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三章 明灯效应

林听涛一听,登时就不肯答应了,“陈上人,咱们有话好好说,何必这么极端?”

他不怕战斗,但是做为侯爵世子,他也很惜身,怎么可能把这种超级战力放走?

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也认为……是我极端?”

“你的要求是很合理的,我是说,此刻合则两利,没必要离开嘛,”林世子笑一笑,马上做出了合理的解释,果然不愧侯爵世子,反应是一等一的,口舌也煞是便给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跟东上人见过面,彼此印象都不错……马真人说话着急了一点,但他是个正直的人,若是他亏了你,我来补足,可好?”

我何须你补足?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扭头看向马疯子,“你就直说,分不分缴获?”

马真人看向郭保宗,“阁下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也支持分缴获,”郭保宗的态度很明确——你们三个想掌控收获?对不起了,我还想呢!

“那就分,”马真人也是杀伐果断之辈,大手一挥就做出了决定,他很赌气地表示,“在场的都分……可以吧?”

没人出声反对,很显然,谁都希望收获掌握在自己手里,以前没人置疑,他们都不敢说什么,现在能将收获装进储物袋了,谁会反对?

马疯子一见是这种情况,无奈地叹口气,“一群鼠目寸光之辈,战斗计划是我、林世子和陈太忠共同拟定,也没人反对吧?”

谁敢反对?虽然陈太忠身为天仙,就跟俩真人拥有了同样的权力,但是……风黄界有几个散修之怒?

郭保宗犹豫一下,出声发话,“我希望我负责斥候和游斗。”

“你是弓修,我们都知道,”马真人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不会让你上前硬顶的。”

他原本就是个脾气不好的,事情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他当然语气不会很好。

郭保宗的嘴角抽动一下,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接下来就是分配战利品了,人人有份,马疯子在这点上,还是很公平的,他甚至将被斩杀的蝌蚪,全部给了陈太忠,包括一块三级的阴气石。

他只要了自己斩下的那段尾巴,还转手送给了林听涛,“这个我没用,送给你了。”

郭保宗也分得了两块五级的阴气石——大家都是修者,眼力没有问题,谁斩杀了什么,看得一清二楚。

他才待上前收取,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嗯?”

郭保宗听到这一声,身子登时就是一僵,好半天之后,才缓缓转过头来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陈上人,这两块阴气石……你要吗?”

陈太忠一摆手,“好了,以后的战斗,你斩杀了什么,得到什么,不用再问我了。”

他跟这姓郭的约定,还没解除呢,现在就算正式解除了,不过这厮若没有这句问话,他依旧不会在这个队伍里呆着,就这么简单。

郭保宗嘴角抽动一下,也没有说什么,径自走过去收取缴获,但是很显然,他心里不是特别底舒服,敢怒不敢言罢了。

马真人和林真人有意无意地交换个眼神,没说什么,心里却是暗暗地感叹:这陈太忠……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势,八级天仙想要收取缴获,还要看九级天仙的眼色。

收获很快就分配完毕,林听涛提出了建议,“咱们再走一段,毕竟是斩杀了一只吞冥兽,异族绝对不肯干休的。”

这话说得很对,初阶真人修为的修者陨落,搁在风黄界也算不小的事情了,走得远一点才更安全。

于是众人又匆匆地奔出了差不多两百余里,路途中又遇到了一群阴兽,不过对方最高的修为,也不过才是中阶天仙级别的,众人一通砍杀,将阴兽全部击杀。

这一战,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冲在前面,因为他知道,自己能转化部分阴气,但是其他人不行,这时候留手,就要增大别人的负担。

虽然伏海侯世子似乎不差灵石,不过陈太忠觉得,能帮那家伙省点,就省一点好了——大家是来征服异位面的,好钢要用在刀刃上。

不过他的一番野蛮砍杀,看在别人眼里,就又不一样了,连马真人都忍不住暗暗感叹:气修的战力,果然是非同凡响。

走出两百里之后,众人寻个山崖歇息了,又将战利品分配一下,林听涛表示,“先歇息十来个时辰吧,然后继续探路。”

大家都没表示反对,在幽冥界歇息,不能补充灵气,但是能补充一点体力。

于是众人各自休养,有人拿出了吃食,也有人直接取出回气丸回气——自打战利品能如数发下来,不少人换算一下,觉得划得来的,就不怕奢侈一点了。

林听涛也松口气——终于不用看着别人眼巴巴的目光,取出自己的灵气转换阵的阵盘了。

马疯子除了休息,还派出了戒备的人手,对于这一点,大家没什么反对。

歇息了约莫十二个时辰,队伍里的三巨头聚到了一起,林听涛指一个方向,“冲这边走吧,我有感觉,会很快遇到其他修者的。”

“冲那边走,”马真人毫不客气地指向相反的方向,语气很干脆。

“老马你不至于这样吧?”林世子不高兴了,他的脸一沉,“你这是要故意跟我作对?听我的没错,就走这边。”

马疯子淡淡地看他一眼,很坚决地吐出一句话,“我信不过你!”

“我去……你学过天机推演吗?”林听涛气得跳了起来,“我学天机推演,已经一百多年了,你啥都不懂,居然信不过我,你凭什么信不过我?”

我去,这俩也能这么激烈的争执?陈太忠看得有点傻眼,哥们儿一直以为,你俩合作无间,只有我算外人呢。

“我当然知道你学过了,”马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就问你一句,听你指的方向……已经死了多少人了?”

“这也能怪我?”林听涛气得喊了起来,“咱们是在异位面征战哎!异位面,这里全是异族,哪里没有战斗?你怎么能确定,我选的不是损失最少的方向?”

马真人撇一撇嘴,慢吞吞地回答,“反正我指了两次,损失比你少……一个人都没死!”

“你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好不好?”林听涛一脸的哭笑不得,“天机推演……你不懂啊,听我的没错!”

“听你的又要死人了,”马真人缓缓地摇摇头,“我不听,坚决选相反的方向。”

“不听我的,咱们能遇上陈太忠吗?”林听涛气得直跺脚,“队伍变得强壮了,没错吧?”

“嗯,”马真人点点头,“听了你的,星砂南郭家的灵仙自爆了。”

“要不说你就是疯子,”林听涛毫不客气地回答,然后看一眼陈太忠,“太忠,你说咱们选择哪边?你该不该相信一个会天机推演的真人?”

“这个……我无所谓了,”陈太忠耸一耸肩膀,他是真的无所谓,异位面嘛,走到哪里都得战斗,方向什么的,很重要吗?

“无所谓?那你就是愿意听我的了,”林听涛直接偷换概念,他拍一拍胸脯,“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,尽管放心好了……我林某人就是指路的明灯。”

“你是征战的明灯!”马真人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你要是指挥一个旅,真的就能顺着你的性子来……前方全是异族,可劲儿杀吧,那都是战功。”

“老马?”林听涛脸一沉,是真的恼了,对方的话太伤人了,“要不咱们分道扬镳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?”

“我这……”马疯子嘴角抽动一下,苦笑着拱一拱手,“明灯,你饶大家一次,好吗?咱先多聚拢点修者吧。”

林听涛转头看向陈太忠,冷冷地发话,“队伍虽然小,要讲民主……你选择相信谁?”

你也是电影爱好者啊,陈太忠的嘴巴咧一下,“我弃权,你俩商量吧……反正往哪边走,也少不了战斗。”

“那你就是支持我了,”林听涛点点头,直接断章取义,“没错,怎么走都少不了战斗。”

“我也想相信你啊,”马疯子气得喊一声,然后嘴巴一咧,“但是咱真的损失不起了……好吧,最后一次听你的!”

他是真的不会天机推演,也愿意相信那些会天机推演的高人,但是……林听涛虽然说起来头头是道,可是,血淋淋的亲身经历告诉他,这厮运气太背了。

“既然没问题,那大家出发!”林听涛手一挥,这就算三巨头协商通过的方向。

陈太忠的嘴角撇一下,却也没说什么。

接下来,大家就是埋头赶路,因为还有不少的灵仙,所以赶路的速度不快,二十几个时辰走下来,也没走了多远——中间还休息了三个时辰。

“再走十几个时辰,咱们应该尝试扎营了,”林听涛一边走,一边建议,“然后向四方撒开,看附近有修者没有。”

“前方似乎有战斗!”打头的郭保宗眉头一皱,他担当了这只队伍的斥候,虽然辛苦了一点,但这是他的本职,而且,战斗时不用冲在最前面,还是很划得来的。

“小心!”马真人高喊一声。

郭保宗的身子一晃,他的身法还是相当棒的。

但是就在下一刻,一道精芒电射而至,直接将他身边的一个灵仙打做了两段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