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七章 清旧欠

高阶猛犸大妖不敢发作!

这个消息,成为压倒了冯家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他们并不知道,为何那大妖不敢发作,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:猛犸不敢发作。

须知猛犸是出了名的战力强悍头脑简单,基本上不懂什么变通,能让高阶猛犸大妖都不计较,这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,冯家必须打消全力一战的念头了,冯家子弟不怕战斗,也不怕牺牲,但是冯家……输不起!尤其是对上陈太忠这种狠人,真的输不起!

“再落实一下,”一直没有发话的冯家高阶真人,终于出声了,“看情况是否属实。”

他没有说,如果情况属实,冯家该如何应对,但是……用得着说吗?

第二天上午,冯家通过多方渠道,确认了消息,于是留下两名天仙做交涉,其他人直接悄无声息地回转,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。

有子弟建议,说留下个真人主持局面,以防陈太忠狮子大张嘴,到时好现场决断,什么可以答应,什么坚决不能答应。

可是有人哼一声,阴阳怪气地表示——人家就算提出点过分要求,咱们能不答应吗?

这个问题实在阴损了点,但是说话的人未必存了坏心,他只是很明白地指出:事情就是这样了,咱不答应也不行。

除非涉及了底线,逼得冯家拼死一搏,否则的话,讨价还价很没必要。

那么,留不留真人,也是无所谓的了。

冯家的人很快就跟浩然派接上了头,询问如何才能赎回冯悟离。

陈太忠开的条件很简单,你们冯家欠东易名的解毒费没给,我不管你家子弟解毒了没有,若是解了,你交五百灵晶即可,若是没解毒,把人带过来,我负责解毒,灵晶依旧是五百。

当然,时隔这么久,利息啥的,那是要算一下。

他这个要求不过分,一点都不过分,说白了,就是接下了东易名留下的恩怨,那么,他的解药从哪里来,倒也不需要解释了。

陈太忠没有为难的意思,但是浩然派被冯悟离欺负惨了,他们也开出了条件:待真意宗还回来九阳石棍,就解下人来,放人离开。

冯家说,这九阳棍是宗里的要求,我们做不了主。

于是南忘留说话了,那冯悟离跟我一战,赢了的话,他可以走人,如果输了,他吊在杆上的日子乘以十!

真意宗若是十日送来九阳棍,冯悟离输了,倒吊一百日,就是这个意思。

这依旧是对冯悟离当初嚣张的惩罚,他竟然敢说,南忘留输给我,九阳棍就归真意宗,对于这种狂徒,有什么可客气的?

陈太忠是睚眦必报之辈,其他气修也未必见得有多好说话,胸中的不平气出不来,做什么的气修?

这个要求,可是难住了冯家:该答应好,还是不该答应好呢?

赢了固然好,但是输了的话,那就太丢人了啊,真意宗若是拖上一年才还回来九阳棍,冯悟离岂不是要在杆子上吊十年?

那样的话,冯家可就成了整个真意宗的笑话。

冯悟离倒吊在杆子上,一个劲儿地表示,我愿意比。

这种日子,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继续下去了,他想的也很简单:赢了,我就可以走人了,输了,大不了我自杀嘛。

冯家人无视了他的话,这种时候,局内人的意见不能采纳。

说得极端一点,就算你自杀,浩然派不能把你的尸体吊上去?

到时候丢人的,还是冯家!

而且你想自杀,也得自杀得了啊,有陈太忠在场,想死……恐怕也未必那么容易吧?

由这个想法,冯家推出了另一个结论:有陈太忠在场,想赢很难吧?

所谓的公平争斗,很多时候,并不是那么公平的,就像冯悟离的“压制修为”一样,强势的人可以做点小手脚,你不服气?那你也做手脚嘛。

意识到这一点,冯家的人退而求其次,比试还是算了,不过……能不能弄个罩子,把冯悟离遮起来?人可以不放下来。

这个绝对不可能,陈太忠断然拒绝,然后他建议,要不这样,这厮也可以跟言笑梦和乔任女重新比过,赢了就可以离开,输了按五倍时间吊着?

这话他是笑着说的,但是冯家俩天仙,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笑容不地道——你会这么好心,让冯悟离跟手下败将再次比过?

我这不也是为了人族的和谐吗?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大敌当前,不能内讧啊。

冯家人才不会信这话,不过既然可以商量,他们就又试探着发问,那这冯悟离被吊了许久,就算真的“公平比试”,也得给点时间,让他恢复一下吧?

说白了,他们想借这个恢复的时间,拖延一下,比不比的不说,先把人放下来再说。

最多给他一个时辰来恢复,陈太忠很干脆地做出了回答,你们有什么恢复药剂,激发潜力的手段,尽管用,我不拦着。

他主要是想扳回言笑梦和乔任女失利的影响,在他看来,失去储物袋的冯悟离,根本不可能是那两女的对手。

哦,对了,那厮的本命法宝,也被他强行夺走了,自身实力会受到巨大影响不说,身体上的损伤,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调理好的。

所以他算是逼着对方,来一场根本打不赢的比试,以挽回浩然派失去的声誉——你当初怎么打脸的,现在就怎么还回来!

当然,若是对方服用什么天才地宝,猛地增强战力或者激发潜力,他也不会在意:你们有补药,当哥们儿没有毒药?

总之,对方既然这么想,他不介意帮派里找回这个场子。

这个回答,让冯家的两个天仙越发地不摸头脑了,不过他们可以确定,对方如此回答,绝对不会是出于善意。

我答应了,倒吊着的冯悟离再次咬牙切齿地表示。

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阴森森地一笑:那样最好了,你可以试一试,打不赢的时候,能不能自爆成功!

冯家这二位一听,情知此战真的不能答应下来,于是只能叹口气,悻悻地回报家族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三宝冯家没了招数,只能没命地在宗中活动,希望能尽快地将九阳棍还回浩然派去。

真意宗一听是这种情况,也没了脾气,东易名虽然没回来,但是来了一个并不比东易名差的陈太忠,论起大规模杀伤的能力,散修之怒还要更强悍一些。

此人肩扛东易名的宠物,手执东易名的通行令牌,理直气壮地讨要九阳棍,真意宗能不给吗?

其实九阳石棍,也到了还回来的时候了,超过一年期限,还可以说没到出征的时候,现在即将出征了,再不还,那就真要惹来非议了。

别人的非议,真意宗可能还不会在乎,但是万一来自浩然宗呢?

所以在六天之后,真意宗将九阳石棍还了回来,不过郝真人没脸见陈太忠,只是托了一个高阶天仙,带了两个中阶,前来归还。

冯家早就送来了五百灵晶,以及余毒未清的弟子,陈太忠也已经出手解毒,此刻就是等着将冯悟离放下来,他们就可以离开。

然而冯悟离被放下来,第一件事就是讨要他的本命法宝慑魂铃,储物袋里的东西他可以不要,甚至别的宝器也都好商量,慑魂铃他是一定要拿回去。

失去此铃铛,他不但要战力锐减,修为更是要倒退,这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
他表示自己可以立誓,今后都不再跟浩然派作对,希望陈上人能饶过他这一次。

“我会在意你作对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要我饶你,你可曾饶过浩然派一次?”

冯家其他人还待帮忙关说,冯悟离制止了他们,转身向外走去,竟是不再哀求。

陈太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心里忍不住盘算一下:要不要将这厮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呢?

不过他终究是没那么无聊,倒吊了那厮十天,心里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。

然而又过两天,又来了两名曾经中毒的家族子弟,一名带了五百灵晶要求解毒,另一名毒性已经尽去,放下五百灵晶,一言不发地离开。

此刻,第二次出征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,大家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出征事宜,人族之间的矛盾,能放下的就放下,不能放下的就尽快化解。

陈太忠也正式地从宗产外,进入了浩然派,而且他住的地方,还就是东上人的小院。

对于他的入住,浩然弟子极为兴奋,除了因为他的传奇经历之外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:大家有电影看了!

地球界虽然是小小的下界,但是信息爆炸年代出来的产品,比知识垄断时代的产品,那真的高出了不止一个数量级。

因为要备战了,大家时间都不多,所以陈太忠定下了规矩:为了避免玩物丧志,每天只有晚上放两部电影。

放电影的事情,用不到他去张罗,他负责定规矩就行,而放电影的位置,也不在后山他的小院附近,而是在任务大厅旁边。

这天他闲来无事,晚上溜达到了放电影的地方,看着黑压压的人头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……这么多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