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己作死

老易的清单很快就列好了,然后一抬手,扔给陈太忠,“你看看吧。”

陈太忠接过玉简扫两眼,怔了一怔之后,扭头看向她,“这些东西……没必要找他要吧?”

清单上主要是炼制破禁丸的材料,自打跟董明远一晤之后,老易表示说要去找破禁丸,陈太忠不想让她再忙乎,就拿出了破禁丸的丹方让她看——这真的不是大问题。

不过上古丹方,总是有些灵材不好寻找,陈太忠也没放在心上。

眼见老易列出的单子,陈太忠有点感慨了:拜托,咱一定需要找他吗?

“我的意思,是尽快弄到,”老易斩钉截铁地回答,毫无商量的余地,她对弄个天仙去蓝翔看家,没有任何的兴趣,正经是太忠能学会万里闲庭的话,去幽冥界就多了一种保命手段。

为此,她并不怕替他做主,在她眼里,蓝翔的存灭,根本及不上他的安危的重要。

陈太忠当然知道她的心意,而且老易一番的心思,全放在他身上,他也不是完全懵懂无知,所以他犹豫一下,丢给了邢鸿稍,“三天之内,我要这些材料。”

邢长老接过清单一看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有些材料,我不保证凑得起,但是这堇下露,整个西疆,我黑水门独有,可否折抵其他材料?”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回答,老易就一摆手,“那你多弄点来,看你的数量了。”

堇下露可是三主材之一,用量又奇大,对方若是能大量提供,这破禁丸就成功在望了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能说什么呢?

当天晚上,他是在王艳艳的墓前休息的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再没有托梦之类的事情发生,待到天色放亮,他悻悻地收功起身。

见他收功,老易也站起身来,笑着打趣他,“晚上有什么收获吗?”

“感觉快突破了,”陈太忠就见不得她这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原本他是打算今天就离开的,结果老易答应了再做一场交易,他也只能再等三天,看邢鸿稍能不能拿来他想要的材料。

中午的时候,温曾亮又过来招呼,还带了两个灵仙前来,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。

饭后,天上又下起了小雨,温城主很识趣地告辞,冒雨走了,只留下两人一猪,欣赏着周围绵密不停的雨丝。

不知不觉间,一个下午就过去了,天色擦擦黑的时候,几道身影从远处奔来。

这几人很规矩地在墓场守卫面前登记了,才来到陈太忠的面前,却是青石城褚家和陶家的几个灵仙,打头的正是褚弄影。

“多谢陈上人仗义出手,为我褚陶两家做主,”她深鞠一躬,后面的灵仙也跟着鞠躬。

“举手之劳罢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而且他们是惹了我,跟你两家的关系不大。”

这话说得很不给对方面子,不过……他需要在意对方的感受吗?

“可龙门派死去的四名弟子,却是杀害我两家子弟的元凶,”褚弄影很肯定地发话,然后摸出一块玉简来,递向陈太忠,“区区薄礼,不成敬意,还请陈上人笑纳。”

陈太忠的神念,是非常强大的,随便一扫,就知道那玉简没什么名堂,应该是礼单之类的东西,他一摆手就待拒绝——你们这种小家族,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?

不成想老易先抢着发话了,“拿来我看。”

她是见不得好东西的,看了两眼之后点点头,“好了,难得你们有心……听说这里还有个密库,你们知情吗?”

“那密库……”褚弄影苦笑一声,犹豫一下方始回答,“不满两位上人,那密库我们原本是发现了的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发掘时间过长,一直没有攻破……七八年前某一天,那密库猛然失踪了,周围地形也大变,半座山都没了。”

“呵呵,”老易轻笑一声,她的脸藏在斗笠下,旁人也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“东上人,我们说的确实是实情,”陶家家主只当对方不相信,忙不迭地一拱手,“我可以带您前去看看,相信东上人一定能看出来变动。”

“我无须去看,”老易微微一摆手,又是一声轻笑,“是密库主人取走了,他没对你们下手,也算合乎他的身份。”

“啊?”陶褚两家的灵仙闻言,齐齐就是一愣,然后冷汗止不住地冒了出来。

密库的主人,显然是比黑水门还要恐怖的存在,想到两家竟然挖掘过这个密库,现在想一想,真的是太不知死活了。

当然,他们不会怀疑东易名的话,人家有必要骗他们吗?事实上,这两家都有过类似的猜测,不过他们想的不是原主人,而是以为某个路过的大能,顺手将密库收走了。

我们挖的竟然是有主的密库!这个消息让两家人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陈太忠却是有点好奇,“你们没有带龙门派的人去看过?”

“他们根本不跟我们正常接触,”陶家的家主苦笑一声,“若是正面接触,肯定要分润给我们一些,他不给的话,我们还可以报知南城主,他们便不能独吞了。”

“这只是其一,其二就是……我们说了,他们也不会相信,”褚弄影咬牙切齿地接话,“没准他们会以为,我们已经起出了密库,那便是我两家的劫难到了……所以我们绝对不会承认,见到过密库。”

陈太忠微微点头,他认可褚弄影说的话,这种不把常人死活放在心上的宗门狗,真的是太多了。

然后他就故意问一句,“那你不怕我也这么做吗?”

“散修之怒是有担当的男人,”果不其然,褚弄影伸出个大拇指来,一脸的敬佩,“有些事情你不是做不出来,而是不屑去做,你是个极为骄傲的人。”

陈太忠心里极为受用,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,他淡淡地发话,“我只是个讲究人。”

“哼,”斗笠人轻哼一声,显然是有点不满意。

“当然,东上人也很令人钦佩,消息也很灵通,”褚弄影赶紧补充一句,“我只是跟陈上人接触多一点。”

老易听到这话,就越发地不高兴了,“你们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“还有就是……”褚弄影犹豫一下,还是果断地发问,“我褚陶两家,想对周家做出报复,不知道陈上人愿意支持吗?”

龙门派碍于南特的警告,对周家略略做了打击,就撤离了,但是褚陶两家深恨周家,打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彻底将周家拔除。

当然,他们也要考虑南特的意愿,但是不下狠手,真的出不了这口恶气,所以就希望争得陈太忠的同意,万一被南城主抓住了,这也是条退路。

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周家这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,不但惹怒了他,更是将褚家和陶家也得罪得死死的,他不出手都有人效劳了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慢慢来,隐蔽点,能不让南特抓住把柄最好了……那货做人失败得很,但不得不承认,他还算个合格的城主。”

“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,”陶褚两家人齐齐点头。

褚弄影犹豫一下,又出声发问,“那个,陈上人,我……我在黑水门的朋友,希望能在合适的机会,拜会您一下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俩不是,那个啥……这又有联系了?”

“唉,”褚弄影叹口气,无奈地扬一扬眉毛,“弄影欠他良多,他既然开口……”

这乱七八糟的感情!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个事儿以后再说,待我从幽冥界回来,就方便了,你们帮我看好青石。”

能得到这样的承诺,褚弄影也该知足了,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现在的身份,还是见不得光的,他眼下能在积州活动,只不过是因为位面大战已经开始,旁人不愿意大张旗鼓地内斗罢了。

待他们交割了礼物,转身离开,老易才冷哼一声,“这个褚弄影,长得好难看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背着双手走出雨棚,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睛昂起头,绵密的雨丝轻盈地落下,那一丝丝的清凉,涤荡着他的双颊、全身,乃至于神魂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哼一声,“前脚收了人家的礼物,后脚就说人坏话,这样好吗?”

“我只是探讨一下她的相貌嘛,”老易哼一声,“你认识的女修不少啊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她,好一阵才回答,“我修混元童子功的,你又不是没有听董明远提起。”

就在这时,远处的守卫走了过来,“有三名女上人前来,拜会东易名上人,城主问……见是不见?”

“见,为什么不见?”老易冷哼一声。

这守卫只当此人就是东易名,看陈太忠没有反对的意思,转身匆匆离开了。

不多时,三条人影电射而来,不是别人,正是蓝翔的二、三、四长老。

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怔,嘴角也抽动一下,你们怎么追到这里来了?

“这里便是义民墓吗?”三人中,还是南忘留最先发话,她看一眼斗笠人,又看一眼陈太忠,表情怪异地发问,“我们……可以上炷香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