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七章 各说各理

“陈上人息怒,”被指着的三级天仙见状,真的是吓坏了,腾地就站起身来,“我真的没抢他的,你要相信我。”

“我……相信你?”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笑了起来。

他是散修出身,受盘剥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种情况,他直觉地就先选择相信散修。

为啥?散修没有欺负别人的能力!

可能散修内部,会相互欺负,但是要说散修敢挑战官府——你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?

所以他根本无视了对方的辩解,所谓自由心证,无非是看屁股坐在哪边,他选择了散修,就不会在意对方的说辞。

但是同时……他是讲究人,所以他脸一沉,“我给你个说实话的机会,到底抢没抢?”

“没有,”那三级天仙摇摇头,断然回答。

“你说谎!”高阶灵仙的散修叫了起来,他一指对方,“我的九阳石甲上有记号……你敢让陈上人搜你的储物袋吗?”

“搜我的储物袋?笑话!”那三级天仙气得笑了起来,他大声发话,“除了军队里的上司,没有谁能搜我的储物袋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身边的郭保宗,“战士的荣誉,不容玷污……你可以杀了我,但是不能侮辱我!”

“想死的话,我乐意成全你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然后侧头看向身边的散修,“我杀了他之后,若是找不到有印记的九阳石甲呢?”

“我自断心脉谢罪,”这散修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看向郭保宗,冷冷地一笑,“你是不是也打算跟我动手?”

郭保宗还真有这个心思,不过被他这么一问,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,登时就散去了。

他咂巴一下嘴巴,缓缓回答,“陈上人,战士的荣誉,确实是不容轻辱的……你容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好吗?”

前文解释过,风黄界的战士,真的是很看重荣誉。

陈太忠倒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个机会,不成想,他还没开口,那三级天仙就发话了,“陈上人,我没有抢他的九阳石甲,但是他的九阳石甲,确实在我的储物袋中,我也无意瞒你。”

“没有抢,我的石甲就到了你的储物袋里,”那散修冷笑一声,“莫非这石甲成了精怪?”

“你这种小人,”三级天仙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托庇在我军队之下,侥幸活到现在,莫说我只是收集起来,统一安排一下资源,当时就算我强抢……你敢说不给吗?”

“收集?真够不要脸的,我自家的东西,凭什么要让你收集?”高阶灵仙火冒三丈地叫着,“不愿意被你收集的修者呢?都是什么下场?”

“不愿意被收集的修者,军队没有保护的义务,”三级天仙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只能任他们自生自灭。”

那灵仙冷笑一声,“但是我怎么看到你打人,还抢储物袋呢?”

“他们对战士不尊重,不该受到教训吗?”那三级天仙冷冷地反问。

“这就是你所说的收集,”灵仙冷笑一声。

“好了,别说那些了,”陈太忠出声发话,然后抬手一指那三级天仙,然后勾一勾手指,“现在,我要收集你的储物袋……交过来!”

那天仙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是要侮辱一个战士吗?”

“你算老几,也配我侮辱你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看起来,你是不打算尊重我了?”

真要说起来,修者组成队伍之后,统一安排资源,其实还是比较好的,能最大程度地、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资源。

陈太忠也是这样认为的,但是同时,他认为必须强调一点:得是自愿的,要不然有强取豪夺的嫌疑。

大家来征战之前,做的准备是不一样的,储物袋里的物资,也相差得极大。二话不说就强行收缴走大半,搁给谁也不高兴。

马疯子不能及时分配战利品,就已经让他很恼火了,差点就离开队伍,而这位天仙战士更绝,居然做到了马真人都不好意思做的事——收缴物资!

要说军队庇护修者,收取点东西也是应该的,可是不愿意交的人,不但要被撵走,万一态度不好,可能被毒打甚至抢走储物袋!

其实,什么叫态度不好?军队说你态度不好,就是不好!

陈太忠最见不得这种强取豪夺的行为,既然对方还这么振振有词,他也打算扣一顶态度不好的帽子过去——你不打算尊重我?

“你……”那三级天仙后退两步,怒视他,却是敢怒不敢言。

他也知道,自己再多说一个字,没准就要遭殃了——他认定别人态度不好的时候,就是这么干的,不成想现在自己也面临相同的处境。

“陈上人你听我说,”郭保宗上前一步,挡在此人面前,硬着头皮发话,“军队里,很多时候就是这样……很强调纪律的。”

“那你当初被我救下的时候,怎么不主动上交物资,唵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俩……一块上吧!”

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,林听涛走了过来,“好了,陈上人,咱说好的,尽量不起内讧……那个北域的天仙,你是收了所有人的物资,对吧?”

三级天仙脸色阴晴不定半天,才叹口气,“我真的没有私心,是为了大家好。”

“你放屁!”高阶灵仙气得大骂,“我的石甲,你能给别人用,我倒用不得,这也是为了大家好?真不要脸!”

“退还给各人,”林听涛看着那,淡淡地发话,“现在这里,你说了不算。”

“好吧,”这位点点头,开始从储物袋里取东西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“我本来也打算退的。”

“不要脸,”高阶灵仙继续大骂,“这都好半天了,你说要退了吗?若不是我找散修之怒做主,你还是要装聋作哑吧?”

“好了,战荒兄,”唯一的女修发话了,她不想看到队伍再这么乱下去,“咱们一路走来,队长毕竟也保护你了……讲点良心。”

“我没良心?”这灵仙气得眼睛一瞪,大声嚷嚷,“这七天,你知道我怎么活下来的?若是有一块石甲在手,我能少吃多少回气丸?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他,没有把我的回气丸全部拿走?”

他是受到保护了,这个客观事实,他是承认的,但是这些天的连续战斗,让他损失了太多物资,还有好几次都差点就挂了,现在想一想,他都后怕不已。

要是有石甲在手,他绝对不会战斗得这么辛苦。

这才是最让他恼火的。

“给你的破玩意儿!”那三级天仙冷哼一声,直接将一堆东西扔在地上,不屑地发话,“当我稀罕?”

“你找死!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一个神识攻击打了出去,身子前蹿。

“何必如此?”郭保宗一抬手,就张开了弓,阴森森地发话,“止步!”

“滚开!”陈太忠口一张,直接一道白光吐出。

郭保宗和那天仙同为军队中人,本身就有几分相惜,而他一直被陈太忠压制,要说没点怨念,也是不可能的,下意识地就想引此战士为援。

然而,他也知道陈太忠翻脸无情,虚虚一作势之后,发现对方果断出手,他想也不想,身子就向侧后方飞去,要多快有多快。

但是再快,哪里快得过束气成雷?

陈太忠有心震慑,这道束气成雷虽然耗用了两成的灵气,角度却极广,还是扫到了郭保宗。

他被打得身子一僵,向后抛飞出去十几米,落地之后又连连踉跄十几步,好悬摔倒。

就这一瞬间,陈太忠已经冲到了那天仙身旁,大喊一声,“咄!”

又是一道白光闪过,待大家再看之时,散修之怒已经单手连点,直接给此人下了禁制。

“陈太忠你!”马疯子的身形电射而至,飞剑也祭了出来。

待他看清楚,散修之怒只是给此人下了禁制,忍不住暗暗出口气——终于不用火拼了。

他非常清楚,陈太忠有多么桀骜,生恐此人出手杀人。

若是真的见了血,他不管都不行了,要不然队伍真的没法带了。

陈太忠一抬脚,将那天仙踹翻在地,冷冷地发话,“跪在地上,双手献回去,不懂礼貌的话……我打断你的双腿!”

“你杀了我好了,”那天仙没命地挣动着,眼中满是忿恨的目光。

他只看到了陈太忠对他的无礼,却没想到他当初是怎么强行收集的,现在又是以怎样的态度,归还别人物资的。

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”陈太忠一抬脚,喀喇一声,踩断对方一条腿。

他还待踩第二条腿的时候,郭保宗大声发话,“姬上人,你的双腿断了,怎么战斗?陈上人……我来劝他!”

陈太忠闻言,也不为己甚,抬手指一指对方,狞笑一声,“小子,你得庆幸,不是在幽冥界的话,十个你也死定了!”

下一刻,郭保宗跌跌撞撞地走过来,他的头发兀自竖立着,显然是被电得不轻。

不过他也知道,陈太忠是手下留情了,于是抬手一拱,“他是军队的人,不通世事,还请陈上人海涵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