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七章 真人又如何

邢鸿稍承认,自家掌门说得有道理,但他的火气实在难消——我是被暗算了的,你散修之怒那么大的名头,就只会抽冷子算计人?

他静下心想了半天,终于是强行按下火气,又打听一下其他事情。

待他听说,自己的堂弟没有被放回来,气得指着麻晓晨的鼻子大骂:你他妈的提前被放回来,是给了陈太忠好处吧,我的堂弟呢?

你还有脸问自己的堂弟啊?麻执掌一拍桌子,怒目而视,他并不是很怕对方:不是那个混蛋搞风搞雨,我麻某人至于被人捉了去吗?

人家陈太忠的女仆墓地就在那里,他非要去折腾,不是上杆子找死吗?

邢鸿稍被骂得哑口无言,就这,麻晓晨都不肯干休:人家陈太忠就觉得,你是幕后指使者,若不是我牺牲了四个龙门弟子,你都回不来,知道不?

你真那么牛逼,别冲我发火,去找陈太忠啊!

对了,你去找陈太忠之前,先跟上门执掌说一声,是你自己要去的——我已经把你救出来了,别指望我再牺牲龙门弟子,救你第二次!

黑水门太上长老见了陈太忠,都没敢动手,是坐了传送阵离开的,你牛逼你去吧。

麻执掌被误捉了去,回来之后又除掉四个门中弟子,他自己心里就一肚子火,眼下是滔滔不绝地发泄了出来。

邢鸿稍被骂傻了,虽然他一抬手,就能拍死眼前这个执掌,可是……不能那么做啊。

“我现在就去找他!”邢长老气得转身向外走去。

“那你在动手之前,记得告诉他,我劝过你了!”麻晓晨在他身后尖刻地发话,“我龙门派不想第二次被拖下水!”

邢鸿稍心里这个气,就没办法说了,了解到陈太忠的去向之后,他一路猛赶。

然而,在临近王艳艳的墓地的时候,他的头脑逐渐地冷静了下来,以前的种种听闻,终不如亲眼见到来得真实。

就是因为这里埋着的一个小女人,偌大的巧器门,就灰飞烟灭了啊……

所以,没到王艳艳的坟头,他就降落了下来,然后冲着墓前的几人飞驰而去。

旁边有守卫上来拦截,根本赶不上他的速度。

陈太忠给王艳艳上了香之后,也没有什么跪拜的行为,就是支了一个雨棚,跟老易和纯良坐在下面,默默地品茶。

看到邢鸿稍自远处而来,两人也没有惊慌,甚至连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,只是淡淡地交换了一个眼神,彼此就明白对方心意。

邢长老见他们坐得稳稳的,心里就更恼火了,想着急冲过去,恐吓一下对方。

然而下一刻,一道白光直接打了过来,“止步,否则,死!”

他灵活地身子一闪,躲过了这道白光,身子继续前欺,却见陈太忠身子一晃,人影已经冲到他面前,手中一道刀光斩下,“找死吗?”

邢鸿稍被擒住的时候,经历了各种的打击,但是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绝对没有经历过传说中的陈太忠的绝顶刀法。

而此刻陈太忠一刀斩出,竟然能让他生出莫大的威胁感来,他忍不住身形一顿,然后猛地暴退——这种极为违反物理常识的动作,一般人真的做不出来。

不过邢鸿稍是中阶真人,此次前来,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存着打不过就跑的主意,绝对不会再轻易中招,所以反应是愈加地敏捷。

陈太忠并没想着就要斩杀他,见他退去也不追赶,只是冷哼一声,“守点规矩,抓你不容易,杀你可不难!”

只这冷冷的一句话,就将邢鸿稍的火气泼去了一半还多,他这才反应过来,上次,真没见过这二位的刀法。

陈太忠的刀法,在东莽已经是大名鼎鼎了,大家甚至都知道,此人的刀法是捡漏得来的,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不少人都在孜孜不倦地淘换各种刀法剑法,以图有所斩获——没办法,这传说实在太励志了。

而东易名的刀法,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,越阶杀敌不算事儿,越境杀敌也平常。

这两人上次都没用刀,这次陈太忠一刀斩出,让他生出不可力敌的心思,邢长老见了王艳艳的墓地,已经生出怯意,再见了这一刀,哪里还敢再有什么火气?

所以他也不再试探,而是大声发话,“陈太忠,我无意与你为敌,只问你一句,我的族弟邢鸿礼何在?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杀了……你待如何?”

“你!”邢鸿稍气得好悬一口血喷出来,不过他这千余年的岁月不是白过的,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,忍气吞声地发话,“陈太忠,我是诚心问你,你又何必如此风言风语?”

陈太忠闻言冷哼一声,“你气势汹汹地跑过来……就是如此的诚心吗?我还以为你要拆王艳艳的墓,帮你兄弟完成志向。”

“我这……”邢鸿稍犹豫一下,硬着头皮回答,“只是心系亲人,有点着急。”

“邢鸿礼无事生非,原本当诛,”老易站起身,缓缓走出雨棚,“故念其修行不易,罚其为我浩然派守门一百年,你有异议吗?”

“浩……浩然派?”邢鸿稍的眼睛,在瞬间就张得老大,他愣了足足有十秒钟,才出声发话,“敢问阁下可是西疆东易名上人?”

“蓝翔即将改名浩然,”老易淡淡地发话,并不直接回答他的问题。

邢鸿稍又愣了一下,才一拱手,“敢问东上人同浩然宗有何渊源?”

“你无须知道这么多,”老易一摆手,“如不是要逞强讨人,就离去吧,大战在即,我不愿手上沾太多血腥。”

东易名……竟然是浩然宗中的人物?邢鸿稍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一颗心在砰砰地乱跳,一时间,百般滋味涌上心头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发话,“我那兄弟,确实是做得差了,可否容我将他带回族中,严加惩处?”

“这事你跟我说,真是有点奇怪,”老易哼一声,往旁边走两步,然后探出手来向天,“太忠……又下雨了,为什么咱们一来刀疤墓前,就是下雨呢?”

“她就蛮喜欢下雨的,”陈太忠抬头看一看天,然后长叹一声,“跟我一个爱好,不像你,更喜欢下雪。”

两个天仙随口谈着天气,竟然将近在咫尺的中阶玉仙晾到了一边,实在有些目中无人。

当然,若是谁以为他俩此刻放松了,想趁机捡便宜的话,估计会……很惨很惨。

邢鸿稍是带着火气前来的,但是此刻,那一腔怨气早就被他丢到了爪哇国,他停了好一阵,才又出声发话,“陈上人,可否让我将族弟带回去,严加惩处以弥补过失?”

陈太忠一侧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那岂不是说,我陈某人怕了你邢家?”

邢鸿稍嘿然无语,这番恩怨真是无解的,好半天之后,他才艰涩地发话,“族人无状,原本是不该再次求情了,但是我想说一句:打扰贵仆之事,当不是我族弟本意,此事他也并未亲为,该是手下人无意中所为。”

“那我讨要周培元的人头,又是谁视如不见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我想,龙门派还没这么大的胆子,我已经释放了善意,奈何媚眼抛给了瞎子……不就是欺负我不敢打上门吗?”

邢鸿稍又不说话了,他对这番话是知情的,甚至他的族弟都来请示过他:陈太忠出现了,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我该如何处置?

不要理他就是了——邢长老现在都记得自己的回答,他也知道散修之怒的难缠,所以稍稍退让一些,晾一晾对方。

如此一来,既表现出了对对方的忌惮,同时还不伤自家的颜面,当是最正确的应对手段了——陈太忠说得一点没错,邢鸿稍就是欺他不敢上门。

现在想来,还是低估了散修之怒的火气,真的是应对失误啊。

不过现在,说再多也没用了,邢鸿稍深深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千错万错,都是我邢家的不是,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族人被带至蓝翔……带至浩然派,敢问我该如何做,才能获得阁下的谅解?”

“动手强抢吧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没准你就如愿了呢。”

“好好好,”邢鸿稍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,最终还是强行压下怒气,“若是我族弟在浩然派有个三长两短,休怪我邢某人对不住了!”

“你这是威胁谁呢?”老易听得不高兴了,沉声发话。

“东……上人,”邢鸿稍冲她拱一拱手,却是不敢对这个可能是浩然宗弟子的人发狠话,“我不希望族弟被放到很危险的位置去,请你理解。”

“我也嫌管理他麻烦,”老易一摆手,“你不是问我需要什么吗?待我开一个清单出来给你,你若是能拿出来,放了你族弟也无妨。”

“你!”陈太忠扭头瞪她一眼,你冒充东易名,也不能这么上瘾吧?

“太忠你稍安勿躁,”老易看他一眼,走回雨棚之下,拿出一块玉简,刻画了起来。

见到东易名和陈太忠起了龃龉,邢鸿稍心里微微一喜:看来事情还有希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