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二章 唱反调

原本这支队伍,是马疯子和林听涛两个真人做主的,但是陈太忠和郭保宗的进入,让队伍里多出了第三个声音。

陈太忠只是高阶天仙,但是那俩真人都知道,此人不能当做普通天仙来看。

然后大家就说起了相遇之前的情况。

陈太忠这边没什么可说的,无非是两个单打独斗的修者,偶然遇到了一起。

倒是马疯子和林听涛,两人的遭遇,要曲折一些。

这俩真人也是孤零零地落地的。

不过因为实力强大,两人一边行进,一边就聚拢了一些零落的修者。

马真人身为剑修,攻击力强悍,而林世子虽然是被迫来了幽冥界,但是临行之前,伏海侯给他准备了海量的资源——终究是伏海侯的准继承人,怎么可能不重视?

所以在两人的努力下,能罩住收拢的修者。

当然,些许的死伤也是难免的——既然来征战异位面,大家都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。

像刚才自爆的那位,当时众人看得睚眦欲裂,可是到了眼下,就没人提起了。

征战哪里有不死人的?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。

不管是地球界,还是风黄界,风险和收益,从来都是成正比的。

这俩人聚拢在一起之后,撒出人手四下查探,还扩充出了一片相对安全的地盘,刚才陈太忠看到的焰火,就是探查的人遇到阴兽了,放出焰火向两名真人求救。

但是大家也没想到,战斗越打越大,竟然惹出了吞冥兽这种存在,若不是得到了额外的支援,很可能就全军覆没了。

“你们有附近相关修者的资料吗?”一个中阶天仙看向陈太忠。

“我是走到哪儿算哪儿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而且路上活着的修者,就遇到郭保宗一人……现在多了一点,别的不用说,分战利品吧。”

众人闻言,大都扫他一眼,心说这人也太心急了一点吧?

殊不知,陈太忠是被郭保宗折腾过一次,眼下又遇到了组队,那就丑话说在前面,先把规矩定下来,省得以后扯皮。

能决定此事的,当然还是两名玉仙。

林听涛斜睥马真人一眼,试探着发话,“马真人你什么意思?”

马疯子的脸色越发地难看,此前的缴获,大都是在他和林听涛手里掌握着的。

这倒不是他要昧别人的功劳,而是想有效地管理这支队伍,须知他曾经是一派的执掌,对管理修者还是颇有心得的。

物资集中保管,就能保证有效的使用,更能有效地驱策其他人——你若认为我的命令太过危险,想要抗命或者偷偷跑掉的话,那就别想要你的缴获了。

而且他们一路上四处探路,损失也不小,要是修者都将缴获随身携带的话,万一死亡了,储物袋就被异族拿走了,平白损失不少。

集中放在他和林听涛身上,起码不容易被异族拿走。

此前他已经将这规矩定下了,队里的三个天仙也都表示支持,现在陈太忠一来,就要各拿各的,这让他实在下不来台。

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出于公心的,就算两人没有私怨,他也不能就这么答应了。

于是他沉声回答,“陈太忠,你应该知道,一支队伍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……跟异族作战,必须要拧成一股绳,令出多门,很容易让队伍中的其他修者无所适从。”

“这个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是讲究人嘛,对方说得有道理,他就不介意表示赞同,一支队伍肯定不能各有主见,这是必然的。

但是他还是表示不解,“可我只想分缴获,这跟你说的内容……有关吗?”

“缴获要统一管理,”这时,一个中阶天仙插话了,并且把两位真人此前的说法,概括地解释了一下。

不管此人的解释,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,但最后他还是说一句,“这其实也是为大家好。”

陈太忠一听就呛了,这根本是两码事好不好?他冷哼一声,“完全没有必要,统一的是作战方案和配合,及时分配战利品,才更能调动起大家在战斗中的积极性!”

那中阶天仙也不说话,他能说什么?在这个队伍里,他根本没有发表意见的实力,有实力的只有那两位真人——现在要多加上一个陈太忠。

林听涛见状,出声和一下稀泥,“陈上人,我们在这期间,也死了几名队友,他们的储物袋并不能完全抢回来,像今天自爆的南郭家的灵仙,他的储物袋也爆了,不如统一管理……那样损失要小一点。”

“南郭……星砂南郭家的?”陈太忠愕然,他在赶到之后,没有第一时间出手,因为他首先要排除被埋伏的可能,陈某人救人没问题,但是他不会蠢到热血上头,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王艳艳算是他得力的手下了,但是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遇到不可抵抗的对手,他照样是先行遁走——留得有用之身,才能帮她报仇不是?

所以他并不后悔自己出手晚,他也不认为,幽冥界的异族没能力设下类似的圈套——人家都能直接把第二波远征的修者全部阴掉,制造几个陷阱还不是很轻松的?

不过,当他听说死掉的灵仙,是南郭家的,还是有点……不舒服。

“是星砂南郭家,”林世子点点头,也是有点不开心——这灵仙当初就是他救的,同为东莽人,而且星砂南郭是属于官府阵营的。

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又斜睥马疯子一眼,“照你们这么说,修者自带的物资,也该统一管理的嘛。”

“本来就该如此,”马真人淡淡地发话,一点不好意思样子都没有,“我已经网开一面了。”

“你还真不要脸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那我问你,你不网开一面的话,是不是连伏海侯世子的储物袋也要收缴了?”

林听涛听到这话,脸刷地就拉下来了,他当然不能容忍有人打自己储物袋的主意,林世子此来,是抱着凯旋而归的打算,储物袋里的资源,不是一般地丰富。

原本他还带了六个天仙以及一大群的灵仙随行,哪曾想遭遇这种不测,现在就只剩下他孤家寡人在漂泊,这时候,他更不能容忍别人打自己物资的主意了。

有物资,他还有存活的希望,否则的话,想活下去,真的太难了。

“林世子……当然例外,”马真人犹豫一下,还是给出了这个答案,表情却难免有点讪讪。

事实上,隆山派的前执掌如此吩咐,确实是出于公心,这一支小小的队伍,也非常强调规矩和纪律,在异位面还要各行其是的话,那真的是离死不远了。

不过同时,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主儿,早就形成了特权意识,别说他知道林听涛的家底丰厚,就算不知道,他也不会去收取另一个真人的储物袋。

但是他不收取天仙和灵仙的物资,在他看来就算厚道了。

这种思维很奇怪吗?一点不奇怪,发生在风黄界修者的身上,简直太正常了。

“他当然例外……我就不该例外,是吧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姓马的,你真该庆幸,咱俩现在是在幽冥界,中阶真人我都能活捉,杀你真的跟杀鸡一样轻松!”

“呵呵,”马真人彻底被他激怒了,站起身来,“我还真不信了,来……你就当咱俩现在风黄界好了,你出手吧。”

“喂喂,马真人,”林听涛见状,赶紧拉架,他还指望扩大队伍,好再去找找其他的修者呢,“陈上人是真有这个实力,他真的活捉了一个中阶真人,就在……就在我家门口!”

这事儿说出来,侯爵府会有点挂不住面子,但是知道此事的东莽人不少,否认也没用,而林世子真的太想扩充队伍的实力了,承认这点事情真的不算什么。

当然,细节他是不会说的,丢人的事情,没必要说那么多——陈太忠是跟东易名联手,才擒下了邢鸿礼,但是须知当时还有一名真人在场的。

所以……也可以说散修之怒是独立擒下了中阶真人,反正差不了太多。

“啊?”马真人闻言,是彻底地呆住了,他此来幽冥界,自然也有充足准备,心说陈太忠你名头再大,我若是底牌尽出,就算赢不了你,也不太可能输吧?

但是听说对方曾活捉了中阶真人,真的是吓坏他了,他也是真人,太知道擒获一名真人有多难了——打败比较容易,杀死就要难很多了,至于说擒获?那得是碾压的实力!

“啊什么啊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我也不跟你计较,老老实实地把我该得的给我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你要怎么个不客气法,说来听听?”马疯子怪怪地看着他。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一声,想一想之后,他还是摇摇头,“大敌当前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你说一句不给,我转身走人!”

马疯子登时就愣住了,他是真没想到,陈太忠的胆子竟然如此大,有人族修者的队伍在眼前,居然还敢拒绝组队,独自闯荡幽冥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