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七章 谁的规矩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嘬一下牙花子,心情极是沉重,“全方位的?”

“应该是这样,”郭保宗点点头,看上去也很郁闷,“还好,能遇到你,总算有个伴了。”

“现在……咱们往哪边走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。

两人行进的方向,基本上是对进的,当然,两人都确定,自己来的方向没有什么同伴。

于是两人果断地折向,共同向一个方向行去。

陈太忠对于禁卫旅被袭,很是震惊,因为不管承认不承认,遇到位面战争这种事,宗门的修者战力再强,战斗主力还是来自官府的战兵。

战兵都被分成一个一个的,没了战阵,生存的几率,还小于普通修者。

眼下看来,第二次出征的前景,真的是不容乐观了——能保证大部分修者的安全,就已经不容易了。

不过郭保宗对此持谨慎客观的态度,用他的话来说,他是禁卫旅中负责支援斥候营的,相对独立一点,周边没有战友。

而真正的战斗营,大家在被传送之前,就拿索子连在了一起——位面战争中,空间被干扰,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,而官府对此有足够的戒备预案。

将战兵连在一起,能最大程度保证官府的战力,不过也有不好的一点,就是一旦出事,就是连在一起的人全部出事,后果也很严重。

若能活,就能组成战阵,不能活,那就是全军覆没。

说来说去,还是宗门的修者实力强,不会采用这种手段,而战兵离开战阵,基本上就是送菜的份儿,如此选择,也是不得已。

倒是斥候这一块,一定是要分开的,而郭保宗身为弓修,眼力极好,也能远距离火力支援,绑在一起的话,就丧失了灵活性。

不管怎么说,两人能在幽冥界遇到同伴,心里都踏实了几分,不过,想到第二批投放的修者,都遇到了类似的情况,谁也开心不起来。

前行了五天之后,两人再次闯进了一团黑气中。

郭保宗很干脆地表示,我躲在后面,你是气修,在前面顶着吧,我用弓箭支援你。

几天相处下来,陈太忠对郭保宗有一定的认识,知道这家伙说话有点直,但做事还有点分寸,起码两人在歇息的时候,吃喝都是自理不说,也是很默契地轮流值守,不需要对方提醒。

眼下郭保宗要求他顶在前面,他想一想也同意了。

这次的冥气团里,一开始还是阴魂和阴兵,而陈太忠也照旧是拿灵刀开路,郭保宗并没有觉得奇怪,而是赞叹一声,“陈上人果然准备充分。”

幽冥界的阴气,不光对修者,对兵器的腐蚀也很大,杀灭这种小喽啰,灵刀够用的话,就不需要用宝刀,若不会精打细算,很可能遭遇弹尽粮绝的局面。

这个冥气团,比陈太忠上一次遭遇的,要强出一些,没用多久,就出现了大量的三角阴兵,而郭保宗紧跟着陈太忠,不逞强也不保守,能支援的时候,就是毫不犹豫地一箭射去。

于是,陈太忠的前进速度,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,哪怕是遇到了初阶阴将,也是灵刀应对,基本上三刀加两箭,就能宰杀了初阶阴将。

这并不是阴将容易杀,而是他俩俱是高阶天仙,虽然用的是低阶刀箭,但是实力终究在那里摆着——陈太忠的灵刀一击,谁敢当成是灵仙的一击?

不过,在宰杀了三个初阶阴将之后,终于出现了中阶阴将,这阴将的护甲不全,但是……手里竟然有了冥气凝成的兵器!

按风黄界的分级标准,护甲全而且有兵器的,是高阶阴将,差一些的是中阶,差很多的是中阶——这个评级,也是临时凑出来的,不具备多少权威性,不过,基本上也能真实地反应双方的战斗力。

中阶阴将的话,就值得陈太忠出宝刀了,他此次来幽冥界,宝刀也带了十几口。

一个人的时候,为了干脆地解决战斗,他可以拿出九阳棍来,但是现在有了伴当,他当然就不会那么做了,一个是他也心疼九阳棍的损耗,同时,他希望对方出一点力,不要让他显得像个冤大头一样。

但是这个中阶阴将,还是费了他一点功夫,除了对方修为高了一点之外,还一个因素——这中阶阴将会发出毒气!

陈太忠是不怎么怕毒的,其实幽冥界的阴气,对修者的腐蚀,并不比毒差多少,而且圆环的元胎还可以逼毒,他真的没什么可怕的。

不过在郭保宗的一箭之后,中阶阴将蓦地消散,“叮”地一声,前面掉下一块五级阴气石来,郭保宗身子一晃,就向前方抢去。

陈太忠并不动,就那么看着他冲向阴气石。

郭保宗的手,都要碰到阴气石了,才停下身子,回头看着他,歉然地一笑,“这个阴将,是我杀的……阴气石归我,可以吗?”

除了只有阴将以上,才会出阴气石,一般低阶阴将还未必出得来,阴将之下,死了都会消散在冥气团中。

尤其是毒属性和冰属性的阴将,它们一旦出阴气石,是有属性的。

而前面陈太忠杀的阴风夔,出的也不过是无属性的五级阴气石。

三级之上的阴气石,那是杀了鬼帅才可能出的,相当于斩杀了人族修者的玉仙。

阴将性属阴,而冰属性的阴气石,有加成的效果。

最难得的,还是毒属性,阴将阶段能用的毒,基本上就是阴毒,而拥有这种属性的阴将,身体内的阴气石,精纯得可怕。

当然,也有阴将修的是尸毒,不过幽冥界里都是阴物,基本上没有修尸毒的条件。

陈太忠看了郭保宗好一阵,才点点头,“那你拿走……人也滚!”

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脾气好的,虽然他也不怎么在乎财物,但是对方不打招呼就要拿走……就做出了捡拾的举动,这令他极其地不爽!

东西我能给你,然而,给你是我的人情,不给你是我的本分,不问自取的话,太过分了!

至于说这中阶阴将是两人一起杀的,这也没错,但是在这种环境下,别说陈太忠的修为还高于对方,哪怕他是七级天仙,照样是战斗的主力。

动手的时候,他充当的是肉盾的角色,是挡在前面的,输出的杀伤,也只比弓手强,不比弓手弱——就凭最后一击是你发出的,就要强拿阴气石?没真这个说法!

如果没有哥们儿这个肉盾,你能不能活下来,还是两说呢。

不过,终究是两人合力击杀的,他也不想多计较——合作到此为止,你给我滚远一点!

离了此人,对他不是什么好事,一来难免会孤单,而且也面临战斗效率不高的问题——同阶修者若是能很好的配合,尤其是战斗方式能互补的话,一加一绝对远大于二。

但是陈某人既然不爽了,那就无所谓了:把阴风夔身上的好东西让给你,还惯出你毛病来了?这种不知好歹的同伴,不如没有!

听到他这么说话,郭保宗登时一愣,笑容就僵在了脸上,也不去捡拾阴气石了,好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不是吧,你至于这样吗?”

陈太忠也懒得跟他解释,“捡了东西快滚,别逼我动手杀你。”

“我就不知道我错在哪儿了,”郭保宗缓缓直起身子,脸色也有点不好看,“我捡拾之前,是问了你了,而且也确实是我击杀的……按军队里的规矩,该算我的啊。”

军队里确实是这样的规矩,战斗的时候,弓修当然不需要上前硬扛,负责远距离杀人就行了,至于说肉盾算多大功劳,真不好计算,一般来说,肉盾的战绩,也是看他斩杀了多少修者。

“你少跟我扯军队规矩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就不是军队的人……再说了,阴风夔的阴气石和心脏,都是你拿了吧?是谁杀的?”

“那也是你……不要吧?”郭保宗的声音越来越低,他反应过来对方为何不爽了。

“看你们军队上的人这点出息,”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
“你说你要,我就让给你嘛,”郭保宗苦笑一声,“没必要这么大脾气吧?”

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,“既然知道我是陈太忠,你不知道我的脾气?”

“好吧,这次是我不对,”郭保宗苦笑着一拱手,这两天两人配合得不错,他就忽略了一件事:陈太忠可是号称散修之怒的。

散修之怒脾气有多差?看巧器门的下场就知道了。

所以郭保宗很干脆地认栽,“以后发现的阴气石,先由你挑,可以吧?”

“何必呢,你肯定觉得委屈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回答,对方见机得早,没有硬扛,他也就不刻意撵人了。

搁在风黄界,他绝对是说一不二,不过眼下嘛,还是为人族修者保留点元气吧——这弓修离了他,在幽冥界确实不好生存。

然而,要他轻巧放过此人,他也有点不甘心,于是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怎么我听你的话,感觉有点不情愿啊?不合军队的规矩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