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一章 忙于整合

理论上讲,异姓王爵,那可是比公爵还强大的存在!

马伯庸的相貌和身材,跟董明远类似,也是个圆圆的小胖子,两只小眯眯眼,看起来很和善。

不过马王爷也只是八级玉仙的修为,说是王爵,战斗力怕是还不如很多公爵。

爵位的承袭,是很苛刻的,理论上来说,证真才能称公爵!

就像伏海侯的世子林听涛,他想承袭侯爵的位子,先得悟真,否则没那个资格。

侯爵府的继承人中,若是出不了玉仙的话,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结果:降爵!

由侯爵降为伯爵,若是连天仙继承人都没有,那就继续降!

不过大公的话,这一点上有个例外:高阶玉仙就可以袭爵,族中若是连续两代出不了真仙,才会被降爵。

这也是公爵们争来的权力:人族的真仙,实在是太少了,从玉仙到玄仙,真的是卡住了太多修者——须知证真还要渡劫的!

皇族当然不想地方势力太强,否则时间久了,难免尾大不掉,会对统治造成一定的影响,能把公爵降爵,能有效地削减地方势力。

不过证真确实是太难了,皇族若是以此为硬杠杠,没准就把大公们逼得反了,所以官府的要求是,高阶玉仙可以接任公爵一职,但是只能有一代的缓冲,第二代还不能证真的话,那也是降爵没商量。

其实,高阶玉仙也不是那么好达到的。

大多数公爵的血脉,都是非常强大的,手上的资源也丰富,可就算这样,高阶玉仙也不是想要就能有的。

真意宗的副宗主,全权代理宗中事务的权赋槽,也不过才是个八级玉仙。

不过皇族已经做出了让步,大公们再反对的话,就有不识好歹的嫌疑了,而且皇族明确地表示:要是一代人中,连个高阶玉仙都出不来,给你个公爵位子,你真有脸要?

须知侯爵里,也有高阶玉仙,公爵的修为不如侯爵,砢碜不?

现在的西留公,就才是八级玉仙,不过此人从小就被冠以天才之名,八级玉仙不是纯粹拿药堆上来的,理论上也还存在证真的可能。

跟公爵相对的王爵,也是如此,两代不出真仙,降为公爵。

王爵多是皇族中人,爵位比公爵高一点,但是要说实力的话,还真未必有公爵强。

王爵是不能蓄养私兵的,而且封地也比公爵小——势力一旦大了,会影响到皇位的。

异姓王是极为罕见的,但也是跟王爵一样,地位高,手上实权不大。

皇族居然派了一个异姓王,来真意宗做协调,这个味道,有点怪怪的……

马伯庸见介绍到自己了,笑眯眯地抬手拱一下,算是冲在场的修者打个招呼,并没有说话。

权宗主的行事,也非常干脆利落,大致讲了几句,就召四门两观一谷的玉仙来议事。

议事的时间也不长,就是半个小时左右,然后就开始了队伍的混编。

白驼门带队的是大长老杜无忌,不过这次方掌门跟着来了,他会在队伍出征之后,再回白驼门,混编的调度,就是在方掌门的安排下执行的。

这时候的混编,就不仅仅是按照门派来了,不同门派的修者,编到一个队中的情况都不少,至于说营级,那绝对是各门的大杂烩。

比如说雪峰观大部分的修者,都是修炼阴属性和冰属性的,而其他门里,基本上很少有这样的下派,她们被打散编进各个营中,当然提升了队伍的适应能力。

不过,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被打散了,以浩然派为例,只来了少少的两百灵仙,组成了两个队,其中一个队被分作了十个小组混编,另一个队却是集中使用。

这跟地球界的军队有点类似,虽然连队里都有炮排编制了,但是也有独立的炮营,好集中火力来战斗。

各个下门来的修者,加起来有四万多人,真意宗也派出了一万多弟子,差不多六万人的模样,一直忙到后半夜,才完成了混编。

浩然派客卿花捷竺,成为了一个混编营的副营长,而陈太忠则是被分到了长老团。

长老团虽然称团,其实就是一个队,一百人的编制,一色天仙以上的修者,下分十个组,每个组的组长都是玉仙修为。

陈上人战力超群,又是九级的天仙,成为丁组的副组长,按天干称呼,他是第四小组的。

此次出征的真人,并不止十人,其他八名真人,是这一支队伍的核心,负责日常事务管理和雷霆一击。

这就是此次出征的大致结构,接下来的一天里,大家都在做队伍的磨合。

长老团基本上不用磨合,陈太忠所在的丁组,组长是无锋门的初阶玉仙,此人组织大家,相互简单介绍一下,就没别的了。

组内的其他人,对陈太忠还是有点好奇,不过也没人刻意跟他攀谈,反倒是有点疏远的样子——散修之怒的名声,其实真的不是那么好。

而且陈太忠是天干十个组中,唯一来自下派的副组长,其他的十九名组长和副组长,不是上宗修者,就是四门两观一谷的修者。

并不是别的下派就没有他这种巅峰天仙了,而是那种顶级战力,都要防卫老巢的。

丁字组中,有隆山剑派的二长老,此人现在是五级天仙,不过根本不敢跟他对目光——他可是被浩然派摧残狠了,见了南忘留都要发抖,就别说对上可媲美东易名的陈太忠了。

像这种死对头被分到一个组的,还有不少。

因为时间紧迫,真意宗根本不考虑修者间的恩怨——修者之间的关系,其实也很错综复杂,很多恩怨是拐了弯的,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调整得过来。

反正面对异族大敌,先内讧的情况并不多见,真意宗再强调一下团结,也就是了——谁敢先算计队友,以人奸论处!

这样的表态,不可能彻底避免算计,但是基本上还是很有威慑力的。

隆山派和浩然派的恩怨,还不算是最尖锐的,乙组的组长是雪峰观的舒真人,乙组里竟然有青罡门的高级天仙。

这种分派结果,青罡门完全不能忍受,带队的吴真人找到真意宗,要他们调换一下。

权宗主将舒真人喊了过来,问她会不会区别对待,舒真人冷笑着回答:我雪峰观没有青罡门那么无耻。

吴真人还想叽歪,权宗主的脸就拉下来了:就是这样分派了,你要是觉得不合适,要不你替我来当这个副宗主?

青罡门哪里还敢再说什么?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陈太忠既然没有应酬,就四处走一走,希望能发现于海河在哪里,不过现场的修者实在太多了,而且正忙着磨合。

这基本上属于军管的性质,真意宗全权做主,别说飞了,就连大声喧哗,都是不被允许的,谁敢不听话,执法殿分分钟教你学做人。

陈太忠随便走一走,发现实在难以找到人,就走回了长老团,远远地斜睥楚惜刀两眼。

小刀君也进了长老团,不过她是在辛组,见他看过来,她没好气地瞪他一眼。

陈太忠被她这一眼瞪得火了,索性直接走过去,沉着脸发话,“你瞪我干什么?”

周围的修者闻言,齐齐看了过来,须知这周遭,最差的也是初阶天仙,没有几个反应迟钝的。

楚惜刀冷笑一声,淡淡地回答,“好好的人族不做,非要跟兽修勾结,我原本以为你是条汉子,现在看来……不过如此!”

你是装的呢,还是认真的?陈太忠觉得自己的面子有点下不来,你是知道我真实身份的,我固然在狐谷待了很久,但是……我也给托人你楚家送过去九阳石甲了啊。

“别跟我呲牙咧嘴啊,我没招你惹你!”他脸一沉,“我问你正经的,我若要接收东易名的赤磷岛,该办什么手续!”

“首先,我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说法,赤磷岛不是东易名的,而是我无锋门的,”楚惜刀面部表情地回答,中性美的面庞上,竟然展现出了阳刚之气,“其次就是……等你能从幽冥界回来,再说这个问题吧。”

陈太忠还是有点不摸她的态度,不过他也懒得琢磨了,而是直接发问,“东易名的侄儿来了吗?”

“你跟我来,”楚惜刀一转身,向着一个方向走去,陈太忠紧随其后。

周围的修者看到两人没打起来,也懒得再关注了,对于这两人的冲突,其实大家还是有点期待的,一个是重出东莽,风头正劲的散修之怒,一个是西疆大名鼎鼎的后起之秀小刀君。

不过两人说到赤磷岛,大家就知道,打起来的可能性很小了,这俩可能相互看不顺眼,但是他俩有共同的好友——东易名!

关注小刀君的,自然知道东上人是她的刀道之友,若非蓝翔是气修门派,没准东易名就成了无锋门的客卿。

楚惜刀带着陈太忠一路疾走,也不说话,直走了差不多十里地,才冲一个方向一指,“喏,看到了吗?”

于海河身边有几个身着无锋门服装的弟子,他们大声地说笑着,而他身后不远处,面无表情地站着两个天仙,正是陈太忠当年留下的天仙奴仆——五十年之期未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