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九章 求救焰火

你有点别的意思试一试?陈太忠白郭保宗一眼,也不说话,转头又看向空荡荡的水潭。

他的态度极为傲慢,但是郭保宗哪里敢计较?若不是陈上人在身边,他进了这团冥气中,就算战力全开,想活着出去怕是都不容易。

只看这一汪水潭就知道,是能孕育出高阶变异阴将的啊!

陈太忠扭过头去,在水潭边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然后又继续赶路。

他是要感受一下,这水潭下方是不是还有名堂,若是寒气依旧未散,他少不得要动手开挖了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哪怕他使出了天目术,也没再发现有什么异样。

这里能出现水潭,肯定是有蹊跷的,不过非常遗憾,天目术还看不到地脉这种传闻中的东西,只能大致观察一下异常。

须知风黄界的玉仙中,也没几个能查探出地脉的——玄仙里也没几个。

以往他觉得,灵目术升级为天目术,已经很不错了,但是现在看来,还远远不够。

要不说修行没有止境,知道得多了,反倒发现自己还差得远。

破了这一汪水潭,冥气中的阴将和阴兵似乎就躁动了起来,短短一天内,有三四名阴将没头没脑地冲过来,被两人斩杀,又掉落了三枚阴气石。

阴将的阴气石出产这么高,从这个角度看,这潭水真的不简单。

陈太忠只捡了两块,另一块照样遗弃在地。

而郭保宗也变规矩多了,捡取的时候,照例要问一句,“我可以捡吗?”

这就对了!陈太忠照例不回答,只是随意摆一摆手。

我不反对的,你再捡,别以为自己很不含糊——有些人不懂规矩,他不介意教一教对方。

不过郭保宗并不以为然,他跟随了几天之后,甚至主动建议,你砍的那个石柱,我建议你跟官府交易,他们给的战功,肯定比宗派给得多。

陈太忠见这货老实了不少,于是就问一句:这是为何?

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缘故,据说是燕舞仙子的意思,郭保宗如是说。

陈太忠不能确定,这厮到底是不是不知情,不过他转念一想,虽然官府和宗派联手征战幽冥界,但是对异界的物资,两家有不同的认知,是很正常的。

两个体系合作,并不代表一定要跟对方知无不言——各自偷偷藏私才对。

陈太忠也没有兴趣去追根问底,他的战功,肯定都是要交给真意宗的,问得多了也没意思。

五天之后,两人走出了这个冥气团,关系也已经有所缓和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发现,这个郭保宗别看是弓修,应该头脑机敏身手矫捷,但是此人做事有时候不经过大脑,连说话都带着股子愣劲儿。

呛是呛,但不是那种阴阳怪气的角色。

说句良心话,陈太忠还是愿意跟这种直肠子的人打交道,不用考虑太多!

走出来之后,两人也不赶路了,找个空旷点的地方休养,冥气团中除了吞食丸药,并不能回复灵气,连陈太忠也不例外。

郭保宗虽然没怎么出手,可是他也没舍得服用回气丸,此刻只剩下了七成的灵气,他拿出一个便携式的阵盘,“这是军队里定制的,可以将阴气转为灵气,待我回复之后,可借给你用一下。”

怪不得你小子敢随便飞呢,陈太忠这算明白了,合着人家真有硬货。

这个东西,宗门体系里就没有,所以说两个体系各有所长,羡慕不来的。

不过这厮一回复灵气,就回复了三天,然后才站起身来,“我给你护法……这可是借给你的啊!”

以他的身手,陈太忠强抢了他也没问题,但是,人家既然能拿出这个东西来,终究还是有点诚意的。

当然,对方不说的话,他就算抢了储物袋,也未必知道怎么用这阵盘——宗门里就没相关的信息。

陈太忠倒也不客气,他在冥气团里,损失的灵气都快到四成了,若不是他手里有大量的回气丸,他肯定也不敢表现得那么生猛。

若不是有浩然宗的上古回气丸,他也不敢拖到现在还不服用丸药。

更别说他在里面还中毒了,现在毒性也没解,不过是被他强行压下了。

然而,坐下打坐后不久,他就睁开了眼睛,愕然地发话,“我去,就能转化这么点灵气?”

“你搞清楚,这是我副旅长才能有的阵盘,”郭保宗眉头一皱,也有点不高兴——其实就是犟劲儿又发作了。

风黄界出征的队伍,十人一组,十组一队,十队一营,十营为旅,真意宗的远征部队就是六个旅。

像陈太忠所属的长老团,其实修者的队伍中,根本就没有团的编制,只是一个称谓,不过是十个组,严格来说只是一个队而已。

禁卫旅其实就是万人编制,郭保宗身为副旅长,地位其实相当高了,分管斥候营,要不然这家伙说话,总带点不着调的官威。

“狗屁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站起身走到一边坐下,继续回复灵气,“我自己打坐也有这效果,你要觉得这东西稀罕,赶紧收回去!”

“啊?”郭保宗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没有搞错吧?这阵盘整个斥候营都只有一个,加上我这分管斥候的副旅长手里这个,总共也不过两个。

真要说的话,回复灵气的丸药很多,来幽冥界的修者,也有人带了灵气转换阵,将灵石转化为灵气来吸收——就是吸灵阵扩大版。

聚灵阵在这里是没法用的,根本没灵气,怎么聚?

但是这两种阵的效果虽然好,却是要耗费灵石和丸药,都是从风黄界带来的物资,正经是这个阴气转灵气的阵盘,尽管是效果极差,却能将本地的阴气转化,资源不虞匮竭。

所以在一般不打紧的时候,用这个阵盘恢复灵气,是最划算的。

不过这东西制作不易,官府也没开发出来多久,正处于试用阶段,没有大面积列装——其实实验性阶段的东西,都贵得很,也列装不起。

这样的东西,被对方鄙视了,郭保宗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受伤,你哪怕打劫了我,起码也算认可这是好东西,你根本不屑一顾,这算怎么回事?

他就又二愣子了一下,“莫非你还能将阴气转为灵气恢复体力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是气修哎,这点事做不到,也敢称气修?”

其实,对他来说,这个阵盘也是不错的,虽然跟他自身转化阴气的速度相差无几,但是加上他自身的转化速度,就能缩短一半的灵气回复时间。

但是……陈某人稀罕吗?说什么副旅长才能配备,他就受不了这个得瑟劲儿。

还有就是,他对这个阵盘不摸底,须知他还要解毒,毒都逼到圆环上了,接下来要搬运气息,万一被这阵盘窥了去,也不是好事。

郭保宗听他这么说,也不敢再坚持了——毕竟人家都不稀罕这个阵盘。

不过他心里是真的纳闷,我也见过几个气修,似乎这么牛叉吧?

约莫用了三天的时间,陈太忠恢复了元气,甚至他趁郭保宗不备,让纯良偷偷地喷了一口火出来,将最后的毒性消除。

“好了,继续赶路吧,”他觉得自己又恢复了巅峰状态,“对了,你当时跟阴风夔相斗,发现我的神识,是不是也用了什么阵盘?”

这个问题,他一直没搞清楚。

“一个神识触发的小法术,斥候营里都有的,”郭保宗笑着回答,“你若不用神识,我未必能发现你……不过,面对军队,你神识扫描的话,别想对方不会发现你,这是常识。”

他知道陈太忠是下界飞升的,缺少一些常识,解释得也很到位,“这几乎跟求救焰火一样,你发出来,就会有人看到……”

下一刻,他愕然地看向远方,“不会吧,说来焰火……就来焰火?”

“这是找死吧?”陈太忠先是愕然,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“我去……还真是?”

在风黄界,不管宗派还是官府体系,甚至家族,都有各自的焰火,示警求助什么的,看焰火的示意而定。

陈太忠身上都装得有不少焰火,除了浩然派的,还有白驼门和真意宗的,狐谷的焰火他也有,还有就是飞云楚家、百花宫之类的,都送了他一些焰火。

要不说修者从来不嫌储物袋大,要装的东西太多了。

但是陈太忠来了幽冥界之后,从来不想着放焰火召集人。

为啥?不敢!

焰火一旦发出,能有很多人看到,对于聚集力量是很有帮助的,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……你的敌人也能看到!

做为远征的修者,目前身处幽冥界,算是身在敌后,可以想像一下,焰火一旦发出,能召来的,是朋友多还是敌人多?

所以看到求救焰火之后,他就愕然了,“这人的神经得多大一条?我都没这胆子。”

“别是……异族设的圈套吧?”郭保宗犹豫一下发话,他虽然性子直,但是人并不笨,而且久在军队,对什么诱敌之计啦什么的,接触得比较多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他终是不能看着同族被围攻而无动于衷,“我要隐身前往,你不去的话,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