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九章 生命的精彩

电影开始了,但是毛贡楠好半天都没看出在演什么,他在细细地品味祁长老的话。

自从知道陈太忠打算在闻道谷外放电影,而南忘留表示支持,毛执掌就觉得,这里面,应该有他不了解的事情发生了。

待听说“长老会投票决定”,他又猛地意识到,似乎言乔两位师姐,跟散修之怒的关系,也很不寻常。

这三人是去东莽见过陈太忠的,当时陈太忠还和东易名在一起。

曾经有小道消息说,东易名就是陈太忠,不过随着东易名“浩然宗传人”的身份曝光,这个消息渐渐地有点失去了市场。

但是毛执掌还是敏锐地觉察到了,南忘留三人,定然知道陈太忠的一些隐私,就像她们掌握了东易名的一些秘密一样。

而这些秘密,他是不知情的,否则的话,没准他也能连晋两阶。

假设成立的话,南长老支持陈太忠这么做,定然是有她的理由的。

毛贡楠也想晋阶,非常地想,考虑到闻道谷和晋阶之间的关系,他也支持在这里放电影,同时他还想观察出来,这两者会有什么样的必然联系。

而祁鸿识竟然在看了电影之后,直接进闻道谷感悟,虽然他没有马上晋阶,但是却承认,真的有所收获。

这个事实,让毛执掌越发地心痒难耐:你都感悟到一些了,我也不能这么等着啊。

电影在放映着,可怜的浩然派执掌,却是全无观赏的心情,一直在想着,快节奏的凡人生活,怎么就能令大长老收获多多?

天底下的事情,大多还是经不住琢磨的,他越想,就越觉得有文章可做:凡人的一生,短暂的一生,信息爆炸,节奏太快,所以……热烈?

必须承认,他以前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,凡人的生活,就是那样,若是真的卡在了证真的瓶颈上,没准他也会化身凡人,去细细品味一段人生,完善心境。

但是在没有到达那个境界之前,他不认为凡人生活有什么好琢磨的,该知道的他都知道,一点不比别人知道的少,也没必要精益求精地去代入。

然而,地球界的凡人,却又是不一样的,他们的寿命甚至不足百年,也就是风黄界凡人寿命的一半,可是因为信息爆炸的原因,他们生命过程,远比风黄界的凡人更为精彩。

当然,精彩并不仅仅是因为信息爆炸,地球界的凡人,活得很累,非常地累,谈情说爱都要避开高阶修者——他们叫“老板”的监督,生怕影响了赚取灵石——赚取货币!

可是生命中的精彩和热烈,就在这忙忙碌碌中体现了出来,相较而言,风黄界的凡人,生活得就太懒散了,什么时候都是不紧不慢的样子。

同样是在享受生命,一个享受得积极而热烈,一个却是愿意享受那种平静和温馨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风黄界的凡人虽然寿命比地球人长一倍,可是精彩程度却有所不及。

其实,对于短暂生命的绽放过程,风黄界的修者也不是没有研究,无论是只能活一年的草木,还是只能活半年的虫蚁,有不少人都发出过感慨,感叹生命之苦短。

但是,那些品研和感叹,对的都是非人类,对上人类的话,大家自然会按照修为,为其定下该有的寿数,同时其他性质,也就定义得差不多了。

风黄界的凡人世界,偶尔可以用来磨砺心性——这就是定义。

而现在,展现在大家面前的,同样是人类,寿数只有一半,活得却是极为不同的人类,你可以认为,他们活得忙碌,活得没有自我,很多行为貌似都没有多大价值——升职加薪什么的,有意义吗?不如晋阶灵仙,多活一百年!

但是,就算有再多的不是,也不得不承认,地球界的人类,活得足够精彩,他们一生的经历,要强过风黄界普通人的好几生。

忙到极致的时候,抽空吸一口烟,都是生命中的享受,而工作之余的蹦迪和唱卡拉OK,却是压力的宣泄,热烈而亢奋。

这样极端的感觉,在风黄界的凡人身上,很少能看到。

说累也好,说变态也好,说社会压力大也好,但这就是人生,哪怕是社会逼得你不得不这么做,那也是积极的人生。

这样的同类,展现在风黄界修者的面前,不管他们是来自下界也好,是上界也罢,真的可以引起一些思考,关于生命的,关于生活态度的。

风黄界其实是拥有很多下界的,但是将下界生活完全展现在人族面前的方式,基本上不存在,很多下界只有兽族,没有人族,这令人族很难产生共鸣。

还有很多下界,人族的生活跟风黄界相仿,听一听就足够了,哪里有像地球界一般,活得如此精彩,却又有飞升修者能带了影音资料的故事上来的?

毛执掌不知道想了多久,终于隐约地感受到了一点窍门,才要侧头向祁鸿识求证,却只觉得身边灵气剧烈地波动,却是祁长老身子猛地向空中一蹿,电也似地冲向了闻道谷。

“我去,”毛贡楠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是……又要来了?”

大长老起身的时候,带起了一些灵气,但是毛执掌也不是以往的小灵仙了,他从对方身上,明显地感觉到了发自身体内部的灵气波动。

祁长老这是……要晋阶了!

看个电影都能晋阶,这还有没有天理了!毛执掌很想顿足捶胸,但是他还不能这么做,只能叹口气,紧跟着飞起来,也奔向闻道谷。

大长老要晋阶,他身为执掌,要安排相关的护法事宜啊。

夜越来越深,但是闻道谷反倒是热闹了起来,花捷竺闻听大长老要晋阶,也赶来护法,同时近距离感悟。

言笑梦到山门处戒备了,而乔任女则是维持派中的秩序——谁知道大长老会晋阶几天呢?

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祁鸿识晋阶只用了一天不到,第二天电影还没开始,他已经晋阶完毕。

用陈太忠的话来说,就是大长老的积累,其实也够了,只不过祁鸿识做事,一直有点瞻前顾后的毛病,不能彻底把自己放开,如果真的放开的话,他晋阶是很轻松的,也用不了多长时间。

这也是陈太忠选择在这里放电影的缘故,因为经过辛古的提醒,他发现地球上的某些生活,对风黄界的部分修者,可以起一些启迪作用。

就以大长老为例,像他这种心性,若是去风黄界的凡人中去感悟,用那种闲适来磨砺心性的话,只会拖慢他的晋阶时间,不会有任何的正面帮助。

但是全新的生活,展示在他面前的话,他很可能就会有所触动——蝼蚁一般的凡人,甚至还只有风黄界蝼蚁一半的寿命,都能活得那么肆意和张扬,你堂堂的上人做不到吗?

祁鸿识身为浩然派五上人之一,是唯一没有在闻道谷晋阶的,心里早就憋得不能再憋了,真的能打破心境,晋阶是顺理成章的。

陈太忠之所以说,选片的事情交给他,也是充分地考虑到了这一因素。

他不是针对祁鸿识做出安排的,他选片的宗旨就是,尽量选一些跟风黄界风格迥异的影片出来,通过不同的生活对比,让大家生出新的感悟来。

如果用精炼的语句来形容的话,就是通过不同文化的碰撞,让大家有打破常规的感悟。

风黄界和地球界,当然是不同的两个文化圈,或者,风黄界跟地球界的曾经某一个历史阶段很接近,但是现在……真的是存在文化的碰撞了。

所幸的是,他的苦心,似乎成功了,才第二天在闻道谷旁放电影,就有人晋阶了。

祁长老的晋阶,不但成为了闻道谷新的传说,也将陈太忠的声誉,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,虽然他还不能跟闻道谷谷主东易名相比,但是毫无疑问,在大家的眼中,他已经不仅仅只有“散修之怒”一个符号了。

看个电影……都能晋阶啊,这传言在瞬间就传了开去,没办法,谁让祁长老那么迫不及待,在电影放映到半中间,就在一万多人面前,直奔闻道谷了?

当然,太多人注意到,这是陈上人下了指示,要将电影放到闻道谷外播放之后,才发生的。

还有人从小道消息听说,播放的电影,可都是陈上人亲手选的。

所以在瞬间,陈太忠就成为仅次于东易名,而远远高于其他派内天仙的授道高手。

又过两天,派内一名出名胆小的灵仙,在看了电影之后,直奔闻道谷,从七级灵仙直升九级。

此人原本也是顶了“天才”和“登仙苗子”的光环,不过晋阶七级灵仙之后,遭遇到了一点事情,心态变得特别地颓废。

这一天的第二部电影,陈太忠播放了一部苦情片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,叫文艺片,比较虐人,浩然派很多弟子,承袭了气修敢作敢当的脾性,看得心头火气,恨不得站起身走人。

但是想一想,陈上人挑片,必然有其原因,大家就忍气吞声耐着性子继续看,不成想演了大半,还是那么苦情。

不少人正琢磨着,该怎么悄悄走人,才能不得罪陈上人,主角猛地小爆发了一下,然后那七级灵仙当众驾起飞行灵器,直奔闻道谷而去。

哦?那就要继续看下去了,众人得了如此刺激,强打精神看下去。

坑爹的是,那主角总共也就爆发了这么一小下,直到结尾,都是被人虐得体无完肤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