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兽和谐

陈太忠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发问,“狐族的地盘扩张了?”

“找了些孩子,保护遗址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而且,这也不算扩张,人族也多了。”

这话倒不假,肉眼可以见到,也有人族在笋岭出没。

“人族来这里……”陈太忠只能苦笑了,“看来是灵气变化引来的?”

他非常怀疑,灵气变化是不是老易动的手脚,好吸引狐族前来,不成想把人族也勾来了。

“不仅仅是因此,”老易摇摇头,“位面大战的时候,人族和兽族的关系,都要和谐很多,人族社会岂不是也多出了很多兽修?”

陈太忠闻言苦笑一声,“是啊,所以我才和纯良杀了一个鹏族大妖。”

“人族不会离笋岭太近,”老易摇摇头,然后很骄傲地冲着遗址所在的方向一扬下巴,“那里我划出来了,不许狐族随便进入。”

陈太忠在距离笋岭不远的地方,其实给狐族架设了聚灵阵的,周遭的狐族也不少,不过这么多狐族都已经出了笋岭,还是令他有点吃惊。

可是老易说得也没错,在那块峭壁的周遭,起码方圆百余里地之内,还是一片荒凉。

他笑一下,“不错,倒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。”

“那是,”老易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咱们修炼的地方,不能太吵了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也没多说什么,直接飞到峭壁处,先布设了幻阵,然后开启遗址。

对现在的他来说,开启遗址真的太简单了,直接飞到峭中央,雷电什么的,他直接就吸收了,哪怕没有幻阵,旁人都未必发现得了开启时的动静。

纯良是第一次来这个遗址,不过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,它很不屑地表示,“比我翡翠谷,差得不是一点半点,甚至还没我的家大,吸收进别的小世界当养分吧。”

“不用你多事,”老易很不客气地哼一声,“这是我俩的财产。”

遗址的灵气,供目前的陈太忠修炼,还是没有问题的,不过晋阶的时候,灵气就有点不够用了,所以一般时候,他会在遗址里修炼,偶尔也出来,在笋岭附近走一走,试验一下术法和招式。

因为遗址开启方式的缘故,老易跟他保持了一致的进出,她对附近狐族的控制,还是相当有效的,而且那些狐族奉命看守这一片,别说人族,其他种族的兽修也不能进入。

所以老易还在笋岭旁边的一处小山谷,紧邻狐谷的地方,放出了她的洞府,那是一座占地大约七八里的庄院,有亭台楼阁,有小桥流水。

她这洞府灵气浓郁,也有聚灵的效果,尤其是中央的院落,放入灵石驱动的话,甚至可以供高阶真人修炼。

事实上,这是一座合适放在灵地的洞府,在灵气稀少的地方,虽然也能保持充沛的灵气,但是时间久了,本身的灵气就不够了,只能依靠灵石来强行支撑。

当然,灵气匮乏的洞府,放回灵地温养一阵,就又会恢复正常。

不过老易不操这个心,她甚至在大部分的时候,将洞府的禁制全部关闭,方便洞府自身的温养,只有在这里修炼的时候,才会打开,以保证最高的使用效率。

洞府撤去禁制的话,好处很多,尤其是当陈太忠在山间习练招式和术法的时候,她就坐在高楼上,手捧一杯清茶,淡淡地看着他。

待陈太忠修习完毕,也会进入她的洞府,吃喝一阵聊聊天,然后继续打坐修炼。

这个时候,通常就到了夜间,老易会让狐族搬出发电机,上映三维电影,让小狐狸们看个开心。

上一次她如此做,还是陈太忠前往西疆之前了,算算也有二十年了。

有一些有见识的狐修,并不认为这三维电影比留影石强到哪里去,但关键是电影的情节……真的太精彩了。

渐渐地,来看电影的狐族越来越多,又出现了异族修者,再后来,甚至都有人族跑来观看。

最开始,阴阳狐是不允许人族来观看的,后来得知消息的人族越来越多,须知笋岭这里出没的人族修者,多是冒险者,整日生活在厮杀中,到了夜间还要守夜,真的是心力交瘁。

他们猛然听说有个放松的地方,哪怕多花点灵石,也要过来享受一下。

而且,这块地盘在狐族的有效控制下,一旦进入,连自身的安全都有了保障。

随着这呼声越来越高,阴阳狐就找到了三公主,“其实咱们不光是能赚灵石,也能促进和谐社会……”

老易斜靠在躺椅上,手端着电子书,抬眼向陈太忠练刀的方向看一眼,又端起清茶轻啜一口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等他在的时候,你再来问。”

“三公主看的是什么书?”阴阳狐干笑一声凑过来。

它身为狐族中的智者,现在已经很少看电影或者电视剧了,它认为那些东西的思想性比较差,所以死皮赖脸地跟三公主要了一本电子书。

“这个嘛,”老易看一眼电子书,“嗯,是《我的老公上司》,挺有生活的。”

“有生活,还是得说《官仙》吧,”阴阳狐一听书名,就有点头大,“那个书,写出了人类社会的复杂,我觉得放在风黄界,也有可借鉴的地方。”

“那种后宫书,我从来不看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不如看种马文。”

兽修的生活,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的,有实力的雄性,拥有对更多雌性的交配权,情啊爱啊什么的,假得很,她对此也非常不屑。

“咳咳,”阴阳狐干咳一声,心说那其实就是种马文,“三公主您的眼光……确实不错。”

当天陈太忠练刀练得累了,又来阁楼小憩,阴阳狐见状,赶紧上前向三公主请示,关于人族修者的问题。

老易看一眼陈太忠,“你怎么看?”

“我无所谓,随便你了,”陈太忠在放松的时候,对自己人基本上是不设防的,“这里终究是你的地盘。”

“可是这么一来……你在练刀,别人可能知道陈太忠跟狐族走得很近,”老易若无其事地低头喝茶,“对你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?”

“能有什么影响,”陈太忠还是没什么反应,很多时候,他确实粗枝大叶得很,“现在一致对外的时候,我这人讲究大局感,别人能说啥?”

老易的嘴巴微微翘起,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,“那就放他们进来看吧,不过我这洞府附近,不得有人随意过来。”

“您放心好了,我一定做到,”阴阳狐笑着点点头。

差不多两个月之后,就连湄涯郡最靠东的小城,都知道横断山脉的笋岭附近,有狐族在放电影了,而且还是陈太忠从地球界带上来的电影,大多讲述的是人族的故事,非常有趣。

于是笋岭附近,出现了大量的人族和兽修。

要知道,风黄界的娱乐生活,虽然不算太少,但是跟地球界信息爆炸年代出现的作品,还是没办法比的——知识垄断的社会,出现不了多样化的作品。

小小的山谷,也因此被挤得满满的,高峰时期甚至有两三万的各族修者。

修者一多,就容易生出是非来,不过狐族能占据横断山的西麓,并不缺强力手段,该罚的罚,该抓的抓,该关的关,该杀的……那就杀了。

但是狐族的管理,也不是特别细致的,除了那些后果非常明确的惩罚之外,大多时候,惩罚的尺度也比较随心。

比如说双方打架伤人了,这个除了赔偿狐谷的损失,还要考虑对伤者的赔偿,以及罚款的多少,这些就比较随意了。

有些兽修惹了事,就托友人找认识的狐修说情,通常都是能得到比较宽松的处理。

人族在这方面,吃亏不小,别说人族修者都是软蛋,很多修者的脾气也暴烈得很,不过在狐谷发生冲突,那后果可想而知。

人族吃了几次亏之后,终于有人想起来了,散修之怒陈太忠不是在附近吗?于是就要找陈上人喊冤,“我要请陈上人做主,你们看的电影,还是上人从下界带上来的。”

遇到这种情况,一般狐族都会去请示阴阳狐,不过也有小狐修不懂事,说什么狗屁陈上人,你们搞清楚,这里是狐谷!

这么说话的小狐修,第二天就被倒吊在了狐谷的谷口,狐族称要吊它十天,以惩治它“破获人兽和谐”的言辞。

人族一看,狐族也挺讲道理的嘛,再有人被抓,他们就祭出“人兽和谐”的大旗。

然后这么说的人就被打了,打的还挺惨,大家心里就纳闷了——说好的人兽和谐呢?

如是几番之后,人族修者终于总结出了规律,这尼玛人兽和谐根本是扯淡的话,别提和谐还好,一提准被揍。

怎么样才能享受到相对公正的待遇呢?要提散修之怒陈太忠,只要说想找陈上人做主,接下来就是万事好商量了。

要是胆大包天,敢说自己认识陈上人,那就更好商量了,没理都能抢三分。

陈太忠的大名,在狐谷是特别地好用,在这里受到欺负的人族修者,很感念其好处,不过与此同时,他“人奸”的名头,也不胫而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