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三章 财帛动人心

真意宗和晓天宗都有狮子大开口的理由,在这一点上,清阳宗有点先天不足。

他们能参与对九阳石的瓜分,主要是占了地主之利——反正现在,你们都在我清阳宗,敢折腾的话,考虑一下后果。

所以最后商定的结果,就是真意宗和晓天宗各取三成五,清阳宗取三成。

庞真人的怨气大了去啦,他认为东易名的九阳石,全部得自于中州,他只占这么一点份额,实在太亏了。

郝真人也不平衡,直接开口大骂,你俩真够过分的,这明明是我真意宗的任务,你们二宗若是缺少九阳石,我真意宗匀点出来也可以,但是直接把一多半抢走,根本就是强盗!

历真人报之以冷笑,其实有这个份额,他已经可以满意了,不过想一想若是没有这两宗的人插手的话,清阳宗没准可以独吞,他心里也不平衡。

三家都不满意,一边发着牢骚,一边达成了共识,这就是妥协的艺术——各执己见的话,吵上几百年也是没用。

待三人商定之后,齐齐看向陈太忠,历真人没好气地发话,“放出九阳石来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诧异地看着他,“你们商量好了……问过我的意见没有?”

历真人眼睛一瞪,本有心发火,后来还是一指郝真人,“你上宗的真人帮你拿了意见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?这是我的东西!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你们商量妥当……这是要白抢?”

“当然不能白抢,”郝无忌马上表态,“他们要付出等价的交换物品,东上人你放心好了,这事情我会为你做主的。”

他说这话,一点压力都没有,那两宗需要交换,真意宗则不需要,当然这不能说郝真人打算空手套白狼——真意宗奖励的贡献点,在西疆也是硬到不能再硬的硬通货。

“嘿,”庞真人哼一声,并没有说什么,其实九阳石这东西,根本是灵石都买不到,尤其是眼下这种关键时刻,所以公平交换对他来说,不是大问题。

而那历真人则是冷哼一声,“我清阳宗一向公平,肯定会令你满意的。”

他是得了便宜卖乖,说得也毫无压力。

“除了等价交换,我要九阳石髓,”陈太忠再次强调一遍。

“九阳石髓也等价交换,”历真人不肯答应,九阳石和九阳石甲固然是宗门大量需要的东西,但是九阳石髓才是精华,宗里的高端战力有了石髓,也多一分制胜的机会。

就算征战幽冥界用不到,九阳石髓也是能让宗门打破头去争的好东西。

“这个恕我不能答应,”陈太忠拍案而起,然后身子往后退两步,警惕地看着他,一副打算搏命的架势,“你要这么说,我的东西,我拒绝交易。”

“你!”历真人气得眼睛一瞪,你一个小小的天仙,也敢跟我张狂?

就在他打算动手的时候,猛地发现那俩真人都稳坐着纹丝不动,他就又想到了一些东西——这俩是打算要我好看?

须知对方的口中,可是提到了“浩然宗”。

浩然宗在风黄界的地位,那真是应了地球界的一句话——哥离开江湖很多年,但是江湖上依旧有哥的传说。

他想一想之后,强压住心中的不满,“庞真人怎么看?”

庞真人沉吟一阵,缓缓发话,“石髓嘛……应该本着自愿交换的原则。”

这不是他给东易名面子,也不是给浩然宗面子,纯粹是不想招惹麒麟。

中州的九阳石不少,晓天宗一直都有不多不少的斩获,也存留着一些九阳石髓。

在他想来,反正真意宗不会支持强行交换的——人家大把贡献点洒下去,什么换不来?

那么庞真人也没必要跟东易名顶牛,大不了拿出足够好的东西来换。

正经是他有点不耐烦了,原本一家能吞下的九阳石,变成了三家分,谁知道姓东的手上,九阳石有多少呢?这趟来的,都未必划得来!

他意兴索然地发话,“先看看九阳石的多寡,你二位的意见呢?”

“我们真意宗需要的九阳石很多,”郝真人哼一声,“若是数量太少的话,这个比例还得调整。”

“没错,”历真人马上表示支持,事实上,清阳真意二宗对九阳石的需求,比晓天宗多得多——中州毕竟是出产九阳石的地方。

大家都不知道东易名的储物袋里,到底有多少九阳石,说其他的未免有点早。

于是他很干脆地发话,“若是九阳石够多,石髓什么的,当然要自愿交换。”

“怎么才叫够多?”陈太忠看向他的眼神,有点奇怪。

“起码要有一人大小,”历真人冷冷地回答,“不能像老胖子这样,起码得你这么大小。”

这话有点为难人,须知陈太忠挖出轮胎大小的九阳石,差点就离不开清风谷了,而陈太忠的体型,能抵两个庞真人。

“你二位真人也这么认为?”陈太忠看一看郝真人和庞真人。

郝真人不表态,庞真人倒是发话了,“切,这点不够吧,起码要三人大小。”

“那这么大够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直接放出了一块三立方米大小的石头。

“啊?”郝真人最先叫出了声,西疆已经很久不见大块的九阳石了,这么大一块,直接让他震惊了,然后他面带喜色,“这次……果然没白来接你。”

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又恶狠狠地瞪历真人一眼,目光中是不尽的怨毒——混蛋,要不是你们拦着,这块九阳石就全是我真意宗的了啊。

另两名真人见状,也是齐齐一喜,然后也是一脸的狰狞——喜的是这次收获不小,怨的则是……不能独吞啊。

倒是庞真人多少沉得住点气,他摇摇头,“这点……差强人意,应该还有吧?”

陈太忠一抖手,又放出一块半个立方大小的九阳石,然后冷笑一声,“再加上这一块,总够了吧?”

这又是一喜,不过历真人眼尖,他不看九阳石,而是看着对方的储物袋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这两块九阳石,为何不在一个储物袋中?”

“因为都有九阳石髓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相信自己不需要解释太多,反倒是着重强调一点,“里面的石髓,要给我留着。”

郝真人瞥一眼陈太忠腰上的七个储物袋,很隐晦地用神念戳了自家某个弟子一下,那天仙弟子心领神会,悄悄地向后方退去。

“喂,这位上人你去哪里啊?”清阳宗的那个初阶玉仙笑眯眯地拦住了他,眼中有着浓浓的警觉,“事儿没谈完,最好别随便离开。”

“这位真人,我有师兄弟在传送阵,”这天仙也着实了得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们过来这么久了,总得向他报个平安不是?”

“我觉得你一旦出去,报的未必是平安吧?”那真人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几位准证已经商量好的事儿,没必要弄出别的意外来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所谓准证,就是即将证真的真人,算是对高阶玉仙的一种尊称,他这话的就是说,三宗的高阶真人都认可的事,你别再出尔反尔了好不好?

郝真人闻言,扭过头狠狠瞪那初阶真人一眼,然后冷哼一声,“你这清阳宗倒是霸道,合着是许进不许出?”

“商量好的事儿,没必要惊动真仙吧?”历真人冷哼一声,他知道真意宗看到这两块石头之后,有想法了。

若是东易名其他储物袋里的九阳石,也跟这两块规模相仿的话,绝对请得动真意宗的真仙出马,前来清阳宗讨说法了。

真仙一般不会为太小的事情出手,但是这么多的九阳石,搁在往日也不算小事,更别说眼下正值位面大战,这种东西可是能帮自家弟子保命的。

“姓历的,我算记住你了,”郝真人狞笑一声,“你别让我在清阳宗之外碰上你……真的,真意宗的损失,都要算到你头上。”

“切,我又不是为自己牟利,”历真人不吃他这套,大家都是为了宗门,你对我下手?笑话!“这么多九阳石,我看着也舍不得,不仗势欺人,我已经算很给你面子了。”

“你想仗势欺人?”庞真人脸一沉,“再给你个胆子,你试一试!”

开什么玩笑?清阳宗本来就是三家里最不占理的,要是敢同时算计另外两宗的话,那可真是自找没趣了,庞真人倒不信了,清阳宗能挡得住其他两宗的联手。

现在他们的交谈,肯定都在清阳宗的真仙关注之下,就算不关注,也是真仙没兴趣,而不是没能力。

但是这样的情况,他还就这么说了,也不怕真仙听到生气——你敢大欺小的话,好像我晓天宗没真仙?

“我没有反悔的意思,”历真人笑了起来,此事跟清阳宗的牵连最少,但是收获巨大,已经是意外之喜了,“是郝真人心里有点不舒服罢了。”

“看到自家东西被抢,你心里会舒服吗?”郝无忌冷哼一声。

历真人也不理他,而是看向陈太忠,眉头一皱,“把其他九阳石都放出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