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八章 磨合

郭保宗闻言,又哪里不知道,对方是在讽刺自己?

然而,他真不敢计较,因为这些天合作下来,他已经很明白对方的实力了。

散修之怒偌大的名声,真不是吹出来的,虽然两人为了谨慎起见,都没有拿出最强的战力,但是只看陈太忠摧枯拉朽一般的攻击,郭保宗相信,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不是对手也就罢了,关键是他在幽冥界已经待了四十余天,吃尽了苦头,再也不想一个人晃荡了,弓修这种战斗方式,也不合适独自作战。

他是负责斥候的,若是在风黄界战斗,独身闯荡没有问题,打不过大不了就跑——他的身法还不错的,但问题是,在幽冥界跑,那真是跟自己的灵气过不去。

在这里,弓修绝对不是单独作战的兵种,不但不能独自作战,同伴也不能差得太多,他也跟别人组过队,但那是两个灵仙,没有帮他御敌不说,最后还拖了他的后腿。

所以对陈太忠的嘲讽,他也只能淡淡地一笑,“是我方才说错了,弓修在这里,不能单独生存的,还请陈上人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“合着你也知道自己不能单独生存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顺势狠狠打击对方一下,“知道自己没本事,就别总是一副我欠你的嘴脸,给你三分颜色,还真开起染坊了?”

郭保宗被这话训得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你这嘴,还真够臭的。

不过此时此刻,就算有再多的不忿,他也只能咬牙忍了——两人在一起的这些日子,是他降临幽冥界之后,过得最轻松的一段时间。

陈太忠训完此人之后,也懒得搭理他,走上前捡起那块阴气石,收进储物袋之后,继续向前走去。

他没出声招呼,但是郭保宗又怎么敢不跟着?跟得稍微远一点,旁边就有阴魂围了上来。

以他八级天仙的修为,不会把这些阴魂放在眼里,但是只要动手,就要损耗灵气,明明能跟着陈太忠,省下很多灵气,他吃撑着了,跟自己的灵气过不去?

所以他虽然一开始离得比较远,但是慢慢地又贴了上来——没办法,围观的阴魂太多。

陈太忠也没制止他跟着,他狠狠地骂了对方两句,念头通达了,就不计较了。

接下来,两人又遇到了两只中阶阴将,陈太忠上前一阵乱砍,郭保宗还是躲在后面放箭,配合得倒也及时,看不出有什么芥蒂。

其中一只阴将爆出了一块阴气石,普通五级的,陈太忠弯腰捡了,看都不看身后的那厮一眼,也没有解释的话——面子是别人给的,是你自己丢的。

郭保宗也没什么反应,连气息都没乱一下,似乎没看到那块阴气石一般。

走着走着,陈太忠发现不对了,前面传来隐约的寒气,他忍不住向纯良传音,“感觉到没有?”

“寒冥气?”纯良有点拿不定,“感觉跟我属性相克……有点像寒冥之气。”

陈太忠身子一晃,直接隐身了——前面不定有什么大家伙呢。

跟在他身后的郭保宗登时傻眼:我说,你不能这么卖队友吧?

他也觉出前方有点不对了,想一想之后,终于折叠一下空间,自己也强行隐身,还冲前方喊一声,“陈上人,我已经道歉了。”

“道歉有用,要警察干什么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他也不想坐视此人死去,“我要去前方探查异常情况,愿意不愿意跟着,随便你!”

我倒是想不跟着,有选择吗?郭保宗暗叹一声,慢慢地向前方摸去——也不知道寒冥气中有什么样的存在。

他是明眼人,看得出来陈太忠用的是真正的隐身,比自己这种空间折叠高级很多,所以他不敢走得太快,真有古怪的话,他更容易被敌人发现。

他走了不到一里地,前方猛地传出一阵剧烈的波动,很明显是打起来了。

郭保宗就算对陈太忠不满,也不能慢悠悠地晃荡了,直接就冲了过去——若是能帮忙的话,他绝对不吝出手,唇亡齿寒的道理,他还是懂的。

当然,若是对方太强大,出来个高阶鬼帅之类的,他也只能转头就跑。

他冲的时间不算太晚,远远地就看到陈太忠抬手一刀,将一只盔甲齐全,手持兵器阴将一刀斩为两段。

“叮”地一声轻响,又是一颗阴气石掉落在地——这是一只高阶阴将,百分之百有阴气石,而且是带了浅蓝色的阴气石。

冰属性阴气石!郭保宗看得眼睛一眯,这块阴气石带回风黄界的话,就算阴气石烂大街了,这一块也不愁换回百十块极品灵石!

陈太忠没去捡这阴气石,而是一转身就冲向了一只中阶阴将,一刀将阴将斩为两段,又扑向第三只阴将。

没错,这里有三只阴将,初中高各一,他先出手,强力抹杀了高阶阴将,然后再去斩杀中阶,初阶的……留到最后杀!

对上这样的组合,他不多动用灵气是不行的,不过还好,他压箱底的几种手段都没用。

郭保宗看得目瞪口呆,陈太忠竟然有如此的战力?

然而,他终究是军队出身,错愕也仅仅是一瞬间,下一刻,他搭起弓箭,一箭射向正要逃开的初阶阴将。

这一次,他也用上了弓术,一箭将那初阶阴将射得炸裂开来。

这一箭会耗费他一些灵气,不过看到陈太忠的强势,他觉得自己必须有限度地展示出一些实力,否则接下来的合作更难。

陈太忠正要去追杀这阴将,见它爆裂开,愣了一愣之后,根本头都不带回,就捡起了那块冰属性的阴气石。

那初阶阴将,也难得地爆了一块阴气石出来,他呆了一下,回头看一眼,抬脚向前走去。

郭保宗跟过去,刚要捡起阴气石,猛地灵光一闪,大声发话,“这是你不要了吧?”

陈太忠也不回头,只是随意摆一下手:你收起来吧。

郭保宗猜得没错,若是他自顾自去捡阴气石,陈某人绝对不会再带他玩了——有这么一句问话,算你小子识相。

陈太忠现在关心的是,这冥气团中,到底存在什么奥秘,怎么会出来两个变异的阴将,一个是冰属性一个是毒属性的?

所以没走几步,他身子一晃,又消失了。

郭保宗就弯腰捡了一下阴气石,直身的时候,前面那位就不见了踪影,他忍不住苦笑一声:又来啊?

不过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心思,也隐身跟了上去:直接冲着寒气重的地方走就行了。

当然,他依旧不敢走快,这也是必然的……

陈太忠并没有走多远,就发现了寒气的来源,原来在不远的山崖下,有一汪青里带黑的水,寒气自池水中而来。

水池面积不大,也就是七八个平米的样子,水也不深,看上去能有一米多深。

水池的中央,耸起一块石柱,石柱顶端是浅浅的凹陷,中有深黑色的液体,大约就是一汤勺那么多。

“嘿,冥阴水?”陈太忠乐了,这可是他来幽冥界的主要目的——纯阴之物。

事实上,他不太分得清楚各种阴水和冥水,比如说,他搜集了一些伊藤的根,那根部能炼出阴水来,而眼前这青中带黑的水,应当就是比较低级的阴水。

石柱顶端的那一小勺黑水,隔得远远的,都能感觉到寒气,而这水潭又是在冥气中藏着,应该就是冥阴水了。

这些水虽然是纯阴,比他要找的至阴的九幽阴水,差了不止一个等级,但是找到这个,起码就让人有了些盼头。

而且别看那一小勺,带回风黄界,比他刚才收获的冰属性阴气石也差不到哪里——须知这东西,能催化出一个变异的高阶阴将来。

事实上,这一团冥气中,最宝贵的,大约也就是这一滩水,和那一点点冥阴水了。

换个角度看,能让一群阴将看守的东西,怎么可能便宜了?

陈太忠取出一个玉瓶,抬手一招,将那一小勺冥阴水装了进去,又取个葫芦,将潭水也装进去,然后抬手一刀,直接将石柱斩断。

如果他所料不差,这石柱应该是阴水核生长而成,可以提纯阴水,又因为上有冥气压制,所以才凝出了冥阴水。

斩断的阴水石柱,不值多少灵石,不过总比没有强,他不但斩断了石柱,还收掉了水潭中的水,此处再要渗出水来,再生成刚才的样子,不知道还得多少年。

但是陈太忠这样行事,真的毫无压力,什么叫破坏性掠夺?这便是了,反正不是风黄界的资源,破坏就破坏了。

正经是留下这资源,适度开采的话,是对风黄界修者的不负责任——幽冥界修者借此壮大之后,苦的会是谁?

就在他将石柱也收起的时候,郭保宗堪堪地赶到,见状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……好东西啊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扭过头来,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他已经决定了,这厮的眼中若是冒出半点不对劲,那你就真别跟着我了。

“恭喜陈上人,”郭保宗抬手一拱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别无他意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