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一章 陌生的熟人

对陈太忠来说,扰乱气息是必须做的事,他经历的追杀实在太多了。

而且他分析过,在幽冥界,扰乱气息也是很有效的避免追踪的手段。

“有道理,”剑修真人第一个表示支持,“只来了人族的修者支持,附近没有阴兽,咱们有足够的时间。”

扰乱气息是很简单的事,但是这一场战斗的战场不小,还是花了大家一些时间。

然后大家上了灵舟,一路狂奔而去。

陈太忠的须弥戒里,也有灵舟,还不止一艘,但是林听涛能放出灵舟,供大家在幽冥界赶路,这份豪爽,也颇令人咋舌。

不愧是侯爵家的世子,真的是不差钱啊。

当然,灵舟肯定不敢飞得很高,事实上,就只是贴地飞行罢了,速度还不慢,旁边偶然有类似伊藤的东西,想要裹住这灵舟,却是慢了半拍。

尤其难得的是,灵舟里还有灵气,大家可以适度地恢复一下灵力。

“这是……灵石的灵气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一皱。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那剑修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幽冥界你能找出一个不用灵石,就提供灵气的地方?”

“不会说话,你可以不说!”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,然后斜睥一下他的腰牌,“看在你腰牌的面子上,放你一马,别跟我呲牙咧嘴的。”

“呵呵,”郭保宗笑了起来,他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。

“很好笑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“好吧,我不笑了,”郭保宗闭住了嘴,但是他的眼中,依旧满是笑意。

“朋友们不要争吵好不好?”这时候,林听涛发话了,“安心打坐,恢复灵气,这灵石都是我的私人财产,你们就算不稀罕,也给我点面子行不?”

“伏海侯的面子,我当然要卖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只是有点惊讶你的大手笔。”

“灵石这些东西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,算什么大手笔?”林听涛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,脸上还有几分苦涩,不过下一刻,他就是一怔,“你认识我?”

“伏海侯世子,谁不认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合下眼皮,也开始打坐,刚才的战斗虽然短暂,但是斩杀那个蝌蚪,也耗费了他一成多灵气。

尤其是最后一刀,他不但用了第五式无意,还用了万里闲庭,所幸的是,他苦练这一术法很有些时间了,所以没怎么浪费灵气。

但是,不浪费灵气,不代表不消耗灵气!

既然伏海侯世子灵石多,愿意请客,他不介意占对方一点小便宜。

“可是……”林听涛见他进入了打坐状态,忍不住嘴角扯动一下,又低声嘀咕一句,“可是我对阁下,是有点陌生。”

他是个记性非常好的人,号称有过目不忘之能,而且他从生下来,就在为继承爵位而奋斗,家里的重要关系,他全部记得,草莽龙蛇也结识了不少。

像这种战力可以媲美玉仙的天仙,他怎么可能忽略?

但是偏偏地,对方认识他,他竟然不认识对方……我是忽略了什么吗?

“世子你看他肩头白猪,”那剑修真人冷冷地发话,“刀法超群……这本是你东莽的人物,你竟然不识得?”

“啪”地一声响,林听涛狠狠一拍手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原来是散修之怒陈太忠!”

陈太忠没理他,而是侧头看那剑修一眼,“我本来懒得理你,终究是真意宗的真人,不过你既然知道我,还敢嘲讽我……是想死吗?”

那剑修冷冷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轻笑一声,“你就当我是疯的好了,别人都叫我马疯子!”

马疯子?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终于知道,这厮为什么身为真意宗人,对自己冷嘲热讽了,“原来是被徒弟囚禁了的高人,久仰了。”

怪不得这厮对他看不顺眼,原来是前隆山派的执掌,现在上宗修行的马真人。

陈太忠跟此人,其实是近距离接触过的,不过那时双方没有照面,他就没认出人来,而马真人虽然也没见过他,但是肯定对浩然派有所了解,也知道东易名的种种。

既然东易名已经消失,他将怨念转移到陈太忠身上,那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可陈太忠又哪里是个肯吃亏的?知道了对方是谁,阴损话随口就说了出来。

马疯子的脾气并不好,须知只有起错的名字,没有叫错的外号,能被人称作疯子,他的性格可想而知。

听到对方如此嘲讽,他脸一沉,阴森森地看过去,然而片刻之后,他还是按捺下了怒火,只是冷哼了一声,“按照宗门的出征规定,你应该受我管辖。”

这话没错,马疯子不是长老团的,而是玉仙组成的核心支援部队。

他的修为境界要高过陈太忠,身份也要高过陈太忠——一个是上宗的真人,一个是下派的天仙客卿,差距很大。

当然,如果说战力的话,那就要另当别论了。

陈太忠却是不吃他这一套,他冷笑一声回答,“别跟我扯那些,马疯子你不想离奇陨落的话,最好还是规矩一点。”

第二波远征队伍被整得七零八落,连建制都被打乱了,这时候说管辖权,不是闲得蛋疼?

而且真要说管辖权,也就是长老团的团长能管他,或者是丁组的组长,其他人还真是……呵呵。

“呵呵,”马真人也不答话,只是阴森森地笑了一声,眯着眼睛看他。

陈太忠毫不示弱地跟他对视,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屑。

“好了,都停一停,休整一下吧,”林听涛又出来打圆场。

灵舟没命地飞奔了差不多两个时辰,才停下来,然后林世子走出灵舟,布置了一个简单的幻阵,才又走回来,“再歇息两个时辰,我就要收起灵舟了。”

众人也不答话,抓紧时间回气,连陈太忠都不例外,有土豪买单,为什么要放过?

两个时辰一到,林听涛就将大家请出了灵舟,其实灵舟内的灵气有限得很,大家只是稍微补充了一下,不过也没谁人心没尽,想要一直赖着。

出来之后,有人拿出了灵兽肉进食,补充灵气,也有人是直接抓了灵石继续回复灵气。

陈太忠则是盘腿一坐,继续打坐修行。

一个中阶天仙走过来,递给他一块灵兽肉,“多谢阁下搭救,在下玉衢宗下弟子……吃点东西补充一下?”

此次来幽冥界征战的修者,都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,不管任何人,都是带了大量的吃食,因为这里没有食物,而灵兽肉之类的东西,不但能解饥,还能适当地补充灵气。

但是准备的食物再多,也是有数量的,而第二次远征明显是被幽冥界算计了,谁也不能肯定,自己会在这里待多久,也许十年,也许五十年,甚至可能数百年。

此人分享食物的举动,还是很有诚意的。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我是气修,可以吸收阴气,转化为灵气。”

这话出口,众人齐齐就是一惊,甚至连马疯子都扫过一眼来,这尼玛也太逆天了吧?

“不愧是咱东莽出来的人物!”林听涛闻言,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果然是能人所不能……陈上人,当初你被血沙侯算计,蒙冤之际,若是肯来我伏海侯府,我宁可豁出去不做这个世子,也要为阁下主持一下公道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重重地叹口气,显然很是痛心。

“你这世子……呵呵,不提也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没有袭爵也就算了,居然被派来幽冥界,真是令我大吃一惊。”

“唉,别提了,”林听涛也没生气,而是长叹一声,“我也没想到啊,不过……若是征战幽冥立功,下一任伏海侯,必然是我了。”

这话不假,他肯定是被人算计了,才来到这里的,但是真的立功的话,那就是一笔辉煌的成绩,谁都不能抹杀。

不过,他说得有气无力的,看不出来要立功的样子,倒是有点绝望的感觉。

马疯子适时接话,似乎有点想岔开这个话题,他看一眼郭保宗,“阁下何人?弓术很有一些造诣……军队上的人吧?”

林听涛听到这话,登时愕然,也侧头看向此人——他很有些倾诉欲望,不过要是有官府中的高阶修者在,有些话就不合适说了。

“禁卫旅斥候营的,”郭保宗淡淡地回答,“马真人好眼力。”

“禁卫旅……”林听涛脸色一暗,真的是不敢再说了。

“我是粗人,有些东西不懂,”郭保宗很直接地发话,“只知道现在情势不妙,大家必须团结起来,我建议……风黄界的那些恩怨,不要带到这里来,咱们只有一个目标,跟异族战斗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“我支持你!”林听涛第一个表态。

马疯子瞥一眼陈太忠,也点点头,他们两个真人,能在艰难时候不舍弃低阶修者,还是有几分担当的。

“你看我干什么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要不是现在是在幽冥界,我整出你尿来,一个小破初阶真人,什么玩意儿!”

“好,你且狂着,”马真人气得笑了,“咱们的账,回风黄界慢慢算。”

“凭你?还真不够看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很不屑地表示。

林听涛见状,心里暗叹一声:多了两人,还是高阶战力,但是眼下这个队伍,看起来太难拧到一块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