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四章 对上号了

狐王念头扫过,发现是一个小天仙在坏规矩,说不得就要放出手段,捉他回来,“天仙也这么大的胆子?看来要剥皮示众了。”

下一刻,它微微怔了一怔,这厮的气息,似乎有点熟悉的样子?

狐王虽然知道陈太忠,但其实并不是很熟悉他的气息,哪怕它也知道,这小子身边,跟了一只小麒麟,但是它依旧完全没有记住他的气息。

它对这气息熟悉,主要是因为这个人族身上,有点狐族的气息。

愣了一愣之后,它越发地火了:兀那厮,我们不许人族飞行,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子嗣,你不但飞行,还是偷了我狐族子孙?罪无可赦!

就在它要行雷霆一击的时候,一道小小的神念猛地闯了进来,“外公,这是我人族的朋友在修炼术法,手下留情啊。”

老易也慌了,她真没想到,没有破禁丸的时候,修炼万里闲庭会响动这么大,连外公都被惊动了。

“狐族的朋友,更该懂规矩,”狐王冷冷一哼,它子孙无数,一个外孙的请求,哪里抵得过维持横断山规矩的重要?“交友不慎,你也前来领罪,我一向是铁面无私的……”

它说完话,才认出这道神识,忍不住一呲牙,“咝,是三糖儿?”

即将发出的雷霆一击,硬生生地止住了。

“外公,最近他一直在修习这个术法啊,”老易是真的慌了,“只是今天出了点纰漏,您若不信,我现在就去向您解释。”

“哦哦,知道了,是那个散修,”狐王终于想起来了,那个散修还是很有点名头的,竟然惹得翡翠谷的麒麟夫妇光临横断山脉。

不过就算有麒麟夫妇的背景,横断山脉的狐族,也不是好欺的,虽然未必要杀死这人族,囚禁个三五百年,还是没问题的——规矩就是规矩!

但是……万事就怕个但是!

事涉三糖儿的话,狐王就必须考虑一小下了,她的父亲在前不久,从虚空中投下意念来,说是很挂念这个女儿。

说起三糖儿,狐族一向认为,这是狐王女儿跟人族生下的野种——毕竟一出生就是半化形了,虽然找了回来,血脉似乎也还不算差,但是除了狐后,没多少人在意她。

而三糖儿的母亲,一直处于消失状态,更不知道她父亲是谁。

直到虚空的意念降下,狐王这才知道,合着自己的女儿,是被九重天的天狐看上了,诞下了这么一个外孙女。

随着意念降临,天狐还送下了不少东西来,倒是没说多少话,就是一个意思……我女儿,你给我看好了。

狐王怎么可能不看好?狐族在本位面强大,固然是因为狐族的强盛,但这跟它们在九重天上有支持,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天狐就是狐族在九重天的后盾,狐王直升九重天,也不过才是成就天狐。

所以这个只是狐后看好的三糖儿,虽然连名字都没有,马上就成为了狐王眼中的宝。

三公主跟一个人族气修走得很近,狐王是知道的,不过一直以来,三糖儿对狐族的认可度并不是很高,此前她有自己交往的朋友,狐王也不会马上斩断。

接着,狐王就渐渐地想了起来,那麒麟夫妇前来,可不就是因为三糖儿的朋友,带了小麒麟来,结果跟她有点小纠葛?

然后,它又想了起来,其实那个人族,最近一直在狐族的地盘上修炼,还搞出了电影什么的,影响不小——狐王受到影响,也看过一些电影。

终于对上号了,原来是这个人!

要是此人的话,网开一面倒也说得过去,狐族对规矩执行得很死,但是天底下哪里有一成不变的规矩?

所以狐王冷哼一声,收回了气息,“横断山脉的规矩不能改,这次饶过他了,但是三糖儿……你交友需要慎重。”

“知道了,外公,”老易规规矩矩地回答,她平日里也是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很显然,她和陈太忠、纯良加在一起,再乘以十,也不是自家外公的对手。

不过,想到太忠还要试验万里闲庭术法,她忍不住又问一句,“外公,能不能给两天时间,让我朋友在这里继续试验术法。”

“想都别想,”狐王很干脆地回答,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我宽宥他这一次,你应该知足了……你难道希望自己的兄弟姐妹,被人族捉了去做宠物?”

老易一听这话,就明白了,少不得直接去寻陈太忠。

陈太忠正纳闷呢,说你怎么不听我解释一下,就撤走了呢?

待到老易来了,他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,忍不住苦恼地皱一皱眉头,“哎呀,不能练习了?我还打算再练两天呢,增加点熟练度……有破禁丸和没破禁丸,不一样的。”

“外公都这么说了,那真的就不能练了,”老易摇摇头。

“那我出山好了,”陈太忠也不想她为难,“你等我个几天,修炼熟练了,我来找你,咱们一起进遗址提升修为。”

他说是这么说的,但是想到这种大距离的术法,要在人族社会里修炼,没准又要惊动什么势力,也是有点头疼。

就算没人为难,他这种惊世骇俗的术法被人看了去,传出去也不好,他可是想拿这东西当撒手锏来用的。

“外公是不让你在山内练习,”老易笑了起来,“在外圈却是无妨的。”

横断山脉和人族社会之间,是有一片缓冲地带的,称之为外圈。

这里禁不禁人族飞行,是没有标准答案的,人族想飞的话,只要不被兽修发现,就无所谓,如果发现了,能搞定发现的兽修,也无所谓。

当然,大多数兽修若是发现,人族在这里飞行,也是不肯干休的。

简而言之,这里飞行,要看运气好坏,反正妖王不管这里,当然,若是事情搞大了,传到妖王那里,它必然也会帮兽修出头。

“外圈无妨吗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刚才妖王的神念直冲着他而来,虽然比不上晓天宗那真仙的威压,但也相差仿佛。

当然,关键的是,他也不想让老易为难,“你外公这么说了吗?”

“他没这么说,身为大尊,他也不可能公然这么说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不过这一片,是我的地盘,你只管习练好了,谁要不满,自有我说话。”

“女生外向啊,”狐王还留了一丝神识在这里,听她这么说,心里暗暗地叹口气,悄然离去,“遗址……那是什么东西?”

陈太忠得了老易的承诺,倒也不见外,就在这里习练了起来,不过他也没练多久,说两天就是两天,虽然还有些不太熟练,但是大致情况,他还是掌握了。

老易倒是告诉他,可以多修炼几日,但是他拒绝了,陈某人是个骄傲的人,想到自己修炼还要看人脸色,还要考虑被不被许可,他就无心多练了——离开横断山脉,哥们儿照样有修炼的机会。

不过他也没迁怒于老易,因为他知道,这是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,所以在最后一天的下午,他笑眯眯地发问,“要不这样,我试一试,带着你能万里闲庭走多远?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吗?”老易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犹豫,“被人看到总不合适吧?”

“严肃点儿,咱们这是战斗预演,是一个测试!”陈太忠哼一声,很严厉地发话,“去了幽冥界,打不过的话,咱俩得跑啊。”

“那么……好吧,”老易听他这么说,倒是没怎么忸怩。

就在这时,一条白线从远处蹿了过来,“带上我!一起测!”

“你慢慢地跑吧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袖子一甩,直接裹了老易,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混蛋,见色忘友!”纯良慢了一步,气得跳脚大骂。

测试结果在下一瞬间就出来了,带上老易的话,万里闲庭的距离会缩短一些,基本上跟携带的物体的质量大小成反比。

“好了,可以进遗址了,”陈太忠长出一口气,“这次我决定了,炼化所有石髓,然后……一定要冲击九级天仙。”

他这段时间,习练得最多的就是万里闲庭,甚至石髓都没有来得及炼化,因为他已经考虑过了,一旦闭关修炼,随便都能抽出时间来炼化石髓。

而且,晓天宗破开的六块憨石头,虽然庞大无比,拥有丰富的九阳石甲,但是石髓的数量并不多,也就相当于陈太忠炼化的石髓的二分之一,炼化并不需要多长时间——真正石髓多而体积小的九阳石,陈某人都留给自己了。

“那你可要快点了,”老易轻笑着,“没准我下一刻就见真了呢。”

“吹牛谁不会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……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狐谷中的人修和兽修猛地发现,那座精致的楼阁,居然不见了去向,偶尔出现一下,很快就会再度消失。

人族的修者忍不住要心生疑惑——陈太忠这是去了哪里?

想探知详情的人很多,不过这里不是人族的传统地盘,总算还好,狐谷没有随着陈太忠的消失,而对人族修者采取什么歧视性政策,一切照旧。

由此可以得知,散修之怒虽然不见了,但是他的影响还保留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