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章 两名真人

陈太忠干脆,郭保宗也不逊色于他,终究是军队上的,不怎么怕战斗,“那我也隐身前去。”

两人隐身之后,也顾不得节省灵气,狂奔而去——对方都已经求救了,去得晚了,就只能收尸了。

奔出二十余里地,转过一个山坡,两人齐齐住脚:眼前有十余人,正在跟几十头阴兽作战。

所谓阴兽,是对幽冥界靠阴风修炼的异族的统称,这阴兽的修为也是有高有低。

围攻的阴兽,不是同一种族的,其中修为最高的,是一条类似于蝌蚪的东西,头大尾巴小,嘴巴占了有半个脑袋,口中还长着锋利的牙齿。

这东西差不多有初阶玉仙的修为,两个人族修者在半空中死死地缠住了它,其他的修者,则是全力抵挡着周围阴兽的进攻。

跟蝌蚪对战的两名人族修者,还能勉强坚持下去,但是地上的人族修者,已经是岌岌可危了,三个天仙和十一个灵仙,根本挡不住对方的围攻。

眨眼之间,一声惨叫传来,却是一名灵仙被一只獾一样的东西,咬掉了右边的膀子,旁边四只小獾也猛地扑了上来,齐齐地咬住了他。

“去死吧!”那灵仙厉喝一声,身子猛地向前一蹿,然后砰地一声大响,他直接自爆了!

四只小獾登时就化作了一团血雾,对面的那只大獾也是哀嚎一声,跌出老远,浑身冒出汩汩的青色血液。

旁人只看得睚眦欲裂,但是每个修者面前,都好几只阴兽,根本腾不出手去救他,而且大家是背靠背围成一个圈子在防御,一旦出手,防御就乱了。

事实上,这灵仙一死,旁边也多了一个缺口出来,情势更加地危急了。

“两名真人,你们走吧,”一个天仙高声叫着,“不要管我们了!”

两名真人?陈太忠正在四处观察,周围有没有什么埋伏,闻言眼睛微微一眯——那俩都是真人?

他倒是认得其中的一个,是伏海侯的世子林听涛,不过此刻他已经不是东易名了,估计对方不会认出他。

这倒霉孩子,不是要袭爵的吗,怎么被送到幽冥界来了?

林世子的真人修为,是强推上去的,也就是说,他本身不具备真正的玉仙实力,不具备这样的实力,反倒被当做玉仙送到异位面的战场上了,还有比这更坑的吗?

现在同他搭档的真人,就觉得比较坑,两个真人联手,竟然打不过一只初阶玉仙巅峰的吞冥兽,反而是陷入了被动。

不过林世子倒还有几分担当,闻言他眼睛一眯,脸一沉,大声发话,“我不会走的!马真人也不会走,你们再坚持三息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掣出了一块玉符,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之色。

下一刻,一道灰光闪过,却是那蝌蚪一般的巨兽一张嘴,吐出了一股奇怪的气息。

林听涛身子一抖,直接向地面掉了下去,另一名真人身上闪过一阵波动,硬生生地扛过了这一道灰光,一抬手,一道剑芒狠狠地斩落,登时在那蝌蚪身上划出一个大大的口子。

“竟然还会阴雷攻击,”此人脸色阴得能滴下水来,“放手一搏吧,大家也别想跑了!”

吃了这么一记,那蝌蚪长嘶一声,一张口,一个巨大无比的阴气团出现在它嘴里。

它的身上有粘液,一般的物理攻击,并不能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,这两名人族此前跟它的游斗,虽然也给它造成了一些伤害,但是对它来说,不算什么。

只有这一剑,让它受创不浅,它登时就恼了。

感受着那灵气团巨大的能量波动,那名真人不退反进,抬手又是狠狠地一剑斩落,比刚才的气势还要强上一分。

已经打出真火了,没有退让一说,而且此刻退让,这阴兽还会阴雷攻击,也未必逃得了。

“好像没有埋伏,”纯良低声嘀咕一句,它是对陈太忠说的。

“不过这厮的防御,有点难破,”陈太忠也看到那一剑了,基本上是发挥了一个初阶真人的战力,竟然才斩开一道不大的口子,“看来不能拿九阳石棍上了。”

“我可以干掉它,不过这家伙的尸身我要了,”纯良跟他讨价还价,“对方会容忍我抢怪吗?”

它对地球界的很多名词,已经使用得非常熟练了,而陈太忠和郭保宗的恩怨,它也看在了眼里,知道此刻杀出去的话,就算斩杀这阴兽,也可能引发一些麻烦。

它倒是不怕陈太忠不答应,可是对面有点矫情的话,它就会很不高兴。

所以纯良心里觉得:不如等这些人族修者都死了,它俩再出手。

然而,不等陈太忠说话,斜刺里一道白芒闪过,直接将那大獾击杀。

这却是跟在他们身后的郭保宗出手了,郭旅长本身就是做斥候出身,很快就发现周围没有埋伏,而那大獾心疼几个小辈的死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勃然大怒地扑向了人族修者。

郭保宗二话不说,一箭射出去,直接将此兽击杀。

几个修者正抵挡得艰难,心里也在暗暗戒备这即将暴走的大獾,猛地看到这一箭,先是一怔,然后齐齐欢呼起来,“有援兵到了!”

一时间,众修者登时兴奋了起来,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,竟然将对面的阴兽逼退了一些。

郭保宗一旦得手,也不掩饰行踪了,身子猛地一闪,抬手又是一箭射出。

他必须不停地游走,才能保证不被对方盯上,须知他的防御是很低的。

至于说快速游走会损耗灵气,这种时候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他总不能坐视修者被对方击杀,撇开同为人族不提,身为弓修,他也太需要有人保护了。

而且他相信,陈太忠也会出手的,以散修之怒的战力,跟真人联手的话,不信斩杀不了这只阴兽!

然而,他射出了三箭,还没有见到陈太忠出手,心里禁不住一凉——我去,不会是那家伙胆小,被吓跑了吧?

他这三箭,都是用出了弓术,绝对的一箭必杀,三箭就射杀了三只阴兽,灵气也消耗了一些,不过现在是大战期间,再藏拙不合适了。

三箭射出,造成如此大的杀伤,连空中的蝌蚪都发现了不妥,于是一侧头,两个小眼睛里,射出一道精芒。

“小心,这类似神念攻击!”那真人大喊一声,这是此物的杀手锏之一。

郭保宗身子一闪,让出老远去,不过那精芒猛地爆裂开来,化作了无形的冲击波,他也被波及到了一点,只觉得有点头晕。

陈太忠你怎么还不出手?他气得真的想大叫。

就在此刻,虚空中闪现出一道灰芒,奇快地斩向了那蝌蚪兽。

那蝌蚪兽想要躲避,却是有点晚了,头上直接被斩出了个大大的口子,一个硕大的头颅,竟然被砍进去了二分之一。

“嗷~~”那蝌蚪兽全身没命地一震,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吼,一转身就要跑。

剑修真人见状,又是一剑斩去,正正地斩到它的尾巴上,直接将一截尾巴斩落。

然而,那蝌蚪根本不在意,没命地狂奔而去,眼看就要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了。

就在此刻,又是一道刀光斩落,将那蝌蚪从中砍为两段!

这时大家才发现,那蝌蚪旁边,多出一个年轻的修者,肩头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杀啊,”郭保宗大喊一声,抬手又是一箭射出去。

这一箭,他射的是一只高阶天仙的阴兽,用了高阶弓术。

不过那阴兽也煞是了得,虽然中了一箭,但似乎影响不大,转身就要逃走。

“混蛋,受死吧,”一声厉喝传来,然后一道水墙重重地拍向它。

这却是林听涛浑身的麻痹解除了,眼见己方转危为安,有阴兽想逃走,他哪里能容忍,抬手就是伏海侯的绝学,“浪墙!”

有这一下阻碍,此阴兽再想逃跑,那真是不可能了。

眨眼之间强弱易势,接下来,就是毫无悬念的围猎了,在场的阴兽,没有一只逃得出去的,倒是那只被拦下的阴兽有点不含糊,也是直接自爆了。

这家伙的自爆,化作了一道笔直的阴气,浓浓地直冲云霄。

“糟糕,这厮示警了,”林听涛大喊一声,“快点结束战斗,赶紧离开!”

“你们也示警了,好不好?”陈太忠忍不住出声,他一刀斩杀了一只初阶天仙级别的犬形阴兽,然后冷冷发话,“当初你们示警,就没想到对方增援?”

“他们示警,是要招来我们!”林听涛一边回答,一边下手斩杀阴兽,也是两不耽误,“阴兽的示警,有效距离要远得多。”

眨眼间,阴兽就被斩杀一空,那剑修真人出声发话,“收起收获,先跑路,怎么分配,回头再说!”

这一通斩杀,不但落下了七八颗阴气石,还有一些阴兽尸身,散落在四周。

一个中阶天仙摸出储物袋,将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,郭保宗嘴巴一动,想说点什么,不过看了陈太忠一眼之后,终于还是没有发话。

“赶紧离开,”林听涛放出了一只灵舟,“都上来!”

“扰乱一下气息吧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