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九章 一朝人奸天下知

“狐谷的名声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这里面存在点谣传,”老易少不得将原委说一遍——当然,她不能说是阴阳狐有意为之,只说大部分狐族都是看在他的份上,对人族比较客气。

事实上,阴阳狐还真是有意瞒他,否则有人族提起来认识散修之怒,狐族总该来找陈太忠落实一下,但是事实上,从来没有狐修因此来找他。

它们倒是能通过一些别的途径,了解一下那些人族是不是在说谎,真要落实了是说谎的话,也会略加薄惩——毕竟陈太忠的名头,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攀附的。

陈太忠倒也没多想,眼见酒菜端了上来,他就吃喝了起来。

吃喝了一阵,他才反应过来,“怎么感觉有点算计我的意思……阴阳狐那厮呢?”

阴阳狐很快就被召了来,它心里觉得,此来未必是什么好事,不过还好,此刻已经开始放映电影了,“陈上人有话你说,我还着急维持秩序呢。”

“听说狐谷最近,有点不好的传言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阴阳狐闻言,怔了一怔之后,狠狠地一跺脚,“那是,真的有点不好的现象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说。”

阴阳狐脸色一沉,异常庄重地发话,“我发现,有人用留影石偷拍电影,然后拿出去转手买卖,这极大地减少了咱们的潜在客户,对狐谷的收入,造成了巨大影响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嘴巴一张,愕然地看着他。

“没错,出现盗版了,”阴阳狐郑重地点点头,脸色凝重,“陈上人,这不光盗的是狐谷的收入,盗的还是地球界的版,长此以往,原创不再,复制粘贴即可,留影石才是王道……哪里来的新创意?谁还有心创作?”

这是……拿错台词了吧?陈太忠总觉得,这话听起来怪怪的,哥们儿带上来的电影,也不存在什么原创的问题吧?“我也不是原创啊。”

“但你是地球界有史以来飞升上来的第一人……起码在被叫做地球界之后,那里没再有人飞升上来,你故土的东西,当然算是原创,”阴阳狐还是一脸肃穆地发话,“这是劣币驱逐良币……非常不好的现象,我不打算纵容,陈上人你怎么看?”

我……怎么看?陈太忠登时就被他带歪了思路。

对于盗版什么的,他并没有多么痛恨,反倒是认为,这么做可以宣传地球界的一些风俗和文化,可以归到文化侵略那一类里。

他并没有创作过任何一部作品,对此没有切身之痛,不过想到别人直接拷贝了电影,出去卖灵石,要说他心里没点芥蒂,也是不可能的——哥们儿好歹是杀掉了噩梦蛛,九死一生,才把这些电影带上来的。

但是更令他惊奇的是,阴阳狐的措辞,实在太贴近地球界了,“你最近在看什么电子书?”

“一本小说,《货币战争》,”阴阳狐微笑着回答,“很有生活。”

陈太忠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乱,下意识地发问,“那你打算怎么制止盗版呢?”

“把留影石带回家族自己看的,那真的没办法,”阴阳狐苦笑一声,一摊双手,“能计较的,就是那些拿来公开播放,并藉此收取灵石的……对那些人,可以公开发出通缉。”

“通缉令,没用的,”老易摇摇头,“咱最多管得了东莽,其他四域,咱们哪里管得过来?”

“文化产权的保护,任重而道远啊,”阴阳狐轻叹一声,“所以我最近在考虑,给电影打上水印……地球界原创,狐谷出品。”

也是个办法,陈太忠微微点头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——泥煤,这是要硬生生坐实哥们儿人奸的名头啊。

但是一抬眼,阴阳狐已经不见了去向,他有心把那厮叫回来吧,又不想让别人看出来,他自己很在意这个,终于是撇一撇嘴,不再说话。

老易却是在默默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他,发现他最终没有反应,心里涌上了一丝甜甜的味道。

虽然阴阳狐开始查盗版了,但是这个东西想要彻底清查,真不是区区的一个狐谷能玩得转的,连区区的东莽都玩不转。

想一想就知道,整个狐谷也就老易一个准大妖,就算她身后有狐王狐后,但是东莽有多少真仙妖尊?人家凭什么听你的?

至于东莽之外的其他四域,就更别说了。

尤其很多修者用留影石拍下电影,也是带回族去观看,算是给同族的一个消遣,不以盈利为目的,因为东莽只有狐谷放电影,对很多距离远的人来说,专程跑来看几场电影,显然是不怎么划算的。

所以在阴阳狐现场查禁留影石的时候,遭到了各族修者的强烈抵制,兽修攀扯关系不说,还有一些不怎么惹事的人族修者,亮出了身份,竟然是有来自清阳宗和官府的人。

以阴阳狐目中无人的性子,都吓得有点腿脚发软,最后才做出决定:你们要留影是吧?从明天起,不放电影了!

他这么搞,那些不讲理的修者也有点傻眼。

狐族说到做到,第二天就不放了,不过据消息灵通的狐修透露,阴阳狐改了播放的地点,那地方不是有灵石就可以随便进的,必须有人担保才行,而且不允许带留影石进场。

狐谷这么搞,那些有实力叫板的修者,也没有好的手段,这里终究是狐王的地盘,谁还能无事生非不成?

于是他们就只能看狐族自编自导的舞台小短剧了,可是吃惯了美味珍馐,看惯了精美的电影,现在让他们吃糠咽菜,实在不能忍啊。

知道了狐族整治盗版的决心,于是大家又坐在一起商量,制定个章法,共同认可不许在电影播放中,使用留影石。

阴阳狐拿捏了半天,最后才“心不甘情不愿”地答应了,其实他也舍不得狐谷这个大放映场,无非是拿乔罢了。

当然,必须承认盗版是禁不绝的,尤其狐谷不具备在五大域实施惩戒的能力——别说狐谷,狐族都没那能力。

但是重视和不重视,终究是不同的,经过这么一遭,盗版现象少了很多——这是指东莽,其他域的盗版,却是因为电影逐渐打出名声,越发地严重了。

那么随着电影的播放,“地球界原创,狐谷出品”这九个字,也越来越地被更多人所熟知。

陈太忠对此,并不是很上心,他的精力,全部用在各种修炼上了。

不知不觉间,他在笋岭就待了一年多,第一波远征幽冥界的人已经离开风黄界两年了,依旧没有多少消息传来。

陈太忠的阵法改进得不太顺利,不过一年多下来,也将破石头的速度提高了很多,今天,他破开了最后一块自己找来的九阳石,剩下的,就都是来自浩然宗的大块九阳石了。

“过两天就把最后这点石髓祭炼了,”他心满意足地将石髓收起,这个东西不能长时间地放置,如果没有时间禁制能力的话,应该在几年之内尽快祭炼。

他破出的其他石髓,都已经祭炼过了,附着在体内的青色圆环上,虽然依旧是液体形状,但是已经跟他体内的灵气合二为一,只要他有灵气供养,石髓就不会发生性质上的改变。

尤其是在这祭炼中,石髓还被他炼出了一些杂质,现在的石髓,真的是精纯无比,只待再炼化九幽阴水,就可以打造本命灵宝了。

不过陈太忠破开的十四块九阳石,虽然都是他精挑细选之后留下的,就算憨石头也不是很憨,但是九阳石髓的含量,还是少了一点,远不足以支持他祭炼本命法宝。

“还是要沾浩然宗的光啊,”他看着一块正在经受阴风破解的九阳石,叹一口气。

这块石头不是他在浩然宗石室里随手取出的那块,而是他在八个玉盒里,挑拣了一阵,选出最轻的玉盒,破开了封印,取出的一块面积六七个立方的九阳石。

这石头要破开,可得好一阵,他已经破了半年左右,估计还得有两年的时间,才能破个差不多。

哥们儿这破石头的能力,真的不能跟晓天宗相比,丫用通天塔的一块基座,三个月就能破开六七十个立方的石头,而我用只差一块基座的通天塔,两年都破不开一块六七个立方的石头。

这其间的差距,没有百倍也差不多了吧?

很可能差距还不止百倍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今天是把小石头都破完了,也算是有个阶段性的成果,所以脚步轻松地回了老易的阁楼小院。

近半年来,老易是越来越地不喜欢进遗址了,她更喜欢跟他在自己的洞府内,品茗聊天,哪怕什么都不做,只看着远处狐谷中看电影的人潮,也觉得心里非常充实。

她喜欢把自己和陈太忠在一起的情形,展现给大家观看,哪怕她出现在阁楼上的时候,通常都戴着面纱。

至于遗址,那是属于她和他的秘密,只有两人正式归隐之后,她会认为那里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
而狐谷中的修者,早就知道陈太忠在距离狐谷不远的地方,陪着一个女子,住在一座仙境一般的阁楼中。

遗憾的是,没有谁能近距离观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