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八章 破九阳

现在风黄界的大环境,是人兽和谐,没什么人说“人奸”了,但是人兽之间,终究是有大防的。

而陈太忠对自己成了著名人奸,是丝毫不知情的,老易对此都不是特别清楚,她的一番心思,全在打理洞府、伴他修炼和聊天上。

这事儿是阴阳狐搞出来的,他知道三公主对陈太忠的感情,就有意抬高他在狐族中的形象,同时也是在向人族暗示:散修之怒跟狐族走得很近。

他这么做,并没有任何的恶意,当然他也知道,这么做会令陈太忠承受一定的人族舆论压力,可这正是他想要的——你要不被动,三公主的这段感情就没着落了。

老易是在口碑酝酿了一段时间之后,才知道的,那是蛟族的一个大妖来看她,提起了散修之怒在狐谷中的名声。

这大妖是蛟王的五子,仅仅修炼了千年,前途非常光明,须知蛟族是以寿命长著称的,如此年轻的大妖,成就妖王只是时间问题。

五公子在蛟族中,是异常耀眼的后起之秀,生性又风流,最初蛟王是有意撮合他和狐族结亲。

狐王这边,随便选了一个三公主,她刚从外面流落回来,跟狐族也没太深的感情——关键它们都以为她血统不纯,留在族中,意义也不大。

老易表示,这个事得问过我爹娘,而且蛟族真有心的话,就让五公子先收了他风流的毛病,否则我绝对不答应。

她其实就没想应承下来,五公子不是她喜欢的类型。

而五公子虽然挺垂涎她,却也不是非要得到她不可,他的性子本淫,现在身边莺莺燕燕就不少,将来只会更多,怎么可能为了一汪小湖,失去整个大海?

所以他俩早就私下认定,咱俩是成不了的,但也别提前表示出来反感——要不然,族里没准又要帮着选择其他伴侣。

五公子是想趁着年轻,多玩些岁月,而老易压根就没什么想法,她倒是想找个人族伴侣,带到姆妈面前,让她开心一下——不过,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蛟族的年轻雌性,对三公主的态度都不是很友好,陈太忠带着于海河进入西疆的时候,她就被五公子的族妹刁难了一小下。

五公子此来,就说起了此事——近期还有蛟修跑过来看电影,他觉得狐谷这个传言,对他的形象有所损害,希望狐族这边能低调一点。

“也未必是损害,”老易毫不在乎地回答,“他本来就比你厉害,将来只会更厉害。”

“信不信我找狐尊告状去?”五公子有点不高兴了,“你好好的妖王后裔,找个人修,已经影响后代了,还非要选个下界飞升上来的垃圾血统。”

“你身边那么多雌性,我也没说什么,”老易还是很不以为然,“你想去找我外公告状,那也由你,不过别怪我没通知你……我外公已经放弃为我选择伴侣了。”

“咦,为什么?”五公子一听,大感兴趣,他也有这样的心愿,“你用的什么招数,说来听听……不是从电影上学的吧?”

老易嘿然不语,半天之后才发话,“我也不清楚,也许……是外公找到了我的母亲?”

然后她一拍身边的阁楼护栏,“这洞府便是前些日子外公给我的,肯定不是他自己的,狐族少有这么精致的洞府。”

她和蛟族五公子不对眼,但是聊天却没有问题,事实上,她跟五公子还很聊得来。

“果真好地方,整个蛟族,也只有我三姑有类似这么一个洞府,”五公子点点头,眼中满是羡慕,然后,他又看一眼不远处白雾笼罩的一个小山包,“陈太忠就在那里?”

“他在炼制一些物品,”老易点点头,“下一次出征幽冥界,他要前往。”

“那就让他得意几天吧,”五公子对陈太忠,还是有点耿耿于怀。

待他离开之后,老易招来了阴阳狐,沉着脸发问,“关于陈太忠的传言,怎么回事?”

阴阳狐不敢隐瞒,将自己的一点小心思说了出来,一边解释,他还一边看那个小山包,生怕陈太忠什么时候就回来了。

说完之后,它小心翼翼地强调一句,“……我这也算是帮他笼络人心,对吧?”

笼络人心是没错,但是散修之怒在横断山脉修炼,还跟狐族有勾结,也是人族皆知了。

“这点小事,他该不会计较了,”老易的嘴巴上翘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很开心的样子,“他说了,既然决定和我在这里修炼,就无所谓别人怎么看了。”

这话确实是陈太忠说的,因为他并没有十成的把握,自己能从幽冥界安然无恙地回来,而且就算回来,他定然已经悟真,那时候他的眼光,就不会再限于风黄界了。

除了修炼之外,他会逐渐地将心思转移到探索异位面上去,就像浩然宗那些气修前辈一般。

眼光一旦迈出这个位面,人兽大防就算不得什么了,而且,虽然很多兽修是不好的,但是老易这种矢志不杀人的兽修,怎么能说她不好?

不知不觉间,陈太忠的心态已然跟往日不同了,起码不会因为“人奸”的名头而跳脚了,这是因为实力的增长使然。

陈太忠大约是天擦擦黑的时候回来的,老易很是关心他的炼器,“又破开一块九阳石?”

她是知道的,他在通天塔里,利用子午阴阳潮破九阳石。

“嗯,不过这破开的速度,还是有点慢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回答,“雪蛤皮倒是一直在换,不过感觉阵法哪里有什么不对。”

通天塔里的子午阴阳潮极为厉害,但是阴潮只有一个时辰,而九阳石都不大,接受的面积很小,切开九阳石得到牛年马月。

为此,他特地参照聚灵阵聚集灵气的原理,自己设计了一个吸取阴潮的阵法,效果倒也有一些,连续切开了两块小九阳石,今天切开了第三块。

但是他还觉得慢,虽然他同时在切好几块九阳石,可是那些体积大的九阳石,效果还不是很显著,明显是阵法不太灵光。

这是很令他头疼的事,可他的阵法造诣也就是这样了,最近他一直在琢磨改进阵法,甚至都没怎么修炼——哪怕他距离九级天仙,已经只差临门一脚了。

“传说蛟族有个阴风潭,是引自虚空阴罡,”老易看他一眼,“要不我帮你问一问,能不能借来用一用?”

“算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这次征战幽冥,蛟族要出大力,别说阴风潭只是传说,就算真的有,它们淬炼同族还不够用,又哪里能外借?”

“啧,”老易苦恼地叹口气,她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,而且他身怀大量九阳石,也是不宜泄露出去的,“就算蛟族问起来,咱们借来做什么,也不好解释……那该怎么办?”

“没事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又想到了两处可以改进的地方,一会儿尝试一下,我估计起码能提高四成的效率。”

提高四成的效率,这就不算低了,但是老易依旧很着急,“四成……也算提高?”

“慢慢来嘛,初始阶段,提高总是很快的,”陈太忠也不是很忧虑,他对自己的能力,有着盲目的自信,他相信只要肯琢磨,就没有难不倒他的事。

不过同时他也承认,自己跟晓天宗破九阳石的速度,实在不能相比,有着巨大的差距不说,想要追赶也很不容易,“晓天宗说三个月破尽所有九阳石,其中一块,有七八十立方米,阵法师的造诣太厉害了……专业的就是专业的。”

“他们也是多少代人的智慧结晶,”老易很用心地安慰他,“你若一心修习阵法,我相信你的成就,晓天宗内无人可及。”

“但是人一生的精力是有限的啊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他知道她在刻意奉迎自己,可同时他也认为,自己确实做得到,关键在于,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修炼之外的事情上。

修习阵法,只是他在听风镇时,无意中培养的一个爱好,不想让自己的修炼生涯太过无趣罢了,“算了,大不了在幽冥界继续慢慢地破,你没必要为我去求那长虫。”

“今天五公子来看我了,”老易捂嘴轻笑,“他看你很不顺眼,我就没提这事儿,免得让你没面子。”

“你没告诉他,我看他也很不顺眼吗?”陈太忠心里没由来一阵烦躁,他知道蛟王和狐王有意撮合这俩,虽然他也知道,她不会答应,“他再胡说八道,我就剥了它的皮,抽了它的筋,血肉都给了纯良……怎么说也是大妖呢。”

老易开心地笑着,并不答话。

“啊?哪里有大妖的血肉?”纯良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“在哪儿呢?”

“蛟族五公子白天来过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哎呀,怎么不早说呢?”纯良的口水,又开始滴滴答答地淌,“敢撬我小弟的马子,找虐不是?”

“你最近看了多少电影啊?”老易苦恼地一拍额头。

“挺好看的,我尤其喜欢看爱情片,”纯良认真地回答,“学了不少地球界的绝招,对于开一个大大的后宫,我更有信心了……对了太忠,你在狐谷的名声,挺响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