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三章 三五千年?

就在真意宗发现不妥的同时,正在传送中的陈太忠只觉得身子剧烈一震,整个人都天旋地转了起来,连肩头的纯良,都被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。

“我擦,这位面投放,乘坐体验太差了吧?”他气得想骂人,这比他在永雾谷的传送,还要糟糕很多很多。

下一刻,四只小蹄子重重地踏上他的肩头,却是纯良又回来了,也不知道是它找回来的,还是被甩回来的,不过它的蹄尖猛地弹出几道锋利的指甲,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肩头。

“我……咝,”陈太忠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是比较皮糙肉厚的,气修的肉体原本就比其他修者坚固,不过在毫无防备之下,他还是被它抓得生疼,“你轻点儿!”

“这感觉……不对啊,”纯良的声音,细细地传来,而它的爪子,却是越发地用力了。

“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他有了防备,当然就不会再有多疼了,但是纯良这厮,爪子上的力道也越发地大了。

“我跟你说话呢,你听见没有?”四只小爪子更加地用力。

下一刻,它哼一声,“我倒是忘了,传送过程中,你们人族是不能说话的。”

我也能说,但是你听不到!陈太忠呲牙咧嘴地想,然后抬手去掰它的爪子——你这是要把我的膀子拽下来吃了?

“别闹,”纯良不耐烦地一抖它的爪子,试图甩开他的手,“都跟你说了,情况不对。”

“废话,疼的又不是你!”陈太忠气得破口大骂,但是……纯良听不到。

等投放到幽冥界,要你好看,他心里暗暗地腹诽。

“我去,这还能不能投放到幽冥界了?”此刻风黄界的权宗主,目瞪口呆,再也没有闲情逸致讨论异族女修的好坏了。

最新消息传来,空间的波动越来越大,传送投放阵在真意宗的这一端,因为受到巨大的冲击,马上就要崩溃了!

“要调整灵气输送吗?”旁边的中阶玉仙面无人色地请示。

权赋槽只是迟疑了那么一小下,就坚决地摇摇头,“不用……传送阵崩毁,也要保证我人族修者的投放!”

此刻调整灵气输送,是非常困难的,但是努力一下,也能够做到,最大可能地保住传送阵。

但是阵中的六万修者,就凶多吉少了,灵气不够,投放不到位,极有可能就飘在虚空乱流中了,那样的话,就是三五百万年,尸骸都未必回得了风黄界。

这是一个保阵还是保人的问题,须知这传送阵,真意宗耗费了两年的时间才建立起来,经过的大量的推演,使用的材料无数,根本不是灵石能衡量的。

然而,权宗主虽然做人可能有点小毛病,但是大是大非上不含糊,这种情况,当然保人啦!

事实上,不调整灵气传输,也未必能保住人,只能说风黄界这边没掉链子,能不能投放成功,还是要看运气。

权宗主不得不如此选择,原因很简单,此次出征的六万修者,占了真意宗全部战力的三分之一还强,宗里连九级的玉仙长老,都派出去两个。

这样的战力一旦损失,真意宗别说征战幽冥,保得住自家地盘就算不错了,输不起,也不能输。

虽然保持原来的灵气输送,这些修者也未必能安然无恙,但总是多了一层保险。

所以权赋槽下了命令之后,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,看传送阵能不能经得住这一次冲击。

他脸色铁青,心里愤愤地想着:到底是谁在使坏?别让我查出你们来!

非常糟糕的是,坏消息总是成群出现的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就是“祸不单行”,当然,也可以称之为墨菲效应,紧接着,最糟糕的事情出现了。

传送阵在经历了一次胜过一次的冲击之后,终于在短短的十来息之后,彻底崩溃了。

远征的修者们,只能自求多福了!

但是权赋槽在愣了一阵之后,反倒是长出了一口气,“我已经尽力了……看看是谁干的。”

紧接着,执法殿的弟子全部出动,在场的人,都不能不离开,此事必须封锁消息,而且尽快彻查,哪怕诸如白驼门主之类的人物想抗议,此刻也是无效的。

就在鸡飞狗跳之际,一道庞大的气势升起,空中电闪雷鸣,生出一个小小的模糊虚影,有人发话,“好了,详情我已知晓,各弟子谨守职责,赋槽来见我!”

“谨遵宗主仙谕!”权宗主见到闭关的简宗主都出现了,忐忑之余,心里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——总算是有高个儿出来了。

他自问,自己在出征这一件事情上,并没有做错什么,哪怕是最后,他也是在尝试努力挽救修者的性命。

恨只恨,不知道是何方的宵小,竟然敢在传送阵上动手脚!

他不知道的是,此刻出关的真仙,可并不仅仅是简兴腾,北域、中州、东莽……有真仙的地方,全被惊动了。

原因很简单,所有的传送投放,全部被干扰了,第二次大规模的远征队伍,正面临着全军覆灭的危险。

初开始,各家多是以为,是自家的传送出了问题,但是也有人心思机敏,火速汇报给真仙,结果真仙之间相互一了解,才知道所有人都被攻击了。

那这定然就是来自幽冥界的反击了——这个位面,根本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弱。

此前第一波的修者,已经在幽冥界立足了,然后费尽辛苦地搭建传送阵,这并不是幽冥异族无法扼杀远征者,而是设下了一个大大的陷阱。

而第二批远征者,选择了一个极为冒进的进攻方式,多点开花全面进攻,若幽冥界真的是个弱小的位面,这么行动倒也没错,但是糟糕的是,对方没有想象的那么弱。

所以对幽冥界来说,这就是一个极为珍贵的反击机会。

那些异族,似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算计,否则也不会有意示弱。

第二波远征者,引爆了这个陷阱,这是很难糟糕的事,但是从某个角度上讲,也不是那么太坏的事,如果没有这场灾难的发生,幽冥界的异族还要忍多久,这谁也不知道。

若是更关键的时候,才爆发出来,风黄界的修者,真的就是欲哭无泪了。

当然,这更关键的时候,会是什么时候,就说不清了——眼下其实就可以被称之为关键了。

事实上,扰乱空间,也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,幽冥界出手拦截了所有的远征队伍,付出的代价,简直是难以想象的。

这种手笔,连风黄界五大宗,都拿不出来,那是覆盖了整个位面的空间扰动!

陈太忠和纯良并不知道发生在风黄界的事,他甚至以为,这是跨位面时必须遭遇的。

倒是纯良觉出了什么,一个劲儿地嘀咕,说情况不对。

跌跌撞撞地晃悠了半天,陈太忠觉得这家伙的爪子越来越尖利了,抓得也越来越紧,估计都快出血了,而他的抗议,对方根本听不到!

他恨不得揪下来这厮暴打一顿。

在这一团漆黑的虚空中,陈太忠连方向感都丧失了,他有心在纯良身上写上“你轻点”三个字,但是身体失去平衡的他,完全做不到这一点。

“小子,你再不松手,我就毁掉所有的麒麟草种子!”虽然知道对方听不到,但是他不嘀咕两句,心里这通火发不出去不是?

“我说,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纯良一听,老大不高兴了,“信不信我抓得你更紧一点……咦?我怎么能听到你说话了?”

“我去你大爷的,我觉得被你抓了整整五千年!”陈太忠火冒三丈,下一刻,他也是一愣,然后就顾不得肩膀的疼痛了,“还能听到别人说话吗?”

“听个毛线的听!”纯良的声音还是细细的,“原来我还能感受到身边有几个人,空间波动之后,连人都感觉不到了。”

“我去,真的是遭遇袭击了?”陈太忠心里一凉。

“你这不废话吗?这三千年里,我一直在跟你说,”纯良哼一声,“现在咱们就不是在空间通道里,而是真正的虚空!”

“少扯淡,”陈太忠没被它忽悠住,心说真是过了三千年的话,我早就成尸骸了。

哥们儿说五千年,那是夸张的修辞手法,“我倒不信你见过真的虚空,我读书不太少,你别想骗我……你这家伙,越来越不纯良了。”

“哈,你倒是聪明,”纯良哈地笑一声,这厮显然是抱了捉弄人的心思。

不过,它也没有被识破之后的懊恼,而是很正经地发话,“不过空间通道基本上被破坏了……你说话我都能听到了,用不了多久,咱们可能真的就要停在虚空了。”

“这里能使用回家石吗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,他虽然胆大,却不是傻大胆,这种情况下,远征已经不是他第一考虑的问题,首先要考虑的是,别陷在虚空中。

纯良沉默一下,才叹口气,“空间术法叠加,后果会是什么?陈太忠,不是我说你……我越来越怀疑你的智商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