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九章 神秘大尊

陈太忠被很多人问过来历,有问是否“地球界陈太忠”的,也有问“散修之怒陈太忠”的,独独没有人,把他和飞升地青石城连在一起问的。

他上下打量那大汉两眼,通过那两颗獠牙,他确定面前这位也是猛犸族的,不过修为……他感受不出来,也不便拿天目术去看。

总之,这大汉给他的感觉,就是两个字:很强!

强到什么地步,他也不知道,他可以确定的是,如果大汉愿意的话,抬手就能碾压了自己,他加上纯良,也斗不过对方。

不过,对方没有体现出什么明显的恶意,他微微颔首,“没错,我就是陈太忠,敢问阁下如何得知?”

“我只猜到,你来自青石城罢了,”大汉呲牙笑一笑,长长的獠牙显得越发地明显,“你是否便是蓝翔派的东易名?”

陈太忠觉得头皮一麻,心说怎么又出来一个火眼金睛?他现在可是标准的陈太忠原型,除了肩头的小白猪,实在跟东易名沾不上半点边。

不过对方敢这么问,肯定是有点把握的,而他又不明白对方的来历,只知道这只猛犸很强,强到他毫无还手的能力。

可是,他也不能就这么认了,自己就是东易名,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蓝翔已经改名为浩然,阁下不知情吗?”

“小小下派,若非浩然宗苗裔,谁去关心它?”那大汉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眉头微微一皱,“既然改名……你也知道浩然宗和蓝翔的关系了?”

不是董明远告诉你的?陈太忠也是微微愕然,能一眼辨出东易名便是散修之怒的,似乎也只有董明远一人了,可是……董明远知道他跟浩然宗的关系的。

此人到底是谁?他的脑子在急剧地转动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“浩然宗……我们气修都是很景仰的,阁下此来,究竟是为何?”

大汉一抬手,直接将熊修打昏,然后看一眼纯良,“麒麟相伴……呵呵,来自青石的气修,认识一下,我是猛犸尊者!”

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一拱手,“见过猛犸大尊!”

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但是眼下不过是个九级天仙,而且还是刚刚晋阶的,面前猛地冒出一个真仙级别的主儿来,他能保持镇静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“唔,不错,我很看好你,”猛犸尊者点点头,大喇喇地发话,“此次风黄修者远征幽冥……你去吗?”

“我就是为了此事而赶路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所以冒昧穿过大尊的地盘。”

“就算没有狐王血裔,你让这小家伙亮出身份就行了,”大汉看一眼纯良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它那个老妈,可是厉害得很……”

纯良本来是趴在陈太忠身上装宠物的,听到这话,登时不淡定了,马上出声回答,“我是离家出走的……我要独闯天下,才不会受它们庇护。”

“那你老妈也追你到东莽了,”猛犸大尊白它一眼,“还跟老狐狸碰了一下吧?”

纯良无言以对。

陈太忠终究是桀骜之辈,听了好一阵,发现这猛犸大尊一直不说重点,心中就有点焦躁了,“敢问大尊,此来有何见教?”

“我看你顺眼,”汉子的回答很不着调,他偏偏说得理直气壮,“能不去幽冥界吗?”

“不能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也不解释理由。

“为了九幽阴水,完善真器元胎吧,”猛犸大尊微微一笑,“倒也是。”

真器元胎?陈太忠一听,头发都要竖起来了,这可是董明远都没有发现的秘密,“大尊说笑了,这种东西,是有德者居之。”

“我看你不像个缺德的,”汉子看他一眼,继续很不着调地回答,“这样,你去幽冥界,我打算送你点东西,想要什么?”

“想要大尊精元!”不等陈太忠说话,纯良已经叫了起来。

大汉闻言,狠狠地瞪它一眼,“别以为你老妈护着你,我就不会揍你!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,”纯良根本不怕它,它怕的是不在意自己根脚的主儿——说不怕它老妈的,都不敢把它怎么样,“太忠有个小世界,急需完善,小世界啊……差的就是大尊精元的温养。”

“小世界吗?这倒是在幽冥界安身立命的东西,”尊者呲着獠牙想了一下,抬手摸出一块灰蒙蒙的石头,大约有足球大小,递给了陈太忠,“这个东西……放进小世界,会有奇效。”

“神骨?”纯良的眼睛一瞪,显然是有点意外,然后又趴下来,懒洋洋地一哼,“才这么一点,真够小气的。”

“小家伙眼力不错,口气更大!”猛犸尊者哼一声,狠狠地瞪着它,“才这么一点……来来,你给我弄这么一块!”

“我俩前一阵,刚带了一整具成年麒麟的骨骸回谷,”纯良傲然地回答,“是一整具,不是你这一小块,知道吗?”

合着这块石头,是上界的神兽或者天妖的骨骼,比大尊还要高一级的存在,对于猛犸尊者来说,这也算难得了,尤其是这种东西,风黄界少见得很。

“一整具?”猛犸尊者愕然了,然后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就瞎扯吧,有整具尸骸,还担心他的小世界不稳固?”

“我说了,那是我们麒麟的骨骸!”小白猪眼睛一瞪,气呼呼地看着他,“怎么可能去扩充小世界?”

说到最后,它又想起,麒麟骨骸在翡翠谷的异动,还是为通天塔填充了不少灵气,虽说是被动的,也没有不敬之意,但客观上还是起了这样的作用。

所以它有点意兴阑珊,也就懒得再说了。

猛犸尊者倒是有点错愕,它侧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你就这么让它带着骨骼回来?你不知道自己的小世界需要完善?”

“那我也不能硬抢吧?”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手,“纯良是我的伙伴,抢它同族的骨骸,那我成什么了?”

“难得啊,不愧是修上古气修的,”猛犸尊者很感慨地叹一声。

它堂堂的妖王,拿出这么一块骨骸,就觉得已经很拿得出手了,哪里想得到,对方虽然只是小小的天仙,竟然舍得放弃了一整具麒麟的尸骸?

这种气魄,就算是它也不得不叹服——搁给它是陈太忠,绝对不会放过那骨骸,这是能让大尊都撕破脸皮去抢的东西。

感慨过后,它又想到了一个问题,“这麒麟尸骸,你们得自何处?”

陈太忠却是不想再答他了,而是出声问一句,“你认识青石城外的老龟?”

不问清楚这个问题,他真的是坐卧不安,对方居然知道他有真器元胎,传出去怎么得了?

而且对方又一再强调,他来自青石城,这让他只能往青石城外的老龟身上想了。

“老龟吗?”猛犸大尊先是一怔,然后笑了起来,“老龟未必是老龟,此事有因果,我就不说了……这块神骨,你还是拿好。”

陈太忠一抬手,接过了那石头,见对方要离开,他出声发话,“大尊,我无功不受禄,请问您想交换点什么?”

猛犸尊者停下脚步,讶异地侧头看他一眼,然后笑着摇摇头,“我给你点东西,何须你感谢?再说……你又能有什么?”

这不是小看人吗?陈太忠就最见不得这种眼神和语气,你是妖王你厉害,但是也不能认为,别人就都没好东西了,“血髓丸……你要吗?”

“不许给!”不等猛犸尊者出声,纯良已经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,“那是我的,了不得给老易一点,不能给别人!”

陈太忠侧头看它一眼,语气轻柔却又坚定地表示,“别胡闹,你的东西你早拿走了。”

当初进入石室之前,以及之后,都一直说的是,纯良拿走跟麒麟有关的东西,不得染指其他,而纯良能进入石室,也是因为有陈太忠在——要不然,它不死都算天开眼了。

而它拿走的,是极具价值的麒麟尸骸,或者在麒麟眼里,只是具备一些象征性的意义——两人并不知道那些道纹什么的,但是在其他人眼中,这绝对是值得妖王出手抢夺的东西。

平常的时候,纯良胡闹也就算了,当着尊者的面还胡说八道,陈太忠不得不说它一句。

“呵呵,血髓丸?”猛犸大尊听到这三个字,却是笑了,“上古的血髓丸,对吧?看来你是找到了浩然宗的山门?”

不待陈太忠回答,他又点点头,“我知道那麒麟是何处来的了……果真是福缘深厚啊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会它的感慨,而是继续此前的话题,“我找不到那老龟,还请大尊指点一二。”

“找得到又如何?”猛犸大尊不以为然地回答,然后点点头,“既然你想交换,那血髓丸,且给我三颗好了。”

陈太忠此次轻装简从,得自浩然宗的好东西,都被他装进储物袋,扔进了通天塔里,此刻他也不想拿出来——虽然对方知道了他有小世界,但小世界若是通天塔的话,对方有什么反应,那还真的难说。

须知庾无颜可是叮嘱过,未到玄仙,不得露出通天塔。

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十日后,大尊派人去浩然派取即可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