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六章 涤真珠

陈太忠说过几日,没过三天,他还真的走了。

清阳宗已经将交换的大量材料送来,晓天宗这边也差不多了,此番收获的,除了有炼制破禁丸的材料之外,还有大量的布阵、炼器材料,灵药也不少。

蓝翔派式微已久,底子实在太薄了,虽然目前走上了复兴的道路,收益也增加不少,但是财富的增加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此次九阳石售卖一部分出去,陈太忠除了留下少部分自用,还是充实了一下宗门的府库——好歹是浩然宗的苗裔。

他就算没把自己当成浩然宗主,但是他从浩然宗得了不少好处,不能忘本。

至于破禁丸,他也托三名长老代为安排炼制。

气修门派不以炼丹见长,不过派中也有丹房,最多是炼制水平差点,对陈太忠来说,有效就行,反正他除了回气丸和解毒丸,一般很少服用丹药,对他来说这些都是外物,不如修身。

还有就是,他安排了她们三个,待九阳石切割开之后,除了帮他收取九阳石髓,还要从分成里拿一部分九阳石甲给飞云楚家——这是他答应了楚仙白的。

至于说驻颜丹,他一人给了一颗,总算是没白多要几颗,不过他也声明,绝对不许她们三个再外传这消息,多也没有了。

这一件件的事情安排好,他就要去东莽了,南忘留三女听他将事情这样安排下来,心里就有了点不妙的感觉,“你不会去很久吧?”

“征战之前,我是不会再回西疆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去东莽有事。”

“是见那个女人吧?”乔任女一语道穿了他的心思。

斗笠人的美艳,是让三女自惭形秽的,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那高贵中透出些许妩媚的容貌,就算她们身为女人,也不得不承认,那可以算是倾国的绝色。

“有部分原因吧,”陈太忠并不否认这一点,“你们也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,在我飞升上来之后的那些艰难岁月里,只有她一直真心待我,否则我现在没准已经路死沟埋了。”

“你若来蓝翔,我们也会跟你同生共死!”言笑梦轻叹一声,语气中有无限的感慨。

现在说这些,就没意思了,陈太忠撇一撇嘴,当初他可是处在人人喊打的境地,哪怕是对散修极好的南特,也是没出动战兵,只将他礼送出境,就算厚道了。

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他倒不怀疑蓝翔会庇护自己,但是能庇护到什么程度,那可真的难说,毕竟他刚接触蓝翔的时候,派里连李晓柳这样的弟子,都要给上门的天仙陪侍。

若他没有成就散修之怒的名头,再说什么同生共死,也是扯淡,只有自己赤手空拳打出来的局面,才会引得别人的敬重。

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不过却懒得这么说,只是笑一笑,“再有就是,我还藏了不少九阳石在东莽,总要取回来的。”

“还有?”三人闻言,齐齐地吃了一惊。

“你当我开玩笑?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知道回来的路不会太平,所以才只取了一少部分。”

“这倒是要去拿回来,”南忘留点点头,看到三大宗争九阳石,她对这东西的宝贵,有了最直观的认识。

“对了,真意宗发召集令的时候,你记得跟他们把九阳棍要回来,”陈太忠最后吩咐一件事,“不给九阳棍,蓝翔不出征。”

“应该叫浩然了,”南忘留笑一笑,然后眼波流转,“咱们改动派名,要有个大典的,你也不回来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回答,“郝无忌答应咱们改派名,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,我要提前回来,被他们缠住问浩然宗的事,也是无聊得很……最近他们就一直在旁敲侧击。”

三女闻言,嘿然不语,好半天言笑梦才勉力笑一笑,“若是他们知道,散修之怒成了浩然宗的第十四任宗主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”

“那我只能躲起来不出来了,”陈太忠无奈地扬一扬眉毛,散修之怒没根基,这是风黄界所有修者都知道的,他若成为浩然宗主,那就是浩然宗落没了,不知道会惹来多少觊觎。

就连浩然宗的转世玄仙董明远,当初都有点蠢蠢欲动,只是他应对得当,对方对浩然宗也存了些香火情,最后才没有翻脸。

在陈太忠再次走上传送阵的时候,他的七个储物袋还是被检查了一下,不过检查的人是个初阶玉仙,随便扫了一下,最大程度地给了他面子。

三女目送着他走进传送阵,看上去都是一脸的怅然。

有好事者在不远处嘀咕,这男上人后宫和睦啊,三个女上人送他,还都是恋恋不舍的样子。

“你懂什么?”有那消息灵通的冷哼一声,“东上人是去东莽,帮她们讨驻颜丹去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,”那不明真相者恍然大悟地点点头……

陈太忠再次来到清阳宗的时候,倒是没被检查储物袋,不过他出了传送阵之后不久,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他也不知道,自己是不是让人下了印记,反正总觉得不舒服,于是飞了两天之后,找个地方落脚,直接激发了隐身术。

他一隐身,就躲了三天三夜,也没发现后面有人追来,索性直接放出了纯良,“去涯山城找老易,让她带个测试的东西过来……竟然没人跟踪,不会被真仙盯上了吧?”

“其实……我喷你两口火,真仙印记没准也能烧去,”纯良不想表现得比老易差。

“你能把我衣服烧着是真的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瞪它一眼,“识海里的东西你能烧掉?”

“能,”纯良很认真地点点头,“不过你就不容易抢救了。”

“你少贫嘴,”陈太忠抬手赶它走,“真不知道你这货什么地方纯良了。”

老易来得比他想像得要快,五天之后她就赶了过来,而且二话不说,丢给他一颗拳大的珠子,“激发它。”

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激发了,只觉得浑身上下有一股暖流涌过,向前走两步之后,回头一望,却发现身后还有一个自己,就站在那里。

“好了,没问题了,”老易一转身,“这涤真珠能留下一切不属于你的东西……你最好从储物袋里,先找身衣服穿上。”

“我去,”陈太忠这才发现,自己浑身上下赤裸,他忙不迭又走回去,从那个自己身上取下储物袋打开,“这玩意儿真邪乎啊。”

其实他是有点害臊,从来没当着女人露出过身体,老易不吭不哈就来这么一手,真是让他有点受不了。

穿好衣服,他才嘬一下牙花子,“可是我身上有宝器装饰呢。”

“装进我的洞府吧,”老易手一翻,亮出一个巴掌大的精致小阁楼来,“真仙的印记,也照样隔离了……回头装进你的小世界里,大不了你去了幽冥界再用这些。”

陈太忠任由她把那个躯体上的衣物收取了,才问一句,“涤真珠……这是什么?”

“取自蜃蛟一族,主要是医者用来分析伤势的,能最好地模拟出伤情,也有助于部分外伤的治疗,”老易白他一眼,“这不仅仅是妖族在用……风黄界最少有五颗涤真珠。”

陈太忠其实就是随口一问,但是老易那句“不仅妖族在用”,让他意识到,自己还是有点伤了她,说不得讪笑一声,“原来涤真珠还能这么用……甩脱印记?”

“是我想到的,”老易傲然地回答。

“太聪明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竖起个大拇指来。

老易讶异地看他一眼,心说这家伙什么时候也会夸人了?她的嘴角翘起个小小的圆弧,“好了,快走吧。”

他们离开后不久,虚空中传来一声轻咦,然后就没了声响。

陈太忠这次来东莽,除了取回自己的东西,就是陪老易来了,真没别的目的。

他先从老易手上拿到了自己的须弥戒,然后两人一猪悄然地来到听风镇,又将通天塔拿到手——事实上,陈太忠在通天塔里放了二十几个储物袋。

除了得自浩然宗的八块九阳石,还有十几块不太憨的九阳石,不过这些九阳石,都没有他从浩然宗得到的大。

东西都取回来之后,他有点跃跃欲试,“要不,咱们就在这里修炼好了,我有地契呢。”

跟纯良、老易待在一起,他还真不怕别人来为难,只要真仙不出面,哪怕是高阶真人来了,他们全身而退的可能性都很大。

中阶真人之类的,来了就是菜。

“这里不安全,”老易表示反对,她淡淡地发话,“还是回笋岭吧。”

笋岭?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是回遗址吗?

他知道对她来说,笋岭的遗址,似乎是别有意义,不过,既然是修炼,哪里都无所谓了,而且笋岭遗址里的灵气,虽然不算太丰厚,但也总比听风镇强很多。

八天之后,他们来到了笋岭,才一过来,陈太忠就吃了一惊,这里……跟以前大不一样了。

原来的笋岭,是很荒凉的,也算是人兽交界的地方,而现在,灵气明显低浓厚了一些,更关键的是,有不少狐族在笋岭四周游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