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八十九章 风骤起

洞霄宗的修者,在浩然派受到了驱逐,各弟子纷纷怒形于色。

不过最终,他们也没什么好的反制手段,这近于屈辱的对待,竟然被北域的修者活生生咽下去了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只要真意宗不反驳陈太忠的话,洞霄宗就不能随意出手,要不然太不给地主面子了。

而且从舆论上讲,西疆的修者有一多半,都是支持陈太忠的——你北域的人,干嘛跑到我西疆,还抢我修炼资源,真当西疆男儿好欺?

在风黄界,地域歧视是普遍存在的,本乡本土的意识很浓,不少修者打心里。就有点排斥外地人,陈太忠前两年在中州,虽然手持真意宗通行证,也遭遇了不止一次刁难。

这个观念由来已久,不是一时能扭转的,那么西疆修者对北域人,自然也有类似的排斥。

当然,洞霄宗修者也不会这么轻易就退走了,而是将弟子留在浩然派山门外,那中阶真人直奔真意宗而去,要继续协商看电影的事宜。

说破大天来,浩然派也是真意宗下派。只要上宗愿意做主,下派说什么也是白扯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上宗对此事的态度,非常古怪,一边说陈太忠如此行事不对,同时却又说,这个事情,怕是找白驼门更合适一点——我们并不直管下派。

说得也是,一个真意宗,每天自身就多少事,管理下门就已经很辛苦了,再越级关心下派,那不但会乱套,也根本忙不过来。

洞霄宗的人去找白驼门,结果也是不问可知,那真人在五天之后回到浩然派山门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回北域,二次出征……开始集结了。”

看到北域的人坐上战舟离开,浩然派山门口的两个弟子交换一下眼神,其中一个很不屑地笑一笑,“集结……嘿,不知道在骗谁。”

集结的事,在陈太忠刚回来的时候,上门就已经下谕令,不成想到现在接近俩月了,还是没什么动静,这两位也就不再当回事。

事实上,宗门系统征召,经常就是这样,着急的时候,恨不得半天就把人召齐,但是一旦召集起来,没准又要经历漫长的等待。

等来等去,没准要解散队伍,要他们静候第二次召集,至于原因,肯定是有原因的,但是大部分时候,上面不会对下面解释。

久而久之,下面的弟子们也就习以为常了,只当是洞霄宗找的借口。

“这次……好像动真格的了,”另一名弟子捅一捅说话的那位,一指远方,却是一艘小巧的穿云梭飞来,正是白驼门传递消息的飞梭。

穿云梭飞过宗产,直接停留在山门附近,里面飞出个天仙来,站在门口高声发话,“门主谕令,浩然派第二批出征弟子,一日内在门中集结!”

毛贡楠闻言,连忙迎出山门,恭恭敬敬地接了谕令,还信口问一句,“这便要出战了?”

“出战与否,我并不知晓,”来的天仙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只是负责传令。”

近期白驼门和浩然派之间,走得还是很近的,但是这种等级的机密,别说他不知情,知情也不敢乱说。

“那恭送上门令史,”毛贡楠也不再打听,而是拱手相送。

事实上,因为真意宗允诺传递机密消息,浩然派已然知道,这次是真的要出征了,毛执掌此举,不过是装傻充愣罢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浩然派三百名弟子,浩浩荡荡地进了青石城,直奔传送阵而去,宗门已经和官府共享了资源,众弟子可以大规模通过传送阵赶路。

三百名着装整齐的弟子,更是有四名天仙飞行护送,这阵势直接让清湖城的居民看呆了。

只有在发生紧急事件的时候,才会有大规模的宗派弟子进城,尤其是蓝翔以前凋敝得很,也就是近六七年才一改颓势,两百多年来,清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宗派弟子。

整个清湖城地域,也才两个天仙,浩然派一下出动四名天仙,真的是够轰动的。

“这是要开战了?”几乎每个人都在问这个问题。

有那老成者捋髯轻笑,“二次征战罢了,应该还留有演练的时间。”

“因何要演练?”有那凡人不懂里面的说法,须知凡人寿数不过两百年,最近的一次位面大战,当是天魔入侵,也已经结束了七百年,很多消息已经不为现今的人所知。

“出征异位面,当然要演练,”老成者白他一眼,“你当蓝翔派弟子能以门派为团队吗?”

“现在叫浩然派啦,”凡人纠正他的说法,然后又问,“难道不是以宗派为团队?”

“白痴!”老成者瞪他一眼,他觉得此人竟敢挑自己的说辞,也就懒得再多说了。

大家议论纷纷不提,就在这时,城主府派出了卫队来引导,同时大声发话,宣布整个清湖进入管制状态,城主府会汇合浩然派弟子,共同巡查和防御。

浩然派再是凋敝,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派中随随便便派出几百灵仙,就能协助地方官府盘查和戒备,比高阶修者的数量,官府体系还真的赶不上宗门。

这三百灵仙弟子,要留下一百,以清湖城为联络中心,协助地方,剩下的两百弟子,则是经过传送阵,直接来到了距离白驼不远的城市。

白驼门已经有人在这里接应了,接到人之后,直接启动大型战舟,将人运送到了宗产里一个僻静的山谷。

浩然派弟子走下战舟的时候,山谷里已经到了四家下派,其中就有老冤家隆山剑派。

一见到浩然弟子,剑修们的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,气氛也变得紧张了起来。

这时,白驼门一个九级天仙走了过来,剑眉朗目英俊异常,他冷着脸发话,“我不管你们平日有何等恩怨,大战在即,谁若敢擅自启衅,杀无赦!”

“项上人这话,可是当真的哦,”这时,旁边走过个一级天仙来,不是别人,正是方应物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残雪双柱的话,从来说到做到。”

“方应物你凑什么热闹,”远处一个高阶天仙冷冷地发话,“你又不出征。”

“这是残雪双柱的另一柱,郝明秀上人,”方应物笑眯眯地发话,然后看陈太忠两眼,“这便是陈上人了?我那东易名哥哥,何时能回来?”

“你就当他回不来好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我代他做客卿,出战也不弱于他。”

“嗤,”远处的郝明秀哼一声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,他是吃过东易名大亏的,听说有人自称不弱于东易名,真是有点不服气。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的鼻子有问题?”

郝明秀气得翻个白眼,不过最终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心中的不快,这种时候擅自启衅,他也背不起这责任,而且很明显,陈太忠不是个好说话的。

散修之怒的“怒”字,那真是有出处的。

项成贤看了陈太忠一眼,也没有多说话。

到得中午时分,十一个下派就全部到齐了,白驼门执掌方清之抵达谷口,放出一座逍遥宫,邀各派上人前来议事。

见到浩然派竟然来了四个天仙,方掌门就是一愣,然后冲言笑梦微微一笑,“言上人,你们浩然派不多留几个人看家?”

东易名算是已经离开了浩然派,因为有陈太忠的加盟,浩然派还是保持了七个天仙,此次除了陈太忠和花捷竺,言笑梦和乔任女也来了。

派里就只剩下了执掌毛贡楠,和大长老祁鸿识、二长老南忘留。

所以方清之才有这么一问——浩然派这次灵仙弟子才两百,不会要出四个天仙吧?

第二次远征,规模比第一次要大太多,不过真意宗的要求是,高阶战力半数出征,可以略少一点。

也就是说,浩然派有三个天仙出征,就满足要求了,考虑到陈太忠或者东易名超强的战力,派里出两个天仙也不算少。

事实上,相对远征幽冥界而言,看护好风黄界的责任,更为重要,出征的战力不可能比留下的战力多。

“我们前来送陈花二位上人一行,”言笑梦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若是方掌门能留下陈上人,我和四长老,愿代陈上人出征,若侥幸立功,战功也归于他。”

“你二人无需多言,”陈太忠不高兴地发话,“我堂堂男子汉,蹭你俩的战功,丢不起那人。”

南忘留、言笑梦和乔任女早就知道他要出征,但是他真要走的时候,言乔两名上人又不答应了,要跟他一起去。

但是这不现实,浩然派若是真的走了四个上人,本派的防御立刻就要捉襟见肘,须知他们除了要看好山门,还要配合官府平靖地方。

乔任女就和言笑梦赶了过来,希望方清之能帮着压一下——我俩替他去好了,浩然派没了谁都可以,不能没了陈太忠。

方掌门沉吟一下,看向陈太忠,“我也觉得,你留在风黄界,能起到更大的作用……位面作战,不存在前方和后方的问题。”

“至于你想要的赦免……她俩代你出战,你就算获得赦免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