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三章 摧枯拉朽

陈太忠听到这话,气得笑了起来,他抬手一指对方。

“你们昧了东易名的石棍,还欺上门来,现在说我不好好说话?小子你实在太张扬了!”

“混蛋!”那中阶真人脾气再好,也无法忍受一个高阶天仙称呼自己为小子,眉心一道白光打了出来,“冒犯上位者……死!”

陈太忠一抬手,放出一根石柱,只听得嗵的一声大响,硬生生地挡住了对方的一击。

原来这真人也是修心剑的,眉心的一柄飞剑,奇快无比威力惊人,却不成想,被陈太忠直接接了下来。

那石柱猛地一颤,不远处的利盛坛也惨叫一声,“混蛋,我的三才柱!”

他的三才柱被东易名抢了去,一直就想着弄回来,不成想方啸钦的三才柱被交换了回来,东易名对他是理都不理。

利盛坛想要再炼制一根三才柱,却是不容易。

须知这三才柱是用于小型战阵搏杀,是真意宗真人的标准配置,只要悟真,就能从宗内得到大部分的材料,自己再搜集一点,就可以炼制了。

若是所有材料全部自备,那难度就不是高了一点半点,比如说,用来整合石柱的罡砂,就是走遍风黄界都买不到,只有真意宗才有的战略性物资。

此物出产自九天罡风中,真意宗也是越用越少,现在的这点存量,还是上一任飞升大能随手采下的,珍稀程度可见一斑。

若是不用罡砂,倒也有替代品,但效果总不如罡砂来得好,利盛坛已经祭炼了一根三才柱,再祭炼一根还不如原来的,这不是有病吗?

他倒也能通过完成宗门任务,来获得罡砂,不过这种任务比较罕见,也不是一个初阶真人轻易能完成的,所以他打的主意就是:回头托人向东易名赎回。

怎奈,此前他一直不怎么有时间,待他有了时间,东易名却是去了中州,一走就是两年多,近一年多更是音信皆无,眼瞅着位面大战临近,他也急得火烧火燎。

这次他来浩然派,也是有这样的私心,才主动请缨的。

待见到自己的三才柱被陈太忠拿出,硬生生扛了一记飞剑,他是要多心疼有多心疼了。

“三才柱?”发出飞剑的中阶真人也是一愣。

这一击,他是出了全力了,要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,而对方竟然用宗中的三才柱抵挡——这损失的是自家的战力啊。

他若再来两记,应该可以重创无人操控的三才柱,但是……合适吗?

陈太忠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身子一晃,抬手一刀无意斩向对方,“你也吃我一刀!”

这一刀无意,看起来跟他以往使用的一样,但是小刀君若在的话,应该能看出来,他的无意一招,不仅仅是圆满了,更是带了一丝空间的属性。

这要拜他修成了万里闲庭,此术法原本就带有空间属性,他这随随便便一迈步,却不是缩地踏云,而是万里闲庭,只不过他不欲其他人看穿,所以就只挪移了几十米。

这种短短的距离,就算是浩然派里最精通步法的南忘留,也看不出他用的不是缩地踏云。

然而,这带了空间属性的术法,作用在无意一刀上,影响得刀法出现了一丝变异,这一点陈太忠已经试验过多次,深知威力也不一样。

而他现在,已经晋阶九级天仙,此种情况下的一刀,斩杀中阶真人也毫无疑问。

不过,真意宗终究是雄霸西疆的巨无霸,派中子弟战力超群不说,眼力也是一等一的,那中阶真人在瞬间就觉出了不妥——这一刀竟然带给了他巨大的威胁感!

我去,这陈太忠的刀法,比东易名还要狠,这位马上做出了判断,他不敢小看,身子一晃就飘出老远,然后直接掣出一朵玉莲,迎了上去。

这玉莲是他的防身利器,他身上唯一的中阶灵宝,防御力虽然一般,但却可防御多种攻击手段,比较全面的灵宝。

陈太忠的攻击转瞬即至,只一刀,就斩得那灵宝一声哀鸣,明显是受损了。

我去!这位终于知道,自己是撞正什么样的大板了,再来两刀,这灵宝都不好修了,于是他抬手收回灵宝,身子没命地远遁而去,“竖子……敢坏我灵宝?”

陈太忠的眉头微微扬了一下,沉声发话,“你再骂人,我不但坏你灵宝,还敢坏你性命……有种你试一试!”

那中阶真人还真不敢再喊了。

陈太忠也不理他,转头看向利盛坛,笑眯眯地发问,“你就是偷袭东易名的利盛坛?”

“只是意气之争,算不得偷袭,”利真人淡淡地摇摇头,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此人是陈太忠,不是东易名,三才柱在此人手上,他讨要起来会容易很多,那就完全没必要强硬下去。

“你真够无耻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也不管你和东易名的纠纷,我就问你一句,刚才我压制了修为了没有?”

“你……”利盛坛哪里会想到,对方会问这样的问题?他犹豫一下,方始一横心,“你确实压制修为了,压到了中阶天仙的境界。”

“利真人你!”那冯姓中阶天仙服用了丸药,正在搬运气息疗伤,闻言禁不住张开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“他明明没有压制修为!”

利真人淡淡地看他一眼,心说傻叉,争这一口闲气,有意义吗?“陈上人确实压制修为了,就像此前你也压制了修为一样。”

冯姓天仙登时无语了,刚才他是仗着强势,肆无忌惮地欺负浩然派弟子,现在风水轮流转,人家强势了,就来欺负自己了。

他是想明白了,但是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,少不得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阁下的大恩大德,三宝冯家记住了!”

“给你三分颜色,你还开起染坊来了?”陈太忠身子一晃,就逼到利盛坛面前,抬手一刀斩去,“给我滚开!”

利真人也真的识趣,麻利地一闪,就退出去老远。

陈太忠抬手放出一条缚灵索,将那冯姓天仙捆起,然后又一招手,将人吸了过来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蝼蚁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这位的脸色有点发白,不知道是受伤的缘故,还是被吓的,但是他骄纵惯了,此刻兀自嘴硬,虽然……他的底气不是很足,“三宝冯家,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嘿,陈某人多年不出,看来江湖中已经没有了我的传说啊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眼中却是没有半点笑意,“三宝冯家是吧?我宣布……那就是第二个巧器门了!”

说完之后,他反手一记耳光,直接将此人扇得飞向浩然派一方,“这蝼蚁身上的储物袋,就当给浩然派赔罪了!”

一言既出,大家都惊呆了,第二个……巧器门?

那冯姓天仙现在才想起来,自己威胁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,登时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——我这是……为家族惹祸了吗?

陈太忠还是灵仙的时候,就辣手毁了巧器门,三宝冯家虽然很强,但是……也才四个真人,哪里强得过巧器门?

“陈太忠,”这时,已经遁到远处的利真人高叫着,“冯师侄可是没有斩杀你朋友,你这么做……不公平!有话可以慢慢说!”

“剥光了,吊到山门上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然后轻笑一声,“那行,我给三宝冯家一个面子,三天之内,来给浩然派一个交待……没有交待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他俩在这里喊话,早有浩然派弟子将冯姓天仙接住,然后下了禁制,将此人的储物袋也没收了,还有人借机偷偷地来两下阴的——这厮刚才欺人太甚了。

陈太忠说完之后,抬手一指那高阶天仙,“来,我给你个公平交战的机会……你不会只敢大欺小吧?”

利真人再次出声,“陈上人你这又是何苦……”

“滚,要不然我把你也留下,”陈太忠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然后看向那高阶天仙,“你不是会用神通吗?很牛叉啊,来啊。”

那高阶天仙脸上青红白紫变幻半天,直接喷出一口血来,化虹而去,“竖子,须饶你不过,你且等着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想施展出万里闲庭——血遁很牛逼吗?

不过,终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不想暴露了底牌,只是冷冷一哼,“欺负了我气修弟子,真的跑得了吗?”

然后他看向利真人,“九阳石棍,还回来,否则浩然弟子,拒绝出征!”

利盛坛犹豫一下,方始发话,“这话,应该东易名跟我们说吧?”

“东上人回浩然宗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他全权委托我办理此事,在商定中,你们只有权租借一年,没说他一定要在场,现在一年已过,还回来!”

“回浩然宗了?”利真人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心里真的是惊骇莫名——浩然宗还存在?

他虽然是真人了,但是地位还是比较低,不知道三宗已经开始怀疑,东易名是浩然宗传人,宗中知情的郝无忌,也没将这消息散布出去。

事实上,此次扣押九阳石棍,并没有获得郝真人的认同,只是一帮跳梁小丑在作怪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