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六章 身不由己

二级天仙愣了一愣之后,高声叫了起来,“这不可能啊……”

林听涛一抬手,冷着脸指着他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我命令你……退后!”

那二级天仙果断地倒退着离开,他退出去足有两百米,才叹口气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陈太忠听说发现异族的探子了,于是也降落下来,一边扫视四周戒备着,一边好奇地看向这女修——这就是探子?

现场中,没人敢说话,那女修愣了好一阵,才异常惊讶地发问,“真人,你说……你说我是异族探子?”

“检测如此,”林听涛指一指玉瓶,又收了起来,他冷着脸发话,“你说实话,我赏你一个痛快!”

“这才是莫名其妙,”那女修气得笑了,眼睛也红了。

她明显地情绪不稳定,也顾不得对方是真人了,“你说明白我怎么是探子了……我给大家一个交待,既然敢来幽冥界,我还怕死不成?”

林听涛愣了一愣,又取出玉瓶来,不成想,此刻马疯子冷哼一声,“说你是探子,你就是探子……何须向你解释?”

这话其实有点不讲道理,顿了一顿,马真人也觉得有点不妥,才又补充一句,“幽冥界的探子,对大家的威胁太大了……你过不了九阳石的检测,莫怪我们无情!”

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那女修气得大喊,“杀我可以,让我死个明白!”

“这个……”林世子扬一扬眉毛,也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,九阳石测出对方有问题,可是到底有什么问题,他还真不知道。

“呵呵,”这时,一声轻笑传来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那杀了御魂兽的年轻人在笑,他笑完之后吩咐一声,“郭保宗你来说吧。”

“我不懂!”郭保宗很干脆地表示,“但是……过不了检测,肯定是有问题。”

“呵呵,”那女修惨笑一声,目光中有几分忿恨,也有几分无奈,更有几分不甘。

“亏你还是负责斥候的,什么眼力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又上下打量那女修两眼,目中有异光闪现,“我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“多谢上人,”那女性冷静了下来,点点头,“请指教。”

陈太忠一抬手,直接将此女的双腿斩断,却是未伤到缚灵索,“自己看!”

女修不顾狂喷鲜血的双腿,张大眼睛看向那被斩断的小腿,瞬间倒吸一口凉气,也顾不得疼痛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她看到自己的断腿上,有无数米粒大小的白色虫卵,那虫卵不住地蠕动着,似是马上要破壳而出的样子。

“如我所料不差,你们此前遇到的巨蜂,当是寄生蜂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你被它下了虫卵入体,当然……你可能不知情。”

“寄生蜂?”众人闻言,无不倒吸一口凉气。

女修怔了好一阵,才又看向陈太忠,淡淡地发问,“上人……我全身是不是都是这样了?”

“如果有蛊修在,你可能还能活,”陈太忠并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。

女修静了一静,缓缓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之后,又睁开眼,“多谢上人还我清白。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叹一口气,“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?”

那女修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轻笑一声,“我有堂姐宁伶仃,也来幽冥界征战了,东莽散修,上人若有遇到,还请照看一二……多谢了,给我个痛快。”

“宁伶仃……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林听涛手一抖,收回了缚灵索,淡淡地发话,“你自己了断吧。”

“多谢,我其实……真的舍不得死,”女修轻叹一口气,身子猛地一抖,口鼻流出了鲜血,双眼已经缓缓地闭上,竟是自断了心脉。

然而,她的嘴角,兀自微微翘起,很开心的样子,“烧了我,我要干净地走……”

林听涛叹口气,抖手打出一道火灵符,眨眼间,女修已经变成了一团灰烬。

出了这种事,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,陈太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走到一边默默地打坐,心里兀自想着:东莽散修宁伶仃……这名字似乎听说过?

不管怎么说,这女修虽然仅仅是灵仙,但是她来异位面征战了,死得有点冤枉,却也很洒脱,那么……他当然要记住宁伶仃这个名字。

他在这里回气,其他人也纷纷地歇息,尤其是被救出的七个人,透支的体力太多了,不得不马上休整。

马真人溜溜达达地走到林听涛跟前,低声发话,“救出的人,都能死一个……林明灯?”

林真人侧过头来,淡淡地看他一眼,却也不说话。

“马真人,此人为何人?”被救的二级天仙走了过来,狐疑地看着远处的陈太忠,“斩杀御魂兽……战力实在太强大了。”

“他的战力,比你想的要强大,”马疯子冷哼一声,下一刻,他轻声嘀咕一句,“不过,一招见分晓,这战力也太过强悍了,他用的是什么兵器?难道是……那个?”

陈太忠用的是九阳石棍,御魂兽有类似魔免的天赋,但是雷、火属性的物理攻击很有效,那他肯定是用至阳的九阳棍攻击了。

不过他拥有九阳棍的事,知道的人还真不多,真意宗一直在封锁这个消息,虽然晓天宗也有人知情,但还是那句话——风黄界非常注意对消息的垄断。

所以就算是在真意宗,知道此消息的人,也是寥寥无几。

在陈太忠归来的一战中,他倒是点出“九阳石棍”四个字了,当时还惹得真意宗人颇为恼怒,但是在场的人,多为浩然派弟子。

消息是走漏出去了,但是浩然派弟子也没有过分地张扬,周边的门派知道的人也不少,不过终究是件秘密的事。

总之,关注的人,都知道了,不关注的人,就真不知道,大气候是应对位面战争,在这种高压气氛下,不和谐的事儿,没人刻意传播。

真意宗里,自然更没人谈此事了。

马疯子是比较注重修炼的,不关心这些八卦,他对此事并不知情。

不过他的印象中,多少有点九阳石棍的概念,所以就觉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跟他相比,林听涛知道的就更多了,闻言他冷笑一声,“你有属性飞剑,就不允许陈太忠有九阳石棍?”

九阳石棍,是东莽清阳宗椎心的痛,以他们的消息层面,当然知道真意宗和晓天宗利用这石棍,到处找九阳石髓和九阳石。

可陈太忠出身东莽,清阳宗偏偏不能分一杯羹,要说他们不在乎,那才是假的。

清阳宗痛了,做为他们在东莽的对手,东莽官府自然也就知道了。

林世子甚至比马疯子更清楚,东易名虽然离开了浩然派,真意宗却将九阳棍给了陈太忠。

“原来……他就是陈太忠,”旁边有人接话。

说话的这位,却是北域军团的三级天仙,他看着远处的陈太忠,面色有点发白,不知道是没休息过来,还是吓的,嘴里还在轻声嘀咕,“怪不得他对我北域……”

陈太忠对北域有成见,是个人就知道怎么回事。

而且北域官府,对陈太忠的动向非常敏感,毕竟事儿是血沙侯惹出来的,北域的官府,没法不提防啊,尤其是在他高调复出之后。

对上宗门体系,陈太忠都不加掩饰地表示出了对洞霄宗的排斥,那么他对真正的对手,北域官府的态度,根本不需要问的。

这天仙眉头紧皱,心里真是腻歪极了,一转头,心思重重地往回走,心里觉得,整个幽冥界的色彩越发阴暗了:跟陈太忠组了队伍……这是找死呢,还是该死呢?

“来,这位北域军团的小兄弟,咱们聊聊,”这时,旁边伸出一只胳膊过来,却是郭保宗,他一脸的笑容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这些人里,可只有咱俩是军队上出来的……啊?”

这位看他一眼,心说你中州禁卫,哪里看得上我们这些外面的军队。

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却还得忍着那份腹诽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那是啊,都是军队上的……这位上人,你修为高,我服从你。”

关注到陈太忠的,可不仅仅他们几个,事实上,女修虽然死了,但是他为这七个人洗刷了清白——我们的人真的没探子,只是不小心中招了。

所以,还是很有人领他情的——大家就纷纷打听,此人到底是谁,竟然连真人的面子都不卖。

陈太忠打坐一阵之后,缓缓地睁开了眼,他击杀御魂兽,还是用了些灵气的,眼下恢复了一些,却还没有完全恢复。

他站起身来,四下看一眼,发现十来个修者,竟然分作了好几堆,而那北域军团的天仙,跟郭保宗竟然凑做了一堆。

这也真是,他摇摇头,才待拔脚走路,前方猛地蹿过一人来,低声发话,“散修之怒大人,你得为咱们散修做主啊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有点意外,忍不住出声,“你这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他……欺负咱们散修!”来人一指那三级天仙,正是跟郭保宗坐在一起的那位,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的两块九阳石甲,都被他抢走了,还有我的灵石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冷地看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