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五章 被摆了一道

陈太忠走上前,收起了储物袋,然后取出一根棍子来,淡淡地发话,“这就是了。”

他之所以亮出浩然宗的名头,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要保住这根棍子。

他是有了得自浩然宗的高阶灵宝战刀,但是此去幽冥界,这根棍子他也要做为战器带过去,绝对不容别人抢走。

三名高阶真人闻言,眼睛齐齐一亮,其中以庞真人的眼神最为热烈,“不知此宝可否交易?”

晓天宗身在中州,九阳石分布不少,但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探查工具,非常吃亏,反倒是官府那边,不但人手足,还有一块蕴含了石髓的九阳石,经常有所斩获。

“你想得倒美,”不等陈太忠回答,郝真人先发话了,他冷哼一声,“东上人的一身战力,有七成就在棍法上,想交易的话,起码拿一根真器级别的长棍来。”

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但是能不能别这么夸张?陈太忠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哥们儿根本就不会棍法好不好?

不过东易名棍使刀招,在西疆也算有一定的名气了。

“不能交易也无妨,”庞真人笑眯眯地发话,“租借总是可以的吧?”

至于说换真器级别的棍子,这话他自动就无视了,真仙身上也没多少真器的,真器哪里是那么好获得的?还有真仙一身行头全是灵宝呢。

“租借的话,费用会比较高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鉴宝阁也有意租借的。”

“鉴宝阁,那算什么玩意儿,”庞真人听到这话,气得哼一声,“他们自有探查手段,不知占了我晓天宗多少便宜了……我们出价肯定比鉴宝阁贵。”

“咦?”郝真人闻言,眉毛一扬,“那咱们租借一块破开的石髓就可以了吧?”

他虽然战力极强,但是大部分时间是用在修炼和战斗上了,见识不算太广。

“用处不大,”历真人和庞真人齐齐摇头,尤其是历真人,因为清阳宗本身就藏有九阳石髓,琢磨过此事,“一团的石髓,虽然有斥力,但是反应并不剧烈,探查范围太窄,五大域这么大,忙不过来。”

“正经是这棍状的探查器,效果会好很多,”庞真人点点头,支持他的说法。

其实三名真人看到棍子上的三处擦痕,都隐约猜出来了,这应该是天工门出品的,不过这种话,能不说还是别说了。

接下来,大家就这六块九阳石的分配,协商了起来,商定由晓天宗负责破开,又大致确定了一下参考价格——虽然不能用灵石交易,但是定出一个标准还是很重要的。

接着就是商谈要交换什么东西了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先由南忘留出面交涉。

真意宗的郝无忌并没有参与讨论,只是给出一个交换贡献点的标准。

南忘留和陈太忠对此并无异议,其实相对下派来说,基本上没有资格获得上宗的贡献点——获得上门的贡献点都不是很容易。

有了这些贡献点,就相当于蓝翔派可以直接使用真意宗的资源了,对于他们来说,真的是绝对不吃亏的事情。

郝真人表示,这只是他的想法,回去之后,可能还有一些波折,不过不会变动得很厉害就是了——真意宗在这方面,还是占了不少便宜,比如说用贡献点去藏书阁看书,本宗就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支出。

但是话又说回来,非实质性的支出,看起来不太要紧,却是打破了知识方面的垄断,这是上宗不愿意看到的,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,真意宗此举,也未必能划算到哪里。

总之,三宗最终还是就九阳石的瓜分,达成了一致的协议,而陈太忠的棍子,也得以保全,其实三宗更想要的,是这根棍子。

不过,就算是棍子,探查九阳石也是非常费劲儿的事——探查的效率还是不够高,这就像是拿了一张小网,去汪洋大海捕鱼一般。

当然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这是长久的买卖,可是东易名身后若隐若现的浩然宗,让大家生不出强抢的心思。

谈判进行了两天,几方商定妥当之后,陈太忠终于带着三名长老,回到了中州,接下来就是等晓天宗破开九阳石了。

这个过程,并不需要陈太忠出面监督——甚至都不需要南忘留等人监督,真意宗和清阳宗都派了人来,跟着进了子午阴阳谷。

虽然他们得不到石髓,但是九阳石甲有多少,九阳石有多少,这也是大家需要关心的——至于说子午阴阳谷不能随便进入,对于三宗的联合行动来说,这根本不是障碍。

在中州待了三天之后,陈太忠抽个空子,找到了百花宫的付莜竹,给了她两颗驻颜丹,他可是不想让别人知道,自己还有研究阴阳谷的兴趣。

经过争夺九阳石一事,他算是彻底看明白了,什么上宗之类的矜持,根本不值得一提,真要涉及到大的利益,人家说出手就出手了。

要知道他对子午阴阳谷有想法,晓天宗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,浩然宗的名头也不好使,除非他真能找到两个气修的真仙撑腰。

付莜竹欢天喜地收下了驻颜丹,须知百花宫也是炼丹见长,她的丹道水平虽然很普通,但是鉴定丸药还是没问题的。

不过阴阳谷的原理图,她还没弄到手,她很歉然地表示:这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。

陈太忠表示无所谓,现在就算弄到了原理图,以他的修为,也根本没可能得手,等位面大战结束,弄到手都不算晚。

所以他反倒是强调,我只是好奇,时间上那真的不着急,你心急去找,别人没准还以为我存了什么不好的念头,那就没意思了。

付莜竹前脚答应得他好好的,结果一出门,就又被庞真人堵住了,“那东易名找你何事?”

付上人胆子比较小,说不得只能乖乖地拿出驻颜丹来,“他给我母女两颗驻颜丹。”

“这小子为什么要给你驻颜丹?”庞真人对驻颜丹兴趣不大,他只是想搞清楚陈太忠的动向,那厮神出鬼没的,实在太神秘了,他有必要关注一下。

事实上,他很担心那厮又跑到哪里挖九阳石去,中州的九阳石,真的不多了啊。

“我跟他比较谈得来吧,”付莜竹胡乱地应付着,她是属于那种典型的胆小怕事之辈,却又喜欢占便宜,她何尝不知道,搞阴阳谷原理图是犯忌的事?

所以能不说实话的时候,她一般不会说实话,当然,若是事情不妙,她出卖别人也很干脆,现在还属于可以抵挡的时候,“他上次还给了我块九阳石,庞真人你也是知道的。”

上次别人调查她,为什么东易名卖给她九阳石,她就一口咬定是双方聊得投缘,坚决不改口——因为她知道,自己泄露的九阳石切割原理,根本不算什么,只是涉及知识垄断罢了。

上宗就算最后查出真相,了不得也就是呵斥一番。

此次她就又故技重施,虽然这次的性质,要严重得多。

“哦,”庞真人点点头,心说确实也是这么回事,不过想到自己这个真人高度关注这厮,这厮反倒是跟女修打情骂俏,也真是不舒服。

不舒服,就给那货添点堵好了,他很随便地示意一个女弟子,去找南忘留“采购”驻颜丹——东上人那里有,想必你们也有吧?

浩然派的三名女长老闻言,脸色齐齐一变,就追问这传言的来历,当听说这是庞真人无意中提及的,东上人给了付莜竹两颗驻颜丹,三人的脸色……也就不用提了。

此刻,她们才想起来,陈太忠可是用本尊的形象,堵了百药谷山门好几天。

驻颜丹能给付莜竹,还是一给就两颗,却不给她们,这完全不能忍啊。

陈太忠可不知道,自己被一个老家伙摆了一道,此刻他正在派里租来的小院里,跟真意宗和晓天宗的人扯皮,对方想要租用他的九阳棍,价钱好商量,但是他不想出租。

这两宗的人也知道,不能对此人用强,但是兹事体大,于是就耐心地摆事实讲道理,说大战在即,这个东西必须很好地利用起来啊。

我也知道是这样,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但是这两宗借九阳棍,他总担心出现刘备借荆州的典故,但是这个理由,他还说不出口。

所以他给出的答案,就是我不知道该租给你俩谁。

结果这两天两宗商量好了,说我们共同租用,你担心自己的九阳石髓不够,我们不但租用你的东西,找到的石髓优先拿来折抵租金,这总可以了吧?

说到底,两宗一起出面的话,寻找九阳石的效率会更高,远胜过他这个孤魂野鬼。

这里正扯皮呢,浩然派的三名长老气势汹汹地找了过来,“东上人,听说你在东莽,弄到了一些驻颜丹?怎么没听你说呢?”

付莜竹这个嘴上没把门儿的!陈太忠一听就知道消息是从哪儿泄露的,他堵百药谷山门,大家都知道,但是他要的是驻颜丹,还真没几个人清楚。

所以对自家的这三个长老,他还真有点头大,不过有这个借口,他正好回东莽一趟,于是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过几日我便去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