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五章 甄别奸细

林听涛等四人,很快就潜伏到了距离御魂兽四五里的地方,到了这里,不能再近了。

“真能得手吗?”有天仙低声嘀咕,天上那只御魂兽倒是不大,也就一丈多长,虎头人身,有点类似化形不彻底的虎修。

不过,就算离得老远,那阴森森的气息都遮蔽不住,一眼就知道,这绝对是幽冥界的异族。

令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是,这家伙的手上,竟然掣着一杆黑幡。

林听涛看得都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,上次那只没有黑幡啊……这是缴获自人族的吧?”

那御魂兽手里拿着黑幡把玩,时不时地侧头看一眼身下,那里有方圆十余里的冥气团,里面传出了打斗和嘶喊声。

猛然之间,空间一阵扭曲,那御魂兽想也不想,直接就向旁边闪去,反应快得惊人。

但是它再快,也逃不过陈太忠蓄势一击,一道灰光闪过,此兽硬生生地打做了两段。

陈太忠反手又是一记,偌大的虎头的就飞了起来,他一抬手,直接将虎头收了——为了小心起见,对于神念奇强的家伙,他绝对是要斩首,而且要将首级收进储物袋。

如此一来,此兽就算有秘术,也难逃一死。

收起虎头,他就不再进攻,而是虚浮在空中,背着手看向来处,“其他战利品,我就不抢了……帮你们戒备。”

话还没说完,林听涛就带着三名天仙杀到了,马疯子慢他一步,却是裹了其他的灵仙,一起冲进了冥气中。

差不多十来分钟之后,冥气渐渐地消散,露出了地面的战场。

战场已经被打扫干净了,毕竟阴将和阴兵被击杀之后,会化为冥气的,而没了御魂兽的操控,冥气会很快地消散。

至于落下的阴气石,那捡拾起来很方便。

重要的是,他们这次解救了六男两女八个人,其中两个男性是天仙,其他都是灵仙。

“这次人比较多,总算没亏本,”林听涛轻吁一口气——被人叫做明灯,他压力太大了。

“多谢诸位同族搭救,”一个三级天仙一拱手,然后身子就软倒在地,长出一口气,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。

“行了,你还活着,哭什么?”马疯子不耐烦地发话,“这么软弱,也好意思来幽冥界?”

“见过这位真人,”一个二级天仙拱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我们已经恶战了七八日,真的是生不如死,猛然间得脱大难,真的是控制不住!”

“战了七八日,就凭你们?”马疯子愕然了,开什么玩笑,他刚才亲手斩杀的阴将都有三只,你们能跟对方战七八日?

这天仙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此兽……是在锤炼傀儡。”

林听涛想的却是别的,“你们怎么能聚拢起这么多人?附近有营地?”

“我们是第二批来的,传送时遇到了袭击,”这天仙苦笑一声回答,然后眼睛一亮,“敢问诸位可是第一批征战者?”

“在场的都是被打散的第二批,”林听涛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先说说你们怎么聚拢了这么多人?”

以他的经验,聚拢人是很难的,在这过程中,灵仙会受到极大的损失,对方两个天仙,竟然能护得六个灵仙周全,这实在有点令他惊讶。

然而对方的回答也很直接——原本还不止这么点人呢!

敢情这支队伍的骨干,是军队的一个小组,这小组又找到了另一个小组,以二十名战兵为底子,四处出击。

然后,人就越来越多了,最多的时候超过了四十人。

悲催的是,前一阵他们遭遇了一只巨大的蜂类阴兽,战力奇高,虽然有战阵,也损失了不少人,才打伤了对方,亡命而逃。

他们驾着灵舟一阵乱飞,才甩脱了追踪,然后却不小心遭遇了御魂兽。

这时队伍还有二十余人,但是御魂兽操纵着阴兵阴将,不停地攻击他们,其时队伍里还有十余名战兵,组成各种战阵御敌。

但是这御魂兽非常特别,优先攻击战阵,杀死所有的战兵之后,才慢慢地炮制他们,并不着急杀死,所以他们认为对方是在磨练傀儡。

结果这么一打,就打了好几天,大家都精疲力竭,不知道吃了多少回气丸,而除了头上的御魂兽,旁边还有诸多的阴将围观,这八个人撑到现在没有崩溃,真的不容易。

猛地见到有人出面解围,还干掉了御魂兽,他们此刻的心情……复杂得难以言表。

林听涛听得也有点唏嘘,倒是马疯子心肠硬,“好了,林真人,检查一下他们吧。”

“检查……检查什么?”那二级天仙愕然发问。

“检查你们里面有没有混进幽冥界的探子,”马疯子冷冷地回答。

甄别奸细,是战场上很重要的一环,救人把奸细救进来,那可就太不慎重了。

事实上,马真人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变通之人,像遇到陈太忠的时候,他就没说检查,原因很简单——当初陈太忠和郭保宗不出手,他们就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。

俩真人能逃脱一个,都是幸运了。

这种事情遭遇的救兵,那还能有什么嫌疑?

但是救了别人,尤其对方在绝对的劣势下,还支持了好几天,就由不得他不怀疑。

“你这……”二级天仙眉毛一扬,有点不高兴,不过最后还是点点头,“应该的。”

林听涛拿出一个小玉瓶,走到这些人面前,挨个晃一下。

晃到那三级天仙的时候,此人抬手抹一把眼泪,愕然发问,“九阳石?”

“嗯,”林世子点点头,九阳石不能放在空气中太久,否则会生出石甲,造成损耗,所以大家都会将其妥善保管,他的玉瓶中,除了九阳石外,还有特制的药水。

他测完此人之后,并没有离开,而是又问一句,“军队中的人?”

三级天仙看他一眼,默默地点点头,却也没有说话。

“哪个部分的?”郭保宗原本懒洋洋地四下看着,闻言登时出声发问。

“北域军团的,”三级天仙不敢不回答,然后他也是一怔,“弓修……你也是军队的?”

弓修在风黄界并不多,大部分都集中在军队中了,除了做斥候,还能远距离杀伤,是很多战阵不可缺少的一环。

“中州禁卫旅的,”郭保宗淡淡地回答,“跟同袍失去联系了。”

“弓修,难怪,”三级天仙叹口气,眼泪就又出来了,他哽咽着发话,“我的同袍……都死在御魂兽手里了。”

原来此人是那两组战兵的头儿,两场战斗下来,死得只剩下他一个了,心里没法不难受。

想到御魂兽被人杀了,他抬头看一眼空中的那位,心里感慨莫名。

陈太忠听此人是北域的,心里就有点不高兴,他对北域的洞霄宗都极不客气,更别说,血沙侯其实算官府体系的。

听此人说得惨,他就懒得计较了——在位面战争中战死的修者,他有点敬佩,可是对方又抬眼看他一下,他就毛了,于是眉头一竖,冷冷地发话,“看什么看?”

他说得很无礼,可这位闻言,也无法生气,只得撇一下嘴,又耷拉下了眼皮。

“呵呵,”马疯子倒是笑了起来,他知道陈太忠为什么暴走——小小浩然派,可是悍然挡了洞霄宗的驾,他虽然不怎么问世事,这个笑话却是听说过的。

“你笑什么?”陈太忠又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是逼着我揍你?”

马真人翻个白眼,也不理他。

三级天仙又悄悄看他一眼,心说此人蛮横得紧,不能随便招惹。

那二级天仙有辨识的术法,仔细看一眼陈太忠,心里有点纳闷:奇怪,一个天仙,敢跟真人这么说话?这支队伍,还真的很奇怪啊……

林听涛走向最后的被检测者,那是一个女修,身材丰满面色发白,她不住地喘着气,显然还没从战斗中回复过来。

“唔,”林世子检查完她之后,随意地点一点头,转身就要离开。

然而,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,他的手微微一晃,一条绳索凌空落下,将女修死死地绑住了。

“你这是?”女修瞪大了双眼,愕然地看着他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三级天仙一蹦而起,其他被救的六人见状,也扭头看过来。

“都别动!”林听涛厉喝一声,而马疯子也第一时间冲了过来,释放出了气势。

现场一片寂静,好半天之后,那二级天仙才艰涩地咽口唾沫,“两位真人,这是有什么误会吧?我们也检测过她的,没问题啊……后来我们一直都在一起。”

“你们也有九阳石?”林听涛听得眉头一扬,心说以后不用每次都动用我的九阳石了。

测奸细,九阳石甲不顶用,各种测试的法器虽然多,但效果最好的,是九阳石。

“我有测试器,”二级天仙摸出一小块玉符来,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,以防引起对方误会。

然后他拿着玉符,冲着那女修一探,下一刻,他的脸色就变得刷白,“怎么……会这样?”

白色的玉符上,出现了隐约的黑色纹路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