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六十章 抢手

看到陈太忠步履轻盈地回答,老易放下手中的电子书,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最后一块石头,破开了?”

“是浩然宗之外的最后一块石头!”陈太忠很认真地矫正她的说法,然后长叹一口气,笑一笑,“总算是破开了,剩下的石头,一年内是没希望了……也不知道晓天宗那里破完没有。”

“你不是想回中州了吧?”老易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“倒是暂时没那个心思,主要是想,那里还有不少没有祭炼的九阳石髓,”陈太忠倒也不瞒着她,“你知道的,祭炼九阳石髓,也是很麻烦的。”

以肉身祭炼材料,是祭炼本命法宝很重要的一环,而陈太忠经过尝试,初步掌握了上古气修之后,中古气修总结出的阵炼之法,也算是与时俱进了。

但是,祭炼不但要精炼材料,同时还要将材料整合,以求达到最大程度地契合自身,这可是个水磨工夫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气修若是能得了真器元胎,在天仙时就开始祭炼材料,待到悟真之日,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,占了莫大的便宜。

须知玉仙的寿命是两千年,特别能活的,没准能活两千两三百年,玉仙都认为,可以节省不少时日,那么这时日之长,可见一斑。

陈太忠早就开始祭炼一些其他材料了,近一年多是在祭炼石髓。

要说九阳石髓是至阳之物,杂质已经是少得可怜了,而他手上的石髓,数量也极其稀少。

但是就算这样,他都祭炼了一年多,除了习练刀法和神通,基本上停止了晋阶的修炼,可想而知,祭炼本命法宝的耗时。

他真的很希望,在等待那块大石头破开的时间里,将晓天宗破开的那些石髓,也祭炼完毕,虽然作为修者,数百年时间,也是弹指一挥间,可是他不想浪费任何一丝一毫。

老易却是怀疑他想回中州甚至西疆了,心里有些不舒服,“要不我派个人,去浩然派将石髓取来?”

“算了,也不差这点时间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已经打算好,出征之前,就在这里修炼……对了,你能派个人,送点九阳石甲去百药谷吗?”

他还记得,百药谷的太上长老田立平,很想得到一些九阳石或者石甲,当时他没有允诺,不过现在九阳石破得还算顺利,他不介意送给对方一点。

百药谷弟子都是炼丹好手,在为人族提供后勤保障上,意义重大,他当然就希望这些弟子能在幽冥界采药时,增添几分存活几率。

老易听他如此回答,心中正在欢喜,可是听到最后一句,忍不住就又拉下脸来,“你可以自己去啊,到时候,正好见一见田甜、雷蕾什么的……”

“是雷晓竹,”陈太忠纠正她的说法。

“看看,我就知道,你对她印象深刻,连名字都记得!”老易轻声嘟囔一句,“那你去呗,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
“能不能讲点道理?”陈太忠觉得她有点莫名其妙。

当然,他知道她在吃醋,但是这飞醋吃得太匪夷所思了一点,且不说他是修炼九阳童子功的,只说田甜和雷晓竹,他见过也才三五面,怎么可能有什么交集?

要你托人去送,你不肯答应的话,那我只好自己送了,陈太忠打定了主意。

老易发了一通火,也觉得自己有点没理,过了一阵她发话,“好吧,你把九阳石甲给我。”

“不用,我自己去送,”陈太忠反倒是拗上了,“好久不见田甜和雷蕾了,正好多盘桓些时日,顺便去青石城找一找那老龟。”

“行了,男子汉大丈夫,别那么小心眼,”老易笑眯眯地推他一把,“你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……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,你和阴阳狐更像地球界飞升上来的呢?”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说辞一套一套的。”

“地球界不少新鲜词,都在整个狐谷附近流行起来了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差不多可以辐射到东莽了……拿出来你要送的九阳石啊。”

“真不用我自己送了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。

“好了,开玩笑呢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我狐族也需要购进点丸药,正愁没机会接触百药谷,拿了这九阳石去,正好借机多换点丸药。”

那你还拿捏我,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这女人吃起醋来,真的是毫无道理可讲啊,下一刻,他又有点好奇,“百药谷还能不卖狐王面子?”

“问题现在丹药太紧俏了,他们总是优先供应人族,”老易没好气地抱怨,“答应了狐族不少,只给了一点点,一直拖着……这次正好借机拿捏他们一下。”

她说完之后,见他不做声,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说得过了,于是又发问,“你的这些九阳石甲……想从百药谷换点什么?”

“自然是丹药,”陈太忠不假思索地回答,然后他紧跟着就想说,都给你狐族留下吧,不过话到嘴边,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顿了一顿才说,“你可以选一半……浩然派那里,需要储备一些回气、疗伤和辟谷的丸药。”

他不介意把东西送给老易,但是大战在即,他身为浩然派客卿,不能坐视派中弟子缺少丸药,必须储备足够的数量。

老易瞥他一眼,嘴角微微一翘,“我还以为你会全给我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她嘴角的笑意,是挡也挡不住的。

狐族想借此机会,跟百药谷交易一些丸药,但是能交易到多少,这很难说,正经是九阳石甲交换的丸药,肯定会第一时间成交。

陈太忠却是没有注意到她嘴角的笑意,沉吟一下他发话,“我不能不管派中弟子的死活,这样吧……再给你留点九阳石和九阳石甲,这个算送你的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安排人去交易,”老易放出一只通讯鹤……

交易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,五天之后,一只狐妖就从百药谷飞了回来——狐族对这一次交易,异常地重视,专程派了玉仙级别的大妖前往。

至于说狐族如此做,有没有对百药谷施加压力的意思,那就不好说了,不过百药谷虽然只有天仙,但也有上门,尤其是在这大战前夕,一般修者都愿意主动维护丹修。

这是一只公狐,而且虽然是成就大妖了,但是头顶的双耳还没有化去,它前来送丹药的时候,看陈太忠的眼光,总是有点不善的样子。

它目光不善,陈太忠也不会客气,抬眼斜睥着它,心说你再多看我几眼,我就不客气了。

老易见他俩对上眼了,说不得冷冷一哼,“继礼叔,放下丹药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哦,狐后从你的份额里拿走了一半丹药,”那公狐取出一个储物袋,放在石桌上,又看一眼陈太忠,然后腾空而起,“人族多奸诈,三公主你好自为之。”

说完这话,它一转眼飞得没影儿了,陈太忠目送着它离开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微笑。

“它们这一支一贯如此,”老易不以为然地扬一扬眉毛,“你不用理它,要是真敢先对你下手的话,你也不用顾忌我的面子。”

“我根本没招惹它,”陈太忠还是有点气儿不顺,“它有病吧?”

“那一支的五长老胡继信,想娶我做续弦来的,”老易淡淡地发话,同时又用眼角的余光悄悄地瞥他,“不过我现在半步真人,它也才是初阶大妖,不太好意思直说。”

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吃香啊,”陈太忠笑着打量她两眼,“先是小长虫,然后是老狐狸……它这算是乱伦吧?”

“兽修本就不在意这个,而且,我跟它血缘也有点远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你地球界的俄狄浦斯,还不是娶了他的母亲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虽然来自地球界,却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,不过,他现在有点点在意,老易是不是太热门了一点,“你的仰慕者很多?”

“再多,也得看我喜欢不喜欢,”老易不以为然地回答,然后从储物袋里取药瓶,“看看换回来多少东西……”

狐族自己交易的丹药,被那狐妖直接带走了,九阳石甲换回的丹药,狐后也将老易的份额拿走一半。

没办法,这个时候狐族真的缺丹药,能给她留下一半机动使用,已经是很为她着想了,三公主所能接触到的狐族,不过是狐族数量的九牛一毛罢了。

不过属于陈太忠的丹药,都被留了下来。

陈太忠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主儿,但是他忍不住要换算一下,百药谷在这场交易中,是以什么样的价位交易丹药的。

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,仔细计算过之后,他猛地发现,自己跟付莜竹、清阳宗以及晓天宗的交易中,真的是有点亏了。

差不多少换了三分之一的东西。

也就是说,那三家跟他结算的时候,相关物品的价格,虚高了一半。

这样的差异,他是能理解的,毕竟他交换的也是资源类物品,现在大家都短缺,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,跟这些比较高层的门派打交道,不会有太实惠的交易价格。

正经是百药谷这些比较基层的直接使用者,自身又有资源,给出的价格有很大的诚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