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三章 万里闲庭

对于月古芳和李晓柳而言,狐谷虽然有不尽人意的地方,但是吸引人的地方也很多。

李晓柳待了三天,都有点乐不思蜀了,“不行,得赶紧离开了,再不走的话,习惯了这样无节制地放纵,再想回复苦修的心态,可就难了。”

“这里才该是我待的地方啊,”月古芳却是非常喜欢这里,不但热闹,精壮的修者也多,大部分都是冒险者,行为也很随便,她若是能长居这里,有的是可采补的对象。

她自问,适度的采补,不会引起太大的愤怒,人族修者若是有意见,她还可以去找兽修。

可惜的是,她对这里不熟,而且大战即将展开,她就算不去幽冥界,也要在西疆守护。

不管她俩怎么想的,第四天头上,阴阳狐来找李晓柳,“陈上人有事要见你。”

“那我呢?”月古芳很自来熟地跟它打个招呼,“不见我吗?”

阴阳狐看她一眼,小短前爪摸一摸胡须,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陈上人没安排你,不要去了。”

说实话,它还真不把人族修者放在眼里,尤其在这狐谷里,真人也就是那么回事——当然,陈太忠是例外。

陈太忠原本是想化作东易名的面目,跟李晓柳见一面,但是想一想,觉得也没啥必要,所以直接将她请到小院里,递个储物袋过去,“这里面的东西,你带回浩然派。”

李晓柳看一眼储物袋,发现上面下了封印,少不得问一句,“里面是什么?”

“据东易名说,是一些丸药和九阳石,为派中弟子准备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你带回去,交给南长老即可。”

李晓柳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出声发问,“你真不是东上人?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也懒得计较,而是又发问,“怎么此次是月古芳来的?”

他没再说“这是东易名要我问的”,但也没承认自己就是东易名,就是直截了当地发问。

李晓柳闻言,又盯了他好一阵,才眼睛一亮,“你……”

她已经有八成的肯定,陈太忠就是东易名了,心里真是又惊又喜。

但是看到对方依旧没什么反应,她这才醒悟过来,我做得有点不合适。

总之,对方没承认,她就不该再追问了,于是李晓柳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“此次事关重大,正好月古芳的冰系神通,需要玄冰做玄冰珠,就接了护送任务。”

原来没有对月古芳行使那三次机会,陈太忠听得松一口气,护送九阳石髓和破禁丸固然重要,但是对玉仙的三次驱策机会,也是很难得的。

尤其是,他有可能葬身于幽冥战场上,如果真是那样,浩然派更是要妥善利用这三次机会,才能保障自身的发展。

放下这个心,他又问一件事,“宗门第一次出征的情况,传回来没有?”

“这个……我是真不知情,”李晓柳很茫然地摇摇头,“我的级别太低了,不过派里长老应该也不知道,真有能知情的,也是宗门最高层。”

“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摆一摆手,“你早点离开吧。”

李晓柳在回去的路上,也不是一帆风顺,在清阳宗的传送阵前,她遭遇了检查,就连下了封印的储物袋,都被打开检查了,她登时不干了——这让我怎么回去交差?

我们会给你开个证明,负责检查的真人,态度倒是还可以。

他看一看储物袋里面的东西,也没征用——陈太忠破开的九阳石原本就不多,还给了百药谷、老易、南郭家等人一些,剩下的就更不多了。

储物袋里面百药谷的丹药,也不算很多,这点区区的资源,犯不着征用。

不过在李晓柳踏进传送阵之后,那初阶真人轻哼一声,“看来陈太忠和东易名……果真联系得紧。”

陈太忠得了石髓和丹药之后,加大了修炼力度,除了祭炼石髓、修炼万里闲庭之外,他更是花大把的时间,去尝试冲击九级天仙。

如此一来,他陪老易聊天的时间就少了,但是老易也不计较,因为她觉得,能静静地看着他修炼,什么都不去想,就是风黄界最开心的事。

不过,在眼睁睁地看着他修成万里闲庭之后,她有点坐不住了,“这可不行,我也得修炼了,不能被你落下。”

其实血统高贵的妖修,修炼起来,并不需要多么刻苦,若是血脉纯度不够,刻苦也没多少用,所以老易的修炼,跟刻苦也沾不上边。

她能称得上刻苦的时候,只有在人族社会流浪的那段时期,回归狐族之后,她修炼所需的一应资源,都有狐王狐后提供,她无须多少努力,也能修为日长。

在从西疆回来之后,她担心被陈太忠甩得太远,还苦修了一段时间,后来听说他的进境也就那么回事,于是就放松了。

所以两人再见面的时候,都是距离玉仙不远了,修为上,谁也没甩下谁。

从这一点上来看,顶级妖修的血脉,还是相当可怕的,不怎么修炼,修为也噌噌地涨,比之陈太忠都不遑多让,至于说小刀君那种人族天才,根本不够看的。

不过妖修终究是妖修,尤其在化形之后,潜力挥发殆尽,就要参考人族的修炼方式了。

到那个时候,它们的修炼速度会慢得惊人,不过妖族寿命漫长,倒也无须太过计较,只要不被杀,还是会成长起来。

老易看着陈太忠眨眼之间,一步能迈出十几里,终于有了危机感,决定开始认真修炼。

陈太忠倒是很不以为然,“九颗破禁丸才能见效,我才吃了五颗,吃够九颗的话,万里不敢说,两百里差不多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
他预测的两百里,主要是还是考虑了他的灵气多寡,不是说只能走两百里,而是因为这是他瞬间支出灵气的极限了——要耗费一半的灵气。

瞬间支出所有灵气,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负作用实在太大了,吸收灵气过快,会导致身体出现损伤,支出过快,同样也存在这么一个问题。

“咱们还是回遗址修炼吧,”老易不能忍受自己被他落下。

“待我修炼完万里闲庭之后,就回遗址,”陈太忠也决定,先把这门术法练好——这可是来自九重天的术法。

他又用了八天的时间,将剩下的四颗破禁丸服用掉。

破禁丸的有效时间,只有一个时辰多一些——这可能跟炼制者的水平有关,没准极品的破禁丸,可以使用两个时辰。

但是这一个多时辰,也足够陈太忠习练的了,须知几步就能耗完他全身的灵气,剩下的时间,他只能快速地回气,尽量抓住这有限的一个多时辰。

这么拼的结果就是,他每天不止一次,释放完自己浑身的灵气,然后快速回复一些,继续习练万里闲庭。

尤其是在时间快到的时候,他会彻彻底底地释放所有灵气,而且并不用回气丸回气,直接钻进通天塔里,扎扎实实地用肉身吸收灵气。

这么做的结果,就是他每天虽然只用一个多时辰修习万里闲庭,但是损失掉的灵气,需要花一天以上的时间,才能彻底地补充完整。

所以四颗破禁丸,他用了八天才消化掉。

不过如此玩命的修炼,带给他的好处也是显著的,因为频繁地吸收和支出灵气,尤其是最后一次,都会将灵气支出殆尽,所以他相当于在用极限的方式来锤炼自己。

他觉得自己有突破的苗头了,正好也修炼够九颗了,这次可是真的能去遗址修炼了。

在进入遗址之前,他没有用破禁丸,直接来了一次万里闲庭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只迈出去了一百里出头,却用掉了差不多一半的灵气。

万里闲庭的距离,并不是跟灵气多少成正比的!陈太忠终于得出了结论:飞得远了,单位距离上所需要的灵气,会递增!

而且,由于他这一次是没有使用破禁丸,虽然只飞了百余里,却觉得全身酸软无力,剧痛无比,落下的时候,差一点就跌倒在地,站都站不起来。

而距离他两里多地开外,正好有一支冒险者队伍正在捕猎灵兽,见到一道影子落下,忙不迭蹑手蹑脚地跑了过来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捡。

陈太忠虽然身体大损,神念却是无恙的,察觉了这一队人马,说不得神识外放,低喝一声,“滚!”

可媲美中阶玉仙的神识,还是相当吓人的,这一队冒险者中,连天仙都没有,行为也是很谨慎的,猛地发现这恐怖的神识,二话不说,转头就跑。

陈太忠引起的麻烦,还不仅仅是这么一点,他的万里闲庭一发动,相当于是跨越空间的飞行,他才一落地,横断山脉里就腾起一股庞大的念头,巍巍然地扫了过来。

这却是狐王发现,自己领地中,似乎有非兽族修者在飞行,少不得要查探一下——哪怕是大战当前,横断山脉也是禁止非兽修者飞行的!

陈太忠见识过狐王的念头,感受到这一股念头扫来,他也知道自己此举孟浪了,少不得嘬一下牙花子,“我去……要不要这么叫真啊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