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四章 真仙动

对于历真人的咄咄逼人,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先别说这个。”

“我先确定一点,你要的九阳石,大小已经足够了,石髓该是我的吧?”

“这也得看石髓的大小吧?”历真人眉头一皱,他已经暗暗发出了讯息,请本宗真仙关注这里,做为本地宗派,优势真的太大了,“石髓很大的话,不能分我清阳宗一点吗?”

“你要是这么出尔反尔的话,其他的石头,我还真就不给了,”陈太忠缓缓地后退两步,脸一沉,“你这种小人行径,也配做清阳宗弟子?”

“东小子不错!”郝真人闻言,大为赞赏,一时间竟然有点跃跃欲试,“我支持你!”

他不敢在清阳宗随便动手,但是着了急也能动手,而且将打斗控制在一定层面的话,清阳宗的真仙也未必就会出面——比如说外宗的天仙,赢了清阳的真人,真仙哪好意思出面?还不够丢人的呢。

所以战斗力出名强悍的东易名打算翻脸,对郝无忌来说,这是好事。

“好胆,竟敢冒犯上位者,”历真人脸一沉,手一抖,似乎就要出手,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,“东易名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是打算抗拒检查了?”

陈太忠深吸一口气,看一眼南忘留三人,淡淡地发话,“你们三个都靠过来。”

三女第一时间就凑了过来,眼下的情势,她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,听陈太忠的话,靠近他才是正经。

历真人看着他们,也不做任何的反应,就那么淡淡地看着。

陈太忠向空中某个方向看一眼,“阁下没有任何异议吗?”

“呵呵,”空中传来一声轻笑,“上古气修手段,果真不凡,浩然宗会参加这次大战吗?”

“外界不仅仅是幽冥界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能否参战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果然是浩然宗中人,”那声音轻叹一声,这真仙似乎对浩然宗征战其他位面,有一定的了解,“你们好好商量,都是人族一脉。”

说完这句话之后,此人再不出声,但是在场的众人,没由来心里就是一轻,似乎是去掉了什么东西一般。

历真人冲着声音的方向深施一礼,其他清阳宗弟子也有样学样——这是宗中的真仙。

待历真人直起身,再看向陈太忠的时候,眼光就不同了,他酝酿一下措辞,有板有眼地发话,“石髓……当然是东上人你的,不过我们也愿意交换,咱们可以商量,其他储物袋里的九阳石,还是咱们商量好的分配方式,庞真人你看如何?”

庞真人现在,是真的头皮发麻了,自家的真仙,认出了麒麟,而清阳宗的真仙,认出了东易名浩然宗弟子的身份,这情形……怎么也不可能用强了不是?

不过他想一想,还是硬着头皮发话,“东上人,我晓天宗虽然执掌中州,但是大部分九阳石被官府拿去了……我们没有探测手段,还望阁下看在即将位面大战的份上,多拿出些九阳石来,至于说石髓,那就是你的东西。”

“还有谁有异议吗?”陈太忠点点头,扫一眼在场的众人。

郝真人有异议,他非常想反对,但是想到清阳宗的真仙都退缩了,他也不敢再对陈太忠呼来喝去,只能婉转地表示,“东上人,咱真意宗,是很缺九阳石的。”

“你现在还觉得,我是真意宗的人?”陈太忠好奇地看他一眼。

“这个……”郝无忌听到这话,脸色真不太好看,可是此情此景,他也不会硬顶,“但是东上人你领了真意宗的任务,这可是刚才你说的。”

这个任务是子虚乌有,不过他不怕拿来说事——你堂堂浩然宗弟子,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?

“大家都有份,毕竟是位面之战,”陈太忠叹口气,话说到这步田地,尤其是吓退了清阳宗的真仙,他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释放一些资源,加强位面之战的胜率了,“我的九阳石,拿来就是给大家用的,不过……我浩然派要收两成的佣金。”

这话也就是说,在场的人得到的九阳石,都要给浩然派交百分之二十。

“这个……”历真人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“东上人,咱西疆,真的太缺九阳石了,”郝真人皱着眉头发话——真意宗能用贡献点折抵九阳石,不过这一刻,他宁可用珍稀资源,来换取九阳石。

“九阳石,我可是不缺……你们让一让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。

让一让?三位高阶真人交换个眼神,身子齐齐向后退去——会放出一堆九阳石吗?

东易名放出的不是一堆九阳石,而是一块,仅仅一块。

不过这块九阳石实在太大了,占地足有二十多个平方,高也有三四米。

虽然大家都让开了足够的距离,但是落地的一刹那,传来的巨震,不仅让大家的身子抖了一抖,心也跟着微微一颤——我去,这么大的九阳石?

愣了好一阵之后,庞真人才结结巴巴地发问,“东……东上人,这九阳石里也有石髓?”

这么大的九阳石,里面的石髓可就是海量了,姚仙要见到此石,怕是也有跟麒麟做过一场的冲动了吧?

“有石髓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个答案,让庞真人心里一沉——我去,这真得拼了!

不过下一刻,他的心情就一松,因为东易名又补充了一句,“憨石头,没多少九阳石髓。”

石髓不多,那就是九阳石不多,大部分都是九阳石甲。

但饶是如此,郝真人也接受不了这个现状——这这这……这么多的九阳石甲?

他一跺脚,就要向外冲去——清阳宗你们狠,等我搬来巅峰真仙吧。

“郝真人何必如此冲动?”庞真人和历真人齐齐出手,硬生生将他阻住,笑吟吟地发话,“这块九阳石,咱们可以商议。”

两人宁肯在分配上吃点亏,也不想惊动真意宗的巅峰玄仙。

反正东易名要的是九阳石髓,石髓少的话,安顿住郝无忌就可以了,这么大一块,哪怕全是石甲,也足够大家分的。

郝真人还想挣扎,却发现有一股庞大的气息,隐约罩住了他——合着清阳宗的真仙虽然退去了,还有一丝神念关注着这里。

“这块九阳石,我真意宗要分一半走,”他很果断地发话,面目也变得狰狞了起来,“否则我一块都不要了,现在就离开!”

历真人和庞真人交换个眼神,历真人有点不甘心,不过庞真人使个眼色,悄悄地扫了东易名的储物袋一眼——那里还有。

“好吧,”历真人不情不愿地回答,“郝真人,只此一块,下不为例啊。”

“未必!”郝无忌很干脆地回答,然后他想起了什么,又看向陈太忠,“东上人,若是还有这么大的,咱俩联手,冲出去!”

“我要想走,凭他们还拦不住,”陈太忠傲然一笑,直将两个高阶真人视如无物。

不过他是真有这个自信,纯良那里还有两块回家石,只是他不好意思随便用就是了,陈某人不愿意欠人情,这次欠了纯良人情的话,他若不呆在翡翠谷种草,那就不讲究了。

那两位闻言,交换个眼神,他们倒不是很相信对方说的话,但是想起刚才东易名要三女靠近,似乎此人……还真的有别的手段,不但可以自己离开,还能带着别人离开。

反正,浩然宗的手段,那真是再怎么高估都不为过的。

这个宗门在众人印象中消失已久,威慑力可能差了一点,但是神秘性是不减反增。

那你还不离开?郝真人就差喊这么一句了,但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——风黄界的秘术虽然多,可很多秘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

于是他微微颔首,挑衅地看那俩真人一眼,“只要你能离开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其实也没多少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索性将七个储物袋解下来,直接递给了郝无忌,“郝真人你看着分吧,除了九阳石,其他的东西,还请不要动。”

郝真人接过储物袋,挨个先用神识扫一下,发现确实如此,才将储物袋内的剩下三块九阳石全部取出,“就这么多了,大家看着算吧。”

他将七个储物袋放到石桌上,意思是你们不相信的话,可以随便查探,但是东易名的其他东西,我是不会拿出来的。

那两位还真不见外,虽然没有动手去拿,神念却是扫了过去——这也是陈太忠放开了对储物袋的掌控,否则不能如此轻易得手。

历真人随便扫了一下,庞真人扫的却是较为仔细,看了一阵之后,他才笑一笑,“这么多堇下露……看来东上人除了九阳石,还有其他需求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的九阳石,就是要交换很多材料。”

这个回答,在大家的意料之中,没谁会以为只靠灵石,就能拿下九阳石,交换些罕见的材料才是正理。

但是历真人还有别的想法,他看一眼陈太忠,“阁下七个储物袋,装了六块九阳石,还有一个储物袋……是不是阁下有探查工具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