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六章 马上回来?

陈太忠听了纯良的话,气得好悬没把鹏妖爪子收回去。

不过最后,他还是把爪子给了纯良——事实上,他也觉得自己有点不求上进,“你现在晋阶,太勉强会有害的吧?”

“有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”纯良哼一声,“一个爪子不够,再给条大腿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又撕了一条大腿给它,“你晋阶,会不会引起天地灵气的波动?”

“不会,”纯良叼起爪子,一口吃掉,不过鹏修的大腿有点大,长度超过了四米,它咬成三截,慢条斯理地吃下。

“会不会有化形劫?”陈太忠又问它一句。

“我是神兽哎,证真的时候才会有化形劫!”纯良白他一眼,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,“那个啥,布个遮蔽的阵法……我争取在老易回来之前悟真。”

陈太忠随手布下个阵法,心里也是波澜起伏……哥们儿不能再松懈下去了……

纯良这一次,睡了足足有五天五夜,不过一觉醒来,它还是没有悟真,仔细内察一下身体,它很不解地发话,“不应该啊……积累还不够?”

它四下看一眼,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小的灵阵,不是聚灵阵,却是灵气极为充沛。

陈太忠就坐在阵中,不但在打坐,手里还攥着好几块极品灵石,在不住地搬运气息。

“喂喂,你这是什么阵?”纯良走上前发问,它知道,陈太忠在修炼的时候,不怎么怕干扰。

“吸灵阵,”陈太忠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沉声回答,也没中断修炼状态。

吸灵阵,就是言笑梦在闻道谷登仙的时候,蓝翔第一时间摆出的阵势,远没有聚灵阵经济,因为这是纯粹靠燃烧灵石,来强行增加阵中的灵气,很多灵气会直接散放在天地之中。

这种灵阵,通常是救急来用的,用这种阵法来维持普通修炼的话,那简直不能用败家来形容,只能说是脑抽。

陈太忠并不是脑抽,但是纯良的话,彻底地刺激了他,眼见纯良又陷入了深度修炼的状态,他恨不得一头扎进通天塔里,尽快晋阶九级天仙。

老易都要悟真了,他连九级天仙都没到……往日不想此事也就算了,现在越想,就越觉得丢人。

可是纯良当时的状态,他还不能安心地进通天塔修炼,必须得护法,所以他心一横,索性摆出了吸灵阵——狐谷的灵气,就算摆出聚灵阵,也不够他修炼。

他不但摆出了吸灵阵,手上还拿了极品灵石来吸收灵气——他是真的受了刺激。

所幸的是,因为他修炼时,需要吞吐庞大的灵气,所以这吸灵阵的灵气,消散在天地间的份额……不算特别多。

就这五天之内,他所用的极品灵石,已经接近两百块了,比租用官府的洞府还要贵很多,这还是他没有冲阶,冲阶的话,用的更多。

所以说用吸灵阵修炼,根本就是胡来。

纯良的知识不够丰富,不过隐约也明白这个道理,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老易悟真了吧?”

陈太忠不回答他,过了十余分钟,直到吸灵阵的八块极品灵石化作粉末,他才吐出一口气,缓缓地睁开眼睛,“你好像没悟真?”

“这次输给她了,”纯良闷闷不乐地回答,隔一阵才又问,“我修炼了几天?”

“五天,”陈太忠将手里几块吸收到一半的极品灵石收起。

“五天……还没传来她悟真的消息?”小白猪纳闷地发问,“她不会悟真失败了吧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应该不会失败吧,”陈太忠苦着脸回答,“她说不要走开,广告之后马上回来……这尼玛广告时间有点长吧?”

“嘿,我去,”纯良本来没晋阶,心里正不开心,闻言登时就乐了,“这不会是卫生巾广告,要掉血一周吧?”

“你小子嘴忒损,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摸出个小塔来,“一直在帮你护法,现在轮到你帮我了,我去晋个阶,感觉时机成熟了……”

“我去,你俩别这么打击我,成不成……我说,信不信我把这破塔扔水里?”

纯良再说什么都晚了,陈太忠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同样是五天之后,小塔微微一动,陈太忠显出了身形,愁眉苦脸地冲小白猪点点头,“辛苦你了啊。”

“晋阶没成功?”纯良想做出一副同情的表情,但是它嘴角上翘,怎么看都是在幸灾乐祸。

“成倒是成了,”陈太忠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不过也才九级天仙。”

跟神兽和狐尊的后代比晋阶,真的是鸭梨很大啊。

纯良怔怔地看了他好一阵,小猪蹄往前一伸,蹄尖向上,阴森森地发话,“再给我条大腿。”

陈太忠不理它,麒麟虽然能靠吞吃血食晋阶,但也有个频率问题,小白猪以前就说过此事,所以他问一句,“老易悟真了吗?”

纯良摇摇头,“没听说。”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这广告时间……真的太长了一点吧?”

他俩不知道的是,狐族的祖山附近,一直电闪雷鸣了九天,都惊动了蛟王和猿王,现在两个大尊,都来到了距离祖山不远之处,狐王出面接待它俩。

祖山的雷电,已经平息了,蛟王低声嘀咕一句,“老狐狸,这不可能是化形劫吧?”

“应该是准尊劫,”猿王的脸色不太好,猿猴原本就是表情极为丰富的兽修,而且猿修和狐修,一直就不怎么对付,“狐尊的这名亲族,来历不凡啊。”

尊劫又称证真劫,是证真时的劫数,不管人修、兽修还是兽人,踏足本位面至尊阶层之时,都要经历这劫数。

悟真的时候,经历类似证真的劫难,虽然罕见,也不是没有先例的,人族有,兽修也有。

人族在悟真的时候,经历类似证真的劫数,原因很多,或者是修习了来自九重天的大道功法,也可能是牵扯到了莫大的因果,又可能是逆天大能转世。

但是兽修悟真的时候,遭遇类似的劫数,基本上只有一种可能:该兽修身具上界血脉。

“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,”老狐狸微笑着回答,脸上的表情,却是只差写成四个字——“关你屁事”!

“狐尊,我觉得咱们可以结个亲家,”猿王猛地提出一个建议。

你口口声声叫我狐尊,倒还不如蛟王叫我老狐狸,狐王心里暗哼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“这个嘛……未始不能商量,小辈里谁和谁?”

“狐尊你这就是开玩笑了,”猿王笑一笑,一指祖山方向,“肯定是跟这位结了,本王之女,加纯血猿女两名通房,你看如何?”

尼玛你这啥眼神啊,狐王心里忍不住吐槽,不过它并没有矫正对方的说法,因为它心里非常清楚,猿王这话,很可能是在试探,新晋大妖的性别。

于是它微微一笑,“此议大佳,我当为猿尊成全此美事,也是两族一桩佳话。”

猿王等了半天,然后哼一声,“没有‘但是’了吗?”

“有但是,”狐王笑眯眯地回答,“但是族人不喜的话,我不能强迫,要讲民主和狐权的……民主二字,猿尊可曾知晓?”

“无非是下界的一些电影罢了,”猿王悻悻地回答……

老易的晋阶,竟然经历了“准尊劫”,而且历劫之后,她稳固境界,还又用了十来天,真的是应了地球界“广告之后马上回来”那句谶语。

陈太忠和纯良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。

纯良觉得老易悟真的消息还没传来,它就急着再吃点大妖的肉,抢在老易之前悟真。

陈太忠是经历了老易和纯良的双重刺激,紧赶紧地晋阶了,他甚至觉得,自己晋阶的状态,不是特别地稳定——没办法,逼出来的。

于是他考虑,是不是要带着纯良一起进入遗址,来稳固境界,但是听不到老易晋阶的消息,他又有一点担心——你那么牛叉,不会真的卡在这里了吧?

想到老易可能因为无法晋阶,导致修为大损甚至陨落,他哪里有心思再进遗址?

你若陨落,我当让这遗址陪你而去!陈太忠看着不远处的笋岭,只觉得脑子有点乱。

又过两天之后,在狐族乱窜的纯良打听回来了消息,它一脸的沮丧,“啧啧,老易真的悟真了,据说现在正在稳固境界。”

是吗?陈太忠听到这消息,又跑到阴阳狐那里确认了一下,得到了准确的答案——三公主经历的是准尊劫,所以时间稍微长了一点。

确认了消息之后,他就放心了,想回到遗址外面,安心地等待老易回来。

不成想阴阳狐拦住了他,“陈上人,前两天西疆浩然派来人了,要见你,结果我找不到你……要去见一见来人吗?”

陈太忠当然要见一下。

此次来人是浩然派的内堂副堂主辛古,他见到陈太忠之后,面色古怪地看两眼,然后深施一礼,“陈上人,请你代为转告东上人,速回浩然派,派中有要事相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才出声问一句,“上一次李晓柳带的物品,顺利带回去了吗?”

“还算顺利,在清阳宗传送阵被查了一下,”辛堂主点点头,沉吟一下,他又压低声音嘀咕一句,“第二次出征……要开始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