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六章 不敢发作

这些暗伤平时可能不打紧,但是晋阶的时候,就很要命了,尤其是在登仙见真的时候,暗伤太多就会导致根基不稳,那还谈何登仙?

总之,这百年元气芝炼制的补海丹,对于天仙之下的气修,是效果极好的,对于天仙,也有一定的疗伤效果。

所以对浩然派来说,这百年元气芝也是属于可遇不可求的,派中大库里还存有两株,此番位面大战,毛执掌已经决定,拿一株出来,炼制一批正品补海丹。

不过,堂堂妖尊出手,才区区十棵元气芝,看起来是砢碜了点,但是必须承认的是,这是最合适浩然派的礼物。

因为猛犸指名了要见陈太忠,所以毛执掌在宗产门口迎接了三名兽修之后,直接带到了雨棚下面,都没进山门。

猛犸族的化形水平,似乎都比较差,来的大妖虽然高阶了,但是鼻子还有半尺多长,獠牙、大耳朵,该有的特征一样不少,一眼就知道是猛犸化成的人——当然,尾巴还是化去了。

看着那大妖鼻子一抖,从里面喷出个玉盒,说内里装有十棵百年元气芝,陈太忠暗暗一咬牙:我去,这上面黏黏糊糊的是什么啊?

“代我多谢妖尊大人,”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又看一眼花捷竺,“还不收起来?”

花上人看着那盒子也恶心,不过他是散修出身,倒也没什么娇气的,真有好东西的话,别说上面沾了鼻涕,沾了粪便也得抢不是?

他很干脆地收起盒子,陈太忠却是一拍储物袋,从里面摸出个玉瓶来,交给那名大妖,“我这里也有点小礼物,代我转交妖尊。”

他心里清楚得很,那十棵元气芝,根本就是猛犸妖尊的赠品,人家派同族来,是讨要三颗血髓丸的,只不过不好意思空着手而已——好歹也是一代妖王。

这大妖在来之前,是得了妖尊吩咐的,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过它还是想再问一下。

它抬头看一看,发现空中吊着的那厮虽然还在哀嚎,但是耳朵似乎在抖动,它就决定问得婉转一点,“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

没错,这已经是婉转了,否则它会直接问——里面是三颗血髓丸吗?

猛犸的智商,并不比鹏族高,而且有点憨傻,远远赶不上横断山脉的猿修和狐修,尤其是来的这位,虽然深得妖尊信赖,可它的一大“优点”就是喜欢盲从,不会动脑筋。

“你只管拿给妖尊好了,”陈太忠才不会回答这个问题,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他心里有数,有些事情不该你操心的,就别乱问。”

“哦,”这大妖点点头,也不介意对方的语气,心说那我就回去禀报大尊好了。

冯姓天仙虽然疼得死去活来,还是咬紧牙关,拼出全力控制自己的神智,要听这高阶大妖跟对方谈什么。

待听到陈太忠对着高阶大妖,说话也是毫不客气,而对方竟然“不敢计较”,他心里登时就是一凉,然后心头那口气儿一松,觉得浑身的痛苦,越发地加重了。

他忍不住凄厉地大喊一声,“啊~~~”

此刻他的心中,满是悔意,早知道这该死的浩然派如此难以招惹,我何必来趟这淌浑水呢?

希望族中的修者,不要一心只想着报仇吧,他疼得都快失去知觉了,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……

事实上,冯家的修者,此刻已经赶到了距离浩然派不远处。

来的修者有九人,三名真人加六个天仙,不但有一个高阶真人,还可以组成两个真意三才战阵,这样的战力,别说是浩然派了,白驼门也不敢轻攫其锋。

但是他们还没有下决心出手。

没决断的原因很多:大战期间,人族内讧不好;浩然派终究是真意宗的下属,这样直接打上门去,容易被人做文章——哪怕大家都知道,他们去找白驼门做主,也是白搭。

当然,更令他们头疼的是:据说东易名,是浩然宗的人。

这个话是真是假,没人判断得出来,但是从东易名出现的方式、身后的家族来看,这是很有可能的。

虽然浩然宗是出了名的低调,从不在风黄界搞风搞雨,但是谁又能确定,人家真的没搞过呢?也许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。

别的不说,只说这来历莫测的东易名,也在西疆惹了一些事情,他自己不说的话,别人谁会想到他是浩然宗的?

这关键一点,就很令冯家头疼了,然而他们还有更忌惮的一点,那就是:如何才能绝对保证,留下陈太忠,不令其逃脱?

甚至冯家的作战计划,都是基于这一点来考虑的:必须留下此人,不能活捉,也要格杀,否则此人一旦走脱,那就是冯家的末日了。

散修之怒的名声,是巧器门无数的鲜血造就的,心黑手辣睚眦必报到了极端,别人想要对三宝冯家下手,可能会考虑再三,陈太忠?那绝对不会犹豫!

蘑菇术法,谁不害怕?冯家住得比较分散,在真意宗里还有居住点,倒不会被一网打尽,但是被打尽大部分,那冯家的基业也就毁了。

一个家族,不是一两个顶尖的修者能撑起来的,否则的话,也不会出现花捷竺身为上人,可以建立称号家族了,却被他人强行控制的事情。

一个家族想要长久地生存,维持地位不变,不但要有一颗积极进取的心,更要有雄厚的基石作为后盾!

而且,陈太忠二十余年未出江湖,如今震慑人的,可不仅仅是蘑菇了,执法殿的华臧华真人,是巅峰中阶真人,论战力更可以碾压不少高阶真人——执法殿就出这种变态。

但是以华真人之强,都在陈太忠面前讨不了好——不说一定会输,但肯定没有赢的把握。

若是陈太忠跟东易名对付方啸钦一样,躲在暗处诛杀冯家高阶战力,想一想都令人毛骨悚然。

陈太忠会这样做吗?当然会啦,看一看散修之怒崛起的过程中,手下的累累血案,就知道此人身怀隐身术,极为擅长偷袭——没准东易名打滥仗的技巧,都是跟他学的。

所以如果打算开打,如何留下陈太忠,这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,浩然宗之类的因素,都可以往后推一推——留不下人的话,这一仗宁可不打。

那厮灵仙时就能毁了巧器门,无法无天到了极点,根本就没他不敢做的。

“悟离被小贼又下了一次毒,惨不忍睹,”有人叹气。

“他就是自找的,”冯家也有人对此抱有怨念,“明明咱们找的是东易名的麻烦,他不开眼惹到陈太忠这种下界垃圾……真是嫌咱冯家仇家少?”

在冯家眼里,就算东易名是浩然宗的人,大家都还是风黄界的修者,小小为难一下,待展示了肌肉之后,谁强谁弱很快就分辨出来了,“不一定”会有太严重的后果。

其实,若是在难为东易名之前,大家知道此人可能是浩然宗的人,根本都不会任由事态发展到眼下的地步,这不是知道得晚了吗?

但是陈太忠不一样,那厮根本就是下界飞升上来的土鳖,根本不讲规矩,心狠手辣无法无天到了极致——谁会死了一个侍女,就灭掉一个门派?谁会?

风黄界会这么做的,只有真仙,而且是……个别真仙!

所以冯家人认为,冯悟离知道对方是陈太忠了,还要强行出手,简直愚蠢到了极点——你这是陷整个冯家于被动啊,已经有一个出身于浩然宗的东易名做对头了,还要再招惹个更狠的?

“悟离出手之前,也没想到陈太忠的进境,如此惊人啊,”有人不认可这种说法,“他也是为了维护咱冯家的名声。”

“行了,不用吵了,真有时间的话,不如再推导一下,陈太忠将血遁的小谷抓回去,可能是用了哪些术法,”有人出声阻止争吵,“这个要点推不出来,很有可能留不下他,那就不能出手……他只给了咱们三天时间,现在只剩下一天半了。”

这话一出口,大家都不做声了,好半天才有人嘀咕一句,“谁知道谷师兄血遁了多远啊,要是三五十里的话,那厮可能用的手段太多了。”

“他极限的血遁距离,应该在三百二十里到三百五十里,就按这个距离推算,”先前的那位沉声发话,那是非常凝重的声音,“宁可高估对手,不可低估。”

“冯家祖训,你们还记得吗?战则必胜……冯家虽然强大,输不起任何一战!”

“最新消息,”有个天仙弟子闯了进来,他是负责戒备的,“猛犸尊者派出高阶大妖,贺陈太忠出任蓝翔……浩然派客卿!”

在场的众人,登时都没了说话的兴趣。

好半天之后,才有人轻叹一声,“再探,实在不行……牺牲白驼暗子,也要打听清楚消息。”

此刻的浩然派,恢复了几分气象,平日走动的修者也不少,而冯悟离被吊在宗产的地盘上,那里看管得更松一点,路过的人未必是冯家安置的,但是肯用心的话,还是能打探出不少消息的。

当天夜里,更新的消息传来:陈太忠对来贺的高阶猛犸大妖毫无敬意,而那大妖……不敢发作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