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八十一章 哭泣之夜

真意宗派了人来浩然派,商谈宗派弟子看电影一事。

看电影这种事,就其本身而言,只是一项娱乐,至于说提高修为,那只是个别人会有所触动,不是绝对的提高修为的手段。

就像真人在追求证真的时候,可能化身凡人融入凡人世界,也并不代表,这么做一定就能证真,只是一种修炼心性的手段。

而与之相比,看电影又更偏向娱乐一点,修炼的性质更差一些。

但是不管怎么样,通过电影,可以观察凡人的生活,揣测他们的喜怒哀乐,冷眼旁观荣辱兴衰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真意宗希望,位面大战全面展开之前,能让宗门弟子尽量地放松情绪,若是能获得修为上的提升,那就更好了。

一个上灵一部电影,限制五十人!一开始的时候,毛执掌并不打算松口。

这个事儿,你不能这么搞啊,真意宗来人看重的,可不仅仅是电影,他们惦记的还有旁边的闻道谷,一旦看电影看出了感悟,直接进入闻道谷晋阶,才是正道。

真意宗并不知道什么叫配套服务,但是他们已经意识到了,有没有闻道谷,效果要差很多,当下有了感悟,不能静心体会的话,没准那机缘就擦肩而过了。

毛贡楠可是不会随便答应闻道谷的名额,事实上,白驼门和真意宗在闻道谷里,已经有了固定的名额,数量还不少——这是下派该提供给上门的指标,还要再要的话,就有点过分了。

但是真意宗的人,还就是想再要,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最近进入闻道谷的名额俏得很,还有不少人在排队,这时候如果有人通过看电影而有了感悟,岂不是要加塞了?

真意宗的人,将因果解释得很到位,但毛贡楠只是不许。

他说进闻道谷是我派中弟子的福利,给你们提供了一些名额,这已经算是对上宗的敬重了,你们做上宗的,须得有个上宗的样子,要不这样……你们将整个闻道谷都拿去好了。

你这是什么话?真意宗的人恼了,是主动邀请我们征用闻道谷吗?

想征用,那你随便啊,毛贡楠也是豁出去了,我们邀请不邀请的,很重要吗?

前些日子我们倒是请求还回九阳石棍来,你们答应了吗?

真意宗一听这话,就知道前些日子的行事,被浩然派记恨上了,所以才一肚子怨气。

面对这种情况,上宗来人也是有点无奈,叫真不是,不叫真也不是,终究是宗中有些人做事不地道,害得他如此被动。

至于说强行征用闻道谷,那也就是说一说罢了,再是上宗,也要考虑下面门派的生存,而且这闻道谷不是自然资源,而是人为造成的,是浩然派的东客卿亲手打造的。

哪怕眼下大战在即,闻道谷的指标供不应求,真意宗也不能强行征用,除非……除非浩然派昭告天下,竭力请求被征用。

而且,那还得选东易名不在的时候,要不然,真意宗依旧丢不起那个人,东易名一句话就能噎死真意宗:我一个小小的上人,能弄出的局面,上宗诸多真人,不会不如我吧?

所以上宗来人说的征用,不过是气话,更不能硬来。

就算硬来,也未必能讨好——东易名倒是不在,但是来了一个战力不输于他的陈太忠!

而且电影这一娱乐项目,还是陈太忠带来的。

毛执掌的态度,真的是比较糟糕,他在发泄私愤的同时,不忘举起公义的大旗,令人头疼不已,总算还好,来人带着足够的诚意。

只要有诚意,问题总是不难解决,于是两人最终商定,由真意宗提供给浩然派幽冥界的顶级机密,换取在浩然派的一万个电影席位。

至于说闻道谷,发放两百个临时准入证,由真意宗内部管理,决定该发放给何人。

这准入玉符,每十天更换一次样式,而且,持准入证入谷者,只能在指定区域感悟,不得随意乱走,否则浩然派可单方面宣布作废。

至于说观看电影的费用,那倒是小儿科了。

总之,在这桩交易中,浩然派并没有吃多大的亏,那两百准入证,不过是为真意宗修者提供个方便,又是划定了区域,对闻道谷的影响不大。

而毛执掌除了对电影的怨念,最看重的还是关于幽冥界的消息,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,真意宗已经掌握了不少消息,但是放出来的,只是一鳞半爪。

没办法,有些消息是不能随便放的,太容易滋生恐慌,从而动摇军心,而对于下派来说,多知道点消息,弟子们就多一线生机。

为了这桩交易,毛贡楠特地召集来了四个长老和两名客卿,征求他们的意见。

对于毛执掌的决定,六人同时表示支持,乔任女更是表示,“看一看电影上的信息爆炸,再想一想咱们风黄界的信息垄断,真的能感到,信息量不足,是多么可怕的事情。”

花捷竺则是干脆地表示,“希望能提供幽冥界地图,当地物种分布,以及各种群的特色、战力,还有最关键的……有效的逃生和生存技巧。”

果然不愧是散修出身,想的就是打不过就跑,先活下去再说。

“那里阴属性的资源极为丰富,”毛执掌先大致说一下自己了解的情况,“而且至阴生阳的资源也不少,不过,想在那里求生,首先要带足食水,初次远征的弟子,在这一点上吃亏不小。”

“那里不能就地补充食水?”花捷竺的眉头一皱。

食水这东西,说没用是真没用,而且有储物袋的话,一般来说,也给修者造不成什么困惑,不过,要是一直不能补充食水,也是个很大的问题。

位面之战,少则十数年数十年,多则数百年甚至上千年,在异位面作战,一旦被困数百年,食水还真的就成了大问题。

须知这数百年,你不光是要活下去,还要战斗,甚至很可能是高烈度的战斗,受伤了还要养伤,打累了还要休整,储物袋里也不可能只装食水。

就像隆山剑派前执掌马疯子,在地窖里关了两百年,不但悟真还晋阶二级天仙,若是把他关到幽冥界去,别说悟真,两百年之后,能活下来就该谢天谢地了。

“你还真要去?”乔任女眉毛一扬,淡淡地看他,花家可就这么一根顶梁柱,然后就是三个初阶灵仙——其中一个还是去年才晋阶的。

“愿赌服输嘛,”花客卿微微一笑,眼中冒出一丝疯狂之色,“我若能安然回来,就可以轻松很久了……反正有陈上人在,也不见得有多大风险。”

此番交易一致通过之后,没过几天,浩然派内看电影的人数就大增,总算是真意宗也派出了执法殿的弟子,帮忙维持秩序,倒也没有添了多少是非。

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选片子,还是很有些技巧的,有一日,他发现来的女性修者略略多了一点,就果断地放映一部非常虐心的片子。

浩然派弟子一致认为,这部电影,比七级灵仙晋阶九级那部,还要虐人,绝对是看过的最虐的电影——没有之一。

然而,事情奇怪也就奇怪在了这里,片子演到三分之二处,就有女修者零零星星地驾起飞行灵器,或者直接肉身飞行至闻道谷口,从真意宗弟子处领取准入证。

待到电影结束,呼啦啦飞起一大片人来,直奔闻道谷而去。

两百张准入证,在这一天,竟然是不够用了!

饶是如此,不少修者就在闻道谷外围,直接就地打坐,借着心中那份感悟,争取晋阶。

当天晋阶的天仙有三人,还有一人登仙,灵仙晋阶更是多达二百六十余人,更有一个八级天仙,原本是走来走去,为大家护法的,看到无数人纷纷晋阶,他心生感悟,往地上一坐,也开始晋阶了。

不过他的晋阶要苦逼一点,周边的灵气,完全不足以支持他晋阶,他也摆出了临时聚灵阵,但是这聚灵阵效果不太好,旁边又有无数弟子在晋阶,也需要海量的灵气支持。

所以他不上不下地吊了一天多,后来还是宗门来了真人,将他挪移至藏经阁旁的灵泉处,又熬了三天,才终于撑了过来。

他倒是晋阶了,但是因为准备不足,也熬了一个精疲力竭,直接回宗门修养去了,想要回复元气,怎么也得一年半载的时间。

但是相对晋阶的喜悦,这点小遗憾,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这一个混乱的夜晚,日后被称作女修的“哭泣之夜”,大家也没想到,一部将人虐得死去活来的电影,竟然导致了女修们集体暴走,前仆后继地晋阶。

这一夜之后,浩然派的夜间电影,彻底地火爆了,当天观看电影的人,也就两万出头,竟然有接近三百名修者晋阶,这几率超过了百分之一。

毛贡楠又开始头疼了,而真意宗的人表示,两百张准入证不够,须知那天申请临时进入闻道谷的,超过了四百人,而在闻道谷外晋阶的,刚刚超过一百人。

进入闻道谷的两百人里,却是只有二十来人没有晋阶。

闻道谷内和闻道谷外,区别还是很大的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