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八十七章 恨屋及乌

南忘留一行人上门的时候,陈太忠正在祭炼青钟冠,此物他已经温养了一些时日,杂质也驱除了不少,不过他还没有决定,是否要将此物跟圆环糅合在一起。

用董明远的话来说,这么做太浪费了,但是陈太忠考虑的,却是青钟冠一旦被融合,他本命法宝的属性就基本定下来了。

而他还没有决定,要不要选择这样的本命法宝,虽然青钟冠善守可攻的性质,他觉得也不错,同时还有音攻的效果,不过,他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来选择。

所以他现在祭炼的青钟冠,本质上讲,仅仅是个法宝的胚胎,防御力非常一般,攻击力倒是不会太差——可以直接拿出来砸人。

若非还能放出一点点的音攻,基本上就等同于一块高阶宝器的玉砖,效果很是平常。

就算是这样,他还是要认真地祭炼,耐心地驱除杂质,这是个水磨工夫,快不得,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功,现在稍微用点心,将来会省很多事。

听说南忘留带了百花宫修者求见,陈太忠收起祭炼的阵法,迎了出去,同时安排穆珊为大家冲泡茶水。

自打正牌的陈太忠来到浩然派之后,穆珊就被解除了禁闭,回到了小院,专门服侍陈上人的起居,不过有意思的,她真正面对散修之怒的时候,反倒是拘束得很,一点都放不开。

陈太忠也有意跟她保持距离,平日里并不多说话,比东易名要沉默寡言得多。

白洁在见过陈上人之后,主动送上了两瓶丹丸做见面礼,陈太忠也还了两株灵药给她,并不占她的便宜。

大家闲聊两句,然后就说起了电影的份额一事,白堂主说,真意宗只给了晓天宗三百的份额,而百花宫分到的,只有区区的八席——大头都被晓天宗拿走了。

就这,还不是很保险的,说不定哪天就没有了。

她是南忘留的好友,观看电影没什么问题,但是百花宫的修者也多了去啦,而且看电影这种事,不是说看一场两场就铁定能晋阶的,连着看的大有人在。

白洁希望,陈上人能固定提供给百花宫更多的席位,具体是多少,她倒也没有明说——万一被驳回的话,南忘留再想帮腔,都不合适了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奇怪地发问,“真意宗怎么会这么抠门?他们有一万个席位吧?”

“他们说,要名额的人很多,”白洁苦笑着回答,“有官府的、皇族的,还有几个大公,还有清阳、晓天、玉衢和洞霄四宗……”

“洞霄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侧头看向南忘留,“竟然有洞霄宗来人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情,”南长老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苦笑一声回答,她知道这位计较的是什么,“现在派里的事,都是毛执掌在处理,我并不怎么关心。”

“洞霄宗想看电影,去找血沙侯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手招过穆珊来,“去跟辛堂主说一声,洞霄宗弟子……北域修者,不得入浩然山门!”

洞霄在北域称宗,而血沙侯的封地,也在北域,陈某人真的快恨死郑家了,只不过眼下正值大战,所以暂时没去找麻烦的心思,但是这件事情,肯定不算完。

现在北域的修者找上来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接待。

穆珊身为散修之怒的粉丝,当然知道他为什么咬牙切齿,犹豫一下之后,她点点头转身离开,同时暗暗地一捏小拳头:恩怨分明,不愧是散修之怒!

“既然真意宗不打招呼就给了洞霄宗名额,那就减去他们五百个席位好了,”陈太忠看向南忘留,“这五百个席位让与百花宫,你看可好?”

“这样的话……”南长老犹豫一下,看向白洁,“你那儿压力会不会有点大?”

“你们敢给,我就敢要,”白堂主倒是很有担当,她一点都不怕吃撑着,原因也简单,百花宫弟子出名的多情,跟她们有露水之情的男修太多了,不怕找不到人撑腰。

实在不行,她们还可以上交一些名额给晓天宗,倒不信上宗会坐视不管,说到底,有组织就是有这点好。

不过,想到自己是在从真意宗碗里抢饭吃,白洁多少也有点嘀咕,“可是这事,估计还要扯皮,不是一天两天能决定的,小南南能先给十个固定名额吗?”

“这个我还真不好随便答应你,”南长老苦笑一声,“这个头一开,谁还没几个亲近朋友?算了……回头我从毛执掌那里探一探口风吧。”

“你还要看他的脸色行事?”白洁有点愕然,“你是前执掌啊,修为又高……”

“我们浩然派,很强调章法,”南忘留回答道,却也没考虑这么说,是有嘲讽对方没章法的嫌疑,她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。

其实风黄界很多的门派,除了章法,还要讲人情和修为,资格老一点、修为高一点的修者,特权就比较多,只要不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挑衅执掌,门派执掌也不会太在意。

在浩然派还是被称为蓝翔的时候,就比较注重章法,而东易名加入之后,也没有尝试动摇执掌的权威,他很不喜欢的麻烦的人,包括他后来又化作陈太忠,也是如此。

他的自律,是因为他孤家寡人,没有什么亲朋,同时他也不喜欢多事,但是就起了一个不错的榜样作用,旁人一看他都这么低调,自然也是有样学样。

而毛贡楠自认是蓝翔有史以来最没有存在感的执掌,见大家都守规矩,他也不会忘乎所以地去破坏规矩——事实上他能看守荣勋阁,本身就是一个极为自律之人。

“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,”白洁笑了一笑,看起来没在意的样子,百花宫的女修,最擅长跟人打交道,此话果然不假。

聊了一阵之后,众人告辞,这就算拜过码头了,不过没过多久,付莜竹又独个回来了。

陈太忠正琢磨着怎么去找她呢,见她竟然回来了,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来了?”

付莜竹听到这两个字,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捂嘴轻笑,“陈上人跟东上人关系很近?”

“他的九阳石棍和真意宗通行令牌都在我这里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付莜竹是吧?据说你答应帮他搞点东西?”

“哪里有?”付莜竹闻言,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不住地摇头。

她还真是够胆小的,这次去而复返,就是想了解一下,东易名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不过对方一提她欠东易名的东西,她第一个反应,就是坚决地死不认账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玉瓶来,在手里抛了两抛,“你难道不知道,堵着百药谷山门要驻颜丹的,是我陈太忠?”

“哦,驻颜丹……”付莜竹的眼中掠过一丝慌乱,不过下一刻,她还是镇定地点点头,“这可是好东西。”

“少扯了,他给了你两颗驻颜丹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我对你给他搞什么东西,一点不感兴趣……我自己的事都操心不过来,不过你要记住这个事儿。”

付莜竹眼珠转一转,出声发问,“你知道东易名怎么联系吗?”

“告诉你,你也联系不上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那个东西你若是搞到了,联系我,我帮你转交。”

付莜竹的眼珠转一转,也不再否认了,而是出声发问,“我不能亲自交给他吗?”

“他会不会再次现身风黄界,还是两说呢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浩然宗是怎么回事,你这风黄界的修者,应该比我清楚吧?”

听到“风黄界的修者”六个字,付莜竹才彻底地把心放下,其实……对方只是下界飞升上来的修者,跟本位面的修者,并没有多少瓜葛。

她非常清楚,东易名要自己搞的东西,有多么犯忌讳,不过对方既然是孤魂野鬼,还跟宗门和官府很不对付,她倒也不怕承认。

于是她想一想之后,又问一句,“那我先等他一段时间,行吧?”

“随便你,”陈太忠也不在意,他马上要出征幽冥界了,“待我征战回来,你差不多能搞到了吧?”

“我现在就搞到了,”付莜竹眨巴一下眼睛,又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但是……我有点信不过你哦。”

“没事,我去幽冥界,也不是一两年之内就能回来的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待我回来之后,你再给我也不迟。”

“好吧,”付莜竹叹口气,站起身来,扭着小腰走了,“我总是想看看,他会不会来找我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翻个白眼,他实在不能断定,这女人哪句话说的是真的,哪句话说的是假的,不过他是真不着急要阴阳谷的原理图。

若是带到幽冥界战场,他又不小心陨落了,岂不是让异族知道了一些秘密?

他要真能回来,到时候大不了化身东易名,再去找付莜竹讨要。

付上人出去没多久,内堂副堂主辛古求见,跟他在一起的,还有真意宗的一个初阶真人,这真人姓胡,常驻在浩然派,负责指挥真意宗那些执行安保任务的弟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