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二章 更名

郝无忌得到消息,说清阳宗拦住了东易名,而晓天宗的真人也赶了过去,他根本顾不得考虑,到底是什么原因,令东易名被困,就直接赶了过来。

能让两宗动心的,绝对是好东西,而且真意宗介入此事,有理直气壮的借口。

不过他直觉认为,估计还是九阳石,所以先宣布无条件保护东易名,说此人身负真意宗的重任,然后才说出九阳石来。

有这样的说法,哪怕争的不是九阳石,真意宗照样有借口插手。

听他说出“九阳石”三个字,庞真人坐不住了,“小郝子你最好搞清楚,九阳石只有我中州出产,他从我中州挖了九阳石,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。”

“一边去,”历真人受不了啦,“只有你中州出产九阳石?要点脸很难吗?”

郝真人却是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“是九阳石吗?”

历真人和庞真人闻言,登时住嘴,还没弄清楚对方手上是不是有很多九阳石呢,真是没必要急着争吵,先听听这东易名怎么说。

事实上,若是郝真人不来的话,就有必要争吵了,反正他俩肯定是要搜东易名储物袋的,关键是谁来搜,搜到之后该如何分配的问题。

东易名是有点战力,但是两宗一起叫真的话,真无须考虑此人的反应。

“是宗里下达的九阳石任务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完成了一些,我跟宗里也说了,石髓要留着自己用的,郝真人您应该知道。”

“石髓吗?”郝真人嘴角抽动一下,我去,你还找到了九阳石髓?

不过他也不会随便被这厮绑架,什么宗里的九阳石任务?根本没有的任务!你想让我答应你取走石髓?太天真了!

然而,还有其他两宗的真人在场,他也不会说没有这任务,只是点点头,“嗯,此事我尚未听说,不过既然有人答应了你,那石髓就是你的。”

郝无忌不但战力超群,心机也不差,才不会为陈太忠的话背书。

当然,若是事情顺利的话,为此人留点石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对真意宗来说,位面大战是要消耗海量资源的,相对那些少而精的资源,大量实用的东西更为重要。

就像闪蜂刺做为空间材料,虽然不算特别少见,但是在蓝翔想获得此物,那需要很多的贡献点,没办法,这是战略资源,储存得再多都不嫌多。

相较九阳石髓的罕见,九阳石才是真意宗最想获得的,当然,更实用的是九阳石甲。

九阳石髓这东西……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,倒是足够珍贵,不过真意宗还确实不必要太在意。

“你俩自顾自地说话,很有意思吗?”历真人冷笑一声,既然断定对方手上有九阳石了,他就不怕露出嘴脸了,“取自我东莽的九阳石,我真意宗要占八成。”

“我呸!”庞真人不干了,“你东莽也有九阳石?不害臊!”

“你东莽拿了九阳石,怕是分割也有问题吧?”庞真人身边的一个高阶天仙发话了。

“大不了费点辛苦,成本高一点,”历真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离了你晓天宗的子午阴阳谷,九阳石就切不开了?”

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,晓天宗是如何切开九阳石的,那真不是秘密,只不过这是垄断的知识,所以陈太忠才会在付上人那里付出代价之后,得知其中辛秘。

庞真人也不跟他争,切割九阳石的法子真的太多了,不过最经济实用的,还是子午阴阳谷的阴风——用万年玄冰也能切开,但是遇上憨石头的话,成本就太高了。

他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好了,你先给大家答一下疑,你的九阳石分布图哪里来的?”

陈太忠沉默一阵,方始回答,“从雪峰观得来的。”

“你看,我就知道是这样,”庞真人轻笑一声,“雪峰观可是持有战略分布图的。”

“那是我真意宗的下门,”郝无忌冷哼一声,“真不知道你高兴个什么。”

“战略分布图上,主要的九阳石产地,都在中州,”庞真人淡淡地发话,“事实证明,他的九阳石大部分来自于中州。”

其实晓天宗还掌握了陈太忠的一些异常活动,不过这个东西唯心得很,此刻说出来没有什么说服力,倒不如直接咬定九阳石的分布。

陈太忠感觉自己像个货物,被人挑来挑去讨价还价,没什么自主权,他不介意将九阳石分给风黄界的修者用,但是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,他非常不喜欢。

说不得他冷哼一声,“浩然宗也有九阳石分布图。”

一语既出,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,历真人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是说……浩然宗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并不多说。

现场又是一片寂静。

东易名如流星一般崛起在西疆,关于他的来历,不少人都猜过,但是没有什么靠谱的。

当然,在场的都是各宗的顶尖真人,一般天仙的来历,他们也不会关心。

但是既然大家都是来找东易名的,那对此人还是做过一些了解的,神秘莫测的东易名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东二公子……什么时候,风黄界出了一个东姓家族?还是如此厉害?

若是这东家能跟“浩然宗”三个字挂钩,那倒也就解释得通了。

怪不得东易名要来东莽,传说中浩然宗的山门,就在东莽啊。

而且东易名和东二公子,可都是气修来的。

“东上人你这玩笑,开得有点大,”关键时刻,庞真人干笑一声,“浩然宗从不显于人前,你真的是浩然宗的?”

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我说我是浩然宗的了吗?”

“浩然宗主令,我们见过的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不信的话,还请庞真人搜我魂。”

“这是怎么说的,”庞真人又干笑一声,虽然浩然宗销声匿迹五千年,但是那赫赫的威名,绝对能震慑宵小。

若是南忘留说她见过浩然宗的人,庞真人或者敢惦记一下搜魂,毕竟几千年过去了,再大的威名,也挡不住似水流年的冲刷。

但是见过浩然宗主令的人,庞真人真没胆子搜魂——那是宗主令啊。

“本派即将改名浩然,还请上宗恩准,”南忘留也不理他,而是对着郝真人一拱手,“位面大战,不能少了浩然气修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郝无忌也有点挠头,他有点怀疑,对方是扯大旗做幌子,不能随便一个气修,说个“浩然”两字,就表明跟那个宗派有关吧?我随便信了你,真意宗的威严何在?

不过南忘留眼中的坦然,也被他注意到了——这不像是个骗子的眼神。

所幸他也不缺急智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浩然两字,总是令人敬重的,我个人愿意支持。”

而此刻庞真人的眼神,都放在了陈太忠身上,好半天之后,他才一拱手,含含糊糊地发问,“可是翡翠?”

陈太忠看了他一眼,嘴角扯动一下,“好眼力。”

庞真人心里的猜测,就得到了证实,东易名肩头的小白猪,果然是神兽麒麟!

自打他见过姚仙之后,心里就一直在嘀咕,东易名的宠物,到底是什么来历,能令真仙都感到棘手?

其实这个答案不难猜,此小白猪身后的靠山,最少也得是妖王级别的,否则哪里吓得住真仙?

而风黄界的妖王是有数的,挨个排除也用不了太长时间,但是庞真人排除来排除去,死活算不出什么样的妖王,能生出这样的后代——风黄界又没有猪王。

然后他又想一想,琢磨哪个顶级真仙会养这种宠物,却是也想不出来。

直到听到浩然宗三字,他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,上古气修,可是同几种神兽有交集的。

其中麒麟跟气修交好,而且以庞真人的见识,知道风黄界是有麒麟存在的——西雪高原上的翡翠谷,据说就是麒麟的地盘。

当然,以他的地位,最多也就能知道这么多,至于翡翠谷里是什么样的情况,麒麟的幼兽又是长什么模样,他是一点都不清楚。

于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鬼使神差一般问出了“翡翠”二字。

待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,庞真人完全不能淡定了——我勒个去的,这是比妖王还要厉害的存在,神兽麒麟的后代啊。

他马上就明白,姚仙为什么不肯泄露消息了,这消息一旦传开,那真是谁传谁死。

晓天宗会忌惮神兽麒麟,那是因为家大业大,承受不起惨烈的报复,对于那种没什么大根基的修者来说,一旦得知有麒麟幼兽,其间巨大的利益,足以驱动他们铤而走险。

他甚至有点后悔,自己猜出了小白猪的身份,不过还好,他问得比较隐蔽,问完之后,脸上也没体现出什么异样来。

翡翠是什么?历真人奇怪地看他一眼,又扫一扫陈太忠身上,也没发现哪里有什么翡翠的样子,于是扭转头,继续跟郝真人讨价还价。

反正已经惊动了三宗的真人,要是再商量不出个结果,没准谁又要来插一杠子了。

于是在当天晚饭之前,三宗基本上敲定了分赃的大框架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