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八十八章 说说而已

胡真人以往对陈太忠的态度还算不错,不过今天他有点气急败坏了,“陈上人,你要扣我宗中五百个名额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直接承认了。

“为什么?”胡真人怒形于色了。

“为什么?你不比我清楚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这次,我郑重地通知你,北域的修者……不得来浩然派看电影!”

“那你以前也没说啊,”胡真人是真的恼了,高声嚷嚷了起来,“怎么能说扣就扣呢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你就当是分给洞霄宗了,不就完了?”

这怎么能一样呢?胡真人气得血都快吐出来了,一个有人情,一个没人情,“我说陈上人,这一万个名额,是毛执掌答应的,你让他跟我说一声好吗?”

真意宗也不认为毛贡楠就好打交道,但是这种扣名额的事,大约那厮还没胆子做。

“何须他答应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电影是我飞升时带上来的。”

他也担心毛贡楠下软蛋,而且此事是他的私人恩怨,跟浩然派执掌又有何关系?

胡真人嘴巴抽动一下,还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,想一想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那官府的名额里,出现北域修者怎么办?”

“那就撤销整个官府的名额,”陈太忠不屑地回答,“我求他们来看了?”

想一想之后,他又提出个要求,“提郑家人头来的修者,换一个相应阶位的座位十天。”

胡真人的嘴巴又抽动一下,站起身一拱手,“陈上人可还有事?”

“没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是你找上我门来的,现在居然问我是不是还有事?

胡真人一出去,就马上通知了洞霄宗的人,抱歉,你们可以走了。

再有两个时辰,电影就要开始了,通知得再晚也不合适。

洞霄宗的修者一听,头发都乍起来了,“我们大老远地来了,这是哪门子规矩?”

“陈太忠的规矩,”真意宗一摊双手,“他说了,电影是他飞升时候带上来的,不许北域的修者看。”

“这不是混蛋吗?”洞霄宗此番带队前来的,是个中阶真人,他在浩然派的宗产里,连营地都扎起来了,“你真意宗做事,怎么这么不靠谱呢?”

“他说了,北域的修者,提个郑家的人头来的话,能看十天电影,”胡真人也不正面回答,而是直接给出了陈太忠提的条件。

“血沙侯是官府体系好吧?”洞霄宗的真人越发地恼了,“他觉得自己委屈,那也不能迁怒到咱宗门体系来吧?”

此人也知道陈太忠和郑家的恩怨,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此来,直接找的就是真意宗,根本都没跟浩然派打招呼,而且非常低调。

洞霄宗想的是,先把名额定下来,待看上一段时间电影,成了惯例之后,陈太忠也只能视而不见了。

不成想电影看了还没有三天,这边直接发出最后通牒了。

“你以为我愿意?”胡真人虽然是初阶玉仙,但是在自家地盘上,也不怕洞霄宗的中阶,他苦着脸回答,“给了你五百名额,人家浩然派就扣我们五百名额。”

其实相对一万人的数量来说,五百的名额,还真不算多,随便挤一挤就有了,但是胡真人也有点受不了——这关系到了面子问题,上宗的名额,下派说扣就扣,传出去不好听啊。

所以他才会跟陈太忠瞪眼,现在也能扯出来做挡箭牌。

“这还……真是,”洞霄宗的真人气得笑了起来,他扭头看一眼其他人,“翁真人、邸真人、王真人,这对咱宗门体系太不公平了……你们说句公道话?”

几大宗门的负责人,都是聚在一起的,甚至旁边还有官府的真人——修为和地位差不多,才能坐在一起说话。

几位真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晓天宗的翁真人苦笑一声,“陈太忠对北域修者有怨念,这是他私人的事,你打算让我说什么?”

晓天宗对东易名的背景了解得比较全面,甚至知道那小白猪是神兽麒麟,翁真人此来得的命令就是:别去招惹浩然派。

清阳宗也能确定,东易名是货真价实的浩然宗弟子,而且东莽的盗版电影已经比较泛滥了,而他们是离西疆最远的一个域,此来的人数不多。

与其说他们是冲着新鲜的娱乐项目来的,倒不如说是想享受一下正版的感觉,同时,浩然派有闻道谷,两者相加,没准也有晋阶机会。

倒是真意宗为了表现出一视同仁,也给他们五百的名额,省得别人借此攻讦。

他们出头的欲望也不强,尤其是……陈太忠本来该是东莽的修者,都让北域这帮混蛋搅和了!

所以东莽清阳宗的邸真人眯着眼睛打盹,就像没有听到一样。

南荒玉衢宗的王真人倒是想说两句,可是看情势不对,只能咂巴一下嘴巴,“北域修者……不止宗门体系有吧?”

得,这一把火,直接烧到官府体系那边去了,近几天,官府中人也在安排其他四大域的修者来看电影。

胡真人闻言,心里暗暗一喜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今天起,官府中也不能安排北域的修者,否则官府的名额,全部撤除……这也是陈太忠说的。”

真意宗上下,不少人对浩然派心生不满,想下手强行对付,但是郝真人请示了宗主,认为事涉浩然宗,不可轻举妄动,副宗主和诸多长老协商之后,决定让别人先试探浩然派底蕴。

不过此前一直没有什么正经的挑拨机会,眼下机会来了,胡真人不介意烧把野火。

哪曾想,官府来的真人点点头,“嗯,知道了,不会再有北域的修者了。”

胡真人一拳打了个空,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——你们怎么这样啊?

殊不知,官府之中,也存在争斗的,北域官府的利益,不代表西疆的利益,而且皇族在陈太忠身上占了不少便宜,那么多女修晋阶了,还有人悟真了。

尤其重要的是,皇族的秋韵真人,对电影这个东西评价很高,须知秋韵真人身后,可是站着皇族的顶尖战力燕舞仙子!

至于说血沙侯郑家的胡作非为,大家也都习惯了,但是跨域胡来,这有点挑战大家的底线,更别说,他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。

东莽封号家族星砂南郭,就强烈地攻击血沙侯——你胡乱伸手,让我东莽的官府,损失了一个可能的顶梁柱!

青石城主便是南郭家的南特,他义愤填膺地表示,陈太忠原本是循规蹈矩之人——他刚飞升上来的时候,还为我女儿做过鼠粮任务!

搁在以前,陈太忠根本没可能惊动这么多大佬,所以他受的冤屈,没人提起,他那点修为,也不值得别人提起——知道此人是被通缉的就行了。

但他硬是一步一个脚印,凭实力走进了大家的视野中,毁灭巧器门的事就不用说了,只说他飞升五十余年,就从一级游仙晋阶到了九级天仙,还交好了浩然宗的弟子。

在他实力弱小的时候,谁都会惦记,抢夺他的功法,强取蘑菇的奥秘。

但是当他已经成长到一定的程度,表示出惊人的潜力,并且找到了后台之后,敢惦记强取的人就不多了。

无他,实力使然,风黄界是个讲实力的地方。

“我要见陈太忠,”洞霄宗的真人见无人附和,沉着脸发话。

“你别打算用强,”清阳宗的邸真人幸灾乐祸地发话,“你不一定打得过他,不信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他的表情配上他的言辞,摆明了就是要使用激将法,要看对方咽得下咽不下这口气。

“那也要见识一下,”北域的中阶真人恼了,事关宗派的尊严,由不得他退缩,不过他也不会上邸真人的圈套,而是淡淡地表示,“宗中随便派两个弟子,切磋一下也就是了。”

他已经想好了,自己是绝对不会出面的,撇开陈太忠超强的战斗力不说,只说他是堂堂的中阶真人,对方才是高阶天仙,赢了毫无意义,输了更是没脸见人了。

而据他的了解,对上散修之怒,他的赢面还真的不是很大。

他的要求,很快就传进了陈太忠耳中,陈太忠根本没露面,只是让一个女弟子前来回答,“要战就是生死战,一方死了,另一方才算赢,敢问洞霄上宗是否接受?”

这怎么可能接受?洞霄宗真人也知道,陈太忠的战力,战初阶真人都是稳赢的,宗中派出天仙弟子生死战,那就是送命去的。

于是他眉头一皱,“本是想见识一下,二次出征在即,搞得血淋淋的……有违切磋的初衷。”

反正洞霄宗已经有意迎战了,就是保住了宗中的面子,对方开出很不合适的条件,洞霄宗就有足够的理由拒绝接战——马上都要出战幽冥了,还搞什么生死战?

反正这时候退缩,并不影响洞霄宗的名头,他们是在为人族修者保留元气。

至于别人说的陈太忠打遍天仙无敌手,洞霄宗也是怯战了,他们才不会介意这种传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