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九章 露馅

南忘留当然知道,陈太忠就是东易名,所以她才会如此奇怪——这斗笠人是谁?

“当然可以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其实有心来看看就好,没必要一定上香。”

“你就是陈太忠?”乔任女走上前,上下打量他两眼,眼中有着些许的茫然,“为什么我感觉……以前见过你呢?”

陈太忠冲着她笑,“我看着你也眼熟,要不你别跟东易名混了,跟我混吧。”

“偶像,你别这么……这么随便好不好?”乔任女警惕地退一步,“我很崇拜你,不要破坏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。”

“不行,你必须得在东易名和我之间,选一个,”陈太忠冲着老易一努嘴,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怕他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你就让我有点为难了,”乔任女的眼珠转一转,“要不你容我考虑一下?”

“任女你不选,我可是选了,”言笑梦笑眯眯地走上前,“东易名和陈太忠……我都要!”

“你有点贪心吧?”乔任女闻言,登时傻眼了。

“你就笨吧,”言笑梦没好气地瞪她一眼,冲着斗笠人一扬下巴,“你看那是东上人吗?”

“我怎么就不是呢?”老易一掀斗笠,露出黑乎乎的脸庞,一脸的肃穆,“连我都不认识了?”

乔任女愕然地看向言笑梦,言笑梦却是笑着摇摇头,“气息不对,陈太忠才是东易名……我说的没错吧?”

“你要这么想,我也没办法,”老易戴上斗笠,不再发话。

“这个……”乔任女看看斗笠人,又看看陈太忠,再看一看斗笠人身上的小白猪,她觉得自己的认知出现了问题,“反正纯良在,你俩必然有一个是东易名。”

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”南忘留轻叹一声,“太忠,还不介绍一下这位朋友?”

“太……太忠?”乔任女觉得自己的思维越发地凌乱了。

“四长老你这观察力,真的太差啊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三长老就比你强多了……”

“太忠,真的是你,”乔任女眼睛一亮,一个虎扑,直接跳到了他的身上,“太好了,我不用纠结该选谁了,我就知道,你应该是陈太忠!”

“喂喂,这光天化日的,”陈太忠赶紧把她从身上拽下来,然后出声发问,“你们怎么来了东莽?”

“还不是听说散修之怒重现东莽?”南忘留白他一眼。

陈太忠重现东莽,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中州,真意宗听说东易名跟此人走到了一起,心里也惦记东易名手上的九阳石,就要百花宫尽快通知蓝翔的人。

南忘留一听,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是言笑梦和乔任女并不清楚,听说这气修中的传奇人物跟东客卿在一起,强烈要求来东莽一趟。

南忘留能说不吗?说不得三人就传送来了东莽,而真意宗也为三人的通行大开绿灯,短短几天就安排好了一切。

待见到陈太忠本人,乔任女有点迷糊,但是言笑梦要细得多,当下就感觉到,那戴着斗笠的人,不是东易名,而纯良又在场,那么……东易名就是陈太忠,这也就不用说了。

关键是她从陈太忠身上,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。

陈太忠也没想着,能瞒过三人,因为他到现在为止,也不是很会变幻气息,不像老易,装什么像什么——这是狐族的天赋,羡慕不来的。

待确认陈太忠就是东易名之后,乔任女和言笑梦兴奋异常,给王艳艳上了一炷香之后,围着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“太忠,既然你忙,我就要走了,”老易心里吃味儿,站起身来,“幽冥界中再见。”

“别啊,”陈太忠身子一蹿,上前拽住她的手,“你要是走了,谁来装东易名?”

老易被他宽厚的大手一拽,就觉得一股暖流,从手心传来,身子也微微一颤。

但是听到这个问题之后,她忍不住干笑一声,“原来……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?”

“反正不许你走,”陈太忠将她的手攥得死死的,“我还要……陪你一起看电子书。”

斗笠下,老易的嘴角抽动一下——你就不会说点暖人的话吗?

不过,他既然不想让她走,那她就不走了,于是轻描淡写地解释,“我只是看你们谈得热闹,不想做电灯泡就是了。”

乔任女狐疑地看她一眼,出声发问,“电灯泡是什么?”

“电灯泡是地球界的一种产物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就像蘑菇术法一样……地球特产。”

南忘留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“你俩……认识很久了吗?”

“你们知道的,我都知道,”老易傲然回答,“我知道的,很多你们都不知道……认识多久这种话,就别说了。”

蓝翔的三名女长老登时就默然了,好半天之后,乔任女轻笑一声,“你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吗?”

陈太忠修炼的功法,可以说蓝翔顶级的机密,这秘密一旦传出去,会给蓝翔带去太多的烦恼——这可是能批量制造气修的功法。

老易冷冷一哼,淡淡地吐出五个字,“混元童子功。”

蓝翔的三名长老闻言,登时就石化了,连南忘留都不例外——你到底是谁啊?

老易唯恐打击得她们不够沉重,连不该说的话,都说了出来,“也许你们还不知道,他是浩然宗第十四任宗主,肩负着气修崛起的重任!”

“浩然宗宗主?”蓝翔的三个长老闻言,目瞪口呆,继续石化。

气修式微已久,上古的很多轶事,已经失传了,但是说起浩然宗,哪个气修不知道?

好半天之后,南忘留才出声发问,“太忠,你不是……地球界飞升的散修吗?”

“机缘巧合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硬着头皮回答。

其实他是习惯低调的,这不是装逼不装逼的问题,而是他喜欢埋头静修,其实他也喜欢卖弄,但得是在不影响自己修行的前提下。

他喜欢低调,但是他也知道,老易更愿意适度地高调——不是超出自己能力的高调,而是多少展示一些肌肉出来,减少不必要的麻烦。

总之,老易已经把他浩然宗宗主的身份点出来了,他再否认也没什么意义,倒不如坦然承认,“一不小心,就成了第十四任宗主。”

蓝翔三名长老接着石化,不过乔任女的思维,终究是比较跳脱的,下一刻她就打破沉寂出声发问,“莫非……浩然宗的山门,真的在东莽?”

关于浩然宗的传闻很多,大部分人认为,山门就是在东莽。

“这个事儿,以后再说吧,”陈太忠本来想说,浩然宗就是我一个光杆司令,但是这话说出来,实在太打击人了,他不忍心给她们浇凉水。

他都这么说了,这三位自然没有什么异议,因为有“外人”在场,她们也没有多说什么,事实上,对于乔任女和言笑梦来说,知道陈太忠就是东易名,已经足够她俩兴奋和激动了。

天上的雨,还在窸窸窣窣地下着,王艳艳墓前的香,有一柱被雨水打灭了,乔任女上前再次点燃,然后退到陈太忠身边,“太忠,什么时候回去?”

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陈上人要是回去,东上人可就要消失了。”

“你就是你,独一无二,”乔任女深情地看着他,“不管你是东上人,还是陈上人。”

“太忠修习的是混元童子功,”老易阴阳怪气地说一句。

“你应该是个女性修者,”言笑梦冷不丁地出声了,她看着戴着斗笠的老易,淡淡地发话,“太忠不是很注重相貌的,你也无须太过自卑,真的!”

“我自卑?”老易掀起斗笠的一角,露出半边倾国倾城的容貌,轻笑一声,“你确定,自卑这个词跟我联系得上吗?”

“原来还是有半边脸,是可以入目的,”乔任女轻笑一声,女人们攻击起自己的对手来,那真的是什么话阴毒说什么,“另外半张,可以让我们看一看吗?”

她以为对方另外半边脸,受过什么创伤。

“让你全部看一看,又有何妨?”老易气得笑了,抖手揭开了斗笠,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庞,展现在大家面前。

她骄傲地一笑,“还算拿得出手吧?”

“你能扮作东易名,做一张脸出来,又算什么?”关键时刻,南忘留出声了,而且还是绝杀的那种,“无非是改容易貌而已。”

老易愣了一愣,悻悻地戴上了斗笠,冷笑一声,“我闻到了浓浓的酸味,切,其实我何必向你们证明?”

“好了,说正经的,”陈太忠打断了他们的交谈,“蓝翔派要改名了,改作浩然派……你们可能不知道,蓝翔原本是浩然宗苗裔?”

“浩然宗苗裔?”南忘留第一个叫了起来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陈太忠摸出一块令牌,在手里抛两抛,“看到没有?浩然宗主令,蓝翔是苗裔,不是我说的,是第十三任宗主说的。”

“那就改名!”乔任女第一个表示支持。

“我也同意,”言笑梦紧跟其后,“正好借这次位面大战,打出咱浩然派的名头,哼哼……跟异族作战,怎么能少得了咱们浩然气修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