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二章 我压制了修为

陈太忠一言既出,登时满场鸦雀无声,浩然派的弟子也不例外。

事实上,浩然派的气修,太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了,见到来人肩头趴着东上人的宠物,大家就觉得,此人应该不可小觑。

但是当听到“地球界陈太忠”六个字之后,所有的气修弟子,都觉得脑门嗡地一响——我去,散修之怒……来了浩然派?

南忘留三人是知情的,李晓柳和辛古等人,也认出了来人,但是听到他自承身份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齐齐一怔,然后忍不住热血上头,一时间竟然无人说话。

几秒的寂静之后,有若猛然间引爆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般,巨大的声浪,猛地就爆发了开来,无数浩然弟子涨红了脸颊,大声地呐喊着。

“散修之怒,是散修之怒!!!”

“上古气修传人,真正的上古气修传人啊!”

“我去,这是灭门的气修啊,是咱气修!”

不是所有浩然弟子,都对陈太忠抱有多大好感——起码在不少人眼中,他远不如东上人值得敬重。

但是与此同时,还有不少弟子,对陈太忠是极其崇拜的——比如说现在还关着禁闭的穆珊。

闻听说这传奇人物来到了西疆,就站在大家的面前,气修们的欣喜,简直无以言表,不少人激动得脸红脖子粗,声嘶力竭地大喊,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热状态。

陈太忠背对着浩然派的弟子,伸出手虚虚一按,那疯狂的声音登时戛然而止。

如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想象,一个素不相识的修者,竟然能在陌生的宗门弟子面前,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影响力。

冯姓天仙的脸色一变,他也听说过散修之怒陈太忠的名头,知道此人相当地不好惹,不过他真的有点摸不着头脑,此人此刻出现,竟然带着明显的恶意——这是怎么个意思?

他微微调整一下心情,不屑地发话,“散修之怒?久仰了……你无缘无故横插一手,是欺我真意宗无人吗?须知这里是西疆,不是东莽,也不是中州!”

你横行他处也就算了,这个时候来西疆,是嫌我真意宗打手少,特意送上门吗?

陈太忠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不过那眼光有点古怪,带着点怜悯的味道,就像在看一个白痴一般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东易名邀我,前来浩然派做客卿。”

“轰”地一声大响,他身后的浩然派弟子再次炸窝了,声音比刚才的还大,就连不怎么欣赏陈太忠的,也难掩心中的激动,大声叫嚷了起来。

这可是传说中一人灭一门的人物,不但是气修,现在居然……要来浩然派做客卿了?

冯姓天仙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前来浩然派教训人,竟然惹出了整个风黄界都为之头疼的狠人。

他身后不远处的两名真人,脸色也极为凝重,事态的严重性,超出了他们的想像。

陈太忠再次伸手虚虚一按,将身后的呼喊声压下去,然后看着对方发话,“你可以出手了。”

那冯姓天仙脸上神色变幻一阵,猛地一咬牙,直接一按眉心,祭出了那个铃铛,同时驱动头顶的镇山印,神色狰狞地发话,“给我去死!”

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对手,但是身为真意宗中阶天仙中的翘楚,他也不会甘心就此退去,搏命一击之后,若没有效果,再飞快逃开不迟。

与此同时,他的神识发出重重的一击——高阶天仙又如何?倒不信你神识能强大到哪里,了不得两败俱伤。

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,他的神识攻击,可以掩护他在攻击无果的情况下,顺利撤出现场。

他算计得不错,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,陈太忠的神识,哪里是他能撼动的?

就连真意宗的真人方啸钦,跟陈太忠拼神识,也讨不了任何的好处去。

更别说陈太忠现在已经是九级天仙,而他的头上,又别了一根蕴神木发簪,比原来的那根还粗,而且他的脖子上,还挂着一块养神玉,藏在衣襟下。

陈某人打算的是,要防起码高阶玉仙的神念攻击,这点小小的神念攻击,他哪里看得到眼里?哪怕加上那铃铛的致幻神念攻击,他也不放在心上。

他轻笑一声,无视神念攻击,向前虚虚地迈了一步,一抬手,一张大网,直接罩向了铃铛,同时狠狠地还了一记神念攻击。

至于头顶的镇山印,他根本没去理会。

那铃铛在被红尘天罗罩住之后,急剧地变小,打算从网眼中脱开——本命法宝,一般不可能被束缚类的法器困住。

但是上古大名鼎鼎的诛邪网,哪里是那么易于的?大网随之变小,死死地困住了铃铛。

那冯姓天仙正没命地驱策铃铛,哪里想得到,对方也还了一记神识攻击过来?登时全身一震,头顶一块蚕豆大小的养神玉,啪地一声碎裂了。

真意宗弟子是靠神识欺人的,但是同时,他们也深晓“擅泳者溺于水”的道理,对识海防护得相当好,一些有条件的弟子,也带了防护识海的器具。

但是没用,陈太忠的神识,高出对方太多,甚至直接击毁了对方的防护。

然后他一伸手,将诛邪网收回来,一抬手,就捉住了那铃铛,轻笑一声,“本命法宝吗?”

就在此刻,那镇山印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,重重地拍了下来。

陈太忠体内圆环激荡,不躲不让,硬生生地受了这一击,接着掣出一柄长刀,对着那大印砍了过去,“言笑梦,看清楚了,刀该这么用!”

刀印相碰,那镇山印剧烈颤抖一下,急剧变小,就要倒飞而回,明显是受损了。

陈太忠身子一闪,轻轻巧巧地一探手,就将那印章捉住,然后神识硬生生一扫,直接将对方祭炼的印记驱除。

那冯姓天仙身子一抖,“噗”地喷出一口血来。

这还没完,陈太忠冲着那铃铛,又是狠狠地两记神念攻击——竟是要硬夺对方的本命法宝。

“混蛋,大欺小!”真意宗那高阶天仙看不过眼了,口一张,又是音攻神通使出。

“比嗓门大吗”陈太忠也是口一张,一道白光硬生生打了过去,那高阶天仙身子一闪,就要避让开去,不成想陈太忠口中又是一道白光击出,“滚!”

这高阶天仙却是没想到,对方的神通竟然能连发,登时被白光击中,整个身子向后抛去,人也向下掉,他身边的初阶天仙见状,没命地追过去,凌空抱住了他。

下一刻,这天仙身子一抖,跟着向下掉去——束气成雷的雷电攻击,还没结束呢。

那中阶真人见状,实在忍不住了,一抬手,虚虚地将两人卷住,阴森森地看向陈太忠,“小辈,这便是你压制了修为?”

“我就是压制了修为,”陈太忠灿烂地一笑,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,然后也不理他,又是一记神念攻击,狠狠地击向铃铛。

“啊,”那冯姓天仙厉嚎一声,鲜血不要命一般地从口中喷出,整个人向下掉去。

利盛坛长袖一卷,将此人收到身边,脸色阴晴不定,没有说话。

“散修之怒吗?”那中阶真人气得笑了,将手中两人交给利真人,虚虚地向前迈一步,“仗着东易名撑腰,很狂妄啊。”

“不服你就上,”陈太忠收起铃铛来,下巴微扬,笑着冲对方勾一勾手指头。

“陈太忠,咱俩不死不休!”那冯姓天仙高声叫着,他的本命法宝被夺,那伤害真不是三五十年之内养得过来的。

“不死不休,凭你也配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有种报出你的家族。”

“此人是三宝冯家,”有人躲在浩然派弟子中,高声发话,“门中四真人!”

有四个真人的家族,在任何一域,都是了不得的存在,现场认识此人的,绝对不会少了,被揪出身份实属正常。

“嗯?”那中阶真人恼了,神念狠狠地扫了过去,显然是恼怒有人多嘴。

陈太忠的意念一动,神念迎了上去,硬生生地接下了对方这一击,不让己方的人暴露。

然后他轻笑一声,“四个真人……很厉害吗?他有真人,我有蘑菇!”

众人闻言,再次齐齐噤声。

陈太忠的蘑菇术法……这名声比散修之怒还要大很多,那可是毁灭了巧器门的大杀器。

连那中阶真人闻言,脸色也是一变,然后强自镇定地发话,“陈太忠,东易名就是如此交教你做客卿的吗?”

“东易名也没说,你们会不要脸到扣下他的九阳石棍!”陈太忠大声发话,声震四野,“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借给你!”

“喂喂,你有话好说!”这中阶真人一听就急了,九阳石棍的因果,他是知道的,但是这种事,不能摆到桌面上说啊!

须知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东西,一旦传出去,且不说官府的反应,北域和南荒的宗派前来交易九阳石,真意宗给是不给?

东莽清阳宗可是参与过瓜分东易名的九阳石的,人家上门来要求交易,真意宗能拒绝吗?

真意宗虽然扣下了九阳石棍不还——严格来说,是九阳石棍现在还在探矿,但是浩然派也没敢向外声张,只说上宗欠了本派的九阳棍,却是死活不敢添加那个“石”字。

九阳棍可以是一种战器,九阳石棍,那可就是九阳石所制,然后再联想一下,不难猜出这石棍中藏有石髓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