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二章 怎么可能

陈太忠仔细看了于海河两眼,确定他情绪不错,于是微微颔首,“他有九阳石吧?”

“言笑梦专程代你前来送给他一些,”楚惜刀的嘴角微微下撇,很是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不过小于这家伙,分出去了一多半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这温室里长大的孩子,你这么壕,你爹知道吗?

倒是忘了,你爹已经入了轮回,他摇摇头,无奈地叹口气,“嘿。”

楚惜刀等了一阵,见他不再说话,才出声发话,“要我把他喊来吗?”

这次的磨合时间非常短,一般是不允许外人打扰的,不过同门修者传递消息,还是没问题的,更别说小刀君也是西疆天仙中一等一的后起之秀,面子还是很大的。

“喊来干什么?我又不是东易名,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何必给他带去不便?”

楚惜刀嘴角扯动一下,勉强算个笑意,“若不是你飞升时间太短,我真会怀疑他是你孩子……他留了一个天仙在赤磷岛,说是要帮你看守基业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忘了我是谁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。

“但是你跟狐族走得近,也是没错吧?”楚惜刀眉头一皱——楚家对兽修,真的是没有好感,这种厌恶已经刻入了骨髓。

“那你楚家还跟獠人打交道呢,獠人比兽修还坏!”陈太忠的眉头也是一皱,“而且现在说的是共御外侮,讲的是大局感……不讲人兽大防。”

“大局感……那么,是谁杀了那么多的鹏修?”楚惜刀斜睥他一眼,没好气地回答。

“原来你也知道是我杀的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也有点不高兴,你啥都知道了,还跟我使什么脸色?

楚惜刀当然明白他的所指,深吸一口气之后,她缓缓发话,“太忠上人,你是远强于我的、真正的人族天才,我不希望你走错路……”

小刀君能说出这番话来,真是的不容易,须知在别人眼里,哪怕是真意宗的真仙眼中,她都是可造之材,有望证真的。

简宗主甚至表示过,希望她能在悟真之后,就来真意宗修行,延续无锋门的刀君传说。

以她的骄傲,修的又是勇猛直前、愈挫愈勇的刀道,要自承远不如人,真的是很难。

陈太忠五十余年晋阶九级天仙,固然是万年不见的奇才,但是风黄界修者中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”的例子,也多了去啦。

所以她确实很用心地劝诫,“你还年轻,待你得了赦免,人族中自有你的位置,想要什么得不到?须知狐族多诈……”

“好了,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制止了她的发言,他不喜欢听到别人诋毁老易。

本质上讲,他是个小集体主义者,那也就是种族主义者,对兽修,他也有根深蒂固的偏见,但是万事总有例外,他认为这个偏见,不适用于老易。

他俩可是同甘苦共患难多次了,若是狐族都是阴阳狐那样的家伙,他直接打杀都不带犹豫的,但是老易不同,那是他信得过的朋友。

所以他不想听到别人说她坏话,哪怕是小刀君也不行,不过他也无意争辩,有个兽修朋友,总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,尤其是楚家跟兽修仇深似海。

于是,他转移了话题,“楚家原本希望你回去一趟的,很遗憾,我没时间通知你,这事儿也不好托南忘留办……你的身份,终究没几个人知道。”

“明白,”楚惜刀见他一意孤行,不无遗憾地看他一眼,然后才点点头,“我回去过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我带给他们的石甲……还够用吧?”

“他们还带给了我一些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想到他竟然没给自己匀一点,心里隐约有点堵得慌……真是一点不把我这个刀道之友放在心上啊。

可是要说一点也没放在心上,似乎也不对,她相信陈太忠愿意给楚家九阳石甲,肯定也有自己的因素——楚家虽然是人族抵御兽修的旗帜,但是跟陈太忠的关系……真的很一般。

想到他甚至都没给于海河九阳石甲,还是言笑梦揣测到了他的心意,才送过去了一些,她心里又有一点微微的……释然?

可是再一想,他没回西疆,是陪伴那个狐女去了……她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。

心乱了,这个不好!楚惜刀深吸一口气,她原本是寄情于刀道之人,很快地就调整好了心情,淡淡地发话,“幽冥界再见!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一摆手,“幽冥界见!”

此番真意宗投放远征战队,锁定了幽冥界四个点,四点之间等距,相距都有五百到一千里——位面之间投放人和物,误差是很大的,相差一倍,这已经是很逆天的手段了。

而五百到一千里,在风黄界不算什么,但是在幽冥界就很成问题了,那里冥气浓重,极为消耗灵气,空中飞行更是消耗得厉害,还可能遭遇重重危险。

所以不遭遇战斗的话,最好的赶路方式是步行,考虑到地形因素,那这五百里,就很要赶几天了,若是路上再遇到意外,那真不知道多久才能汇合。

出发的时间很快就到了,第三天一大早,众人就集结好了队伍,来到了平原中一片金色的草丛上。

这一片草丛,直径超过了十里,是个等边八角形的形状,六万人分了队列站在其中。

罡风猎猎,吹动了远征者的衣衫。

虽然修者来自不同的门派,但是这一刻,大家神情肃穆战袍飞舞,竟然生出了不尽的肃杀之感。

不少修者,是为了财富而去征战的,但是更多的人,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侵害!

言笑梦等送行的人,此刻也被解除了看管,齐齐地来到草丛外,观看这一幕。

陈太忠等长老团中人,是位于最中央的,更中央的则是那八个真人的团队……还有来自中州的异姓王马伯庸等人。

陈太忠虽然身材高大,但是在这么多修者的拱卫之下,别人根本看不到他,而此时是投放的关键时刻,不可能允许别人飞起来围观。

乔任女找了半天,发现看不到陈太忠,于是直着嗓子喊一句,“陈太忠……我等你回来!”

“等你回来!”“你回来!”“回来!”……这一刻,无数人在呐喊,更有人泪流满面。

此情此景,真意宗的一干人,也不会去追究什么,场外的副宗主权赋槽侧头看一眼,“还有多长时间?”

“二十三息,”旁边有人发话。

“哦,”权宗主点点头,淡淡地发话,“如无意外,准时发动。”

第二波的远征,是五大域的人族修者、所有的兽修以及兽人共同商定的时间,三族四方——人族有官府和宗门两方,同时投放修者到幽冥界。

这一波投放,是为了实现最大程度的突然打击,而且位面传送的难度很高,很容易被干扰,一次性的多点投放,也能极大地提高成功率。

若是分批投放,容易引起幽冥界的异族注意,破坏投放过程。

虽然据前一批修者汇报,幽冥界异族的战力可能很一般,但是小心一点总不是坏事。

要注意“可能”二字,风黄界遭遇过的位面大战中,不乏很弱的位面,但是把对手想得强一点,总是老成持重之举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一次的征召,极为突然,过程也极其短暂,为的就是打幽冥界一个冷不防——须知风黄界已经有幽冥界的探子渗入了。

二十三息之后,金色的草坪上,一道金光亮起,将六万名远征的修者齐齐罩住,约莫三四息的时间,金光慢慢地散去,草坪上已经空无一人。

“呼,”权赋槽轻出一口气,心说总算是成功地发动了,“就这么一下,三百万极品灵石没了。”

“战争,打的可不就是财力?”旁边一个九级玉仙轻声笑着,“主动出击,总好过那些异族来风黄界糟蹋。”

“不知道那些异族的女修里,有没有美貌的?”利盛坛在一边接话,他知道权宗主好女色,而他自己从陈太忠那里赎回了三才柱,心情也不错,所以就凑个趣,“应该告诉他们,给权宗主捉回来几个。”

“这是战争,先别想那些有的没的,”权宗主看他一眼,然后也笑了起来,“不过我还真不是很喜欢异族……要说名器,还得数人族啊。”

幽冥界是个很弱的位面,大家又做了精心准备,断无不成功之理,所以此刻他的心情,还是很轻松的,也就愿意开个玩笑。

“这些送行的人……”那九级玉仙扫一眼旁边的围观者,里面除了言笑梦和乔任女之外,还有方清之这样的。

“先等一等,”权宗主微微摇头,沉声发话,“总要成功投放之后,才把他们送走……发动成功,不代表一定能投放到位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看他胸有成竹的表情,基本意思就是“咱们得做个样子不是”?

就在此刻,一个弟子匆匆赶来,脸色苍白地发话,“权宗主,传送过程中,似乎有空间波动!”

“什么?”权宗主的脸色登时就是一黑,然后果断发话,“继续监测……这怎么可能?马伯庸可是号称算无遗策的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