不少东西……已经是无主了吧?”

“你!”姬上人怒视着他——这些东西,早就被他视为了自己的收入。

这灵仙却是不在乎,已经得罪了对方,后悔也晚了,还怕多得罪一点吗?他冷笑一声,“若是当时,那些东西在他们手里……也就未必能死。”

“我真的赔不起三千灵石,”姬上人淡淡地回答,“我储物袋里不少东西,是同袍寄放在这里的,不是你说的那些不知名的修者。”

“赔不起,呵呵,”灵仙轻笑一声,看向陈太忠,“还望陈上人做主……赔不起,他是不是不该留在队伍里了?”

“这是当然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见到这些北域的家伙就烦,赔不起……滚!”

“那我离开好了!”姬上人的心里,别提有多恼火了,一时间头脑发热,抬腿就向远处走去——离开你们,我就一定会死吗?

他单腿跳着走出了一里多地,猛地觉得胳膊一紧,侧头一看,却是郭保宗追过来,扯着自己。

因为不忿对方不帮自己说话,他的心情非常糟糕,他皱着眉头,勉力保持着最后的礼貌,“郭上人……有事?”

郭保宗松开了手,淡淡地看着他,眼中竟然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怜悯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你真觉得自己活得了?”

“我有什么活不……”姬上人的声音戛然而止,若有所思地望着对方。

“明白就好,”郭保宗一转身,走向营地,“我说明白了,懂不懂……那就是你的事了。”

姬上人当然懂了,他此刻一旦离开,对手可不仅仅是那些阴兽,更可怕的是人——陈太忠知道他身家丰厚,真会放他走?

离开众人的视线之际,就是他丧命之时!

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看,发现里许外的陈太忠正在眯眼打坐,那灵仙拿着九阳石甲在低头琢磨,没谁向这里看来。

但是……这绝对是假象,他心里非常清楚。

就算不是假象,他也不敢赌。

于是,他果断地转身,走了回去,旁人看他一眼,也没怎么在意,那俩真人根本是看都不看他,各忙各的。

他来到灵仙面前,沉声发话,“陈上人说的三千上灵,你能不能算便宜点?我给你!”

灵仙抬头看他一眼,又低头把玩九阳石甲,“刚才是三千上灵,现在嘛……三万上灵!”

“你怎么不去抢!”姬上人好悬没气炸肺,他大声喊着,“出尔反尔,有意思吗?”

灵仙又抬头看他一眼,冲着外面指一指,都懒得说话,不过那意思很明显——不愿意给灵石的话,你走人啊。

姬上人的嘴角,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面皮也涨得通红,这一刻,他很想转身就走,但是他知道,自己真的不能走——一旦离开,他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。

他又看一眼陈太忠,却发现那厮闭目打坐,似乎根本就没看向自己,心里登时又是一沉:没注意才可怕,若是真的注意了,那还有侥幸的可能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我总共也没有三百极灵。”

“有多少算多少,”那灵仙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脸上似笑非笑,“灵兽肉、丸药、战器、符箓,都可以顶账!”

姬上人的脸色,黑得不能再黑,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,只能慢吞吞地从储物袋里拿东西。

他一共拿出了二十余枚极品灵石,上品灵石近千,还有中品灵石两万余块,其他的就是大量的灵兽肉、灵谷——这才是最合用的物资,以及一些丸药。

他甚至拿出了两具灭仙弩,这是军队里才有的东西,用很少的灵气,能造成巨大的杀伤,“只有这么多了……我要留些来战斗。”

灵仙白他一眼,抬手全部收起,“算你八千上灵,记着还欠我两万二。”

姬上人嘴角抽动一下,也不说话,转身就走。

马疯子和林听涛似乎并不关心这里,但是他们怎么可能不在意?看到军队的天仙,果然被灵仙勒索了这么多物资,也是一阵头大。

看一看铁青着脸坐在一起的郭保宗和姬上人,两真人有意无意地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担忧:这队伍,真的是越来越难带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