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二章 专程护送

西疆浩然派?老易听到这五个字,恨得牙都是痒的:浩然派难道全是女修?

阴阳狐是狐谷负责人,一般不管接待,但是它才送走了巨松姜家的人,还没离开。

而且,求见陈太忠的修者,都是要经过它甄别的,见到来的是女修,它眉头就是一皱,牙一呲“泥煤啊,又来……我去,是浩然派?”

蓝翔改名浩然,其实就是月前的事情,在西疆还小小地轰动了一下,不过对东莽的影响,实在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——一个称派宗门的改名罢了。

当然,对阴阳狐来说,这是他必须掌握的,所以一听说是浩然派来人,马上换了一副嘴脸,“阁下稍等,这位真人也稍等。”

陈太忠听说浩然派来人,先是一喜,然后眉头就是一皱,我去,合着我人奸的名头,都传到西疆,传到派里了?

虽然他已经打定主意,不会在意人奸之类的说法,但是想到派中弟子得知,心中多少还是有点不开心。

不过他最终还是压下了这份不舒服,微微颔首,“让她们来吧。”

他在院里接待两人,而老易则是在阁楼二楼的走廊,放了一张躺椅,旁边还放了一些灵果和一壶清茶,她斜靠在躺椅上看电子书,时不时地透过栏杆,向下扫两眼。

来的派中弟子是李晓柳,另一名玉仙,居然是……月古芳?

李晓柳猛然见到传说中的散修之怒,眼中满是兴奋,不过她很好地压制住了这份冲动,而是极有礼貌地抬手一拱,深施一礼,“浩然弟子李晓柳见过陈上人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连起身的意思都欠奉,只是抬了一下手,“不用客气,有什么话直说……也可以先坐下喝点水。”

“谢陈上人,”李晓柳倒也不客气,上前两步,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,“好茶,可是真意宗的七叶针?”

这种茶,她经常见东上人喝,久而久之,也辨识得出来。

“东易名送了一些给我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想喝就多喝几杯,不着急说事。”

“我可以喝一杯吗?”月古芳轻笑一声,冲他抛个媚眼。

“阁下何人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月古芳经历的男人无数,但是男女之间的事做得多了,她辨识男人的能力极强,凭着一点点的气息,就能直觉地感受出是否见过此人,而且她的头脑极为聪慧,记忆力超强。

这是她的天赋,一般人想学也学不来,别说同等修为的玉仙,就算高阶玉仙,也未必及得上她。

她直觉地感到,此人的气息有点熟悉,才待出口说两句半荤不素的话,猛地觉得,空中隐约传来一阵杀气,抬眼望去,却是阁楼上一名面蒙轻纱的女子,正在淡淡地看着她。

月真人可是很胆小的,她虽然怀疑,面前之人就是东易名所扮,但是真的不敢试探着开什么玩笑了,只能笑眯眯地回答,“千幻岳家月古芳,护送浩然弟子前来。”

嗯,护送吗?陈太忠沉吟一下,微微颔首,“辛苦了,喝茶。”

月古芳不敢再放肆,老老实实地端起一杯茶喝,堂堂的初阶真人,连坐都不敢坐。

李晓柳却是又抬手冲陈太忠一拱,“那陈上人可否联系得上东上人?”

陈太忠端起茶杯喝一口,淡淡地回答,“有什么话,对我说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派中有点重要东西,要交给东上人,”李晓柳盯着他,眼睛一眨不眨。

她在来之前,得过南长老的指点,知道东西交给陈太忠即可,她也一度怀疑,东易名就是陈太忠,现在亲眼见了,依旧是有点这样的感觉。

陈太忠伸出手来,“拿来。”

李晓柳犹豫一下,又试探着问一句,“冒犯上人一句,阁下如何能证明自己就是陈上人?”

“我倒是很想知道,谁有胆子敢冒充我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然后又不无自嘲地笑一笑,“陈太忠仇人遍天下,冒充他能有什么好处?”

李晓柳也就是这么一问,陈太忠在狐族地盘上居留,简直是风黄界皆知,那“地球界原创,狐谷出品”的电影水印,让太多人知道了他。

就连浩然派,现在也有几部从东莽流传过来的盗版电影,众弟子还特别爱看,毕竟这散修之怒是气修中的传奇人物,此人所飞升的下界,大家也愿意见识一下。

李晓柳也不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狐谷会出现假冒的陈太忠,她想一想,还是摸出一个小小的戒指,递了过去。

陈太忠神识一扫,知道这是个储物戒指,上面有封印,不是很强的封印,只是为了防止人随便打开。

他很随意地揭开封印,神识探进去看一看,李晓柳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却是没有阻拦。

看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又抬眼看一下月古芳,“怪不得要真人护送,还真是很贵重,晓柳,浩然派还有什么话?”

李晓柳听到“晓柳”二字,神智登时恍惚了一下,这声调和语气,跟东上人简直太像了。

下一刻,她收摄心神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其他话就没有了,派中弟子都在盼着东上人早日回归,还望陈上人转达我们的殷殷期盼之情。”

“你先待几天吧,我联系一下东易名,”陈太忠抬手拍了两下,门外就出现一只人面狐身的狐修,口吐人言,“陈上人有何吩咐?”

“带她俩去客舍休息,好生招待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发话,然后又看一眼月古芳,“月真人大名,我有所耳闻,这里是狐谷,还望不要做什么可能引起误会的事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月古芳讪笑一声,然后眼珠一转,“既然是狐谷,这里能否买到《姑妄言》的无马赛克版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然后轻咳一声,“那个很贵的,我劝你还是买几套《动物世界》回去看吧,具体的事情,你跟阴阳狐商量。”

狐修在外面抬一抬爪子,要二人跟着走,两人交换个眼神,心里齐齐生出一丝荒谬感:人族在狐族里,什么时候能这么摆谱了?

她俩才一离开,老易就飘然飞了下来,“你那三个长老,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了?”

“九阳石髓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“这可是不错,”老易闻言,登时喜出望外,如此一来,他就不需要回西疆取石髓了。

“还有十二枚破禁丸,”陈太忠也很开心,“可以在这里修炼万里闲庭了。”

“破禁丸也炼成了?”老易的眼睛又是一亮,“这可是好东西,待位面大战之后,你要有多的,给我几颗。”

“她们还催我回去,”陈太忠摸出一块玉简,晃了两晃。

老易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,“你在这儿待着,找你不是很容易吗?”

“所以我要她们待两天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让她们带点九阳石,带点丸药回去……就算我人不回去,总得替东易名把东西送回去吧?”

老易点点头,然后斜睥他一眼,“那个月古芳,看你的眼神有点奇怪,你要小心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闻言笑了起来,“她被我收拾过,可能是有点怀疑我的身份吧。”

“要我安排人教训她一顿吗?”老易闻言,眼中掠过一丝冷厉。

“没必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对他而言,现在的月古芳,基本上属于伸手就可以碾死的那种了,“怀疑不怀疑的,真的无所谓,这身份也含糊不了多久,待我回归浩然派之时,自然要用真实身份,征战幽冥界。”

老易默然,好半天才出声发话,“等回来再换真实身份吧,反正是个赦免,你用真实身份征战幽冥的话,总有不便。”

陈太忠还就是想用真实身份出战,他这隐姓埋名的窝囊日子,过得够久了,地球界是末法位面又如何?他偏要扬地球界威名于异界!

不过这个事儿,争辩也没什么意义,所以他只是笑一笑,含糊地回答,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李晓柳和月古芳在狐谷一共呆了三天。

说实话,狐族在接待方面,实在不能说做得好,它们的客舍,也就是比一般的茅草屋强一点,别说跟陈太忠所在的庭院比,就是跟普通小镇的房舍相比,也差很多。

真要比的话,大约就是涯山城外的临时聚居地类似。

不过,住的地方虽然简陋了一点,安全性却是有保障的,没谁敢在狐族的客舍闹事。

狐族也不禁她俩四处行走,只要不出狐谷指定的区域,可以随便走。

两女在这里交易了一点东莽特产,当然,打听陈太忠的事迹,那也是必然的。

到了天黑,两人还相伴去看“新出品”的电影。

连看三天,连李晓柳都有点沉迷了,“地球界的人,演的故事就是好看。”

“可惜打斗片太多,”月古芳不无遗憾地表示,“我是想多看几部感情戏。”

月真人的恶名在外,但是她还偏偏喜欢看纯爱电影,经常看着看着就哭得稀里哗啦的,当然,这纯爱电影再加上点肉戏,那就更好了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没有人能左右狐谷播放电影的内容,真人不行,大妖也不行,阴阳狐说放什么,那就是放什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