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五章 斩阴兵

陈太忠选择的方向,纯良并没有异议,反正两眼一抹黑,冲哪边走都是一样。

不过走了没多远,大约三十多里地吧,他们就开始遇到麻烦。

最先是秽蛾,那是幽冥界的一种小虫子,身体就是两毫米大小,战斗力也很渣,估计就是风黄界三四级的荒兽那样,陈太忠喊一声,都要震落无数的尸体。

但是架不住,这玩意儿多啊,太多了,得走一步喊一声,才能周遭太平,然而,幽冥界这地方没灵气,陈太忠就算不用束气成雷,也不能走一步就喊一声不是?

可是这小东西,你不理它还不行,它长着长长的喙,能穿透一定的灵气,并且在人身上啄出一个个的小孔,把带有麻醉性的阴气吐进去,同时在伤口产卵。

就算以陈太忠这样的修为,一旦被啄了,也未必能当下发现,阴气破阳体很轻松,带了麻醉效果的话,不被发现真的很轻松。

正经是被产了卵,体内会生出排异效果,这才能被发现。

陈太忠通过真意宗,也了解了这秽蛾,这东西对第一波的修者,杀伤力太大了,不少灵仙就是被这小小的蛾子所杀,所以他时刻警惕着,不但灵气外放,还时不时地出手消灭。

但是时刻保持灵气外放,消耗真的太大,尤其是,秽蛾越聚越多的时候,必须灭杀一下。

否则陈太忠的隐形毫无意义,他倒是隐形了,但是周边的秽蛾,就凝聚成一个人形的外壳了——这跟不隐形有什么区别?

又走了差不多六十里,终于将大群的秽蛾甩到了身后,不过看着前方隐约带着一点黑色的空间,纯良都难得地出声告诫,“感觉这不是阴气,可能是冥气了,要不咱们……绕路?”

陈太忠也不反对,只是冷冷地问一句,“最开始,我是让你选择方向来的吧?”

“那就直走!”纯良也不喜欢听他唠叨,“我玩火的,怕什么冥气?不过是担心你……切,你不领情,当我没说!”

就这么直接走进去,不多远,旁边飘来几个黑影,隐约是人形,无手无脚,面目模糊,围着他俩转个不停,嘴里啾啾地叫着,听不清在说什么。

不过很明显,它们知道,这一人一猪,不是它们对付得了的,并不敢上前围攻。

然而这天地间,从来不缺那些不怕死的,没过多久,就是有黑影团身而上,冲着陈太忠狠狠地扑了过来。

陈太忠掣出一柄灵刀,抬手轻松地斩向黑影,那黑影中刀之后,哀嚎一声,就消散在了黑气中。

“果然是阴魂啊,”他轻叹一声,对阴魂,他也有了解,低阶的阴魂,很容易杀死,不过消散的阴魂,能回归冥气,久而久之,会酝酿出新的阴魂来。

他连连出手,斩杀了四五只敢扑上来的阴魂,不过如此一来,围着他的阴魂反倒愈来愈多,狼吞虎咽地吞噬那些才消逝的黑气,同时不怀好意地围着他打转。

约莫行了十余里,阴魂越聚越多,就在这时,一声尖啸传来,围着的阴魂登时四散了开去,却又不肯走远,依旧在百十米远看着他。

前方传来一阵气息的流动,然后一条身高约莫两米的黑影出现了,这黑影就凝实了很多,四肢齐全不说,面目都依稀可辨,尤其明显的是,它的额头,有一根长长的独角。

“独角阴兵?”陈太忠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,这玩意儿的战力,基本上等同于初阶灵仙。

其他的阴魂,都离得这家伙远远的,有个阴魂走得慢一点,独角阴兵一伸手臂,那黑烟形成的手臂顿时拉长十余米,一把擒住那阴魂,然后就捉过来塞进了嘴里。

陈太忠并不在意这东西,抬手刷刷两刀,就将此物灭杀。

不过他也没使出全力,就是能杀了对方即可,独角阴兵,在阴兵中不过是垫底的存在,保持好体力和灵气,准备迎接大战才是真的。

斩杀了阴兵之后,他径自向前走去,而不远处的阴魂待他离开,疯狂地扑向他身后那才消散的黑气,没命地吞噬着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又遇到了七八只独角阴兵,两只双角阴兵,也是轻松斩杀,这双角阴兵,就相当于是中阶灵仙了,隐约诞生了点神智,比独角的难杀很多。

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问题,他要琢磨的,是在节省灵气的前提下,如何有效地斩杀对方。

随着他一路大开杀戒,他身边的阴魂越来越多,不过这些阴魂已经不再挡路,而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,只待他斩杀了阴兵,就一拥而上地吞噬。

还有阴魂,因为争抢黑气而厮杀,陈太忠也不理会,只有个别阴魂逼得太近的时候,他才会一刀斩去——离我远点!

因为这个缘故,被他诛杀的阴魂也有七八个,原因无他,阴兵消亡后散出的黑气,对阴魂的诱惑太大,有些家伙,不知不觉就离得他太近了。

大约在斩杀了七八个双角阴兵之后,就出现了三角阴兵,这东西身高差不多三米,就不太好杀了,一刀斩到不是要害的地方,它还能慢慢地恢复。

陈太忠依旧是那把灵刀,用了三刀才将此物斩杀,纯良看得有点不耐烦,“用你的束气成雷嘛,这东西最怕雷电了,你墨迹个什么?”

“滚蛋!”陈太忠骂它一句,“说得轻松,你怎么不用你的火球?”

过日子要精打细算,尤其是在这异位面上,没有补给,能节省的坚决要节省。

“那你拿一块九阳石甲出来也行啊,”纯良哼一声,“马上都要悟真了,被几个孤魂野鬼逼成这样。”

“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!”陈太忠懒得跟它多解释。

他俩在这片黑气里走了差不多十天,最后遭遇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黑影,全身不但异常清晰,上身还隐约有盔甲之类的东西——起码看上去是这样。

这是初阶阴将,大致相当于初阶天仙了,它的身边,还跟着三只三角阴兵,十余只两角的。

陈太忠这时才拿出点实力来,他掣出九阳棍,使出缩地成寸,一棍就将对方击杀——这阴将其实感觉到有点不妙了,才要腾空而起,但终究慢了一点。

三只三角阴兵,有两只猛地扑了上来,却还有一只转头就跑。

对于阴兵,陈太忠实在不想使用九阳棍,这棍子虽然是死死地克住了对方,但是幽冥界的阴气,对九阳棍有腐蚀作用,虽然一时半会儿的不要紧,但是日子总要慢慢过的,不是吗?

不过此刻,他既然掣出了棍子,顺手就是两棍扫去,直接将两名三角阴兵打做了一团黑气。

剩下的十余只两角阴兵,他就是用灵刀对付了,斩杀了七八只之后,剩下的阴兵一哄而散,再也不敢跟这“猛人”抗衡。

战斗不算特别激烈,但是陈太忠也消耗了些许的灵气,不到一成,但真的是消耗了。

须知他现在体内的灵气,比二三级的玉仙也不遑多让,可以想像,第一拨的修者队伍,遇到类此的场面,会付出多少代价了。

当然,若是修者手段全出的话,灭杀这样的组合,大约一个天仙带四五个高阶灵仙就能做到,毕竟修者有各种符箓以及回气丸之类的东西。

但是一直动用老本的话,远征者又能走多远呢?

所以说,拓荒从来都是最难的,第一拨远征者打探出那么多消息,肯定付出了不少代价。

但是,相较第二波远征者,第一波又是幸运的,起码……他们扎下了固定的营地,不用像陈太忠这样,虽然实力强横,可身边根本没有同伴,只能孤魂野鬼一般地乱撞。

击杀了初阶阴将之后,黑气里就再没出现什么不开眼的拦路者了,甚至连三角的阴兵都见不到了,偶然有双角或者独角的阴兵,远远见到他,也是转身就跑。

大约用了二十天的功夫,陈太忠穿过了这片黑气,“看来这片冥气团,孕育出的最高异族修者,就是初阶阴将了。”

阴兵这个体系,他还是很清楚的,主要是看冥气的浓密和覆盖范围的大小,真的有那延绵万里的冥气覆盖,别说阴将,阴帅甚至阴王的出现,都是有可能的。

“咦,晓天宗的弟子!”纯良的眼睛很尖。

陈太忠的眼力也不差,看到不远的荒原上,零散地分布着一些白骨和折断的刀剑,一个低洼之处,落着一块晓天宗的身份牌。

他没有着急去看身份牌,而是去琢磨那些白骨和断剑了,看了好一阵,他才叹口气,“啧,阴风侵蚀得厉害。”

“不可能是第一波修者的,”纯良也会分析,“要不然,骨头早腐蚀得没了。”

陈太忠心知它说得有理,但是忍不住要叫个真,“为什么不能是?没准附近有第一波修者的营地呢……只不过才死的,不行吗?”

纯良一时语塞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反正我觉得不是。”

“如果不是,那才是麻烦大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——那意味着第二波修者,全部散落在幽冥界了。

下一刻,他闭嘴不言,竖起耳朵听一听,“有打斗声?”

“那边!”纯良抬起小蹄子,冲着一个方向一指,鼻子抽动一下,“有血腥味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