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一章 地球界,陈太忠!

利盛坛这话,是真正的不讲理,大家都是有眼睛的,中阶天仙有没有将修为压下去,谁看不出来?

但是这个事儿,没道理可讲,所谓的压制修为,除了高阶修者出手,强行压制外,就只能是当事人自行克制了。

哪怕有人用留影石拍下打斗的场面,旁人也不好通过画面,明确鉴定出,此人到底压制了修为没有——这东西只能在现场感受。

当然,真要计较的话,也能找出些不对的地方,中阶天仙除了自身炼化的铃铛法宝,还长时间驱使着两件中阶宝器应敌,这……一般而言,初阶天仙是做不到的。

不但如此,他还经常使用神识攻击。

真意宗修者的神识强大,这是大家公认的,但是气修也是以神识强悍著称的,同等修为的状态下,想取得压倒性的优势,也很不容易。

不过这些理由,都可以用例外来解释,初阶天仙能祭起两件中阶宝器,长期迎战的,也不是没有,至于说那铃铛也是中阶宝器……人家的本命法宝嘛。

至于神识,也有人天生神识强大,再修习了真意宗的功法,自然会更加强大。

所以,现场的人虽然都能确定,对方确实没有压制修为,可是……没证据啊。

利真人的话,说得实在是太无耻了。

陈太忠在旁边冷眼旁观,也看得清清楚楚,言笑梦此战失利,没有别的原因,实在是她全方面地不如对方。

修为赶不上,体内灵气赶不上,更重要的是,手上的宝器质量和数量,也赶不上对方——青伞虽然是中阶防御宝器,但防御力一般,主要是能防雷,而对方并不是雷修。

所以,差距是明摆着的。

其实,关键是她没有防神识攻击的手段,若是有的话,哪怕神识差一点,凭着她的刀法和身法,也未必会在使用了“青气燃天”之后,还被人打成这样。

当然,必须承认,对方的宝器,种类齐全了一点,战斗得也比较奢华。

不过,输就输了吧,陈太忠觉得,能让言笑梦受点小挫折,对成长也是很有好处的。

反正对方是中阶天仙,虽然有阶位上的优势,但是不算很欺负人,自家偶尔输一场,也不算特别丢人。

问题的关键是……他们为什么打起来了呢?

至于对方高阶天仙使用神通,利真人厚颜无耻的说辞,他都不着急计较。

南忘留冷笑一声,“利真人真是好口才,有没有压制修为,你看不出吗?”

“废话就不用说了,”那冯姓中阶天仙微微一笑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除了乔任女,言笑梦也要出征了……来,这个花捷竺,我看你有点不服气嘛,做一场?我照样压制修为。”

他连胜两场,正是气势如虹的时候。

花客卿是散修出身,最是挑通眉眼,而且他并不认为,自己就比乔任女和言笑梦强,面对对方的挑战,他微微一笑,“对战的事情先放一放,东上人的九阳棍呢?先还来!”

“东易名的九阳棍,轮得到你要?”冯姓天仙轻笑一声,“他的人到了,我真意宗自会给他,我就是怕他来不了啦!”

“来不了也当先还给我浩然派,”毛贡楠冷哼一声,“说是出征之前便要还来的!”

“谁说不还了?”冯姓天仙哈哈大笑,“关键是……东易名要在场啊。”

“那你跟南长老做一场,敢吗?”毛执掌面色铁青地发问。

那中阶天仙眉头微微一皱,然后展颜一笑,“做一场,我若赢了,九阳棍就不用还了吗?”

他虽是战力强大,宝器众多,但是拿下对方两个初阶天仙,也是很费了一番功夫,对上南忘留,真的是没什么胜算——气修的战力,真的是太强悍了。

不过,他也不怕赌一把,输了虽然会很丢人,但是,如果能赢了九阳棍,倒也值得赌一下。

“那你拿什么来对赌?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眼中射出一道寒光。

“对赌?”冯姓天仙微微一怔,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赢了就要赢九阳棍,输了什么都不付出?”南忘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冯家总要拿出相应的宝物吧?”

“你不可能赢得了我,”冯姓天仙微微一笑,顿一顿之后,他又发话,“大不了我赌一条命。”

“你这条命,真比不上九阳棍,”祁鸿识冷笑一声,“差得太多。”

“姓祁的你欺人太甚,有种你上,”冯姓天仙眼睛一瞪。

“九阳棍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心中却是大怒,尼玛,借了哥们儿的东西,现在不想还了?混蛋!

南忘留却是耳聪目明,她正没个理会处,猛地听到这一句,侧头一看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。

然后她一纵身,就飞到了他的面前,因为不摸陈太忠是什么想法,所以她一拱手,“陈上人,东上人不在,还请您为浩然派做主!”

“陈上人?”众人闻言,齐齐地转头过来,才赫然发现,旁边观战的人里,猛地多出了一个高阶天仙。

这高阶天仙,大家都很陌生,但是此人肩头的白色小猪,有太多人认识了。

陈太忠正好一肚子不解,闻言出声发问,“九阳棍……怎么了?”

“九阳棍,真意宗不肯还来,”南忘留很干脆地回答,“他们不还,我浩然派不出征,结果他们逼着浩然派出弟子。”

“陈上人,你要为我浩然派做主!”乔任女也飞了过来。

合着真意宗拿到九阳棍之后,跟晓天宗合作很愉快,开发了不少九阳石出来——其中不少九阳石髓,都送到了浩然派这里。

在蓝翔改名为浩然的大典上,晓天宗还特地遣人来道贺。

但是东易名年余不露面,就有一些不好的现象渐次出现,尤其在辛古去了东莽之后,无功而返,大家更是猜测,东易名这是怎么了?

大家都认为,东易名会通过传送阵回西疆,可是一直等不到,心里就犯了嘀咕。

殊不知,那时陈太忠正在东莽苦等,想再见老易一面,而且他后来走的也不是官方传送。

总之,苦等东易名不来,到了现在,大家都一致认定,东上人回不来了,不说别的,官方就加紧了对游散修者的掌控。

东易名是很有名,但是此人身上关碍着九阳石,宗派中人丝毫不怀疑,若是官方拦住了东易名,绝对会强行征用——有真意宗的通行令牌也是白搭。

这个猜测,其实没错,陈太忠在西疆被人拦住过,别人看在东易名的面子上,放散修之怒离开了,但是真要换做东易名本人被拦住,没准就被官方强行请走了。

尤其是在东莽,东易名的威名,比在西疆差远了。

所以,综合各种分析,再加上官府加紧了掌控,真意宗认为,东易名在第二次出征之前,基本上是回不来了,就不想着急还九阳棍了。

浩然派这下就不干了,你不还?好,自有东易名找你去要,不过你休想征召我浩然弟子出征!

可是真意宗里,还偏偏有那些不知好歹的,要强压着浩然派出征。

白驼掌门方清之为难了,他已经在浩然派身上押了不少宝,为此甚至得罪了鉴宝阁。

到了这个地步,他不可能再翻悔,于是就表示:上宗想要浩然出征,而且不还九阳石棍,这个事情,得你们自己去商谈。

所以就出现了真意宗弟子强行上门征召一事。

真意宗此来,摆出的就是赌斗的架势——输了的,乖乖去出征,而他们跟来的初阶天仙,根本就是打杂的,一出战就是中阶天仙弟子。

那冯姓天仙最开始是跟乔任女打斗,术法极多,不过乔任女有得自月古芳的宝镜,支撑了很久,最后对方还是换了宝器,将她击败。

至于说言笑梦是如何输的,大家都已经看到了。

看到不少人上前纷纷诉说,那冯姓天仙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:高阶天仙又如何?

陈太忠听他们杂七杂八地说了好一阵,头都有点大,不过他总算听明白了因果。

面对几双期盼的眼神,他微微颔首,淡淡地发话,“接下来的事儿,交给我了。”

浩然派很是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不由得喜上眉梢,那冯姓天仙见状,没由来心里一紧,不过他扭头看一看,就将这份不安放在了一边:不是东易名前来,我怕什么?

我若输了,自然有人替我做主!

陈太忠虚虚地向前迈一步,来到了冯姓天仙面前,轻笑一声,“是你诋毁我气修?可敢与我一战?”

“阁下是高阶天仙吧?”冯姓天仙冷冷一笑,“来战我这个中阶天仙?”

“无妨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“我自会压制修为到中阶天仙,你无须担心。”

浩然派弟子闻言,登时爆出一阵狂笑,大家对这个“自行压制修为”,实在是太痛恨了,眼见自家阵营里多出了高阶天仙,还依言还了回去,心中这份痛快,也就不用说了。

冯姓天仙脸上,青一阵紫一阵,他本能地感觉到,对方可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——气修的战力,真的太可怕了。

但是,那又如何?他身后就站着同门,家族也有势力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还没请教……阁下尊姓大名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轻轻吐出六个字来,“地球界,陈太忠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