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七章 回归之路

哦,陈太忠闻言点点头,他还以为浩然派那里,又出了什么幺蛾子。

至于辛古为什么一开始不说详情,这很好理解,出征这种事,对外人当然要守口如瓶。

辛堂主虽然知道陈上人和东上人有瓜葛,却也不是能随便说的。

直到他表示关心上一次的物品,辛古才会提示他一句——这可是正经事,你别耽误了。

终于要来了吗?陈太忠的心情竟然没有多少波动,他等这一天,已经很久了,“好的,我尽快通知到他。”

“不知……”辛古犹豫一下,再次发话,“不知陈上人需要我等多久?”

“你要等?”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等东易名一起走吗?”

“是啊,”辛古点点头,“我顺便在东莽采购点东西……嗯,地球界的电影也不错。”

“我可不敢保证,他会跟你一起走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“你要看电影,那随便,不过东易名行迹飘忽,很不受拘束的。”

“哦,”辛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“那我待几日,自己离开好了,不过……本派和上门,都希望他能尽快赶回去。”

“我明白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也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。

辛古见状,只能乖乖起身告辞,这位爷可是一点都不好惹。

陈太忠根本就没想从传送阵离开,他本就担心,清阳宗会故意难为他,甚至晓天宗也存在这个可能,毕竟大战在即,谁也不会嫌自家的九阳石多。

而他在东莽,又交易了一些九阳石,没上了清阳宗的黑名单,那才是怪事,也就是东某人不见踪迹,而陈某人又栖身横断山脉内,清阳宗无法下手罢了。

所以他打定主意,要从兽修的传送阵离开,至于说西雪高原,直接横穿好了。

不过在离开之前,他想再见老易一面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老易这稳固境界,也稳固了很久,陈太忠等了三天之后,依旧不见她回来,少不得强迫阴阳狐去打听消息。

阴阳狐打探到的消息,是三公主依旧在祖山稳固境界,至于说要等多久,谁也不知道。

而辛古在逗留了两天之后,也不再等东易名,而是离开狐谷,踏上了返回西疆的路。

陈太忠又等了两天,觉得实在无法再等下去了,于是逼着阴阳狐,带自己去了永雾谷。

负责看守传送阵的,依旧是那个长了两支白色鹿角的老妪,对陈太忠的态度,也依旧是半冷不热,不过阴阳狐说得明白——这是三公主的朋友陈太忠,想要去中州。

老妪没有问,只是点了点头——陈太忠现在在狐族的名声,绝对不小。

站在传送阵外,陈太忠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阴阳狐说了一句,“你转告老易,如果可以的话,我不希望她去幽冥界。”

“您可以再等她两天的,”阴阳狐苦笑着回答。

“我能等,别人怕是不能等,”陈太忠叹口气,向传送阵走去,和肩头的小猪,一起消失在了迷雾中,“告诉她,下次见面,我必悟真。”

他真的不能再等了,须知穿行整个中州,还要花不少时间……

在依旧糟糕的乘坐体验中,陈太忠来到了中州,猿修一如既往地跋扈,不过他放出九级天仙的威压,还是轻松地走出了横断山脉。

接下来的时日里,他昼伏夜出,一路赶向西雪高原,因为怕被人发现,他极少使用灵舟赶路,倒很是测试了几次万里闲庭。

纯良对他这个术法很感兴趣,其实,它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离开东莽之后,它就将老易悟真带来的郁闷抛到了脑后,问起了万里闲庭的修炼方式,“……这么赶路挺省事的。”

“要你自己赶路,你就不会觉得省事了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,这厮的懒病,简直是深入骨髓,“你没听董明远说吗?这是气修功法,你学不来的。”

赶了几天路之后,陈太忠越来越发现,大战的气氛浓了,主要表现就是,路上盘查得越来越紧,而且关卡的行为,也是越来越简单粗暴。

他是夜里赶路的,按理说不该在意盘查,但事实上还真不是这么回事,中州并不是一马平川的地方,很多地方不走关卡的话,要绕路——如果他不想飞行的话。

而且非常明显的,躲避关卡的修者也不少,他在夜里原本能安静地赶路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晚上遭遇到的修者也越来越多。

大部分的修者还好,夜里撞上了,知道对方肯定也是有缘故的,在相互发现之后,隔着远远的就避开,有些却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,直接将大招放了出来。

按说陈太忠是最受不了这种行为的,但是他着急赶回西疆,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,他直接抬腿就跑——不是不敢动手,实在是有正经事呢。

就这么忍气吞声赶路,十余天后,就在西雪高原在望的时候,黎明时分,他又受到了突然的攻击,不但有缚灵网,而且对方还下毒!

埋伏的有四人,两名灵仙,一名初阶天仙和一名中阶天仙,这帮家伙太过阴毒,不但在路边卡位埋伏,提前还在路上撒毒。

亏得陈太忠不怎么怕毒,他的本命真器胚胎,也有祛毒功能,所以才没阴沟翻船。

泥煤,老虎不发威,你以为你我病危?这次他是真的火了,也就是通过天目术,发现对方也是人族,他才没有出刀,而是直接神识攻击。

神识一击,先击晕了中阶天仙,然后又冲初阶天仙来了一下,不成想,那初阶天仙有防范神识攻击的手段,身子一晃之后,就抱着脑袋蹲了下来,嘴里大声喊着,“是神念攻击!战兵!快出战兵!”

陈太忠听得愣了一下,是官府的人?然后他连着几个神识击过去,将四人击晕之后,一抬腿,直接就万里闲庭到了二十里开外。

不过,他也有点怀疑,对方是不是在蒙他,所以他丢了个小神识在现场,然后又隐身悄悄回来——真是官府中人的话,他就不理会了,若是有人冒充……他这段时间,遭受莫名其妙的攻击可是不少,早就憋了一肚子火。

事实证明,他走得还真果断及时,就这么一来一去的时间里,那里又多出了七八个人,而且有四人的站位异常古怪,一看就可以知道,绝对是一个战阵。

官府撒毒捉人?陈太忠越发地好奇了:假冒的吧?

反正已经接近了西雪高原,他也不用太着急了,索性看个究竟。

被击晕的中阶天仙很快被就醒,一张口就是,“目标神念异常强大,极有可能是真人。”

后来的人里,也有一个中阶天仙,闻言吓了一大跳,“不可能吧,真人?”

“我哄你干什么?”被击晕的那厮悻悻地哼一声,“捉夜行修者,居然碰上了真人,也够运气差的。”

“你不看清楚,连真人都敢下手?”后来的天仙笑了起来,很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,不过下一刻,他眉头一皱,“不会是大妖吧?”

“不是大妖,也不是幽冥界的暗线,”前面那位摇摇头,“要不然的话,他想要我们四个死,那简直太容易了,冒犯了他,他也没杀人……”

陈太忠听了好一阵,才听明白,合着这些人真的是官府的,随着位面大战的一步步展开,官府也加强了对地方上的盘查和控制。

像这暗中的盘查,主要是防备幽冥界派来的暗子,同时也要盘查一些不受控制的修者,未来的大战中,官方征召是免不了的,有些流浪修者想逃避征召,官方自然不会答应。

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,陈太忠也懒得多待,转身悄然离去,他不小心中了点毒,还得尽快化去。

然而,这毒虽然不算太厉害,却不是一般的顽强,他找了一处僻静所在,足足化了三天,最后还是纯良出手,用火将本命圆环上的毒烧去。

所幸的是,九阳石髓是至阳之物,若他先炼化的是九幽阴水,没准会被纯良的真火消减去不少。

一想到这种可能,陈太忠就恨得牙根直痒痒,尼玛,大家认都不认识,你们上来就下毒,要不是你们是官府中人,拦路也是有原因的,哥们儿就直接砍死你们一群混蛋了!

为这种事,他又耽误了三天,心里的火气可想而知,待夜晚再次降临之际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腾空而起,向着西雪高原飞去。

真要有人敢再出手拦截的话,他绝对不会再客气了——披一张官府的皮就大?

别说,他就算飞着,依旧有人敢来找麻烦,眼看离西雪高原不足两百里了,远处一道剑光亮起,斜斜地冲来一人,“上人留步,奉掌道大人之命,严查往来……”

“滚!”陈太忠想都不想,张口就一道白光打了出去,然后他冲着来人的方向一扫,原本是想看后面有什么伏兵,不成想一眼看去,竟然发现了一座庞大的阵势。

“混蛋!”陈太忠登时就怒了,在他的天目术下,大阵虚实一眼就能看出——竟然是一座禁空大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