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五十一章 抢得糊涂

老头一出传送阵,就左顾右盼,然后一眼就看到被众人围着的东易名。

“你们……这是何意?”他一边大声喊着,一边就迅疾地走了过来,“为何拦住了东易名上人?”

“奇怪了,这关你晓天宗何事?”清阳宗的高阶玉仙眉头一皱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老胖子你不要多事。”

那老者明明干瘦无比,却被他叫做老胖子,而那老胖子闻言冷哼一声,“我不多事?不多事就要让你们把我晓天宗的东西抢走了,瘸子你最好识趣一点!”

这位有手有脚的,也不瘸,不过他叫对方老胖子,是因为对方姓庞,老胖子是绰号,讥讽对方瘦小。

事实上,两人在天魔大战的时候,并肩作战过,关系也不错,当时他被斩断一条腿,还多亏老胖子及其他战友全力死战,才保下他一条命来。

曾经的战斗友谊是很珍贵的,但是两人身属不同的宗门,该争的时候也不会谦让,瘸子冷哼一声,“你晓天宗的东西……嘿嘿,是不是还很难说呢。”

两人说的就是九阳石,不过传送阵外来来往往的人太多,九阳石三个字太过敏感,能不要明说,还是不要明说的好。

“中州的东西,你东莽就没有,”瘦小的老胖子冷冷地回答,“别强词夺理了,我也懒得跟你计较,人我带走了。”

“你带走试一试?”手脚齐全的瘸子眼睛一瞪,“你最好搞清楚,这里不是你晓天宗的中州,真要在家门口冒犯我清阳宗,别怪我们以多欺少。”

在风黄界,多欺少和大欺小都是为人所不耻的,不过那是在公平争斗的时候,像这种到家门口闹事的行为,属于严重挑衅,别说多欺少,对方太过分的话,大欺小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你瘸子也就这点胆子了,”那老胖子不屑地笑一笑,“有种单挑,就咱俩,谁赢了谁把人带走,你敢不敢赌?”

“你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瘸子火了,眼睛一瞪,“你晋阶高阶真人多少年了,我才多少年?要不要我找一个高阶真人来,跟你赌……你晓天宗不是战力无双吗,敢不敢赌?”

“我可没说谁也不怕,”老胖子狞笑一声,“我是来保护我晓天宗的财产来了,你敢阻拦,我当然要找你了。”

他俩争吵个不休,而当事人则是站在一边,很无奈地看着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在陈太忠耳边响起,“东上人,他们争抢的是你的东西,却不问你的意见,你不觉得这有点欺负人?”

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伏海侯世子林听涛,他很愕然地看着无动于衷的东易名。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无奈地扬一扬眉毛,“那能怎么办?你觉得我有反对的资格?”

“要帮忙吗?”林听涛的眼珠转一转,“我或者有办法。”

“你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你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我是认真的,”林听涛一本正经地回答,然后他又压低了声音,“不过你得先告诉我,他们在抢什么……接受了我官府的保护,最起码给你留五成。”

伏海侯世子真的没有什么恶意,他出身于侯爵府,那里可并不是仅仅只讲修为的地方,他也很擅长抓住各种机会。

尤其他现在最想做的,是承袭爵位,而只有老侯爵的推荐,是远远不够的,见到两大宗门都在争抢某些东西,他就果断地尝试插一下手——反正就算不成,也不会损失什么。

至于他只是侯爵府世子,地位太低,这也根本不是问题,只要两宗争夺的东西足够珍贵,他的插手,就给了官府介入的理由,到时候他的功劳也跑不了。

更别说他现在也是真人了,虽然这个真人是为了承袭爵位,被老侯爷使尽了手段才推上去的,但终究是真人了,跟上人有本质的区别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他当着两个高阶真人的面,就要强插一杠子,这事儿搁给谁也不能忍。

清阳宗的瘸子虽然在跟老胖子争吵,但是并没有忽视周围的动静,也一直在注意着他,听到这话之后,大袖一甩,就将他和他的伴当卷了起来。

“都告诉你们,走官府通道了,捣什么乱?”他冷哼一声,直接将人送到了五六里地之外,那里正是官府通道的入口。

老胖子见他动手,全身一紧,就做好了预防,听到这话,才哼一声,“你瘸子也好意思说别人?你做的不也是这种事?”

“我觉得……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谈,比较好一点,”瘸子一抬手,又定住了想要偷偷离开的南忘留三人。

“历真人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南忘留的脸色一变,她刚刚打听清楚此真人的姓名。

“稍安勿躁,”瘸子哼一声,眼下事情还没解决,他可不想再把蓝翔的人放跑了,到时候再惹得真意宗来人,那就更不够分了。

然而,他还是小看了各宗探子的威力,传送阵这里,是龙蛇混杂的地方,虽然每一个进出的人身份都很清白,但是各宗在这里,都埋有眼线。

很多做跨域买卖的商人,同时也兼职探子。

经过刚才的事之后,庞真人和历真人也觉得,在这里谈论,实在有点不便,太引人注目了。

但是对历真人说的找个僻静地方,庞真人也断然拒绝——人多一点的话,清阳宗不好直接动手,到了没人的地方,人家的真仙悄悄做点手脚,他就算吃了亏,都没地方讲理去。

他要求的,就是找个相对僻静的地方,不能离传送阵太远。

庞真人相信,自己的被动,应该有中州的修者看到了,一旦传回中州,没准会等来宗内的支援,他当然就不肯走远。

但是非常不幸的是,下一趟中州来的传送,走出了一个真意宗的高阶真人,此人身边还带着三个高阶天仙。

他走出传送阵,四下扫一眼,就看到了蓝翔的服饰,然后直接飞过去,铁青着脸发话了,“东易名上人,宗内下派的任务,你可曾完成了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心说你谁啊,哥们儿不认识你!

“秉郝真人,我们正在努力,”南忘留却是识得来人,马上恭敬地回答。

来人名唤郝无忌,真意宗战力最强的玉仙之一。

“先跟我回去吧,”郝真人看一眼南忘留,“你便是前任蓝翔执掌?辛苦了。”

“喂喂,郝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庞真人不答应了,他脸一沉,“没看到我们在商量事吗?真以为你在哪里都能胡来?”

“我当然没那么狂妄,”郝真人冷笑一声,傲然回答,“不过在你面前,我是真敢胡来!”

庞真人直接就被噎住了,他可以欺负历真人,但是真的打不过郝真人。

瘸子历真人却出声了,“郝无忌你别这么狂,在我清阳宗的地盘,你动手试一试?”

“我没兴趣跟你们动手,”郝无忌冷哼一声回答,“我来接我宗中的跨域行走,你们不是想违反五宗共识吧?”

“东易名只是蓝翔的客卿吧?”历真人冷笑着回答。

“持有我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自然是宗中的跨域行走!”郝无忌傲然回答。

他这话有点逻辑不通,不过就算东易名并非跨域行走,那也是通行令牌持有者,为难东易名,就是打真意宗的脸,郝真人要出头,也是理直气壮,不过为跨域行走出头,理由更充分。

“就算是跨域行走,在我清阳宗的地盘,也得守清阳宗的规矩,”历真人脸色铁青,沉声发问,“你莫非一定要我请出仙谕?”

“我先说明白,”庞真人也跳了出来,“东易名所得之物,乃是取自我中州,姚仙也知道此事,郝无忌你最好掂量一下。”

郝无忌听到这俩家伙都搬出了真仙,也没辙了,他冷哼一声,“真意宗的牌子,不能砸到我手里,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,真当我真意宗真仙的修为差吗?”

那俩人闻言,登时无语了,传言中,真意宗可是有巅峰玄仙存在的。

最后还是历真人发话了,“咱们这么争吵,徒令小辈们笑话,找个僻静地方商量一下?”

“去就去,”这一次,郝真人和庞真人都没含糊,原因无他,清阳宗想对一个宗门的真人做手脚,是办得到的,但是有两个宗门的真人在,那就不能乱来了。

走出传送阵范围,来到一个僻静的小院,郝真人先发话了,“东上人,他们争的是什么?”

陈太忠登时傻眼:合着你跟林听涛一样,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就来了?

然而,下一刻郝真人继续发话,“是不是宗里让你搜集的九阳石?”

其实真意宗是不确定九阳石这档子事儿的,但是听到东易名在东莽卖弄,多少就有点猜测,然后又根据其他探子反馈回来的消息,大致猜到了这一点。

清风谷那边的探子也有反应,说东易名在那里,挖出了一块九阳石。

现在的清风谷,早就将那八百里戈壁封锁起来了,招了近万人在那里砸石头,用清风谷人的话来说就是:早知道位面大战这么快就开始了,当初就该从东易名手中买下那块九阳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