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九十章 战事紧

方清之这么说,是有私心的,第一波征战幽冥界的队伍,已经大致摸清楚了那个位面的虚实,还控制了几片地盘,对面的实力,应该是弱于风黄界的。

而在那些被控制的地盘上,也发现了不少好东西,不但有矿藏,更有诸多的阴性宝物,有很多人冒死一搏的修者,已经在做富贵回乡的梦了。

第二个批次的出征者,目标就是争取征服幽冥界,最起码也是将异族压迫到一定的范围内,以便风黄界的真仙和大尊联手出击,彻底控制幽冥界。

控制之后,就是掠夺性开发了,这样的位面重合,时间不会很长,就算考虑上重合之后的“黏着效应”,应该也不会超过两百年。

对于一个位面来说,两百年也掠夺不了多少东西。

所以,抢一块好的地盘开发,是很有必要的,这也是第二批征战者的目标之一。

方清之对陈太忠的战力,还是相当信任的,不过他也知道此人暴烈和难缠。

这么一个战力可媲美真人的上人,在抢夺地盘的时候,具有太多的优势了,假如要通过“做一场”,才能决定地盘归属的话,除非有人大欺小,否则谁是他的对手?

而陈太忠抢下的地盘,虽然要算到白驼门头上,但是真正的得主是浩然派。

更糟糕的是,这厮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儿,急了眼的话,什么人的面子都不卖。

综合考虑一下,方清之就觉得,陈太忠留下是最好的,前方大战,后方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最强的战力,是要留下来护卫老巢的。

陈太忠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幽冥界有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“我可以帮你取来,”乔任女大声发话,心说不就是九幽阴水吗?

“我都未必取得到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“四长老你还是留在风黄界,专心修炼吧。”

方清之见他主意已决,想一想又问一句,“浩然派的电影怎么办?那个东西,对风黄修者……大有裨益。”

“电影一事,我已经将片子都留下了,”陈太忠早就处理好了这些事情,“我在和不在,相差不大。”

“可是‘陈太忠选片’的口碑,很是不错的,”方清之微微一笑,“别人不及你。”

下一刻,他的脸一绷,不再纠结此事,“言乔二位长老,你们既然来了,就不要着急走了,待他们出征之后,再回浩然派不迟。”

言笑梦和乔任女听到这话,脸色齐齐一变,不过却没有吱声。

“不光是她俩,其他下派不出征的弟子,同等对待,”方清之的脸色愈发地凝重,他扫一眼在座的几十个天仙,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不得跟外界有任何的沟通。”

“嘿,”血灵派的燕辉轻哼一声,扬一扬眉毛,显然是猜到了什么。

方清之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怎么,燕上人……你来帮我解说?”

“方掌门恕罪,”燕上人站起身,拱一拱手,“这是上宗要出奇兵了,血灵派自当配合,有敢勾连亲友者,小老儿亲自去摘了他们的脑袋。”

“唔,”方清之点点头,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他也不会跟这家伙叫真。

下一刻,他又发出一道命令,“各派以十人为组,分出小组拟定组长,十组为队,选定队长,十队为营,选出营长……隆山以九人为组,且去吧。”

一千人的营长,这尼玛是加强营吧?陈太忠心里腹诽一句,前去安排了,大约用了一个时辰,各派就做好了分派,各管事者前来汇报。

“待天黑之后,以派为单位,登上战舟出发,不得有半点响动,”方清之继续发话,“抵达真意宗之后,再混编队伍,此次的要求,就是快、隐蔽,敢走漏风声者,族诛灭派!”

大家听得,心里就有点沉重了,连混编的时间都没有?

清湖城的旁观者说得没错,一般而言,下派被征召到上门,总是要被混编,然后组成一个个战斗单位,这是跟各派的特点有关。

比如说浩然派,全是战力强横的气修,战斗单位里必须要有这样冲锋陷阵的打手,神木派擅长防御,战斗时为自家提供庇护,而血灵派善于隐身匿迹和施毒,做侦查、暗算人,是最好不过的。

隆山剑派是剑修,又有剑阵,战斗力奇强,战斗中有这么一个剑阵,可以牵制住对方的高手,做核心攻击力,更是更起到摧枯拉朽的作用。

而白驼本门弟子,善于驾驭兽宠战斗,还有飞禽战队,可以从空中攻击。

总之,一般来说,队伍在上门混编之后,能应对各种情况,不至于被打法相克的对手压得死死的。

但是现在,白驼门连混编的时间都不给大家,直接以派为单位前往真意宗,可见是这次集合,是很强调时效和隐蔽性的。

所以言笑梦和乔任女被勒令不得离开,真的是很正常的要求。

更有人已经想到,让我们大张旗鼓,通过传送阵前来,这是……迷惑幽冥界的探子吧?

入夜之后,山谷中战舟连续飞起,悄无声息地前往郡治所在的城市,子夜时分,十一个下派加上白驼本宗的弟子,接近九千名修者,通过传送阵,一次次地传送往真意宗。

郡守府已经实行了宵禁,空中到处都是飞着的战兵,冷冷地监视着沉睡的城市。

花了足足两个时辰,终于将所有的修者都传送走了,一直站在传送阵边的郡守大人长出一口气,“可算结束了……传送阵停止运作,检修之后再用。”

白驼门的修者在传送阵另一边,用一刻的时间,整理好了队形,再次上了战舟,悄然飞向真意宗,在天色渐亮之际,抵达了一片雾蒙蒙的平原。

这平原一眼望不到边际,陈太忠来真意宗捣乱的时候,根本没有发现有这么大一块平原,所以他猜测,这平原没准是一种阵法。

在白驼门修者下战舟的时候,外面又冲进一批战舟来,哗啦啦地往下走人,打头的却是青罡门的弟子。

在天亮之前,真意宗下属的四门两观一谷,修者全部到齐了,抬眼一看,黑压压的一大片,足有四五万人。

真意宗这边有弟子引领,将七个称门宗派分开安置,而七门的弟子就很随意地散坐了下来,有人打坐歇息,有人则是信口聊天。

虽然知道马上要被打散混编了——以组为单位,浩然派的弟子还是聚拢在一起,大多数门派弟子也都是这么干的,大家最愿意相信的,还是本派的师兄弟。

陈太忠也没出去拉关系什么的,就是跟浩然派弟子在一起,不过没用多久,清风谷和青云观都有人过来,跟他这个带队者寒暄两句。

清风谷来的,居然是熟人单常量天仙,不过他显然不知道陈太忠就是东易名,拉了拉关系之后,他不无遗憾地表示,“贵派东上人,占了我清风谷好大的便宜,若是贵我双方有幸合作,可要多多仰仗你们气修的战力。”

“我可没听说,他占了你们便宜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至于说仰仗什么的,你们是称门宗派,我们下派也不高攀,我就说一句……你可以放心地把你的后背,交给我们气修,在我们死之前,你的后背,绝对是安全的!”

“陈上人这话,我就特别爱听,”花捷竺笑眯眯地走过来,“没错,把后背交给我们……咱打不过了,还能用身子挡,气修死完之前,你们绝对安全!”

“没错,后背交给我们!”临近的几个气修弟子听到这话,只觉得热血上头,直着嗓子喊了出来。

青云观的人前来,就是礼节性的了,主要是感念东二公子在青云观的地盘上斩了魔修真人,同时他们也很关心,东易名怎么没来。

其实,东易名是浩然宗弟子,已经在小范围内传开了,很可能青云观已经知情,但是他们要装作不知情,陈太忠也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,这事儿我不清楚,我也联系不上他。

事实上,称门宗派里跟浩然派走得最近的,应该算是雪峰观,此次雪峰观来了约莫近三千人,不过她们确实傲得可以,来了之后,根本不跟任何人打交道。

倒是有不少弟子,虎视眈眈地看着青罡门方向,一脸的阴沉。

雪峰观带队的女修,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冷艳丽人,不过陈太忠凭着感觉,一眼就认出来了:这应该就是那个阴极阳生修成了琉璃身的舒真人。

舒真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目,第一时间里,就有意无意地扫过来一眼。

不过,她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了,那一眼,仿佛是错觉一般。

约莫中午的时候,真意宗来人了,一个八级玉仙坐在云舟中,俯瞰着现场的数万名修者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是权赋槽,既然人到齐了,就不说废话了……两天之内,要完成混编!第三天出征!”

下面有一点点的躁动,两天之内完成混编,第三天出征,磨合期呢,被你吃了?

不过,来人自称权赋槽,那便是真意宗的副宗主,权力无边,一向刚愎自用。

权宗主真的是很喜欢自说自话,见到下面没什么反应,抬手向身边一摆,“这次出征,宗里很重视,宗门和官府会全力配合,我身边这位,就是来自中州的异姓王爵……算无遗策马伯庸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