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八十五章 效果惊人

官府体系的人,在浩然派连出风头,这对真意宗的形象,有所损害。

对于这一点,真意宗不可能不计较,虽然只是区区的面子问题,但是两大体系之间的较量,就不存在小事——你失去的,就是对方得到的。

而且,官府明显有争夺电影份额的意图,若是每一回,官府一方都能表现卓越的话,到最后,没准皇族真会出面——电影此物,与我皇家有缘!

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不高,但是坐视不管的话,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大。

真意宗为了自家也有人“成功晋阶”,特地找了一名几年前刚晋阶三级的真人,悄悄地将他的修为压制到二级,想的就是万一没人晋阶,就拿此人来充数。

这种假冒,被识破的可能不大,但终究是有风险的,眼下有人是真正的晋阶,还是初阶晋中阶,真意宗这就算挽回了极大的面子。

几名真人微笑着颔首,“终于看到守穷晋阶了,唉,这些年,他真的很苦。”

真意宗的玉仙心里高兴,却没注意到皇族中的一名女性真人,也站起身来,转身悄然离开——因为她去的不是闻道谷方向。

此女缓缓走向藏书阁方向,有真意宗弟子上前阻拦,“这位真人,请走通道,其他地方非请莫入!”

“我去看看族弟见真之处,”女子也不生气,只向前走了几步,来到灵泉旁,“是这里吗?”

只多迈了几步,真意宗弟子听说她是皇族,又事出有因,也不好强行阻拦,于是点点头。

“我倦了,要歇息片刻,”女子一抬手,放出一座洞府,走了进去,然后有云雾升起,遮蔽住了小小的阁楼。

这名女子到底晋阶了没有,谁也说不清楚,只知道她在这里驻留了足足有十天,然后飘然而去。

真意宗的人本想撵人来的,但是听说此女乃是秋韵公主,也只能收起那份心思——她可是皇家老祖宗燕舞真仙的心肝宝贝。

燕舞仙子,乃是皇家的顶梁柱,惊才绝艳,证真的时候,修行未足六百载,从天魔大战之后,不再现于人前,据说早已经到了玄仙巅峰的修为,是人族中的至强者之一。

像晓天宗,执中州宗派之牛耳,但是两名真仙见到燕舞仙子,也不敢有半分的冒犯,倒是真意宗,还有传说中的至强者,可以跟其分庭抗礼。

这么一点小事,实在不值得惊动两名人族至强,所以真意宗捏着鼻子认了——她倦了,那就歇息几日吧。

撇开这点小小的遗憾不提,重播的《人鬼情未了》和《黄泉之路》,再次引发了轰动,居然又有四百多名修者晋阶。

这次晋阶的人数少了一点,但是……质量反而有所提高,晋阶的天仙多达三十七名,比上次的十八名,翻了一番还有多,同时有八名灵仙引动了登仙柱。

这样可以重复的奇迹,彻底地引爆了西疆的修者,甚至其他域也有修者纷纷赶来……

现场观看的二十一名真人,对电影的评价倒还算客观,没有刻意地推波助澜。

他们的看法,跟前些日子的聪明人类似:这是一种基于文化的冲突,又有新颖和全面的表现手法,对特定人群冲击瓶颈,能起到相当的积极作用,但也仅限于此,所以这一拨的轰动效果,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。

当然,哪怕不会持续很长时间,在以后相当长的岁月里,也有助于那些有需求的人冲击瓶颈,可以说,是可以媲美闻道谷的存在,能为陷入迷茫的修者,提供一些机缘。

为了验证这个说法,这些真人又重复观看了那部引发“哭泣之夜”的虐片。

观看此片的真人,就只有十九个了,有两名真人强忍着看完之后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也就是皇族女修,看这个能引发共鸣……她们根本不知人间疾苦为何物!”

还有一名老妪,说话更干脆,“要不是为了探索根源,老身绝对看不完这个电影……又没有死多少人,哭哭啼啼的,都是什么鬼东西!”

“这样都可以晋阶……女修果然是种奇怪的人类,”有真人附和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那老妪侧过头来,狠狠地瞪他一眼。

虽然真人们看得都不是很满意,但是并不妨碍这部片子的口碑,当天又有三十余人晋阶,多为女性——这是观看的皇族女修少了很多,否则估计不仅仅是这点数字。

真人们为电影定下了基调,对其的重视,也就降低了一些,不过他们也承认,这个东西,真的能在短期内,极大地提升低阶修者们的修为。

为此,郝无忌特地从真意宗赶来,找到了陈太忠,“你手上还有多少电影?”

“不多了,”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,电影能提升人族的战斗力,也能帮他实现“文化入侵”的志向,他并不排斥大力弘扬一下。

不过对方这架势,明显有采用非正常手段的嫌疑,他就不想吃这一套。

郝无忌感受到了他的抵触情绪,事实上,这次真意宗派他来,还是有着相当的解决问题的诚意的,“东易名应该跟你说了……我和他,相互都比较欣赏的。”

他和东上人在面对清阳宗真仙的时候,同仇敌忾,差一点联手出击,郝真人虽然脾气大,也是非常欣赏东易名的,这就是有着不错的旧谊在先。

“东上人跟我提了一下,”陈太忠对郝无忌,观感也还将就,不想弄得太过尴尬,就将事情推到了狐王头上,“大多数的电影,都留在狐谷了。”

“啧,”郝无忌很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相信电影这东西,应该也是可以复制的,不过对方这么说,他也没有太好的手段。

用强吗?这倒不是不可以,但是任何一个关注过陈太忠的人都知道,这个下界飞升上来的小家伙,在风黄界遭遇了不少不公平的待遇,反倒养成了一种“吃软不吃硬”的性格。

对于此人,郝无忌有着和南特一样的感慨:如果不是一开始,小家伙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,以此人的惊才绝艳,假以时日,完全可以成长为人族的栋梁!

飞升到现在,不过五十余载,陈太忠已经是九级天仙,这样的成长速度,实在太快也太吓人了,就连以惊才绝艳著称的燕舞真仙,也没有这么妖孽的晋级速度。

至于说曾经可以跟东易名相比的绝世天才小刀君楚惜刀,在他面前,也完全不值一提。

想一想就知道,号称大能转世的董明远,也是两百多岁才晋阶真人的。

仗着前世的宿慧,董真人或者会比燕舞仙子证真更早一点,但是证真之后的发展,肯定要弱于燕舞仙子,就更不要跟陈太忠相比了。

现在的散修之怒,打算征战幽冥获得赦免,郝无忌也不想将此人重新推上错误的道路,那样的话,不但对大家来说很危险,也硬生生地毁了一个人族栋梁。

至于说向狐王讨要电影,这个想法完全不现实,起码清阳宗就不会答应,须知狐族势力可是位于横断山脉东莽一侧,要讨要,也是清阳宗的事。

清阳宗很可能不会得手,但是就算这样,他们也不会容忍真意宗将手插到那里。

郝真人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发问,“要不这样,你既然想获得赦免,可去真意宗做一名客卿,只须放好电影,也无须冒险去征战异界,我真意宗为你做主了,你看可否?”

“只须放好电影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你把哥们儿当成什么人了?他深吸一口气,“与异族征战,是我毕生梦想,我也曾答应东易名,在与异族战斗的战场上,永远有‘浩然’二字!”

“与异族战斗的战场上,永远有‘浩然’二字?”郝真人闻言,有短短的失神,然后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好男儿该当如此!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好男儿不敢说,与异族斗,总好过人族的内斗!”

郝无忌嘿然不语,半天方始试探着问一句,“浩然宗在异族战场上……很久没出现了吧?比如说上次的天魔大战。”

陈太忠笑了起来,直笑得郝真人有点讪讪了,他才淡淡地回答,“逐天峰的飞燕仙子,你当是谁家的传承?”

“逐天峰……飞燕仙子?”郝无忌轻轻咀嚼一下这个名字,才愕然地发问,“阳明宗?”

“你且去查好了,”陈太忠并不解释更多。

郝无忌原本还有很多话想说,比如说,他想验证一下,东易名在浩然宗中,到底是什么身份,怎么会以天仙身份行走风黄界,又比如说,陈太忠你跟东易名的交情,到了哪一步。

但是猛地听到这么个消息,知道飞燕仙子竟然是浩然宗的传承,那么很多话,就不用再问了,甚至,他都没有再说要验看陈太忠手上的其他电影。

他必须尽快地将这个消息,汇报给宗门,倒不是担心浩然宗会将阳明宗覆灭的账,算到谁家头上……浩然宗从来不理会这些是非的。

关键是,做为人族的顶梁柱,传说中已经消失的浩然宗……依旧在关注着位面战场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