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六章 新同伴

陈太忠和纯良赶过去的时候,发现一个人族修者,正在一只牛形怪兽搏斗!

这牛形怪兽身高两丈,身下一只粗壮的短腿,嘴里喷着一个又一个的阴气团,直奔对手而去,陈太忠见状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,阴风夔牛?”

夔牛是雷属性的兽修,风黄界没有这个种族,但是别的位面有,也是能修成妖王的,不过幽冥界的夔牛,跟那不是一回事,而是先天阴属性,成就大妖之后,喷的也是阴雷。

陈太忠得到的消息中,阴风夔牛是幽冥位面难招惹的种族,它们的头脑不太灵光,但是皮糙肉厚,战力极其不俗。

这只夔牛是独自出动的,也就是说它起码有天仙的修为,那种不到天仙修为的阴风夔牛,都还在族群的保护下,一般不可能独自出现。

看它的对手就可以知道,那人在阴风中自如地飞行,躲避着阴气团的攻击,同时还时不时地射一箭出去,竟然是天仙修为的弓修!

不过这弓修的箭,射到那夔牛身上,破坏力着实有限,大概就是勉强破防的样子,夔牛身上冒出一片片黑色的血液,不住地低声怒吼。

这到底是谁占上风啊?陈太忠看得有点傻眼。

在他想来,这人族天仙在对战中都开始飞行了,肯定是扛不住了,别看他躲来躲去地很自如,但是在阴风中飞行,太消耗灵气了——再算上对自身的加持,根本玩不起游斗。

可是你打不过,还跑不了吗?

要搁在以前,陈太忠会二话不说地上前出手,但是这人族天仙若没有落到下风,只是用一种手段来游斗杀死对手,他这贸然冲出去,就有抢怪的嫌疑。

我先看看这厮是多少级天仙吧,陈太忠因为隐着身,并不直视打斗中的一对,以免被发现,那么,他也就不用天眼去看,而是放出神识来感知。

我去!竟然是八级天仙?感知的结果,吓了他一大跳。

在他眼里,这点修为不算什么,但是一个八级天仙,跟阴风夔的战斗,竟然被逼得游斗?

这就未免有点吓人了。

那天仙却是极为警觉,登时厉喝一声,“中州禁卫旅郭保宗在此,恳请藏在暗处的朋友相助一臂之力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一抬手,将一把回气丸塞进嘴里,极力地躲避阴风夔的攻击,却是不再出手了。

很显然,他不但防范着面对的阴风夔,也在提防躲在暗处的同族修者。

按说是位面大战,同族应该相互信任才对,但是天下事哪里有那么简单的?

须知这里是异位面,出征这里的风黄修者,固然有不少是为了保护人族才来的,可里面也绝对不乏冒险者和投机客。

他并不知道对方的修为,只知道修为绝对不低,而且隐身暗处不现身,这行为怎么看,都感觉不出什么善意来。

下一刻,只见那疯狂喷吐阴气团的夔牛身子一震,偌大的头颅被打得稀烂,他忍不住微微一怔:不是吧,这么一下……就得手了?

接着人影一晃,他面前远处出现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,肩头架着一只小白猪。

此人将手里的棍子收了起来,笑眯眯地看向他,“这阴气夔牛的阴气石……算谁的?”

九级天仙?郭保宗的眉头微微一皱,不过还是热情地笑一笑,“既然邀请阁下出手,当然算你的了……你是为这个才不出手的吗?”

这块阴气石,他让得并不是很心甘情愿,不过大致来说,他可以确定,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很多,这让他生不出不讲理的念头——人家杀得了夔牛,杀不了他吗?

反正眼下周遭无人。别以为救过你的人,就不会向你下手!

所以郭保宗一定要很痛快地回答,为了表明自己“不会介意”,他反而帮对方找了一个理由——他已经决定放弃,就不想让对方认为自己“敢怒不敢言”。

“是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觉得你拿下它不难,不过……你为什么要飞呢?这可是很耗费灵气的。”

“还没请教阁下身份,”郭保宗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他不想说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但也不想欺骗对方。

“真意宗长老团丁组副组长,”陈太忠摸出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晃了一下。

“五域通行令?”郭保宗却是个识货的,然后他一拱手,笑着发话,“幸会,没想到是真意宗的跨域行走,说起来,我跟贵宗沈栋牛上人有几面之交。”

“我对真意宗不熟,只是浩然派的客卿,”陈太忠一摆手。

“浩然派?”郭保宗登时愕然,身子下意识往后退两步,警惕地看对方两眼,然后笑了,“阁下莫开玩笑,真意宗哪里来的浩然派?”

“你连这消息都不知道?就是以前的蓝翔派,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。

“这我还真没听说,”郭保宗苦笑一声,“蓝翔我倒是知道,那是气修门派……不对啊,我集训的时候,没听说蓝翔改名,你难道不是第一批的修者?”

“我是第二批的啊,”陈太忠愕然地看向他,“你也不是第一批?”

这一下,两人可算是找到共同话题了,原来郭保宗之所以对他客气,还有一点就是,他以为附近有修者的营地。

若非第一批修者,谁会知道阴风夔这称呼?须知幽冥界的很多物种,是风黄界临时起的名。

不过,想到对方手里有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郭保宗也反应过来了——对方的身份,一点都不比他差,知道这称谓是很正常的。

“原来是封闭集训去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怪不得你没听说过我。”

“你很有名吗?”郭保宗看他一眼,不过句话他问得很坦荡,并不存在任何别的意思,“我对宗派的人不熟,还没请教阁下大名。”

“地球界修者,陈太忠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“哦……咦?”郭保宗先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扬,“原来是你,覆灭巧器门的散修之怒,是为了求赦免才来的吧?”

“还要来取点材料,”陈太忠的下巴微微一扬,“跟你开玩笑的,阴气石你自取吧,我不差这一点,刚才隐身接近,只是不想引起误会。”

“那多谢了,”郭保宗也不客气,他对散修之怒还是有所了解的,知道这个人脾气不好,但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,于是摸出一把刀来,走上前对着阴风夔的脖子就扎了进去。

三下两下,他就从脖颈两侧掏出两块阴气石,笑着发话,“五等的阴气石,运气不错……我收这个是为了计算战功,阴风夔的心脏给你了。”

阴风夔的心脏,也是能计战功的,尤其难得的是,这心脏是幽冥界极少数能吃的东西之一,万一遭遇紧急情况,可以拿来充饥,口味虽然不佳,但是吃了之后,能补充体力。

“你也拿着吧,我无所谓,”陈太忠见他做事讲究,反倒是懒得占这点便宜了,他这次前来幽冥界,准备得足够充分,“我就是奇怪,你怎么杀这样一只阴风夔,都要这么玩命?”

“不玩命就得死啊,”郭保宗知道他的意思,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我是弓修,防御太差……二十几天前,遭遇山丘软虫,连坏我两件护体宝器。”

“山丘软虫,”陈太忠听得只能摇头了,那虫子硕大得很,吞噬能力很强,生命力也很旺盛,斩做两段都能活,必须要把头砍掉才行,“你运气真差。”

山丘软虫也才是天仙级别的修为,防御不算太变态,大小不同,战力也就不同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种没有致命弱点的东西,对弓修来说,太过棘手了。

跟这种软虫相斗,正经是术修甚至近身搏斗的修者,比较占便宜。

“谁说不是呢?”郭保宗也郁闷得很,“我还有保命手段,但是用在阴风夔上,有点不划算,这才五十天不到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来幽冥界多久了?”

“五十天左右吧,”郭保宗看向他,“怎么啦?”

“我感觉……四十天都未必到吧?”陈太忠仔细算一算,这里没日没夜地,时间不好计算,但是对方好歹是高阶天仙,日期计算错,也不能差这么多吧?

“那你就是落下得晚了,”郭保宗对此倒是不奇怪,“我落下的时候,有第二批远征的修者,已经死了两天左右。”

陈太忠嘿然无语,这个回答符合他的认知,他也觉得,纯良和自己发现不妥之后,试图改变什么,虽然没有如愿,但是导致出现一些异常,降落时间跟他人不符,是很正常的。

他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死的……是哪个域的修者?”

他怀疑自己落到了中州域修者的投放地点,先是晓天宗的弟子,现在又遇到了禁卫旅的修者——哥们儿这时间差了一点,地方也差了一点。

“玉衢宗的弟子,”郭保宗沉声回答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南荒修者的投放,也遭遇了攻击?”

郭保宗沉默片刻,才叹口气,“我还看到了猿修的尸体。”

做为被投放在幽冥界的第二批远征者,两人并不知道,所有的传送都被攻击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