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七十章 亮明身份

“十日后吗?”猛犸大尊看陈太忠一眼,点点头,“好的。”

下一刻,他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风雪中,就像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来过似的。

“我的血髓丸啊,”纯良的蹄子,狠狠地在陈太忠的肩头捶打着。

陈太忠从沉思中清醒过来,侧头看它一眼,俯下身子拍打昏迷的熊修,“醒醒,要赶路了……”

当天晚上,两人就走出了西雪高原,告别熊修之后,直接破空前行。

这样嚣张的赶路,自然有人阻拦,不过因为是白天赶路,行不多久,就有人直接自远处飞来,离得老远就大喊,“止步,来人可有通行令牌?”

他问的是官府的通行令牌,这是战时发放的,最大程度地统计各种战力,以便统一调派,没有令牌出行者,那就准备倒霉吧。

陈太忠轻笑一声,亮出一块令牌来,“真意宗通行令牌,可够?”

来人见他的令牌不对,刚要追究,猛地听说是宗门令牌,还是真意宗发放的,登时就是一愣,然后一拱手,“稍等,且待我验看。”

此人身为初阶天仙,却是没有见过此等令牌。

这也难不住他,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玉简,扫视上面的图标,隔得老远同令牌对比。

大致看起来,是无误的,相信也没几个人有胆子,在西疆伪造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不过他还是出声发问,“冒昧问一句,敢问阁下何人?”

“地球界散修,陈太忠!”陈太忠一摆手,收起令牌,电射而去。

“地球界散修?”这位皱着眉头想一想,猛地瞪大了眼睛,重重地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,散修之怒?这家伙怎么来了西疆?”

他倒没有怀疑对方的话是假的,原因很简单,除了脑子进水的修者,谁会去冒充陈太忠?没有什么好处不说,后果还可能很严重。

而且现在位面大战愈演愈烈,陈太忠想要洗白身份,这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“真意宗怎么网罗到了此人?”这位有点不解,反正这种事情,他是必须向上面汇报的,说不得他联系一下上级,将情况说一遍,然后还好奇地问一句,“要不要拦截他?”

大战在即,像陈太忠这种强悍的战力,是官府和宗门都要争取的对象,若非对方身上有真意宗的令牌,他得知对方身份的话,肯定第一时间通知高阶修者来“说服”了。

当然,风黄界的说服,并不仅仅是靠嘴,很多时候靠拳头说服,效果更佳。

事实上,就算是眼下,官府出手也未必就晚了。

“说一说相遇的情况,”那边有点拿不定主意。

待他将事情原原委委地讲一遍,那边也查出了相关的情况,“唔,这个陈太忠……跟东易名有接触,既然他肩头还有东易名的白猪宠物,估计是拿了东易名的令牌,算了,大战在即,不宜树敌过多。”

陈太忠用原本的容貌闯入西疆,打的也就是这样的念头,他不单要堂堂正正地获得赦免,还要借东易名的名头,以及其身后子虚乌有的“东氏家族”,震慑某些可能不怀好意的人。

反正东易名现在,也不合适露面,此人身上有不少的九阳石资源,已经被三宗看在眼里记在心上,用东上人的身份回浩然派的话,没准麻烦更多。

他用着本来的容貌,一路大摇大摆地向浩然派赶去,初开始还有人出面拦截查问,走了两天之后,竟然再没人出面了。

这是他的去向已经明了,就是要前往以前的蓝翔、现在的浩然派,知道了他直线行进的方向,谁还会吃撑着了去拦他?

散修之怒在西疆的名头一般,属于传闻中的人物,离得较远,但是东易名可不是好惹的。

这天,他终于赶到了浩然派,不成想还没进宗产的门,就发现里面灵气在剧烈地波动,还隐约传来了打斗声。

陈太忠的眉头猛地一皱,冷冷地看向看守宗产山门的弟子,“出了什么事?”

那俩弟子一见,又来了一个陌生天仙,脸色顿时就变得极为难看,不过有个弟子眼尖,一眼看到了小白猪,忙不迭一拱手,“敢问这位上人,可是东上人之友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一抖手,丢出了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“凭这个……可以进你山门吗?”

“请进,”两名弟子异口同声地回答,其中一个犹豫一下发话,“上人,有人在我浩然派作威作福,您可以尽快通知东上人前来吗?”

“嘿,我倒要看看,谁活腻歪了!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手召回通行令牌,直接飞了进去。

“哎,”那守门弟子犹豫一下,想要阻拦,对方却是已经去得远了,他嘴角抽动一下,“唉,您好歹留个字号啊……”

原来的蓝翔山门,现在已经重新修整过了,两根门柱都是整块玉晶雕刻而成,上面横了一块硕大的牌匾,上书“正气”二字,字体厚重古朴。

两根门柱的旁边,是两个小门,小门一侧挨着门柱,另一侧却挨着两块硕大的山石,山石刻了两个字,右“浩”左“然”,正是浩然名称。

牌匾之后五百余米,还有第二道门柱,上面是更大的牌匾,赫然写着“浩然派”三字。

而此刻浩然派山门之外,言笑梦正手持长刀,跟一个六级天仙战做一团。

那天仙身着真意宗服饰,身前是一串玉环形成的护盾,牢牢地护着自己,而他头顶之上,祭着一方大印,时不时向言笑梦击去。

这两件都是中阶宝器,而且品质极高,此人对上言笑梦,也是游刃有余。

尤其是,此人神念异常强悍,时不时地攻击言笑梦一下,虽然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,但是用来扰敌,却是足够了。

他的嘴角,甚至噙着一丝微笑,一副猫捉老鼠的样子。

蓝翔的其他五名上人——包括客卿花捷竺,都在山门,一个个面色铁青,而他们面对的,却是真意宗五人。

这五人中有三名天仙,初中高阶各一,此外还有两名玉仙,一名是陈太忠见过的利盛坛,一名是五级真人,却是面生得很。

言笑梦久攻不下,而对方的大印打来,虽然她也有防御的青伞,堪堪可以敌住,不过对方的神识骚扰,实在是太讨厌了,她又攻了两招之后,一怒之下,头顶冒出一股青气来。

这是气修的“青气燃天”,破除污秽和幻境极为有效,因为是燃烧精气,所以也有提高战斗力的效果,她这是要孤注一掷了。

“拼命了吗?”那中阶天仙轻笑一声,好整以暇地一抬手,往自己的眉心一按,然后向外一指,一个黄澄澄的铃铛,从他的眉心钻了出来。

这铃铛瞬间就化作半米多高,在空中一晃,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,不少人听到之后,就如同喝醉了酒一般,脑子都有点迷糊了。

旁观者尚是这样的感觉,跟他直接对战的言笑梦,感受可想而知了。

不过言上人不愧是浩然派的后起之秀,哪怕是神智有点迷糊了,她头顶一缕青气,义无反顾地一刀斩去,同时又祭出一条缚灵索,向对方缠去。

这缚灵索,也是中阶宝器,是得自月古芳的,被陈太忠送她了。

那中阶天仙嘴角的冷笑,越发地明显了,他又摇一下铃铛,缚灵索微微滞了一滞,趁此机会,他已经避让开去。

不成想,言笑梦这一刀,直接斩得玉环一阵乱颤,然后……在这关键的时刻,她手中的长刀,碎了!

那中阶天仙却是脸色一沉,冷哼一声,“作死,竟敢伤我宝器,吃我一记镇山印!”

他头上的大印,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言笑梦正在取出第二柄长刀,同时竭力地激发头顶的青伞,想防住这一刀,不成想,那中阶天仙又是一记神识攻击攻来。

南忘留见状,身子前抢,“阁下宝物众多,我浩然派……”

“退下!”真意宗的高阶天仙见状,厉喝一声,竟然是音攻的神通!

总有些惊才绝艳者,能在天仙阶段,就使出神通来。

南忘留闷哼一声,倒飞出去十多丈。

就在此刻,中阶天仙的大印,已经重重地击上了青伞,言笑梦身子一震,脸色变得刷白。

这位可不是个饶人的,铃铛再次一振,大印再次砸下。

言笑梦又是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击,身子虽然依然挺拔,但是脸色越发地白了。

“去死!”她终于掣出了长刀,也顾不得攻击那玉环了,而是狠狠一刀斩向那再次袭来的大印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她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击,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她实在憋不住了,“噗”地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那大印也倒射而回,中阶天仙的脸上,一道青气一闪而过,很显然,这一记硬碰硬,他也不好受,不过他还是冷笑一声,“言笑梦,认输吗?”

“认个屁的输!”言笑梦一抹嘴角的鲜血,冷笑一声,“你宝器众多,我认了,哪个混蛋说的,要将修为压到初阶天仙跟我斗的?”

“既然是号称正气浩然,怎么就输不起呢?”初阶真人利盛坛冷笑一声,“冯师侄明明是将修为压到了初阶天仙,莫非还要让他压到高阶灵仙去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