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八十六章 故人来访

郝无忌只用了一天时间,就通过传送阵来到了真意宗。

回到宗中,他马上就调集人手查找相关信息,不多时就将飞燕仙子的资料汇总了来。

果不其然,逐天峰的飞燕仙子,虽然师从智丰真人,但是修的却是气修,而智丰真人却是术修,此事真真的奇怪。

须知那个时候,气修就已经非常式微了,虽然还有玉仙,但是没有强大传承的话,想要修到九级玉仙,只差一步证真,那是极不可能的。

而且,九级玉仙,并不是飞燕仙子所能抵达的终点,她陨落的那一役,重创了两名玄魔,而其时,她才一千岁挂零,原本有极大的可能性证真!

“这才真是……”郝无忌叹口气,看了这些资料,他想不相信陈太忠的话,都不可能。

他想了一想之后,前往宗主处求见,“郝无忌叩见简仙。”

“何事?”山腹中传来一个声音,真意宗宗主简兴腾乃是三级真仙,已经闭关近百载,冲击中阶真仙,等闲不见人。

“为浩然宗之事,”郝无忌缓缓回答。

他将近期发生的事情说一遍,然后出声发问,“以往不见浩然宗真仙之下的修者,现在猛地听说,浩然宗未曾缺席位面大战,心有所惑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是很清楚,”简真仙沉吟一下回答,“但是浩然宗未必消失了,据小师叔讲,他们可能一直在异位面征战,派小字辈参战,也是可能的,这点小事,我就不打扰小师叔了,你看着办。”

简兴腾其生也晚,虽然近三千岁了,还是错过了气修辉煌的时候,很多东西并不知情。

倒是他的小师叔,是活了四千多岁的老怪物,巅峰玄仙,只差一步就能飞升九重天的,也正是因为有此人,真意宗才俨然有抗衡燕舞仙子的资本。

不过这个小师叔,也是天魔大战之后,再未露面,据说是在西疆的一处沙漠里闭关,事实上,有很多人怀疑,此人已经不在了,真意宗秘不发丧。

“哦,那东易名倒是说了,”郝真人闻言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不止幽冥界是异位面,原来……果真如此。”

“嘿,浩然宗又如何?”简真仙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靠人不如靠己,真意宗比浩然宗差了吗?无忌,你专心修炼,不要整天想着那些外力,自己强大,才是真的强大!”

“尊简仙谕令,”郝无忌不敢再说,恭恭敬敬地回答。

简兴腾嘿然不语,最后才说一句,“我等着看你证真。”

我才八级玉仙好不好?郝真人心里嘀咕一句,倒退着离开百余米,才腾空而去。

从宗主那里取经之后,他就知道很多事情该怎么做了,首先就是,对浩然派不能再施加压力了。

陈太忠牵扯的因果,实在太多了,而那厮本身,也不是什么善碴——能将黑水门五级玉仙邢鸿稍悄然捉走,这得是什么样的战力?

须得搞明白,是活生生擒获,后来又放出来了,不是击杀,更不是击败!

但是真意宗独霸西疆已久,早养成了目空一切的习惯,就有长老表示,那电影的前景真的不错,短期内提高战力的效果也很明显。

如此利器,怎么能搁在下派?而且觊觎他的,不止咱们一家,现在不出手,很可能就晚了。

郝无忌的战力,在真意宗也算一等一了,但是他头上,起码有三个九级玉仙的长老,还有一个八级玉仙的副宗主。

“此事我已经请示了简宗主,”郝真人淡淡地表示,“浩然宗一事,并非那么简单……若是皇族想对浩然派下手,让他们尽管去试好了,咱们又何必做他人的试剑石?”

这话一说,长老们都非常满意,大家虽然都是修者,也喜欢讲个快意恩仇,但是活到这把岁数的,又有几个单纯的愣头青?

此次真意宗若是冲杀在前,无疑是做了他人的试剑石,待两败俱伤之后,很可能被别人渔翁得利——简宗主都说了,浩然宗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而此刻收手,坐等其他势力出手之后,自家做那渔翁,岂不是好很多?

若是浩然派真的不可轻侮,宗里也能冷眼旁观清楚。

真意宗的基调,就这么定下来了,所以只派了两个初阶真人,前去帮陈太忠整理一下电影资料——哪怕对方没有给出太多的片子。

这个帮助整理,也是有点欺负人的嫌疑,不过那两名真人早得了授意,态度非常好,陈太忠想要发火,也是无从谈起。

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,浩然派的电影,主要就是重播《人鬼情未了》和《黄泉之路》,其次就是重播那个虐片。

这其间,也会夹杂着播放一些其他的片子,那是真意宗的弟子在尝试,看看还有什么片子,能起到类似的效果。

不过试来试去,还是陈太忠选的这三部片子,效果最好,短短月余时间,西疆晋阶的天仙,几达近百名。

相对三千多名的天仙,近百名也不过才百分之二左右,但这是一个月的成绩,若是这样发展下去,一年就是将近百分之三十了!

换句话说,最多四年,让西疆的天仙挨个晋一阶——这么说的话,听起来就不仅仅是恐怖了吧?

也有人屡屡不能晋阶,到后来,大家也都学精了,听说不是陈太忠挑的片子,就不会去买高价座位。

其实,大战将近,电影这种娱乐,很合适人释放压力,所以平常的日子里,也都是满座的,高价座位也经常有。

但若是注明“陈上人挑片”的话,高价座位的价格,起码要在加倍的基础上再翻倍。

再后来,浩然派里出现了来自外域的修者,不过这些修者并没有整出什么幺蛾子,而是规规矩矩地联系真意宗,从他们那里获得观看电影的座位。

这也是应有之意,真意宗原本就是西疆的地头蛇,浩然派又是其下派,外域来人,只要不是特别脑残的,没谁会认为,自己强大到能挑战规则的地步。

当然,真正的原因,还不仅仅是这些。

外域来人中,有不少来自于中州,其中就有百花宫的修者。

来为百花宫打前站,当然是器堂的白堂主,她和南忘留的交情,宫中有很多人知道,所以派她来很正常。

甚至,连付莜竹也被派了过来。

百花宫的意图和明显,想通过故人情谊,在浩然派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付上人虽然跟南忘留不熟,但是她跟东易名是知己,想必陈太忠多少会卖点面子。

白洁来了,二长老当然要热情招待,她直接将人请到了派中自己的住所。

须知这是真的很给面子了,自从电影这娱乐活动声名鹊起之后,派外修者,在真人之下的,根本不要想在派内住宿,不光是浩然派反对,真意宗也反对。

电影太火爆了,将人安置在派内,有太多的隐患,而且来的天仙越来越多,一旦出什么事,真意宗都镇不住场子。

所以这些天仙灵仙,只能令其在宗产内歇息——这还得是来历清白的。

来历不明,却又有人力荐的那些,连在宗产停留的资格都没有——看了电影赶紧走人!

只有那些可能晋阶的修者,才能在闻道谷附近停留,而且还是在别人的公然监视下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样的公然监视,绝大多数修者并不反感,因为这意味着,在他们的晋阶过程中,会得到有效的保护。

正经是浩然派,对此有点苦恼。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们真的愿意把播放电影的场所,放到宗产的地盘上,每天这么多人来来去去,派中要为安保付出很多心血,弟子们的修炼,也多少受到了影响。

然而,这不现实,电影在哪里放无所谓,闻道谷却是搬不走的。

正是因为有如此压力,他们排斥一切真人之下的修者入住派内——数百名的天仙住进来,那真是什么事都不用做了。

南忘留能将白洁一行人接入派中,也算是相当给这个老朋友面子了。

将人接进来之后,她还设宴款待,并且邀来了三长老和四长老作陪。

酒桌上,众女不可避免地提到了消失的东易名,白堂主就问,东上人什么时候才会回来?

“这个可就不知道了,”南忘留遗憾地摇摇头,“他将陈上人介绍了过来,会不会再回来,那都很难讲了。”

付莜竹听到这话,眉头一扬,“南长老,能请陈上人前来一见吗?”

“是啊,邀来见一见吧,”白洁笑眯眯地点头支持,“没准他点点头,我们还能多得一些位置,小南南,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哦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南忘留迟疑了,她可不想见到太忠跟这帮女人搅和到一起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微微摇头,“邀他前来,似乎有点冒犯了,他的脾气,我也不是很了解,这样吧……一会儿我带你们登门拜见。”

“这样也好,”白洁没想那么多,散修之怒的名头,终究在那里摆着,而且据说已经九级天仙了,又是电影版权的拥有者,正经是她上门拜会比较好一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