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一章 浩然派来人

同百药谷交易了没两天,玉屏门又有人找上狐谷,点名要见陈太忠。

老易一听说是董明远的女儿前来,登时就面沉似水,她可忘不了,自己差点被玉屏门和奇巧门联手堵在老魏村的事。

不过这份回忆,并不完全是阴暗的,最后陈太忠坦诚,她是他的朋友,也正是因为如此,原本心如死灰的她,才欣欣然亮出了狐王血裔的身份凭证。

想一想之后,她还是通知了陈太忠,“董明远的女儿小倩找你来了,要见一下吗?”

“那就见一下吧,”陈太忠最近在攻读浩然宗的玉简,颇有所获。

对于浩然宗前大能的女儿,他也没什么抵触的心理,不过他也不是特别开心,“估计又是九阳石甲的事,上次董明远占了大便宜,不好意思来了,所以叫他女儿来。”

他猜的一点都没错,不知道从何种渠道,玉屏门得知了陈太忠和百药谷的交易,知道他手上有九阳石,可是又没理由直接上门,所以将跟他有点交情的小倩派了过来。

跟小倩一起来的,还有她的母亲凤仙子,以及她的保镖吴纤纤,另外还有一个高阶天仙,却是玉屏门的长老童芸荔。

四人里,最先发话的竟然是童长老,“昔年小徒惠笑靥冒犯了陈上人,童某特来赔罪。”

其实她就不是这种性格,以她的意思,打算说的是——当年你和我徒弟作对,导致她被吴纤纤所杀,我没跟你计较,你是不是欠我个说法?

但是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的陈太忠,是连她都招惹不起的存在了,玉屏门的人就告诉她——你应该这么说才对。

要是陈太忠还记挂着那点旧怨,你这道歉不算晚,也算了结了一桩因果,若是陈太忠本来就不在意的话,你的道歉,会让他生出点内疚。

真要有内疚,其他事情就好谈一些了。

所以她此来,她道歉,无非就是闲着也是闲着,帮玉屏门多争取点无形的筹码。

陈太忠其实已经想不起那档子事了,他更多记得的,是玉屏门曾经在老魏村堵过老易,不过那涉及了人兽大防,老易亮出了底牌之后,也被放走了,所以这算恩怨两清了。

童长老这番话,促使他想起了那番恩怨,所以他很直接地表示,“你那徒弟是要对小倩不利,被玉叶吴上人所杀,吴上人,我说得可对?”

吴纤纤笑一笑,又点点头,却也不合适再说什么。

陈太忠想的没错,接下来就是小倩表示,希望能从他这里得到点九阳石和九阳石甲。

或许是要借重两人的交情,连凤仙子都没继续插话,就是他两人在谈。

陈太忠也无意否认,他自己有九阳石,毕竟董明远都知道,他就是东易名。

至于说东上人在面对三宗联手交易的时候,藏了点私货,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小倩更着重为董家争取九阳石,她有两重身份,一个是玉屏门护法的女儿,一个则是董家人。

陈太忠没有答应她们太多九阳石,因为在他想来,跟玉屏门的交易,不会太划算,至于说董家——你家有个转生了三次的大能,真不信他没点啥私货!

送走董家之后,没几天,星砂南郭家又有人来,来的依旧是熟人,青州郡治旺泉城的城主南郭俊荣和青石城主南特——他们也想获得九阳石。

陈太忠对此表示不解——据我所知,官府里的九阳石不少啊,宗派中人找我也就算了,你南郭家算是官府体系内的,怎么能差了九阳石?

“谁家也不嫌九阳石多,对不对?”南特还是那副落拓的样子,而且他对南郭家族,也有相当的怨气,“你开出价格宰他不就行了?”

“你整天嘴里就没句好话,”南郭俊荣很不满地看他一眼,然后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当初就看出陈上人非是池中之物,本想以供奉之名招揽,现在看来,还是冒昧了,请上人海涵。”

这话说是道歉,其实真算不上,陈太忠那时只是中阶的灵仙,封号家族请他去做供奉——是供奉不是客卿,不管怎么说,都是给了天大的面子。

只不过,他没有答应就是了。

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,是冒昧了,但是走到这一步,回头看一看,当时真的是太抬举他了。

以陈太忠傲慢,都没办法承认,对方真的是对不起自己,于是只得苦笑一声,“南郭城主的抬爱,我现在依旧很感激,但是,我真没多少九阳石了,而且……价格不菲。”

“只要你肯换,那就行啊,”南郭俊荣很干脆地表示,“价格,那不是问题。”

说句实话,南郭城主算是陈太忠见过的,最有气质却最平和的城主了。

他原本想多交易一点,但是再想一想,也不合适,没准还有谁会来交易呢,不能把手上这点东西全卖出去啊。

这一次,是他亲自谈的交易,虽然秉承了他往昔一贯的大手大脚,但是基本上是按照跟百药谷的交易价格走的,只是抹去了零头而已。

南特对此非常地不爽,“你这价格,比我们官府中的公开价格,也差不到哪里去了……就不能照顾一点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真不能。”

“南特你少胡说八道,”南郭俊荣出声训斥自己的侄儿,“官府中的交易价格倒是差不多,但是……有货吗?”

交易完成之后,陈太忠还问一句,“你们怎么都知道我在这儿?”

“地球界原创,狐谷出品,”南特笑着回答,又抬手喝一口酒,“这个……大家都知道啊,你爱上了狐族的美女,散修之怒,果然是随心所欲之辈,活得真的比我痛快多了。”

泥煤!陈太忠的脸色,真是要多黑有多黑了。

不过老易喜欢听这话,于是安排人将他俩送走,“你南郭家记得看正版啊。”

陈太忠想的一点都没错,送走南郭家族之后,又有不少人上门求见,其中不认识的居多,但是认识的也不少,甚至还有巨松姜家。

陈太忠对于不认识的人,一律不见,说破大天来都不见——咱们不认识,我见你干什么?

就算是巨松姜家,他也没见,因为他自认,自己不欠姜家什么,而且你姜家也就几个灵仙——位面大战,轮得上你们吗?

他对姜家那个柔弱的弃儿,还有点印象,不过那女孩儿已经被清阳宗的真人收为徒弟了——她有清阳宗做后盾,也犯不着哥们儿为她操心吧?

至于说巨松姜家的来人,很可能是弃儿,代清阳宗再采购点九阳石——好吧,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……我的九阳石也不多,派中弟子还不够用呢,为什么要卖给清阳宗?

他对清阳宗,真没什么好印象,要不是这帮人多事,他就不会被人强行买去九阳石,而且,清阳宗的采买价格,真的非常低,他也卖得不开心。

事实上,他猜的一点都不错,姜家来的,还就是拜入清阳宗的弃儿,甚至她还有两个师姐陪伴,她的师尊,半步真仙的天演真人任姒榭没有来——不带这么糟蹋半步真仙的。

陈太忠表示自己不见姜家来人,阴阳狐立刻眉开眼笑地挡驾了——它不是自己高兴,而是三公主心里高兴。

老易真没想到,陈太忠虽然人人喊打,却有这么多的红颜知己,任姒榭的大名,她也听说过,那是她的外公都要重视的主儿——半步真仙本来就很强悍了,何况是善于天机推演的?

她都没勇气,将这一拨人挡在狐谷之外,正在犹豫之间,听到陈太忠不见人,她马上吩咐阴阳狐,将来人撵走——不是我阻拦,是陈太忠不见你们!

被阻住的一行人,登时就恼了,陪着姜弃儿前来的师姐不高兴了:你且让陈太忠出来,亲口跟我师妹说这句话!

“陈上人说了不见,那就是不见,”阴阳狐真有狗腿子的潜质,他很不耐烦地表示,“来,有本事你闯一下试一试。”

“这里还算横断山脉外围吧?”这当师姐的还真有强闯的心思。

“算了师姐,”一个纤弱的女孩儿淡淡地发话,她现在是四级的灵仙,按说修为增长得也不慢,不过在这种场合,真的是不够看。

她一边说,一边转身离开,“此刻闯山,责任太大了……宗门这个任务,我是完不成了,还是派别人来吧。”

虽然她只是中阶灵仙,但是其他一干的天仙,还是随着她走了——这可是天演真人的关门弟子。

老易藏身在距离不远处,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有几分欣慰,但是她的眉头,依然紧皱着,“他怎么能认识这么多女人?”

还好,他不想见她,老易的心里,多少平衡了一点,但是就在下一刻,远处又是两人飞了过来,一个玉仙一个灵仙,都是女人。

那灵仙也就罢了,而那玉仙,真是烟视媚行,眼中满是浓浓的春意,眉间光滑而人中平阔,双耳向前,一看就知,是行双修采补的修者。

不会又是来找太忠的吧?老易心里暗暗嘀咕——你不该认识这么多女修的。

“西疆浩然派,求见陈太忠上人,”那女灵仙来到狐谷门口,大声发话,“还请传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